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王殿下的語文老師沒白死啊
g,更新快,無彈窗,!

"你去召集所有人,說我有話要交代."

"嗯,我這就去."慕容霖起身出去了.

"大姐,你為何不讓哥也去啊!哥哥生性最是喜歡冒險了,這次去定是好玩,真可惜…"慕容琪未經世事,自然不明白這其中的道理,一心只想著好的方面.

聽說家主有事情要交代,這慕容府里上上下下的人全都出動了,連慕容老夫人也出來了,一時間這慕容府的後院呼啦啦圍了幾十個人.

"今日召集大家過來,有三件事要交代.第一,大家都知道,聖上派我們四大世家去尋上古的寶器,這一去少則三四個月,多則三四年.常言道國不可一日無君,家自然不能無主.所以我走後,慕容家暫由三少爺慕容霖暫代,大家有什麼事情稟告給三少爺即可.他的話就是我的意思!"說到這兒,淺淺有意無意的瞥了一眼臉色很是不好看的慕容傲,接著道:"你們最好能豎起你們的耳朵將我的話記在心里!等我回來若是讓我知道,有哪些個不長腦子的認錯了主子,陽奉陰違就別怪我讓你在這個京城待不下去!"

這話完全是說給下人聽的,讓他們長點腦子,家主只有她慕容淺淺,她將家主的位置讓慕容霖代理而非慕容傲.這誰要是覺得慕容傲能代替慕容霖,那就不僅僅是趕出慕容府這麼簡單了.

"是!我等牢記家主吩咐!"下人們聞言,立即開口表明自己的心跡,尤其是上次被打的家丁,喊的最為大聲,生怕淺淺聽不見一樣.

"很好!第二,賬房先生何在?"淺淺撇了一眼那烏壓壓的一片人道.

"小的在!家主有何吩咐?"從人群里站出來一個年紀四十上下的中年男子.

"賬房鑰匙給我."淺淺將手往那賬房先生跟前一伸,說道.

那賬房先生明顯一愣,心里隱約有股不好的預感,但還是將鑰匙遞給了淺淺.

"你將將賬本整理好,拿到我房里,你且收拾好細軟過來找我領工錢,早些回鄉養老吧."

什麼?!那賬房先生整個身子一顫,眸中慢慢的震驚,開口道:"家主,老夫在慕容家做了二十年的賬房先生,從未算錯過賬目,對老爺也是忠心耿耿,何故要辭退老夫?"

淺淺唇角輕扯,開口道:"我並沒有說先生賬做的不好.只是先生似乎還沒有弄明白,這個家里你到底該聽誰的."

他剛剛說了對'老爺忠心耿耿’而並非她慕容淺淺.這便是他被辭退的原因.更何況,這財政大權可是慕容府的重中之重,怎可落在慕容傲的手中.沒有銀子,他就是想折騰,也得掂量掂量.

"大姐,算賬我不行啊!"慕容霖輕輕扯了淺淺的衣服悄聲道.

淺淺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她早就從冷月曜那借一個人過來,冷月曜手下的人,算個賬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麼.

這下那賬房先生沒了脾氣,站在那垂著腦袋一聲不吭,誰讓他自己站錯了隊呢.

正所謂'殺雞儆猴’,這賬房先生這只雞這麼一殺,底下那群猴開始惴惴不安起來,紛紛在心里告誡自己:慕容淺淺是家主!慕容淺淺是家主!到死都要記著!

這其中最惶恐的就是管家,他可是老爺一手提拔起來的,賬房先生都被攆走了,下一個保准就是他了!

"家主!小的以後為您馬首是瞻!對您的忠心日月可鑒!"管家'噗通’一聲跪下,老淚縱橫的開口道.他可是上有老下有小,還有個剛剛滿月的孫兒,兒子得了重病,一大家子,就靠他在慕容府的工錢過日子了,這要是被趕走,他就沒活路了.

淺淺嘴角一抽,開口道:"管家這是做什麼?快起來!你的忠心我看見了,希望你繼續保持."管家的事她其實知道,從坐上家主,她就利用的眼線將府里的人查了個遍.她本來也沒打算趕走管家,財政大權他管不著,家里的內務她會交給藍芷雪,府中的大事有慕容霖,這管家頂多就是跑跑腿傳傳話,沒有什麼實質性的作用,留著也就留著了,他困難,她自然也不能把他往死路上逼.

"謝家主!謝家主!"管家趕緊道謝,'繼續保持’的意思就是不趕走他了,這以後可是要跟老爺保持點距離,以免被牽連.這麼想著,歉意的瞟了一眼慕容傲.

慕容傲正死死的盯著他,嘴唇微微的顫著,顯然是氣的不輕.

管家見了,忙低下頭,眼觀鼻鼻觀心的自我催眠:老爺不是在瞪我,老爺不是在瞪我…

"第三,在慕容府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差事,自己的責任.該做的你做,該說的你說!那些不該做的,不該說的,就給我管好你們的手腳和嘴巴.主子的吩咐盡心的去做,前提是認清了誰是主子!這府里的大大小小的事物著實太多,三少爺一人定是忙不過來的,若是三少爺不在,去稟告夫人或者老夫人都可以.聽明白了嗎?"淺淺說了家中的長輩,唯獨忽略掉慕容傲.

"是!小的們聽明白了!"這齊刷刷的回答,讓本來就氣的不輕的慕容傲更是臉黑的如鍋底一般.別家的家主不在都是老家主頂上,他們慕容家可好,都成了女人當家做主了,讓他這老臉往哪擱?一定要機會除掉慕容淺淺!想著,慕容傲憤恨的瞪著淺淺,眸中滿滿的殺意!卻在淺淺看過來事突然斂去,換上一副慈父般的笑,開口道:"淺淺知道為父進來身體不好,力不從心.讓你三弟打理府中的事物,為夫也就放心了,你此次出門可要事事小心吶."慕容傲說著看向慕容嫣,開口道:"就讓嫣兒也去,路上與你也有個照應."

慕容嫣聞言走過來,對著淺淺盈盈一笑,開口道:"大姐,如今這府里就咱們姐妹三個,琪兒都跟你去了,怎能獨落下我呢?"

"是啊,淺淺,就讓嫣兒也去吧,你們姐妹三個做個伴,有事兒也讓嫣兒幫幫你.之前是我這個做姨母的委屈你了,就讓嫣兒替我做點補償吧."藍芷雪微微紅了眼眶,這話她說的是實心實意的.老夫人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慰.

"想去便跟著吧."淺淺只是簡單的回了一句,若是慕容嫣自己提出來的,她必定欣喜的同意,可偏偏是慕容傲提議的,難免讓人懷疑他又要使什麼幺蛾子.明明是她孤立他,奪了他的權斷了他的錢,他都還能厚著臉皮的給自個兒找台階下,這厚臉皮都跟百里燁有的一拼了.

說起百里燁,她這幾天但是沒見著人,估摸著是處理天孤城的事去了.身為土皇帝,他也是很忙的.

"稟家主,祁王殿下來了.說有事要見家主."門口的家丁跑進稟報道.

怎麼又來了?陰魂不散!在皇宮的時候就被她擋在門外,這會兒竟然追家里來了.不會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吧?見還是不見呢?淺淺腦海中突然想起百里燁那張笑的妖孽的臉,狠狠的咽了口唾沫,開口道:"跟祁王說我身體不適,不宜見客,讓他改日再來."

"本王看慕容家主倒是紅光滿面,容光煥發,精神抖擻,身強體健的很啊!"淺淺話剛落,軒轅浚就從門口進來了.

"祁王的成語倒是學的不錯,語文老師沒白死."淺淺撇了一眼軒轅浚開口揶揄道.

"見過祁王殿下!"這慕容里上上下下幾十口全在這了,集體給軒轅浚問安,這冷不丁的一聲齊吼,倒是嚇淺淺一跳.給她問安時怎麼不見這麼有氣勢?!

"免了!"軒轅浚一臉的得意,身為皇家人,就是這點好,到哪都有人跪地問安,倒是很有面子.

"管家,趕緊讓他們散了,干活去!"淺淺揮揮手說道,這麼烏壓壓一片人,她看著都煩,尤其是看見軒轅浚,她覺得更煩!

慕容淺淺這會兒就是天!管家哪敢怠慢,趕緊分派任務,打發這群人去干活.

下人們個個兒一臉怨念的看著管家:府里好不容易來了個美男子,讓我們多看會兒,會死啊?

管家:會死!

下人們:"祁王來明顯不單純,有八卦!不八卦我們會死!"

管家:不去干活現在你們就去死!

這次八卦群眾輸給了敬業的管家,心懷八卦的去干活了.

"不知祁王光臨寒舍,可是皇上有何交代?"慕容傲向軒轅浚行了一禮開口道.

"哦,本王這次是來找慕容家主的,與父皇無關."

聞言慕容傲眸中閃過一抹異樣,笑著點點頭.對著管家道:"管家,奉茶!"

管家站在一旁,聽到慕容傲的話後,習慣的轉身就要去吩咐人沏茶,剛邁出去一步,卻是走頓住,回頭看了看慕容淺淺,見慕容淺淺點頭,才急匆匆的去了.

慕容傲的臉色明顯難看起來.

軒轅浚倒是不動聲色的看著…慕容淺淺.

"大姐,那祁王好生奇怪,一直盯著你瞧,一雙眼睛就像長在你身上一樣."慕容琪站在淺淺什麼跟她咬著耳朵道.

"有什麼好奇怪的,你見瞎子眼珠子沒事亂轉嗎?他們不都是盯著一個地方嗎?"淺淺半開玩笑道,他最好真的是瞎!

"原來他是個瞎子啊!還真看不出來!"

慕容琪這一句說的因為驚訝說的格外大聲,引的在場的人紛紛看向她,包括'眼瞎’的軒轅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