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鴻飛
g,更新快,無彈窗,!

午膳?她不會是一覺睡到中午了吧.

"不用了,我想出去走走."淺淺開口道.她現在哪里還有心思吃?也不知道那白澤的主人在哪?死了沒有,如果死了,他們不是白進來了?而且她還要找百里燁和歐陽景天!

"公主莫不是睡糊塗了?"那婢女開口道:"首領罰您禁足三日,這才剛過一上午,您就給忘了?"

我靠!淺淺頓時有些坐不住了.要不要這麼玩她?穿越一次,她是個廢柴,這入到幻境她還是個不受寵的?該死的白澤就不會給她找個大權在握的主兒嗎?

"首領為何要將我禁足?我做錯了什麼?"

"公主,雖然首領不讓您出門,可您也不能因此就不稱呼首領為父親了呀?這要是讓首領知道,怕是要多關您幾日了."那婢女忙開口提醒淺淺.

父親?她是首領的女兒?完了,那白澤的主人該不會是她的老公吧?

"我父親有幾個女兒?"淺淺瞪著眸子看著那婢女,一顆心就快跳到嗓子眼兒了.

"公主,您這是怎麼了?首領有三位公主啊!"那婢女有些慌了,看著淺淺忙開口道:"奴婢去稟報首領,給您請郎中來!"

"不用了不用了!"淺淺忙攔住那婢女,解釋道:"我就是睡的有些迷糊,你先出去吧,我再休息一下就好了."

說多錯多,反正她現在也出不去,倒不如好好靜下心來想想該如何做.

淺淺來這已經半日了,被關在這房間里哪也去不了,這副身子又嬌氣的很,半點武功都不會啊!她現在除了知道自己是三公主外,其他的啥都不知道,她也不好向婢女打聽,這婢女看上去膽小的很,一驚一乍的再嚇出個好歹.

正想著,門口突然有了動靜.然後門就從外面打開了.

淺淺看著眼前的男子,冰藍色的眼眸多情又冷漠,高挺的鼻梁,一身藍色的錦袍,手里拿著一把白色的折扇,腰間一根金色腰帶,腿上一雙黑色靴子,靴筒上一塊雞蛋大小的佩玉.好一個翩翩佳公子.不過比起百里燁卻是遜色了不少.

"你是誰?"淺淺打量著眼前的男子,卻是沒有半分的畏懼.

那公子掃了一眼房間,自顧自的走到桌前坐下,抬眸打量著淺淺,淺淺也打量著他.

半晌,這男子終于開口:"這張臉會比爺的那張臉好看麼?"邊說著邊抬手撫上自己的臉.

"百里燁?"淺淺一步就跨到那男子跟前,這說話的語氣分明就是百里燁.

"你還沒回答爺的問題呢!是這張臉好看還是爺的臉好看?"百里燁沒有回答而是挑眉看著淺淺,似乎一定要淺淺給一個答案.

淺淺無語的翻了一個白眼,看著百里燁道:"好看!你好看!你全家都好看!"

"嗯,爺也這麼覺得."聞言,百里燁方才欣慰的點點頭.

"你是怎麼找到我的?"淺淺一臉好奇的在百里燁身旁坐下,接著道:"你現在是什麼身份?跟我說說,我被關在這兒,哪也去不了."

百里燁唇角微勾,挑眉看著淺淺:"這很難嗎?爺現在是威猛將軍胡澈的二公子."

胡扯?淺淺有些想笑,看著百里燁道:"那你現在叫什麼?"

聞言,百里燁面上閃過一絲尷尬,開口道:"爺知道你是首領的三女兒納蘭蓉,你上頭有兩個姐姐,大公主納蘭彤,二公主納蘭沁.而跟白澤主人相愛的就是二公主納蘭沁."百里燁避重就輕的說著.

淺淺若有所思發點點頭,看著百里燁,開口道:"所以…你叫什麼名字?"這貨說了這麼多,就是不說自己叫什麼,肯定有鬼!

"胡萊."百里燁眼角抽了抽開口道.

"胡來?哈哈…"淺淺指著百里燁,笑的前仰後合,"胡扯胡來?你大哥是不是叫胡說?"

"那倒不是."百里燁望了望床榻,開口道:"不過也差不多,他叫胡尚."

"你們真是一家子奇葩啊!"淺淺玩味的看著百里燁.突然想起了什麼,開口道:"歐陽景天呢?米可找到他了?"

"爺又不是斷袖,找他做什麼?"百里燁自顧自的倒了一杯茶,對于淺淺提起歐陽景天,顯然很是不高興.

聞言,淺淺也沒有再多說什麼,指著這貨去找歐陽景天也是不靠譜的,說不定他直接將歐陽景天殺了.還是等她出去自己找吧.

因為據說她這個身體的主人甚是頑皮,為了防止她半夜偷跑出去,所以半夜都會有婢女來查房,百里燁自然就不能多待,說了些大概情況就走了.

找到了百里燁,淺淺這心里頓時就踏實了許多,這兩天也就安靜的待在房中.從百里燁的口中,她了解到,自己這個三公主與大公主納蘭彤是首領的大夫人所出,所以並不像自己想的那麼不受寵.不受寵的反而是首領的小老婆生的二公主--納蘭沁.

不過據百里燁所說,大公主納蘭彤似乎也愛上了白澤主人,但他已經自廢武功跟納蘭沁成親了,而且這白澤的主人叫百里鴻飛,也姓百里,倒是跟百里燁有點緣分.

一晃,三日便過去了,淺淺第一件事自然是去瞧瞧她那個不受寵的二姐和二姐夫百里駙馬.

"公主,您還是不要去了吧?上次就是因為您去了二公主那兒,惹得首領不高興,才將您禁足的,您這剛能出門,怎麼又要去呢?"納蘭蓉的貼身婢女紅葉開口勸道.

原來她是因為去找納蘭沁被禁足的.淺淺思忖著開口道:"真不明白父親為何不讓我去二姐那."這語氣說的甚是憤憤不平,因為百里燁說過,她與納蘭沁的關系還算不錯.倒是納蘭彤因為百里鴻飛的關系,跟納蘭沁不和.

"哎呀,還不是因為二駙馬嗎?公主您又不是不知道,咱們這兒是從來不允許于外人成婚的,可二公主偏偏不聽,雖是成了婚,可首領自然不會有好臉色.公主還是不要去了吧."

"咱們小心點,悄悄的去,悄悄的回就好了."淺淺說道.反正被發現了也頂多就是被禁足幾天,但是納蘭沁那兒她是一定要去的.

繞了大半天的路,躲躲藏藏,淺淺和紅葉好不容拐進了納蘭沁的院子.一入院子淺淺就甚是欣喜.不大的院子,中間一條石子砌成的小路直通前廳.院子的東面是幾株桂樹,正直花期,那桂花開的分外惹人憐,微風一過還有陣陣的桂花香.院子西面,一張圓形的大理石桌,幾根長的竹竿架上,爬滿了花藤,稠密的綠葉襯著紫紅色的花朵,又嬌嫩,又鮮豔,遠遠望去,好像一匹美麗的彩緞.

好雅致的院子,不像是貴族的住處,倒像是農家小院.

"三妹來了?怎不進來?愣在那作甚?"一道清麗的聲音響起.淺淺抬眼看過去.前廳門口站著一位女子,粉色發長裙,腹部微微隆起,一看就是懷有身孕.雙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頰邊微現梨渦,直是秀美無倫.一旁大理石圓桌上反射過來的強光照在她的臉上,更顯得她膚色晶瑩,柔美如玉,但見她膚色奇白,鼻子較常女為高,眼睛中卻隱隱有海水之藍意.正笑盈盈的望著她.

"二姐!"淺淺笑著迎上去,這應該就是納蘭沁了.

"我聽說父親因你來我這兒,將你禁足了?你怎又跑來了?萬一被父親知道了…"納蘭沁握著淺淺的手,一臉的擔憂和自責.

"沒事的二姐,要是被父親發現了頂多就是禁足兩天.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麼?"淺淺一邊撫納蘭沁坐下,一遍寬慰她.

四處瞅了瞅,卻是沒見到百里鴻飛的人影,也沒看見白澤.

"姐夫不在麼?"

"你莫不是忘了?過兩日便是秋獵,你姐夫不是被叫去幫忙了麼?"

淺淺點點頭.瞧著納蘭沁這肚子也就四五個月.這離她生產還有五六個月,白澤說他們喪命實在寒冬臘月,也就兩三個月之後的是吧.這麼說,他們這是來早了?

"沁兒,來客人了!"淺淺正想著,門口便傳來一道有磁性的男聲.

來人真是百里鴻飛,一身白衣黑發,衣和發都飄飄逸逸,不紮不束,微微飄拂,襯著懸在半空中的身影,直似神明降世.他的肌膚上隱隱有光澤流動,眼睛里閃動著一千種琉璃的光芒.容貌如畫,漂亮得根本就不似真人這種容貌,這種風儀,根本就已經超越了一切人類的美麗.他只是隨便穿件白色的袍子,覺得就算是天使,也絕對不會比他更美.這種超越的男女,超越了世俗的美態,竟是已不能用言詞來形容,竟比百里燁都絲毫不遜色.

淺淺一時目瞪口呆起來.難怪這納蘭沁死活要嫁給他,真真兒的是個男神啊.

"三公主,你的口水流出來了."淺淺忙用手擦了擦嘴邊,發現自己被騙了,這才注意到百里鴻飛身後的胡萊,也就是百里燁.

這貨怎麼也來了?動作還挺迅速,這就勾搭上百里鴻飛了.

"三妹也來了?"百里鴻飛對著淺淺打招呼,眉眼彎彎,這笑容都能讓人看醉了.

淺淺有些受寵若驚,看著百里鴻飛一時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