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他瞎的真傳神
g,更新快,無彈窗,!

軒轅浚見慕容琪同情的眼神看著他,不禁奇怪的擰眉.

"大姐,他瞎的真傳神,一點都不像瞎子."這個時候慕容琪還天真的在淺淺耳邊說著"悄悄話".

軒轅浚嘴和淺淺同時角抽了抽.

"姑娘怎如此說?本王何時眼瞎了?"軒轅浚開口問道,眸中有一絲不悅.

"琪兒!怎如此放肆!還不快向祁王道歉?"慕容傲冷聲呵斥道.

慕容琪嘴一癟,委屈道:"我不道歉,明明是大姐說他眼瞎了的!"

淺淺一臉的黑線,尷尬的瞅著軒轅浚笑了笑,道:"開玩笑,開玩笑."

慕容琪這會兒也發現了,嘀咕道:"不是瞎子啊."

"慕容家主這玩笑開的還真是尷尬呢."軒轅浚揶揄道.

"皇侄今日過來是有何事要與姑姑說啊?"敢擠兌她?拿身份壓死你!

此言一出,軒轅浚臉上立馬尷尬起來,一言不合就拿身份壓他.

"本王想單獨和慕容家主談談,不知可否方便?"

"娘子,家里來了客人,怎不通知為夫一聲呢."吊兒郎當的聲音自門口響起,百里燁噙著一抹痞笑走向淺淺,話雖是如此說,可百里燁連正眼都沒瞧那個所謂的客人.

淺淺頓時頭皮發麻,這貨是掐著時間來的吧,早不來晚不來,軒轅浚來了,他就出現了,好在這麼多人在,他總不能說她私會吧.

"這幾日怎不見你人影?"淺淺先發治人的說道.

"這不是馬上要出遠門了,總要回去跟我家那老頭兒交代一聲啊."百里燁說著挑眉看著軒轅浚道:"交代我家那老頭兒,我不在家的這些時日,莫動了什麼歪心思出去拈花惹草,對不起我那死去的娘,不該他惦記的人就甭去惦記了.別給自己找不痛快."

百里燁說道'死去的娘’的時候有意無意的撇了一眼慕容傲.讓慕容傲渾身一震,有些東西便從心底深處竄了出來,開始發酵,

其他人更是眼角微抽,這哪里是做兒子的還說的話?把百里老家主說的跟如饑似渴的那啥似的,如此說自己的親爹,真的好麼?

軒轅浚的臉色更是好看不到哪去,誰都聽的出百里燁這話哪是再說百里胤,分明就是警告他莫要對慕容淺淺動心思,只是有些事不是他說說就算的.被百里燁這麼一攪和,軒轅浚也沒了興致,便起身告辭了.

是夜,靜的出奇的慕容府後院,綠蘿和星云被留在神靈島做苦力,小桃跟銀子被百里燁打發去了百里府,小白也不知道野到哪里去了.便也只剩下慕容淺淺和百里燁.

淺淺坐在床畔,低頭局促不安的搓著手指頭,時不時的偷偷瞄一眼不遠處凳子上的百里燁,生怕今天這事他又記在自己頭上,再讓她三天下不了床……她…她就跟他拼了!

話雖這麼說,可真當百里燁站起來往她身來時,淺淺立馬從床1上彈開,站的遠遠的,一臉戒備的看著百里燁,開口道:"我…我我告訴你今天這事可不賴我啊!是他自己找來的!你別碰我!明天就要出遠門了,我是斷不能在床1

上躺上三天的."

百里燁聞言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道:"原來娘子方才想的是床榻上的事,倒是為夫不解風情了."

淺淺頓時一噎,這話說的好像她是女色狼一般.身為冷月曜時跟座大冰山似的,身為百里燁,油嘴滑舌,滿嘴跑火車,淺淺撇撇嘴突然得出了一個自以為很是正確的結論:百里燁這貨就是個悶騷男!

"你…你別過來,有事站那說就好."淺淺看著逼近的百里燁,有種拔腿就跑的沖動.

百里燁笑的邪肆,往淺淺身邊走."娘子這是欲迎還拒麼?還是想半推半就的應了爺."

應你妹!淺淺在心里腹誹.正想著該如何應對,就見百里燁不知道從哪里變出一把劍來.

藍色的手柄上雕刻著鳳凰圖騰,眼睛部位鑲嵌著一顆玉石,這形狀--是藍色淚滴.劍身薄如蟬翼,亮光光的,很是隨意的晃動著,雖然薄的如紙,可懂劍的人一眼便知這是難得的一把好劍.

"這是?"淺淺看著百里燁挑眉道.

"這是千年寒鐵所制,你該有件趁手的兵器,折劍薄如紙,你剛好可以盤在腰間."

淺淺驚歎于這造劍者鬼斧神工般的技藝,又想著百里燁這幾日莫不是去為她尋劍了?剛想開口表達一下自己激動的小心情.就聽百里燁又悠悠的吐出一句讓她甚是尷尬的話.

"這劍比起歐陽景天送你的那把,如何?"

淺淺嘴角一抽,原來在這等著她呢?到現在還記著歐陽景天當初在聚雅閣將拍下的劍贈給她的事.

"歐陽景天的那把劍可是用伏羲大帝的鎧甲制成的,不但可以用來做武器,它自身還具有防護作用.你的這把…"淺淺挑眉看著百里燁,她就是故意刺激他,這貨現在越來越嘚瑟,眼看都要上天了,必須打壓一下氣焰.

門外的白虎一聽淺淺如此質疑這劍的威力,頓時替百里燁感到委屈,沖進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張嘴就沖著淺淺去了.

"你知道什麼呀?這玄鐵可是主人從老爺子那偷來的!那可是老爺子的寶貝呢!歐陽景天那把算什麼破東西?這劍可是主人親手鑄造的,可是注入了主人三成的靈力呢!真是不識貨!"白虎喘著粗氣,似是對淺淺的不識貨表示強烈的不滿!

對于白虎突然沖進來指著她鼻子的行為淺淺也是震驚中帶著不滿.好歹她也是他主人的女人,也就是他的女主人,怎麼能這麼吼她?!

"你!滾出去!"淺淺伸手指著門口朝著白虎吼道.

這一吼把白虎吼懵了,他替主人說出辯白有什麼不對?這女人吼她做什麼?必須要找主人給他當靠山!于是期盼的小眼神看向百里燁.

"門在那!"誰知百里燁眼神都沒抬一下的說道.

"嘩啦!"淺淺似乎聽到白虎心碎的聲音.白虎幽怨的小眼神深深的看了一眼百里燁,一步三回頭的走出房門.

"記得把房門關上."末了,身為補刀小能手的百里燁又狠狠的在白虎背後補了一道.

"哇…做寵物難,做人更難!難于吃枇杷啊!"枇杷是白虎最不喜歡吃的東西,被他列入人生禁品.

淺淺聽著那漸漸遠去的哭喪聲,無語的搖了搖頭.深情的看著百里燁,原來那玄鐵是他偷百里胤的,原來這幾日不見他的人,是因為他在忙著給她鑄劍,原來他將自己的靈力注入了劍里,原來他如此為她…

百里燁唇角輕扯,墨眸閃耀如星辰,步步靠近淺淺,俊顏漸漸在淺淺眼前放大,淺淺閉上眸子,微微撅起櫻唇,等著百里燁的唇覆上來.

"早點休息,明日好早起."溫熱的氣息噴灑在淺淺的耳畔,撓的她心里癢癢的.

沒有等來百里燁的吻的淺淺,聽到百里燁的話後先是一怔,然後猛的睜開眸子.眼前哪里還有百里燁的人影.

"我這是被耍了麼?"淺淺愣在原地嘟囔著.

"我回來了!"小白風風火火的沖進來,將一個包袱扔在桌上,手里還拿著一塊點心.

"這是什麼?"淺淺狐疑的扒拉了一下桌上的包袱,然後嘴角抽搐的看著小白.

那包袱里,滿滿一堆的零食啊!都夠她吃一個月的了.這小白什麼時候成吃貨了?不對!"這…不會是白虎的吧?"

小白眉毛一挑,笑的一臉奸詐的開口道:!"你說對了."

她本來是去找白虎一決高下的.自從變成人形後,他們還沒較量過呢.誰知道去了竟然沒看見白虎的人影,倒是發現了這個包袱,于是就帶回來了.

淺淺無語的看著小白.想起出海時白虎那副為了幾塊糕點哭的如喪考妣的樣子,渾身的雞皮疙瘩.

"你這是要他的命啊!狠!"淺淺拍了拍小白的肩膀,去研究百里燁送她的劍去了.

"我滴天!好詭異啊~我的零食長腿跑了!那可是爺一個月的口糧啊!"白虎仰天長嘯,淒慘的聲音響徹整個京城的上空.第二日,京城大街小巷紛紛傳言昨夜厲鬼索命,叫的淒慘無比!以至于越說越恐怖,最後導致京城天黑後都無人敢出門了.當然這是後話.

第二日一早,京城的北門,聚集了一大批的俊男靚女,城中的男女老少夾道歡迎啊!更有甚者,冒著生命危險爬上城牆,只為一睹這些俊男美女的風采.

慕容家只來了四朵嬌花,家主慕容淺淺和小白,還有慕容嫣和慕容琪姐妹.百里家自是家主百里鉉.有慕容淺淺在,自然是少不了百里燁,還有偽裝成仆人的四大聖使.公孫家竟然只來了公孫睿和他的隨從,歐陽景天則只帶了吳風.

"你怎麼在這?"歐陽景天看見百里燁後好似看見蒼蠅一般不待見.淺淺明明說過不帶他去的.

"那還用說?因為娘子在這啊!"百里燁無所謂的笑到.

"百里燁,你要是個男人就堂堂正正的干一番事業!依附一個女人,你好意思麼?"歐陽景天1怒視著百里燁,他就看不慣百里總是一副小男人的樣子粘著淺淺,因為……他做不到,誰讓他直男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