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神獸--白澤
g,更新快,無彈窗,!

淺淺擰眉看了看歐陽景天,思忖了半晌,然後將耳識打開了.

小白:你瘋了!你要做什麼?

淺淺:救他!

她不能看著歐陽景天困在心魔中.淺淺閉上眼睛,細心聆聽攝魂鈴的聲音,想進入歐陽景天的心魔.

當攝魂鈴再次響起之時,一雙修長的手卻捂上了淺淺的耳朵.淺淺猛的睜開眸子,回頭看向那雙手的主人.

就見百里燁一臉的怒意,冷魅的聲音通過腹語道:"你是要作死嗎?"

淺淺愣愣的看著百里燁,她怎麼就作死了?

小白:你這樣,只會讓你陷入自己的心魔之中!真是亂來!

淺淺趕緊看著百里燁,尷尬的笑笑,腹語道:"別生氣,我不知道,下次不會了!"

百里燁的臉色並沒有因此好轉,但還是開口道:"放心吧,爺會將他帶出來的."

百里燁這話說的讓淺淺覺得頭皮發麻,"會將他帶出來"和"會將他毫發無傷的帶出來"是兩個概念好不好?為毛她總覺得歐陽景天走出心魔後也不會比現在好多少呢?

百里燁用靈力將自己和歐陽景天罩了起來,防止他進去心魔後傷到別人.然後以靈力困住歐陽景天,直通他的心脈,進入了他的心魔.

百里燁才去幻境,這剛剛還靜謐的雪山,頓時狂風肆虐,又開始漫天飛雪.

"小心點!有殺氣!"小白眉峰緊緊的蹙著.

突然漫天的飛雪中出現一個白色的影子,如同牛一般大小,卻有著羚羊一般的角,

渾身雪白,一雙眸子炯亮,如同天上最亮的星,咆哮著向淺淺撲過來.

淺淺臉色瞬變,腦子飛速的運轉,這時候她若閃開,以這東西的體力和這沖力一定會傷到軒轅浚和白虎,這麼想著,藍色的靈力瞬間從她手中迸發而出,如同一把大傘將她和所有人罩住.那東西狠狠的撞擊著淺淺所設的屏障,發出因為撞擊而發出"滋滋"聲響.

"這是什麼東西?本王從未見過!"軒轅浚濃眉蹙起,看著眼前這怪物,一時有些亂了方寸.

"是白澤,能說人話,通萬物之情."小白也是微微蹙眉,對于這個地方能出現白澤,有些意外.接著道:"白澤是上古神獸,很少出沒,除非有聖人治理天下,才奉書而至.是可使人逢凶化吉的吉祥之獸.可它為何會出現在這里?而且它應當是較溫和的神獸,為何這會兒卻發了狂?"

"現在哪里是你想這些的時候?騷狐狸,你趕緊想想辦法!這麼下去不是辦法!"白虎著急的吼道,這樣防守靈力總有耗光的時候.

"屁話!還用你說?老娘正在想!"小白沒好氣的頂回去.

"它脖子上的可是攝魂鈴?"淺淺一邊吃力的抵擋觀察著白澤脖間的鈴鐺項圈.

"沒錯,應該就是攝魂鈴.這東西是守護攝魂鈴的神獸."小白眸子一亮,回道.

猛烈撞擊著防護罩的白澤這時候突然停了下來.咆哮著繞著淺淺他們轉悠,似是在找突破口,又似在觀察他們.

"爾等是來奪攝魂鈴的?"白澤突然站定,開口說話了,目光在淺淺身上打量著.

"沒錯,識相的就將攝魂鈴拿來!不然有你好看的!"軒轅浚一份力沒出,躲在慕容淺淺的屏障內倒是囂張的狠.

聞言,白澤冷睨了一眼軒轅浚,很是不屑的開口:"你還沒有資格跟我說話!"轉而看向淺淺,啟齒道:"小丫頭,你來說."

"是,我們是為了攝魂鈴而來,不知道你怎樣才會給我們."淺淺看著白澤一臉的真誠.既然可以好好商量,又何必動武?動武就必定會有損傷.

"跟它廢話什麼?咱們這多麼多人還會怕它?"被白澤如此瞧不起,軒轅浚心里自然極不樂意,便想以多欺少,人數上壓貨白澤.

"主人,把屏障打開,放祁王出去赴死."小白沒好氣的說道.這個軒轅浚,他是不是傻?

"死丫頭!你要說什麼?吃里扒外啊!"軒轅浚聽小白如此說,鼻子都快氣歪了,死死的瞪著小白.

"你是不是傻?你以為白澤跟他一樣不濟嗎?"小白一邊說著,一邊指向白虎.

白虎瞪大眸子看著小白,很是不滿道:"騷狐狸,你扯上爺做什麼?就好像你能打過它似的."

"老娘是打不過,所以老娘老實呆著啊!"這話小白說的明顯底氣不足.

"九尾白狐麼?哈哈!論起輩分,你可是要叫我一聲爺爺,想當年,我與爺爺可是並肩戰斗過的."白澤爽朗的聲音響徹整個冰封之地.

"這麼說你有幾千歲了吧?"小白顯然很是驚訝.她的爺爺早已身歸混沌,怎麼這老東西還活著?

白澤聞言,如寶石般耀眼的眸子暗了下去,透出一股濃濃的憂傷.聲音瞬間蒼老起來:"我早就該身歸混沌的.可我有一莊遺憾和未了的心願,便以此殘軀守護著這攝魂鈴,等有緣人來幫我達成這夙願."白澤說著,眼神看向淺淺.

淺淺頓時頭頂發麻,瞪大杏眸,一手指著自己的鼻子,開口道:"你說的有緣人不會是我吧?"

哈!真是奇了怪了,她本來還想著,別人穿越都是天降大任,她穿越就平淡無奇.這會兒終于眾望所歸了,她是有重要作用的女主!這麼想著竟然還有點洋洋得意!

"你若是能幫我完成夙願,我便將這攝魂鈴贈與你."

淺淺擰眉看著白澤,有女主的光環她是高興,但她也要衡量一下這次買賣劃算不劃算.它這個夙願是什麼她眼下還不知曉,但絕對不會簡單了,否則也不用等她來.如果他們合力同它打一架,不知道勝算有多少?總好過孤身去冒險.

"你是打不過我的."淺淺還沒開口,白澤似乎已經看穿了她的心思."你們之中最厲害的也不過是那小子."白澤說著將眼神放在百里燁的身上,接著道:"可眼下他正被我用心魔困住,幫不了你.你難道還指望那個廢物麼?"說著白澤又將輕蔑的眼神放在軒轅浚的身上.

"你個老不死的怪物!說誰是廢物!"軒轅浚仗著有淺淺的屏障作為保護,所以絲毫不怕這白澤會將他怎樣.

白澤抬起一只腳狠狠的跺了一下地面,接著整個雪山都顫動起來,淺淺設的屏障頓時土崩瓦解.一腳便將軒轅浚拍飛了.軒轅浚在空中劃了一個弧度後狠狠的摔在岩石上,然後臉先著地的趴在地上.

"噗!"軒轅浚被摔的迷迷糊糊的抬起頭,顫顫巍巍的站起來就是一口血從嘴里噴出來.

白虎面部抽動了一下,一臉同情的看著軒轅浚,看著都疼啊!

淺淺更是嘴角一抽,敢情剛才這白澤是逗他們玩呢!這麼容易就破了她的屏障,看看依然沒有動靜的百里燁和歐陽景天.眼下只能硬著頭皮答應白澤了.

"你說吧,要我怎麼做?"淺淺抬頭看著白澤,一臉的決絕.在她看來白澤應當不是個什麼窮凶極惡的凶獸,應當也不會太為難他們.

白澤聽聞淺淺如此說,面色緩和不少,也不再去搭理被它拍吐血的軒轅浚.看著百里燁的方向開口道:"我在這守護攝魂鈴也有近千年了,來此尋它之人比比皆是,可是卻沒有一個人出的了這心魔的困境,更別說完成過我的夙願,全都有來無回."

說到這,淺淺不禁覺得自己方才是想多了,什麼狗屁的主角光環,原來只要是來尋攝魂鈴的這貨都這麼說過,她還以為自己很特殊呢,狗屁!

"五千年前,我與主人來到這宣禦大陸,主人是個修仙之人,卻愛上了這塵世間的一個女子.兩人私定終身後,主人才知曉這女子也並非一般人,她乃是一個部落首領的女兒,這個部落是禁止與外族通婚的,所以那部落首領就囚禁了那女子,想斷絕她與主人的聯系."說到這,白澤頓了頓,目光中露出恨意.接著道:"主人乃是修仙之人,靈力甚高,集合那一個部落也未曾是主人的對手,主人便劫那女子,要與其遠走高飛,奈何那部落之人竟挾持了首領,要挾那女子,那女子無奈便只能留下.誰知道這竟然是個陰謀!他們忌憚主人的靈力,便提出讓主人廢了修為,就將那女子嫁給主人.主人愛那女子至深,便同意了.我想著,有我護在主人身邊至少也能護他們周全."白澤眸中盛滿淚水.緩了緩情緒,接著道:"不久那女子便有了身孕,那是正直寒冬,那女子嚷著要吃桃子.如此季節哪來的桃子?主人便遣我去溫暖之地尋來.沒想到,那部落首領竟然趁我不在之時,將那女子軟禁,殺了主人!"

白澤說到這突然整個雪山都因它這悲憤的情緒震蕩起來!

淺淺見它如此悲傷,也跟著黯然傷神,開口道:"後來那女子怎樣了?"她想如果那女子知道因為她的一時貪嘴害死她的情郎,她這輩子都會生不如死吧.

白澤斂了悲傷,憤恨道:"我回來之後發現主人已命歸黃泉,一氣之下塗了他整個部落!而那女子因痛失主人,過于自責,帶著腹中的孩子一同殉葬了.我因殺戮太重,被囚禁在這冰封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