秋獵(中)
g,更新快,無彈窗,!

聞言,一批黑衣人跳下樹來,聚刀對著淺淺就要砍過來.

"好漢留步!"淺淺一臉嚴肅的抬手擺了一個停的姿勢,示意他們稍安勿躁.

"諸位是來殺納蘭蓉的,很明顯啊,我不是你們要找的什麼納蘭蓉啊.你們殺了我也沒用啊,是不是"顯然他們並不知道自己就是納蘭蓉,這時候能撇開就撇開,保命才是王道.

"至于殺了你們小五的不是我!我就是好奇過去看看!看看而已啦!"

"哼!你當我們都是傻子麼?你說不是就不是?這些人里就只有兩個女的,不是你就是納蘭彤.大公主我們看過畫像,不是你這般模樣!,納蘭蓉,你還想賴?"一個黑衣人冷哼道.

也真是為難這些黑衣人了,身為殺手,這時候竟然還有耐心跟淺淺瞎白扯.

淺淺嘴角一抽,你特麼都分析出來了,你還問勞資是不是做什麼?真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淺淺心里罵道,面上卻是嬉皮笑臉的說道:"嘿嘿,如果我說我是個男人,你們會信嗎?"麻蛋的!百里燁還不回來?連個人影都沒有!好幾百號人都死光了麼?你們從這經過一下會死麼?

"你當我們都眼瞎嗎?別跟她白扯了,這娘們詭計多端,動手!"帶頭要殺她的那個黑衣人顯然沒了耐心,提劍就朝著淺淺刺了過來.

"靠!"淺淺低咒了一句,側身躲過這一劍,緊接著所有的黑衣人都沖著她而來.

淺淺將身上的箭筒往地上一扔,冷冷的看著這群黑衣人,悄悄拿出百里燁事先給她防身的匕首,心里不禁唾罵道:百里燁這個烏鴉嘴,給她匕首的時候是這麼說的:'這匕首你拿著,指不定明天就可以用它救自己一命.’她覺得百里燁這嘴肯定是開過光了.

來不及多想,黑衣人又一波攻擊沖著淺淺襲來,雪百合迅速的躲閃,攻擊,速度極快,幾乎是一氣呵成,手起刀落,一刀都直接斃命.

淺淺冰冷的眼神掃過剩下的黑衣人.眼里透著濃濃的殺氣,與平時與世無爭的她完全判若兩人.現在的她才是武學世家出身的奇才該有的樣子.

"這娘們的武功路數很奇怪,大伙小心些."一個黑衣人沖著剩下的人說道.

淺淺白了他一眼,心里腹誹道:什麼奇怪?這叫新穎!你懂個屁!這可是她和爺爺一起研究的一套新招式,當時她還抱怨爺爺這些招式太別扭,沒成想今日竟然還救了她一命.

"啐!竟然被一個娘們兒殺了勞資這麼多弟兄,這買賣太不劃算了!"為首的黑衣人朝地上啐了一口,恨恨的說道.

淺淺心里擰眉看著他,買賣?這是有人雇傭了殺手來殺她嗎?納蘭蓉一個公主,也沒跟人結下梁子,究竟是何人要殺納蘭蓉?

"說!是誰雇你們來的?"淺淺冷聲問道.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我們自是不會透露雇主的身份,這是規矩.我們只管取你性命.更何況你殺了我們這麼多兄弟,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們亡!兄弟們,上!"為首的黑衣人顯然殺紅了眼,滿腔的怒怨直沖淺淺.

淺淺冷眸微閃,躲閃對方的攻擊,同時找機會出手,但對方這次明顯提高了警惕,幾回合下來也只是傷了對方的一個人.

淺淺一個閃身躲過對方一劍,迅速繞到對方身後,執起匕首紮入那人了心髒,給了對方致命一擊.這時卻不知從哪射出一支箭,正對著淺淺的後腦射來,淺淺發現時儼然晚了一步,千鈞一發之際,一個紫色的身影沖過來,一把推開淺淺,那箭便直接沒入了那人的左肩,鮮血頓時將紫色的上衣染成了暗紅色.

淺淺一個回身將一個黑衣人一劍斃命,這才看清那個紫色的人影竟然是大夫人身邊的麼麼.

來不及多問,淺淺一路殺過去,扶起那個麼麼,一手握著匕首,冷冷的看著那幾個黑衣人,櫻唇微啟冷嗤道:"我以為做殺手也該是光明磊落的,沒想到你們竟然暗箭傷人!"

那幾名刺客聞言,互相對視了一眼,顯然也不知道這一箭是誰放的.

"放屁!勞資殺人從來不會暗箭傷人."領頭的黑衣人的吼道.

"哼,你們一群蒙著臉見不得光的鼠輩,殺人用這種卑鄙的手段,現在還想要狡辯!難道這一箭不是你們偷襲我的?"那語氣飽含了濃濃的鄙夷.她發現激將法對這個刺客很是管用.

"放屁!勞資行得正坐得直,殺人也是光明磊落,你才是鼠輩!"那刺客氣急敗壞的呵斥道.

淺淺看了眼有些站不穩的麼麼,掃了一眼地上的血跡,暗紅色!她突然意識到,這箭上有毒!再這麼耗下去,她只有死路一條.

淺淺撇了一眼不遠處的馬匹,對著紫衣麼麼安撫道:"撐著點!"話落,朝著黑衣人身後的方向一臉欣喜的喊道:"胡萊!快來救我!"

這一喊,黑衣人集體回頭.淺淺趁著這個空蕩,扶著麼麼就往馬的方向沖過去.

黑衣人回頭後,看著空蕩蕩的林子,方知自己上當了,回頭時,淺淺已經將那紫衣麼麼扶上了馬,驚訝于她的迅速的同時,黑衣人立馬沖過去.

淺淺蹙眉,將匕首朝著一個黑衣人射過去,這一刀正中一個刺客的眉心,這刺客猛的就躺在了地上.

刺客沒料到淺淺有如此的准頭,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倒地的同伴,納蘭蓉不是個公主嗎?就算會些功夫也就是花拳繡腿,可她一揮手就能讓人斃命,這身手不簡單!心里不禁有了怯意.

趁著刺客愣神的空隙,淺淺迅速跨上馬,超前狂奔.

"還愣著做什麼!快給我追!"刺客首領回過神來沖著其他人喊道.然後急匆匆的施展輕功追著淺淺而去.今日無論如何都要殺了她,不然回去也是個死!

淺淺騎馬一路狂奔,看著意識越來越不清楚的紫衣麼麼,心下一陣焦急,而前方此時竟然沒有路了.淺淺躍下馬背,走過去瞧了瞧深不見底的深淵,轉身想走別的路,卻是已經來不及了.

"哼,納蘭蓉,還想往哪里逃?今天你必須死!勞資念你一個公主能有如此身和膽識也是罕有,今日就給你留個全尸,你自行了斷吧."追上來的黑衣人頭領開口說道.

了斷你妹啊!淺淺心里一陣低咒,掃了對面的刺客,開口道:"我如今怎麼都是一死,臨死前能告訴我是誰派你們來的嗎?"

那幾名刺客聞言審視了淺淺一翻,料想她也活不了,便開口道:"要怪就怪你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要殺你的是你的好姐姐!"

姐姐?淺淺腦海里第一個想到的便是納蘭彤.可是她為什麼要殺納蘭蓉?誰是那個不該招惹的人?

淺淺掃了一眼這些人,若是只有她自己,也許她還能逃走,可是…看了看中毒的紫衣麼麼,她拼死相救,她又怎能棄她不顧?只能拼死一搏了!

"冤有頭債有主,你死後自去找你那個狠心的姐姐索命!你自我了斷吧!!"黑衣人頭領催促道.

"我看你真像顆椰子?"淺淺輕笑道.

椰子?黑衣人的眼睛透出一起疑惑.

淺淺接著道:"滿腦袋水!誰要自我了斷?沒睡醒啊!"

黑衣人首領聞言,咬著後槽牙道:"既然你敬酒不吃非要吃罰酒,就別怪我們兄弟不客氣了."刺客說著便持劍沖了上去.

淺淺將紫衣麼麼扶到一旁,便于黑衣人纏斗起來,險險的躲過一劍後,淺淺奪過一個黑衣人的劍,利落的殺了一個黑衣人.

那頭領見又死了一個同伴,不禁紅了眼,看向一旁的紫衣麼麼,提劍沖過去.淺淺沒想到這個刺客首領竟如此卑鄙,想過去救那麼麼,卻是被幾個黑衣人纏住.那黑衣人首領提劍朝麼麼刺去.淺淺關鍵時刻殺了一個黑衣人,沖過去,撲在麼麼身上,擋住刺過來的劍,同時反手將自己的劍別于身後,黑衣頭領的劍剛巧刺在了淺淺劍身上.那頭領眸子一緊,撇了一眼那深淵,抬腳對著淺淺的後背踹了過去.淺淺暗道不妙!卻終是來不及回身,背上便重重的挨了一腳,淺淺連同那麼麼一同向前撲去,直直的從那崖邊落入了萬丈深淵.

幾個刺客忙湊過去看了一眼崖底,互相對視了一眼.

"愣著做什麼?下去瞧瞧啊,活要見人,死要見尸!"一道女聲從旁邊傳了過來,粉色的身影便出現在樹蔭中,臉上此時正是一臉的陰狠,這人赫然就是納蘭彤.

黑色的浮流中纏繞著鎏金色暗紋的靴子,足尖輕點,百里燁便出現在了林子里,他眉心微微蹙著,似乎對自己這副身子的武力頗為不滿意,花了這麼許久才回來.一雙藍瞳打量著地上的點點血跡和一地的刺客尸首.便也只是看了這麼一眼,他便知道這里不久之前,應當是發生了什麼.淡藍色的眸子染上殺意,伸手將地上的一具尸體往空中一拋,一股白色的氣流便正中那尸體,瞬間那尸體四分五裂,如爆破的氣球消失在空中.身形一閃,再次消失在了林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