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啪啪打臉的架勢也是沒誰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好意思!"誰知百里燁很是認真的點點頭,還往淺淺身旁靠了靠.

歐陽景天頓時氣結,不明白淺淺怎麼會甘願嫁給一個這樣甘心吃軟飯的人!

淺淺聽著歐陽景天的話,心里可是替百里燁叫屈,他哪里是沒本事,他是本事太大,所以需要藏著掩著,哪里是百里燁處處依附她?其實是她處處仰仗百里燁,只是這些事不足為外人道罷了.

"淺淺,這劍你且收下吧.出門在外,總歸有件兵器防身才好."思忖間,歐陽景天已經站在她面前,手里拿著自聚雅閣拍來的寶劍.

淺淺看著那劍,眸中閃過一抹尷尬,看著歐陽景天道:"歐陽家主客氣了,我已有防身的武器,這劍你還是收回去吧."

慕容淺淺當著這麼多人拒絕歐陽景天的好意,也是讓歐陽景天很是尷尬,這禮物他要送,可人家卻不收,這手中的劍是推出去也不是,收回來也不是,一時間真是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這劍好漂亮啊!"慕容琪盯著劍的眸子一亮,跑到歐陽景天跟前,又回頭看看慕容淺淺,"大姐,這劍你不要我可要了!"

然後一臉渴望的看著歐陽景天,試探的問道:"可以麼?"

"四小姐喜歡,就送給四小姐了."歐陽景天此時已換上平日里溫和的笑.慕容琪這一舉剛好解了他的尷尬局面,所以就坡下驢就把劍送她了.

淺淺也知道剛剛自己拒絕的太干脆,好像有點沒有顧及到歐陽景天的面子問題,這個時候也就沒有再出聲阻止慕容琪,但畢竟這把劍不便宜,她是知道的.大不了回來後,將銀子跟他送去便是了.

"咱們人到齊了,走吧."公孫睿看了下人數開口說道.

"那不是祁王殿下嗎?"

"那是祁王吧?"

"是祁王!"

他們這邊正打算出發,另一邊人群攢動,一邊議論著一邊自發的讓出一條道路來,就見軒轅浚從人堆里走出來,身後還跟著一臉哀怨的王馨兒,旁邊兩個侍從,一人肩上還背著一個大包袱.

"祁王殿下這是要?"歐陽景天待軒轅浚走過來後開口問道.隱約有種不好的預感.

"本王要隨諸位一起去尋找寶器啊!"軒轅浚這話雖是回答歐陽景天的問題,眼神卻是盯著慕容淺淺的.

"祁王去尋寶器那邊境誰去守?"百里燁挑眉道,眸中帶著冷意.

"自從魔界被封印,邊境安穩的很.況且有本王的得力干將馮將軍守著,不會有問題的.就不勞百里二公子操心了."對于百里燁昨天指桑罵槐的說他一事,他還記著呢.尤其他還是慕容淺淺的未婚夫,這一點,他格外討厭百里燁.

"此番去尋寶器,定然凶險萬分.為了祁王殿下的安全,您還是不要去冒險了吧."歐陽景天話雖是說的似是為軒轅浚好,實則就是嫌他礙事,更怕他醉翁之意不在酒,因為軒轅浚對慕容淺淺有意一事,他也略有耳聞,有個百里燁就夠煩人了,自然不希望又多出一個人來.

"是啊,表哥,歐陽家主說的對,咱們還是待在城里了吧."王馨兒的武藝可只是皮毛,碰上麻煩,自然是需要人保護的.她本就想去,奈何軒轅浚非要去,她又怕軒轅浚被慕容淺淺那狐媚子勾引了去,便也只能硬著頭皮跟著了.

"要回去你自己回去!本王也沒讓你跟著!"軒轅浚甚是不耐煩的撇了一眼王馨兒.然後回頭看著歐陽景天,開口道:"歐陽家主此言差矣,身為皇家的子孫,怎麼讓臣子冒險自己卻躲在後頭呢?非大丈夫所為,況且本王常年征戰沙場,早已將生氣置之度外了,無妨!"軒轅浚一臉的信誓旦旦,歐陽景天也喜歡慕容淺淺,他那點小心思他還看出來?明擺著就是不想讓他去!倆字:做夢!

王馨兒被軒轅浚這麼一吼,覺得甚是沒面子,擰眉繳著手中的帕子不甘願的退後一步,不再吭聲了.

"祁王剛剛不是還說邊境無戰事麼?哪里來的常年征戰沙場?"百里燁笑的畜生無害的看著軒轅浚.

淺淺撇嘴,不管是冷月曜還是百里燁,最擅長的都是毒舌,拆台更是在行,經常一句話就能把人噎死.這啪啪打臉的架勢也是沒誰了.

果然,這話一出,軒轅浚尷尬了,自己打臉了,能不尷尬嗎?

"如此看來,祁王殿下還是好好待在宮里,莫要去涉嫌了."歐陽景天趕緊順著百里燁的話說道.

對于對待情敵這點上他跟百里燁還是站在一條線上的,誰也不想再多出個情敵來.因此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就是不想讓軒轅浚跟著.

淺淺挑眉看著這兩個平時見面就掐的人,今天這是怎麼了?抬眼看了下東方,太陽沒從西邊升起來啊?這兩個人魔怔了成?

百里燁和歐陽景天你一言我一語,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的不想讓軒轅浚跟著.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軒轅浚死活要跟著,礙于現在的身份,百里燁沒有出手殺了他,但四大聖使都知道,軒轅浚攤上事了,攤上大事了!

最後帶著軒轅浚和王馨兒,浩浩蕩蕩的一群俊男靚女朝著西北方出發了.

"下去吧."森冷的大殿中妖王剛剛聽完打探來的消息.

"王,此番他們只有四大世家年輕一輩的幾個乳臭未干的小娃娃去.如何能尋到神器?就算尋得到怕也拿不回.不如老臣親自去一趟?"大祭司封吉沙啞的嗓音道.

"無妨,他們之中有天孤城的冷月曜在,當是沒問題的."妖王擺擺手說道.

冷月曜?封吉墨綠色的眸子迸發出一股嗜血的恨意,這個名字,他到死都不會忘記!!!

淺淺一行人,行致天黑正好在一片樹林里.便只能在此過夜.在野外,便也只能打著野味來吃,這對于淺淺倒是頗為新鮮,好像小學生在露營一般,她也只有在上學的時候參加過學校組織的露營.

"真不明白,有什麼好高興的!"白虎看著淺淺那笑的合不攏的嘴,嘟囔道:"只能吃些破野味,爺的存了好久的零花錢才買的零食,竟然不翼而飛了,哇…人間慘劇啊!"

"噗哧!"小白憋不住笑出聲來.

"你笑什麼?"白虎虎著一張臉瞪過去.然後頗為奇怪的繞著小白轉了兩圈,邊轉邊盯著她看,"你是誰啊!爺怎麼沒見過你?"慕容淺淺身邊的人,按理說他都見過啊!這個小丫的氣息倒是感覺聽熟悉的.

小白白了他一眼,將下巴抬高,掐腰道:"連你姑奶奶都不識得了?手下敗將!"

白虎的眸子頓時瞪大,指著小白,結巴道:"你…你是騷狐狸?!"

"我呸!你才是只就知道吃的豬!怪不得打架打不過老娘!"小白反唇相譏!

"哎呀!比劃比劃呀!"白虎挑釁道!

"來呀!互相傷害呀!誰怕誰!"小白拍拍手一副看不起白虎的樣子說道!

"慢著!"淺淺跳出來橫在兩人中間,看了看他們兩個,開口道:"小白,你是個女孩子,怎麼能整天打打殺殺的呢!白虎,男人要有風度要紳士,打架多不好啊!萬一傷了對方的,不僅傷了和氣,如果遇到敵人,我們還要分心保護受傷的你們,不是得不償失嗎?"

"那你說怎麼辦?"兩人同時開口問道,雖然他們一點都不介意傷了和氣,但後面慕容淺淺說的還是很有道理的,他們是來幫忙的,總不能反過來讓別人保護幫倒忙吧.

淺淺輕輕一笑道:"這個簡單啊!你們就比打獵,看誰打到的獵物有多又大,誰就厲害!怎麼樣?"說完挑眉看著他們二人.

"好!死豬,等著瞧!"小白剜了一眼白虎,先跑了.

"騷狐狸!你給爺等著!"說完白虎超另一個方向跑了.

"你倒是會使喚人."百里燁似笑非笑的看著淺淺.

"我這叫一舉兩得.打架多虧啊!還不如讓他們去打獵,咱們還有的吃!"

"淺淺,你想吃什麼?我去獵."歐陽景天走過來笑著道.

"我…"

"慕容家主,跟本王一道去狩獵如何?"淺淺剛要回話,軒轅浚就過來了.挑釁的看著歐陽景天.

"我家娘子累了,不如爺陪兩位去如何?"百里燁噙著吊兒郎當的笑容道.

淺淺懷疑的目光看著他,這貨轉性了?竟然要親自去打獵?在看看歐陽景天和軒轅浚,頓時頭皮發麻,這貨不會是要趁著打獵為由,把他們兩個偷偷做掉的吧?我的天哪!

"好,那咱們比賽如何?"歐陽景天率先開口,他早就想和百里燁比個高下,如今有這個機會再好不過.

百里燁倒是一臉的無所謂,點頭算是答應了.

"樂意之至!"軒轅浚也加入其中.

"表哥!這人生地不熟的,林子有這麼大,說不定會有熊,太危險了,不要去了!讓下人去就好了,百里燁不是帶了好幾個下人呢麼?"王馨兒說著撇了一眼青龍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