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獵(上)
g,更新快,無彈窗,!

"你說啥?!"白虎瞪著兩個大眼珠子瞅著小白,一臉苦逼的道:"若是他們剛剛才認識,那豈不是要還要等個一年半載的?"說著伸手撫上自己的肚子,他餓了…而且會餓死…

"那倒不至于,他們在里面待一個月,咱們頂多就是一日的光景."小白撇了一眼半死不活還趴在地上挺尸的軒轅浚,對著白虎道:"你要不先把他送回去?萬一死在這就不好了,晦氣!"

"你倒是懂的不少?"白虎湊過去,看著小白道:"那個白澤它不會死了吧?"

小白臉上閃過一絲得意,開口道:"那是自然,好歹老娘也是活了上千年的狐."轉而看向白澤,眸中閃過一抹同情,開口道:"它早就該身歸混沌的,這會兒又散盡了靈力,強撐著一口氣,大概就是為了等著看它的主人平安吧."

"唉!"白虎也跟著歎了口氣,然後一臉的興致盎然,蹲在小白的身旁道:"你還知道些什麼?再跟爺說說."

小白掃了一眼那趴在地上的軒轅浚,"喏,先把他處理吧,一會兒白澤還沒死,他先掛了."

白虎嫌棄的瞟了一眼軒轅浚,走過去一把扛起他,開口道:"爺先給他送回去,你等爺回來再接著給爺講."

……

圍場高台正中央的王座上,一中年男子,頭戴白紗帽,外著白穿寬袖狐皮大衣,飛揚的長眉微挑,藍色的瞳仁閃爍著和煦的光彩,俊美的臉龐輝映著晨曦,帶著天神般的威儀和與身俱來的高貴,整個人發出一種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氣.此人正是大首領納蘭宗,右邊是首領大夫人納蘭嘉禾氏,她的旁邊是二夫人納蘭汪氏,也就是納蘭沁的生母.左邊是納蘭彤,納蘭蓉.因納蘭沁懷有身孕所以並沒有出現.

下面站著一眾臣子,和分部的首領,還有大首領的幾個兒子,百里鴻飛和胡萊自然也在其中.

淺淺看著這聲勢浩大皇家隊伍,基因優良,而且這秋獵看起來跟幾千年後也沒什麼不同,她都懷疑這個大陸是不是從有人那天起就是這翻景象了,完全沒有從猿人進化的過程.

"今日是一年一度的秋獵,跟往年一樣,三人一隊,勝出隊伍的隊伍,每人可以提一個要求,本首領定會滿足."納蘭宗威嚴豪邁的聲音響起.然後眼神示意了一下身後的隨從.

那隨從會意,立即上前道:"秋獵開始,未時結束,清算獵物."

"父親,今年我同三妹也想參加,可以麼?"納蘭彤突然開口道.

納蘭宗看了看他這個給他爭氣的大女兒,自然欣然的同意了.看向淺淺,略有警告的說道:"你可要跟緊你大姐,莫要隨著性子亂跑,惹是生非."這話雖是警告,卻也隱含寵溺與歡心.

淺淺抬眼撇了一眼納蘭彤,她何時說要參加秋獵了?就算要參加,關她納蘭彤什麼事?用得著她多嘴嗎?

"父親,女兒病了,便不去了吧."淺淺一副乖巧的樣子看著納蘭宗,她去不去都無所謂,但是她就是不想隨了納蘭彤的願.

納蘭彤聞言,面上閃過一抹不自然之色.開口道:"三妹前日不是大好,還來勘察地形麼?我以為三妹是想參加的,倒是怪大姐多嘴了."納蘭彤說著臉色一副愧疚的模樣.

"我納蘭宗的女兒,哪里那麼嬌氣,去吧.你這丫頭向來瘋癲,只不過將你關了兩日就關出病來了?出去瘋一陣,孤看你這病也就好了!"納蘭宗這話說豪氣干云,頗有淡漠兒女不拘小節的氣魄.

去就去吧,當玩了.淺淺便應了,與納蘭彤一同加入的隊伍.

"二姐夫,我同你一起吧,咱們互相有個照應嘛!"淺淺主動跑到百里鴻飛年前說道.若是大首領有意要除掉百里鴻飛,這秋獵可是絕佳的機會,她自然要守著他.

"好,沁兒還囑咐我,你這頑劣的性子,讓我一定要照顧好你."百里鴻飛這語氣,儼然就是將納蘭蓉當做了自己的妹妹.

站在一旁本想跟百里鴻飛一起的納蘭彤,此時臉色鐵青,她拉上納蘭蓉一起加入狩獵,為的就是有機會能接近百里鴻飛,與他單獨相處,她還特意安排了讓百里鴻飛英雄救美的戲碼,沒想到納蘭蓉竟然橫插一腳.她可不能坐以待斃.

"如此,在下也加入如何?"百里燁也緩緩走過來,眸子卻是一直盯著淺淺.

"如此甚好,如今我武力不濟,怕是也不能護三妹周全,有胡賢弟加入,我也就放心多了."他聽納蘭沁提過,納蘭蓉似乎喜歡胡萊.而通過近日于胡萊的接觸,他覺得胡萊這人,人品武功俱加,配納蘭蓉倒是不錯,他也樂的搭這個線.

百里燁這話,讓本將要說話的納蘭彤如鯁在喉,要說的話卡在喉中吐不出咽不下.什麼時候胡萊竟然圍著納蘭蓉轉悠了,他不是傾心于自己麼?這是移情別戀了?這樣的認知,讓納蘭彤心里如同千萬只螞蟻在啃噬,看著納蘭蓉的眼神變得異常冷冽.

"公主,您怎麼了?"納蘭彤身旁的婢女奇怪的看著一言不發的納蘭彤.

納蘭彤扯出一抹冷笑,對著身旁的婢女耳語了幾句.

那婢女瞬間風大眸子,一臉的不敢置信."公主,您真的要這麼做?萬一…"

"沒有萬一,快去!"納蘭彤打斷婢女的話,呵斥道.

那婢女再三猶豫,終是應聲去了.

百里鴻飛的隊伍人數已滿,納蘭彤只能另找隊伍,對于身為美人又是大公主的納蘭彤,還是很受歡迎的,不少分部落首領的公子都傾心于她,爭著搶著跟她一對.

但對于納蘭彤來說,不是百里鴻飛那跟誰一隊都是一樣的,她就隨便挑了兩個人.

比賽開始不久,就有婢女少來找百里鴻飛,說納蘭沁身子不適,讓他趕緊回去瞧瞧.納蘭沁有孕在身,百里鴻飛一聽她不舒服,哪里還有時間思考,沒打招呼就飛奔著就回去了.

當淺淺知道的時候,百里鴻飛早沒影了.細問之下方察不對,納蘭沁身旁沒人伺候,來傳話的也不是紅葉,這事不對勁.她現在這身子頂多就是會點拳腳功夫,若真的有事,去了也是個累贅,便讓百里燁趕緊跟去瞧瞧.

百里燁一走,就只剩下淺淺一人.獨自坐在樹下,心里思忖著,這還沒到冬天,也沒到納蘭沁要桃子吃的時候,難道真的是她不舒服?還是因為他們來了,劫數有變,提前到了?

突然草叢中傳來"唰唰唰"的聲音,接著草動了動,淺淺擰眉看過去,莫不是熊?憑她現在的身手,雖然沒有靈力,但拳腳功夫還在,打到只熊還是不在話下的,想到贏了比賽便可以提一個要求,那她不就可以讓大統領保百里鴻飛一世太平,這樣她不就可以早點回去了?這麼想著淺淺不禁來了興致,拉弓搭箭對著草叢射過去.

"噗呲"箭射中獵物的聲音,還伴著一聲倒地的聲響.

淺淺心下大喜,喜滋滋的跑過去扒開草叢,然後就愣住了.

"這是熊…麼?"淺淺張著嘴自言自語的嘟囔道.

就見一個黑衣人躺在地上,蒙著半張臉,一支箭正中腦門.淺淺伸腳踹了踹那黑衣人,嘀咕道:"這是什麼節奏?這出戲劇本上沒有啊."

這明顯是個刺客啊,白澤說的事里沒有這一出啊!這不會是大首領派暗來殺百里鴻飛的吧?果然被她料中了.

淺淺撇了撇嘴,不再管那掛掉的刺客,轉身往回走,還好心情的嘚瑟道:"百里鴻飛還真該感謝勞資,唉,勞資就是這麼帥,隨隨便便就當了一回英雄.哈哈哈哈哈哈!"

"嗖"一支箭直直的就朝著淺淺的面門射過來.淺淺瞬間就嘚瑟不起來了,身子迅速向前俯下,箭擦著她的發絲穿過去,射在她身後的樹上.

抬頭朝箭射來的方向看去,見樹上多了好幾個黑衣人.淺淺有些懵逼,不是來殺百里鴻飛的麼?瞅了瞅自己身上的女裝,這些刺客是眼瞎麼?男女都分不出來?還是因為她剛剛殺了他們的同伴,他們又找不到百里鴻飛,所以來殺她報仇交任務來了.百里燁啊,你祖宗可害死我啦!

"你就是三公主納蘭蓉?"其中一個黑衣人朝著淺淺問道.

"呃…我應該回答是還是不是呢??"淺淺不確定的張嘴反問道.難道這些人不是來殺百里鴻飛的,而是沖著她來的?她好像沒得罪誰啊!以她現在的武功,她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活著離開這林子,所以能拖一會兒是一會兒,希望百里燁能快點回來,或者有人從這經過,救她一救.

那人似乎沒料到淺淺會如此反問,遲疑了一下,語氣很是不客氣的說道:"你到底是不是納蘭蓉!"

"是,不是,都讓你一個人說了,你還讓我說啥?"淺淺白了一眼那刺客,勞資也是有脾氣的!

"……"

"跟她廢什麼話!管她是不是,她殺了小五,殺了她給小五報仇!!"旁邊的黑衣人顯然看不下了,沒有耐心再跟淺淺墨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