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傻?不知道自己會飛啊?
g,更新快,無彈窗,!

"嫣兒,你冷嗎?"凍得鼻子通紅的公孫睿看著渾身哆嗦的慕容嫣道.

"我…還好."慕容嫣強忍著著道.

"朱雀,你還好嗎?"玄武扶著戰戰索索的朱雀問道.朱雀是火系靈寵,最受不得這寒冰之地.

"這樣不行,現在根本不知道寶器的具體位置,也不知道是何寶器,我們這麼多人,漫無目的的找,太危險了."淺淺頓了頓,掃了一眼這些人,接著道:"公孫睿祁王,你們同百里家主和嫣兒琪兒還有王小姐還有那些受不了冰寒的兄弟先退出去,回客棧等著,順便多買些禦寒的衣物.我們留下來查探一下,回去再做決定."

"好,也只能這樣了."公孫睿自是不願意走,但為了慕容嫣也很是爽快的答應了.

"本王不走,馨兒,你跟著他們回去!"

"表哥!你不走我也不走!"王馨兒凍的就差插根棍就能當冰棒了,還嘴硬的不肯走.

"你不走?留下來做冰雕啊!成了冰雕也不會有人欣賞的!"小白一臉鄙夷的看著她.腹誹道:真是沒用!

淺淺:你以為誰都跟你似的?拿這種地方當家,整天在雪地里溜達?

王馨兒被小白這麼一噎,無話可說,只能兩眼帶著幽怨,戀戀不舍的跟著公孫睿折回去.

淺淺看了看剩下的這些人,又看了看這風雪彌漫的冰封之地,思忖著開口道:"咱們這些人,分成兩波,三人一隊,兩個時辰後,不管有沒有發現,都回到這集合."

"好,就這樣決定.祁王你與小白和…這位壯士一組."歐陽景天看了看喬裝打扮後的白虎,不知道該如何稱呼.便直接稱他壯士了.

"本王不同意!歐陽家主本王跟你換!"軒轅浚留下來就是為了接近慕容淺淺,現在不讓他同淺淺一隊,他怎能答應?

"這?"歐陽景天自然也想跟淺淺一隊,看了眼百里燁開口道:"祁王不如跟百里燁換吧."

"你們打的過爺嗎?"百里燁不緊不慢的挑眉道.

這一問歐陽景天和軒轅浚都不說話了,他們沒人打的過百里燁.便同時將目光又放回到對方身上,他們這邊互不相讓,淺淺已經跟百里燁先走了.她深深地覺得這些所謂的人中龍鳳,出類拔萃干大事的豪傑,實際上就是一群幼稚鬼!

最後軒轅浚沒能爭過歐陽景天,只能跟小白和白虎一隊.而青龍玄武則陪著朱雀跟慕容嫣他們一道走了.

"真倒黴!爺為何要與這騷狐狸一組!"白虎邊走邊抱怨,因為過于白淨的臉蛋兒讓它看起來很是不靠譜,所以特意在臉上粘了一圈胡須,此時已經被大雪染成了白色.

"你以為老娘願意跟你一組?真是搞笑!"小白剜了他一眼,回嗆道.

而最是郁悶的當屬祁王軒轅浚了,看著那兩個人臉色不善的大眼瞪小眼的,悠悠的歎了口氣.本是指望同慕容淺淺一隊,增進一下感情,沒想到同兩個下人分到一隊,還是兩個不把他當回事下的下人!人生如此艱辛,現在連當王爺都要看下人臉色了,唉!

"咱們上去看看吧,像寶器這種東西,應該會在高處吧."軒轅浚抬頭看著那高不見頂的雪山開口道.

"想不到祁王殿下還能有如此有見地的時候,真是神奇."小白仗著自己活了近千年,這張嘴巴格外毒.

"本王有見地的時候多了!以後多跟本王學著點!"不知道軒轅浚是這麼沒聽出小白在擠兌他還是假沒聽出來,反正是當人家在誇他了.說完抬腳就往山上走了.

小白和白虎互相剜了一眼,也跟了上去.

三人行至半山腰,突然狂風大作,原本就風雪交加,這時候更是吹的連腳下的路都看不清了.崎嶇的雪山路,稍有不甚便會摔下去.

"不行,再往上會有危險的!"小白艱難的抬頭看了看雪山頂.

"怎麼如此膽小沒用?"軒轅浚鄙夷的語氣回頭,看見是小白說的,眸中一抹了然,很是大度的接著道:"一個女子就算了,你回去吧,那個…大胡子,你跟本王上去!"說完頭也不回的繼續往山頂的方向挪.

小白頓時氣結,這個龜孫的祁王,如果不是因為帶著他,她早特麼上山頂了,還不是怕他一個凡人出點啥意外麼?他倒好,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被稱作大胡子的白虎,一臉茫然的看著小白,開口道:"現在怎麼辦?"

"怎麼辦?把他拉回來啊!"小白狠狠的剜了一眼軒轅浚的背影,沒好氣的說道.

兩人行至軒轅浚身後,一人架著他一條胳膊就往山下拽.

"哎?哎哎!干嘛呀!你們放開本王!"軒轅浚一邊掙紮一邊叫喚著,"本王要到山頂,寶器一定在上面!"說著軒轅浚猛的往回抽自己的胳膊.狂風呼嘯中白虎一個重心不穩,就被軒轅浚摔下了山崖.這一摔軒轅浚愣住,不掙紮也不叫喚了,就呆愣愣的看著白虎從山崖上摔下去.白虎也沒想到自己會摔下去,閉著眼睛拼命揮舞著手臂,吆喝著:"騷狐狸,就爺啊!!啊!啊!啊!"

"靠!真是頭豬!"嘴上這麼說著,身體儼然化作九尾白狐縱身一躍沖下去,幾個跳躍就拖住白虎竄回了地面.

"砰!"重重的將白虎往地上一扔,還不待白虎呲牙咧嘴的叫喚疼,小白就已經先發制人的朝他吼道:"你是不是傻?不知道自己會飛啊!"

這一吼把白虎要抱怨的話梗在了喉間,是啊!他有翅膀他會飛啊!都怪做人時間太長忘了,唉!白白被這騷狐狸給教訓了一頓!一定要找個時機教訓回來.

想著撇了撇嘴道:"大不了下次你遇難的時候,爺救你一次就是了."

"我謝謝你全家!老娘沒有那一天!"聞言小白氣的想咬他!就不盼她點好!

經過這麼一鬧騰軒轅浚也不敢再嘚瑟了,只得跟著他們下山與慕容淺淺他們彙合再做打算.

另一邊……

剛剛雪花還滿天飛舞,狂風肆虐,竟然霎時間停了.望著白茫茫的冰雪,靜的出奇.淺淺不禁蹙眉,這樣的突變很是不尋常.

"小心點,似乎不對勁."歐陽景天也發現了端倪,開口囑咐道.

"跟緊我!"百里燁握著淺淺手輕聲道:"這里靈氣強大,想必寶器就在這附近."可往往有寶器的地方,必定有守護寶器的靈獸.

三人背靠背警惕的看著四周.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一陣陣悅兒清脆的鈴聲響起,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小心!"歐陽景天一把推開淺淺,將其護在身後,握著的寶劍在空中胡亂的揮舞著.

"他這是怎麼了?魔怔了麼?"淺淺看著莫名其妙推開她,又拿著劍對著空氣亂砍一通的歐陽景天,甚是迷茫.

"是攝魂鈴.他陷入自己的心魔之中了."百里燁甚是耀眼的墨眸閃了閃.似乎還帶著一絲幸災樂禍.

攝魂鈴乃是上古三大寶器之一,可以讓人陷入自己的心魔,也可以將人帶入其他幻境之中.歐陽景天因為修為不夠,所以眼下是陷入了自己的心魔之中.

"心魔?那要如何救他?"淺淺狐疑的看著百里燁,對于這個她就是個門外漢.

"放任不管."百里燁一臉嚴肅的說道.

"放任不管…他就自己好了?"淺淺略帶不信的看著一本正經的百里燁.

"嗯……他就死了."百里燁依然一副正兒八經的模樣回道.

-.-#淺淺嘴角猛的抽了抽,瞧他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說的真是什麼救歐陽景天的好辦法,敢情他這是在公報私仇把人家往死里整.

"你正經點好不好?"淺淺白了百里燁一眼.看著歐陽景天發瘋般的亂砍,憂心的道:"你看他這副樣子,一會兒指不定就自己抹脖子了!"

聞言,百里燁眸子一亮,甚是認真的點點頭.眉毛一挑,很是開懷的說道:"那爺得趕緊下山,先去給他預定副棺材,晚了怕來不及了."

淺淺眼皮一跳,很有拍死百里燁的沖動.

"歐陽家主這是怎麼了?玩呢?"還不待淺淺開口,軒轅浚領頭,小白和白虎緊隨其後的走了過來,甚是奇怪的打量著看起來神神叨叨的歐陽景天.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清脆的鈴聲再次響起.

"攝魂鈴?!大家快封閉耳識!不要聽!"小白臉色一變開口道."

淺淺:小白,怎麼辦?歐陽景天現在已經陷入他的心魔中了,這要怎麼辦?

封閉了耳識便什麼都聽不到了,淺淺只能用心語同小白交流.

小白:心魔只有靠他自己戰勝,可是若是沒有人從旁開導,他自己怕是只有死路一條.

淺淺:要如何開導?

小白:要借助攝魂鈴進去歐陽景天的心魔中,從旁提點他,帶他走出來.但是必須要小心,若是走不出來,兩個人都會困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