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蘭彤
g,更新快,無彈窗,!

聞言,那婢女也不好再說什麼,只得出去將門給淺淺關上.淺淺這一躺還真的睡著了,她是被門外的叫聲吵醒的,迷迷糊糊間,就聽到外面有人說話.

"三公主怎麼樣了?"聽聲音是個女子.

"回夫人,三公主在休息,說…說…不讓人打擾."門外的婢女有些膽怯的回道.

夫人…夫人?!淺淺一個鯉魚打挺坐起來,頓時睡意全無,她不去找麻煩,麻煩自己找上門來了,這可怎麼辦?

"不讓人打擾?竟病的如此嚴重?不行,本夫人要進去看看!閃開!"言語間頗有些急切.

淺淺深吸了一口氣,又躺會到床1上.罷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拼了!

思忖間,首領夫人已經推門進來了.

來人,三十多歲的年紀,三千發絲高高盤在頭上,簡單的插著一根鑲嵌著紅色寶石的簪子,寶石似血一般紅.整個人顯得精神無比.身著正紅色旗袍,腰間綁著一根紅色絲帶,更顯纖細的身材.嘴唇鮮紅無比,毫不失高貴,而又顯的妖嬈.

"母親."淺淺喚了一聲,洋裝剛剛睡醒的樣子,睡眼蓬松的掙紮著要起床.

"慢點!"首領夫人見狀上前坐到床邊,將淺淺扶起來.心疼道:"怎麼突然就病了?我遣人來喚你,複命的說你病了,可是急壞我了."

"讓母親費心了,我就是感染了風寒,不打緊的."淺淺裝的有氣無力道.

首領夫人聞言有些怔愣的看著淺淺.

淺淺心里頓時咯噔一下,莫不是她說錯話了?唉!說多錯多,她就該裝嗓子疼的!

"你這孩子,整日里沒大沒小野慣了,沒想到病了,倒是知道心疼母親了!"首領夫人怔愣了片刻倒是有些欣慰的笑了.

聞言,淺淺長舒了一口氣,撒嬌道:"女兒自然是心疼母親的."

首領夫人寵溺的拍了拍她的手,道:"既然你身子不舒服,晚宴的節目你便不用上台了吧.好好休息."

"晚宴?"她怎麼沒聽說還有晚宴?這擺宴席也是傳統文化啊,從古至今就沒變過-.-||

"病糊塗了?"首領夫人笑著打趣道:"後日就是就是秋獵,往年秋獵結束之後你父親都會設宴款待各分部落的藩王和臣子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哎呀,瞧我我這腦子,都是糊塗了,想起來了."淺淺趕緊開口道.

"往年都是你和彤兒在宴席上表演曲目助興,今年你身體不好,就免了吧."

淺淺乖巧的點點頭,不用上台獻丑,她自然樂得清閑,就讓納蘭彤一個人出風頭吧.說起納蘭彤,她便響起胡萊傾心于她,倒是好奇納蘭彤到底長了副什麼樣子.

首領夫人又囑咐了淺淺幾句,就起身離開了,倒是首領夫人身旁跟著伺候的麼麼看她的眼神有點怪怪的.

打發走了首領夫人,淺淺的病自然就好了.本來也就是為了躲首領夫人才稱病的,結果也沒躲過去,既然見都見完了,再裝下去也就沒意思了.干脆起來出去逛逛,能遇到歐陽景天也說不定.

"公主的病真是來的快,去的也快,到底是身子骨好,"身旁的婢女一臉的喜氣.

淺淺尷尬的笑笑,對于裝病,她的確不在行.

"對了,咱們去圍場看看吧,熟悉下環境."淺淺開口道,對于打獵她其實沒什麼興趣,只是想著百里燁在那,便過去瞧瞧.

"公主,您這身子剛好,你還要參加秋獵嗎?"小婢女一臉的擔憂.

"無妨,先去瞧瞧,指不定後日,我身子大好,就參加了呢?"

婢女聞言,也只能應了,便帶著淺淺去了.

"花兒花兒為誰開,一年春去春又來,花兒說它為一個人等待,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花園里小路上獨徘徊,四月的微風輕似夢,吹去了花瓣片片落,怕落盡成秋色,無邊細雨親吻我,四月的微風輕似夢,吹去了花瓣片片落,怕春花落盡成秋色,無邊細雨親吻我,花兒花兒為誰開,一年春去春又來,花兒說它為一個人等待…"

淺淺剛剛踏入圍場,就傳來婉轉的歌聲,伴著悠揚的琴聲,格外的動聽.她如果沒記錯,這首歌叫《蝶戀花》,是表達一個女子對男子的相思和苦等.這種地方,怎麼會有人唱這樣的歌?她倒是分外好奇,便尋著歌聲找了過去.

圍場的高台上,幾個樂器正在彈奏著手中的樂器,高台中央,一女子正在翩翩起舞.粉紅玫瑰香緊身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綠煙紗散花裙,腰間用金絲軟煙羅系成一個大大的蝴蝶結,鬢發低垂斜插碧玉瓚鳳釵,顯的體態修長妖妖豔豔勾人魂魄,如同一只花蝴蝶.

"公主,是大公主呢!歌唱的好聽,舞跳的更美呢!"婢女看的如癡如醉,一臉的崇拜與贊歎.

納蘭彤?淺淺眸光流轉,直直的朝著高台走去,真是說誰來誰,她倒要好好認識一下這個納蘭彤.

"大姐真是好興致,跑著圍場來風花雪月,當真是別致."淺淺一開口就帶刺,不為別的,只因先入為主對這納蘭彤有了看法,說一千道一萬,其實就是因為她吃醋了!

這倒真真的是難為納蘭彤,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哪惹著她了.冤枉的很!

"三妹,你怎麼也過來了?"納蘭彤笑看著淺淺,開口道.

淺淺這才看清納蘭彤的真容.

粉色的的上衣,頸中掛著一串明珠,臉色白嫩無比,猶如奶油一般,似乎要滴出水來,雙目流動,秀眉纖長.她話聲輕柔婉轉,神態嬌媚,加之明眸皓齒,膚色白膩,實是個出色的美人.

"這不是後日就是秋獵了麼?來熟悉下場地."淺淺不咸不淡的說著."大姐這是在做什麼?"

"你呀,還是這般好動的性子.這不往年秋獵後的晚宴都要咱們上台助興麼?今日聽母親說你病了,只我一人,責任重大,自然要抓緊練習啊."納蘭彤說著眼神掃向一處,媚眼含羞道:"這里空曠,聲音自然也開闊些不是麼?"

淺淺隨著她的眼神看過去,就見一群官員正朝這邊走來,其中最為炸眼的自然就是百里鴻飛,當即心下了然.納蘭彤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大抵是奔著百里鴻飛來的.這當小三的苗頭果然高漲.

她突然就想起了吳桐和赫敏,對納蘭彤就更加的沒有好感.身為姐姐,存了搶妹妹老公的心思,竟然還付諸了行動,當真是手癢想抽她!

"二姐夫!"淺淺朝百里鴻飛招手,故意將他們引過來.

"三妹!"百里鴻飛笑看著淺淺,只因納蘭蓉與納蘭沁素來走的近些,也自然跟百里鴻飛熟絡起來,這會兒就顯的親近不少.

"百里大哥."納蘭彤面含嬌羞,眼波流轉的看著百里鴻飛.

"大公主."轉而看向納蘭彤,禮貌的笑笑,行了個禮.

相對于納蘭蓉的親近,百里鴻飛明顯與納蘭彤很是疏遠,這樣的認知讓納蘭彤心里很不是滋味.

"參見大公主,三公主."後面的官員也跟了上來,大部分是負責考察圍場安全的.這其中包括了百里燁.

淺淺自然看見了百里燁,她倒要瞧瞧如今百里燁見著了納蘭彤是個什麼反應.

也不知百里燁是為了表忠心還是故意給淺淺找麻煩,從頭到尾一雙眸子都似黏在淺淺身上一般,壓根就沒瞧納蘭彤一眼,直看的所有人都注意到他們.

"這胡二公子怎的一直盯著三公主瞧?"

"胡萊不是對三公主有意思吧?"

"胡說,我可是知道胡萊一直傾慕大公主的."

"這可說不准,瞧著三公主長的也是花容月貌,男人嘛,你還不知道?"

一眾官員紛紛咬著耳朵,這讓淺淺很是尷尬,恨不能找個縫兒鑽進去.沒想到八卦這種東西,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啊!幾千年後大家八卦,幾千年是也是不閑著啊!

"二姐夫,二姐近期還好嗎?"淺淺尷尬的只得轉移大家的視線,隨便找個話題聊聊.

"你二姐最近身子越發重了,還要多謝你讓紅葉來幫忙,我不在的時候她也有人照顧.我也是放心多了."百里鴻飛說著甚是感激的看著淺淺.

"好說好說.走走走,咱們去看看二姐吧."淺淺覺得百里燁這火辣辣的眼神兒,已經讓她呆不下去了,于是只得拿納蘭沁當借口,拖著百里鴻飛當擋箭牌,灰溜溜的跑了.

殊不知她這看似隨意的舉動,落在納蘭彤的眼里倒有了別的一番意味.一雙美眸複雜的看著淺淺的背影…

他們那邊不急不慢,另一邊白虎可是急得坐不住了.

"這都去了大半日了,不就是就個人嗎?怎麼還沒回來?"白虎急得來來回回的走了六十幾趟了,主人不會出事吧?

"你能不能站著別動!晃的老娘頭都暈了!"小白一手撫著頭說道:"他們此去指不定落在哪個時間段,說不定這時候那白澤的主人剛剛認識那個女人,你著什麼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