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燁,你個卑鄙小人!
g,更新快,無彈窗,!

白澤說著眸中流露出自責之意.沉重的說道:"若是當年我沒有去尋那桃子,而是守在主人的身邊,也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悲劇,哪怕是留住主人的骨血也是好的.幾千年來,我一直活在自責當中.就在我即將身歸混沌之際,攝魂鈴落到了這雪山之巔,我便借守護攝魂鈴為由,苟延殘喘,希望能有有緣之人來幫我完成這夙願."

而就在此時,自從進去歐陽景天心魔就沒有動靜的兩人,這會兒竟然動了起來.就見百里燁對著歐陽景天就是幾掌,歐陽景天躲的了前兩掌卻是沒躲開第三掌,就那麼被百里燁劈暈了.

而站在一旁看著的三人集體懵逼了,這不是進入心魔幻境救歐陽景天出來麼?怎麼他們自己打起來了?

而白澤的眼神卻是突然亮了起來,像是漆黑的夜空突然有了亮光.

這歐陽景天剛倒地,神智便清醒了,捂著胸口費勁的從地上爬起來,憤憤的看著對面的百里燁.

百里燁這時候也醒了,掛著一臉的痞氣的笑,心情甚是不錯的開口道:"歐陽家主不必如此激動,你這麼感激的看著爺,爺會不好意思的.爺有好生之德,救你只是圖你能好好的報答爺罷了."

"咳咳…"被白澤踹了一腳的軒轅浚聽到百里燁的話後,被自己口中的血水嗆了一下,捂著胸口拼命的壓制著咳嗽.嘴角有些抽搐,有好生之德你還讓人家報答?你這堂而皇之的讓人家報答你,這哪里有一點不好意思的樣子?能不能不要把不要臉當本事,天天拿出來炫耀啊?百里家真是家門不幸啊!

"你們竟然就這麼出來了?!"白澤璀璨的眸子顯的有些激動.千年來沒有人能走出的心魔,他們竟然短短一刻鍾就出來了?怎麼可能!

"哦,爺在里面勸了半天,他不聽,爺就干脆將他劈暈拖出來了."聞言百里燁不甚在意的說道.

淺淺撇撇嘴,確實是百里燁的風格.

他這一說歐陽景天不淡定了,一張俊臉揪成一團,不知是因為太疼還是因為憤怒,朝著百里燁憤憤不平道:"分明是你公報私仇!百里燁,你個卑鄙小人!"

"哈哈!好!甚好啊!"白澤突然大笑,開懷道:"我等了幾千年,終于等到了有緣人,主人,我這就來救你!"白澤抬頭望著天空表達著對它的主人的思念與自責.

"你們若是能幫我救回主人,我便將這攝魂鈴送與你們."白澤低頭看著百里燁,眸中竟隱隱含了些濕意.

百里燁掃了一眼白澤,開口道:"若是爺非要強取豪奪呢?"

"你們不是我的對手."白澤一派坦然,絲毫沒有將他們這些人放在眼里的意思.

"好大的口氣!"百里燁眸光一冷,射向白澤.

淺淺心口一滯,他該不會真的要動手吧?那白澤活了幾千年,他們這些人的歲數加起來連人家的零頭都比不上,更何況是靈力,硬碰硬的話,還不如自己直接去挖個坑把自己埋了來的干脆.

淺淺這麼想,但身為男人的歐陽景天不這麼想,身為男人就該勇往直前,自然要戰一戰.而武將出身的軒轅浚自然更不可能不戰而降,所以他們都眼巴巴的等著百里燁的下文,准備一起附和他一次.

百里燁唇角微勾,狹長的魅眸掃向白澤,開口道:"如此…那便算了."

"噗!"軒轅浚一口血噴出去老遠.

歐陽景天也一個不穩踉蹌了好幾步.

兩人齊齊瞪著百里燁,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他們難得一次如此齊心的打算擁護他,他竟然說…那便算了?什麼就算了?

"百里燁你還是個爺們兒嗎?怎這麼慫?被人嚇唬一句就怕了?"軒轅浚一時沒忍住鄙視的說道.

歐陽景天也是被恍的夠嗆,看著百里燁有些恨鐵不成鋼的道:"你敢不敢把你打我的那力氣拿出來跟它斗一斗!"

百里燁沉思狀看了歐陽景天半晌,不急不慢的開口道:"你行你上啊!反正爺打不過."

這話一出,歐陽景天和軒轅浚瞬間不說話了,百里燁都打不過,他們就更打不過了.

淺淺倒是放心了,看著白澤開口道:"我們該怎麼幫你?"

其實不止為了攝魂鈴,就是單憑白澤這忠心護主的心思,她也願意幫上一幫的.

"我會用畢生的靈力,催動乾坤,造出一個于當時一樣的幻境,你們進入幻境後會成為幻境中的某一個人.你們只需將我的主人救出來,讓他免于一死.這攝魂鈴,便是你們的了."

"你在說什麼?"歐陽景天因為剛剛清醒,前面白澤的話他根本沒聽到,此時一頭的霧水.匪夷所思的看著白澤,接著道:"你可知道這是逆天而為?是會遭天譴的!"

"何來的天譴?"百里燁挑眉看著歐陽景天,他雖然也沒聽道白澤的敘述,但多少也猜的出來.

"白澤傾盡自己的靈力,擬造環境,就算我們救出它的主人,它這也是以命換命,何來的逆天?"淺淺也是擰眉看著歐陽景天.

歐陽景天見淺淺如此模樣瞧著自己,頓時覺得自己在她的年前甚是丟臉,也怕加深不好的印象,便不再說什麼.

"咱們先答應它."軒轅浚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歐陽景天的身邊,捅了捅他,接著在歐陽景天的耳邊悄聲道:"等它擬好環境,它不就快死了嗎?咱們不入環境,趁機殺了它便是."

歐陽景天看著軒轅浚,第一次覺得百里燁竟然還不是最無恥的,這里有個比他更無恥的人.

還不待歐陽景天開口,白澤就發聲了."把你的小心思收起來吧.我怎會如你所願?"說罷,對著軒轅浚又是一腳,軒轅浚再一次撞在山壁上,又是一口鮮血湧出,這傷上加傷,軒轅浚趴在地上掙紮著想站起來,試了幾下,終是趴在地上沒起來.

"他…沒事吧?"白虎狠狠的咽了口吐沫,看著趴在地上死了一般的軒轅浚.

"快點下山去買副棺材,晚了就關門了."百里燁甚是歡愉的說道.

淺淺終于忍不住一巴掌揮過去,卻被百里燁躲了過去.

"你那副棺材沒用上你就難受是吧?"淺淺剜了他一眼,這貨唯恐天下不亂.

"放心,他還吊著一口氣,死不了."白澤看都沒看軒轅浚一眼,開口道:"就你們三個入幻境."白澤看了看慕容淺淺,百里燁和歐陽景天,"若是你們能順利救出主人,這攝魂鈴便是你們的,若是不能救出主人,你們…就留在幻境中為主人陪葬吧."

說完又瞟了一眼小白和白虎."這兩個小娃娃,就留下給你們收尸吧."

啥?聞言白虎先不干了,這還沒去呢,怎麼就收尸了?

"主人,你留下,讓我去吧!"青龍他們三個不在,保護主人的責任就落在他肩上了,他不能讓主人涉險.

"沒想到你也是個忠心護主的."白澤眸中閃過一絲贊許.接著道:"不過他必須去!"白澤篤定的眼神看向百里燁.

淺淺撇撇嘴,其實這三個人中,它也就是看上了百里燁的本事,讓她和歐陽景天跟著,不過是為了給他當幫手.什麼主角的光環,狗屁!她現在就是個配角!

"我勸你還是留下的好,他們此去需要有人守護本尊的身體.只靠這小狐狸,怕是不夠的."正想著,白澤的話又響了起來.

聞言,白虎一時犯了難.慕容淺淺去,主人是一定會跟著去的,主人去了,他自然也要跟去保護.可他若是去了,保護主人身體的人手又不夠了.偏生的青龍他們又不在,真真兒的是急死他了.

"你留下,爺和娘子的身體自然需要人照看,省的有些人貪圖爺和娘子的美色."百里燁冷颼颼的聲音響起,瞟了一眼趴在地上挺尸的軒轅浚.接著道:"若是有人對娘子和爺意圖不軌,就直接砍了,棺材錢爺出!"

淺淺嘴角一抽,得!哪兒都少不了他那副棺材.

百里燁這話剛說完,攝魂鈴便響了起來.淺淺頓時覺得眼前一黑,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再次醒來時,淺淺身在一間女子的閨房內,因著知曉自己是進入了白澤所制造的幻境之中,這次她並不覺得驚訝.

細細的打量著眼前的光景,映入眼簾的竟是粉黃色的帳幔,暮色微涼.頭頂是一襲一襲的流蘇,隨風輕搖.不適的動了動,卻發現身下的床榻冰冷堅硬,即使那繁複華美的云羅綢如水色蕩漾的鋪于身下,總是柔軟卻也單薄無比.不時飄來一陣紫檀香,幽靜美好.榻邊便是窗,精致的雕工,稀有的木質.窗外一片旖旎之景,假山,小池,碧色荷藕,粉色水蓮.不時有小婢穿過,腳步聲卻極輕,談話聲也極輕.

看這房間的擺設,想來她這身子的主人應當是個待字閨中的小姐.她進來了,那百里燁和歐陽景天也一定附在某個人的身上,她要盡快找到他們才是.

"咳咳!"淺淺輕輕咳了咳,告知外面的婢女自己醒了.

果然,下一秒就有兩個婢女推門進來了.

"公主,您醒了?可要吃午膳?"一個婢女開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