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是醋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然而百里鴻飛壓根就沒把淺淺當回事兒.轉身看向納蘭沁,開口道:"沁兒,這是威猛大將軍的二公子,胡萊.你去准備兩個小菜,我要與胡公子暢飲一翻."

"見過二公主."百里燁朝納蘭沁行了個禮,道:"多有打擾."

"二公子客氣了."納蘭沁笑著道.

"胡二公子眼里是沒有本公主嗎?"淺淺挑眉看著百里燁.

百里燁現在是胡萊,自然比淺淺低了一等,按理是該向淺淺行禮的.

百里燁挑眉,知道她這完全是報複自己剛才調侃她.遂低頭道:"見過三公主,倒是在下眼拙了,沒瞧見三公主,失禮了."

淺淺狐疑的看著百里燁,走至他身旁悄聲嘀咕道:"你是百里燁麼?"這低眉順眼的架勢完全不像嘛!要是百里燁這會一定斜著眼瞧她,指不定怎麼擠兌她呢.

"自然,為夫可是記得娘子的胸口有顆朱砂痣的."百里燁在淺淺耳邊吹著氣說道.

聞言,淺淺的臉騰的一下就紅了,瞅著百里燁竟然不知道說什麼了.

"胡萊可是個謙謙君子."就在淺淺愣神之際,百里燁又開口了,這算是解釋了他的行為,既然胡萊是個謙謙君子,他自然該裝的像一點.

"你們先聊著,我去准備准備."納蘭沁自然瞧見了百里燁和淺淺在咬耳朵,于是開口道:"三妹,你來幫幫我."

淺淺此時一張臉紅的像煮熟的蝦子,聽見納蘭沁叫她,就趕緊跟了上去.

"二姐,你怎自己下廚,這就沒個下人?"一個公主,竟然要自己下廚房,她倒是頭一次見.

"三妹是在說笑麼?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從我嫁給了鴻飛,就不在是公主了,只是掛著個公主的頭銜,這吃喝用不都是看著鴻飛那點微薄的俸祿麼?"說著,納蘭沁突然憂心的看著淺淺,開口道:"三妹,你莫不是看上那胡二公子了?他可是一直傾慕大姐的,你可莫要一頭栽進去空付了一顆真心啊."

胡萊喜歡納蘭彤?這個百里燁可是沒跟她提過,他是知道故意不說麼?雖然知道傾心于納蘭彤的是胡萊不是百里燁,可是她這心里竟然有些堵的慌.

納蘭沁見淺淺一副心不在的樣子,只當她是言中了她的心事.搖了搖頭,歎了口氣道:"雖然胡萊仰慕大姐,但也沒有婚約,你若是真心喜歡他,你便去,無論你怎麼選擇,二姐都支持你."

淺淺知道納蘭沁想歪了,但她也懶的解釋.就由她去吧.

夜里淺淺想著白日里納蘭沁的話,死活睡不著了,一骨碌從床1上爬起來,坐在桌前發呆,不明白百里燁為何不跟她提胡萊喜歡納蘭彤的事.女人有時候就是喜歡鑽牛角尖的.

房門這時候被打開了,黑漆漆的房間頓時有了一點亮光.借著投進來的月光,淺淺撇了一眼站在門口的百里燁.冷著一張臉道:"你來做什麼!"

百里燁有一瞬的怔愣,不明白怎麼好端端的她就不高興了.

"可是有人惹你了?"百里燁邊說著邊將房門關上,然後過去直接躺在了淺淺的床1上.

淺淺看著百里燁這不拿自己當外人的架勢,上1她的床跟上自家炕頭一樣,她就分外來氣!

"你當我這是客棧呢!"淺淺不禁提高了音量瞪著百里燁.

百里燁翻了個身,瞧著她半晌,開口道:"月事來了?"

"來你妹啊!"淺淺懵逼了片刻後,猛的反應過來.這貨腦子是讓門夾了麼?

"那你這是抽的哪門子瘋?"百里燁挑眉看著淺淺.

"抽瘋?你才抽瘋吧?"淺淺沒好氣的看著他,酸溜溜的道:"你現在可是威猛將軍的二公子,傾慕的可是大公主納蘭彤!你這深更半夜的跑到我房間來,就不怕別人誤會說三道四?"

聞言,百里燁從床1上坐起來,盯著淺淺看了半晌後,突然起身向淺淺走了過去.

淺淺抬眸看著他,雖然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但也沒有要躲的意思,只是瞪著眸子瞅著他,眸中還帶著隱隱額度怒火.

百里燁走到淺淺身邊,突然俯身湊近她,淺淺順勢向後一仰對上百里燁額度眸子.

兩人四目相對,百里燁的唇角微微勾起,雖然不像他本人的那張妖孽臉一般勾人,但也足夠讓人臉紅心跳了.

"你可是醋了?"百里燁眸中帶著笑意,甚至還有一絲不易察覺的欣喜.

溫熱氣息噴灑在淺淺的臉上,讓她覺得一陣酥麻,酡紅的小臉,都能聽見她'砰砰’加快的心跳聲.卻還是強撐著嘴硬道:"誰吃醋?我有什麼醋好吃?"

"沒有麼?"百里燁玩味的看著淺淺,"那你好端端的提大公主做什麼?"

說起這個淺淺突然有了底氣抬眸對上百里燁,道:"那你為何不告訴胡萊喜歡納蘭彤?"

聞言,百里燁一副坦然的模樣道:"這個也算事?你不提,爺根本就沒當回事,更何況那納蘭彤是圓是扁爺都不知道,何來的喜歡?"

"那她若是生的好看,你就喜歡了?"淺淺虎著一張臉看著百里燁,似乎他要是敢說個'是’字,她就能一口吞了他!

百里燁反而不說話了,面色沉靜地瞧著她,近得能聽見他的吐息,她覺得他的吐息不像他的面色那樣沉靜,似乎有點壓抑的情1欲在里面.

淺淺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他,問道:"你怎麼不說話?被我說中了?"

百里燁頓了頓,歎了口氣,開口道:"可能是在想,要快點結束這里,咱們回去成親."

淺淺聞言,臉色好看了許多,其實她自己也知道,她這醋吃的著實沒有道理,但也不知是怎麼了,似乎只要跟百里燁扯上關系的事,她就會亂了方寸.

"對了,你今日見著白澤了麼?我把納蘭沁那兒轉了個遍都沒瞧見它."知道自己這干醋吃的沒有道理,淺淺便干脆換了個話題.

百里燁反手將淺淺拉進自己的懷里,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方才開口道:"白澤用自己的靈力打造了這個逆轉乾坤的幻境,本就是逆天而行,怕是會魂飛魄散了,這里自然就不會出現有關它的記憶,你自然是找不到的.若是它在這里,又何須我們來救那百里鴻飛?"

淺淺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覺得他這話說的倒有幾分道理.接著道:"既然白澤不在了,那納蘭沁還會嚷嚷著吃桃子麼?"

百里燁輕點了一下淺淺發鼻尖,開口道:"你呀,聰明的時候是當真聰明,迷糊的時候,當真是迷糊.白澤不在了,自然會有別人替百里鴻飛去取那桃子,禍事還是會如期而至的."

淺淺撇撇嘴,摟著百里燁脖子的手在他背後比劃了幾下,表達著對百里燁數落她的不滿,然後突然想起什麼,開口道:"那百里鴻飛也姓百里,不會是你祖宗吧?"這話淺淺完全是為了調節氣氛說笑的.

"正是."誰知百里燁竟蹦出這麼兩個字讓淺淺一時覺得有些不敢置信.瞪著眸子看著百里燁.

"所以,若是救不下百里鴻飛,以後也就不會有百里家了,更不會有你百里燁了?"

百里燁挑眉看著淺淺,點了點頭.

"你們家基因真是強大啊!"淺淺想著百里鴻飛的樣子,由衷的贊歎道.

淺淺沒頭沒腦的突然蹦出這句話,倒是讓百里燁有些懵,"基因是何物?"

"呃…呵呵,那個不重要!"淺淺打著哈哈道.

"對了,你見到歐陽景天了麼?"話說她今天晃了一天,都沒見著有人像是歐陽景天的樣子.

"他麼?"百里燁眸中閃過一絲戲謔,玩味道:"很快你就會見到他了."

百里燁這神秘兮兮的樣子,倒是越發的讓淺淺好奇了.不過她真的很快就找到了歐陽景天…

"公主,您起了麼?夫人遣人來傳話,說讓您過去一趟."第二日一早,門口就有婢女通傳道.

"母親找我何事?"淺淺將門打開,看著門口的婢女問道.她確實還沒見過她那個母親.

"想必是明日就是秋獵了,夫人那麼寵愛公主,定是要囑咐公主幾句的."那婢女倒是貼心,一邊將洗漱的用品端進來,一邊說道.

淺淺頓時有些頭疼,都說知女莫若母,旁人看不出她不是納蘭蓉,她親娘能認不出來麼?不行,她還是要想個辦法,能不見就不見的好.

"哎喲,我怎麼覺得頭這麼疼呢?"淺淺一邊按著腦仁,一邊說著.

"公主,您怎麼樣?奴婢這就去稟報夫人!"這可急壞了那婢女,放下東西就要往門外跑.

"不用!不用!"淺淺趕忙拉住她,然後一臉疲憊的說道:"我躺著休息休息就好.對了,紅葉呢?"

"您不是讓紅葉姐姐過去服侍二公主了麼?"

"哦,我一時忘記了."昨兒她見納蘭沁就一個人,身邊也沒個侍女,想著她有孕在身,很多事都不方便,便讓紅葉留在那照顧她,萬一有個什麼事也有人來通知她.

"公主,您真的不打緊麼?"那婢女還是一臉的不放心.

"沒事,沒事,我躺一下就好,你出去吧.不要讓人來打攪我."淺淺洋裝難受的揮了揮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