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還是為夫不夠努力啊
g,更新快,無彈窗,!

"還能下床,看來是為夫還是不夠努力啊!"說話間百里燁已經到了床邊,臉上帶著一種反思的意味.

"你已經很努力了,真的!不用在努力了!"我去你大爺的!你哪只眼睛看見我能下床了?這貨是真的想讓她三天下不了床啊!淺淺一邊擺手一邊在心里腹誹.

"來!吃飯吧!"百里燁只是笑著將托盤擱在床1上,拿起碗筷打算喂淺淺.

"那個…我可以自己吃的."

"唔…還有力氣自己吃飯…"

"啊!你快喂,我很虛弱…很虛弱…"淺淺趕緊長大嘴巴等著百里燁喂她!這貨竟然拿這個威脅她?!

百里燁滿意的拿起筷子,開始喂淺淺吃飯,全程都帶著笑,一副很受用的樣子.

喂人吃飯還喂的這麼歡快,是被人伺候慣了,偶爾伺候下別人,覺得很新奇很好玩是不是?

這邊淺淺想的出神,那邊百里燁已經喂完,並將淺淺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除了.

"你要干嘛?"淺淺緊張的看著百里燁.

"飯吃完了,是不是該運動一番了?"話落淺淺便落入百里燁懷中.兩人在床1上一翻折騰後,已是戌時.

"尊主!"門外玄武的聲音響起.

百里燁修長的手指撫過淺淺細若凝脂的臉龐,輕聲道:"我有些事情需要處理,你且好生躺著."

淺淺賭氣似的轉過身子不看他,老天真是不公平!憑啥她累的跟條死狗似的,這貨精神抖擻的容光煥發?憑啥她兩腿發軟的躺在床1上,這貨健步如飛,瞧他那腳底生風的樣兒!淺淺在無聲的抗1議中不知不覺的睡去.

"尊主,這些人是江湖上近些年剛剛成立的一個殺手組織,羅刹盟.盟主是個女人,叫玉羅刹.只要出的起錢,就是皇帝他們也照殺不誤!"玄武稟告著他剛剛得來的情報.敢對他們尊主下手,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端了."魔魅的聲音透著無邊的冷意.

"是!"玄武應聲邊去了,青龍早就准備好了,就等著尊主下令了,好些日子沒打架了,兄弟們可都手癢的很呢!

天孤城除了四大聖使和有著各自職責的系統外,還有二十暗衛和八百騎兵.別小看了這八百多人,隴南皇如此忌憚天孤城,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這,這百八多人頂的上他隴南國十萬大軍,這些人個個都是以一敵百的高手,是冷月曜精挑細選出來的.而且稱他們為'騎兵’,你為他們騎的是馬,那你就太小看冷月曜了,他們騎得是龍!這也虧得有青龍在.說起青龍,他其實是神寵龍族後裔,因為被冷月曜所救,所以化成人形報恩來了.除了白虎是剛出生被玉陽真人抱來送給冷月曜的在,朱雀和玄武都是受過冷月曜的恩,所以跟著冷月曜,也可以說是冷月曜收複的神寵.

作為天孤城的尊主,年紀輕輕竟然擁有絕世神寵還是四只,定然遭人非議,所以關于他的傳說就越來越多,後來變成了人人聞風喪當亦正亦邪的一方霸主了.如若那些人知道他們怕的要死的天孤城尊主其實是個很有逗比潛質的美男子,不知道會不會把眼珠子瞪出來!

"你不是跟本宮說這些殺手實力很強麼?怎麼輕而易舉的就被殺了?"德妃瞪著跪在地上的人,氣的一雙眸子通紅.

"這…臣也沒想到啊!他們可是數一數二的殺手組織,怎曉得會如此不濟!"跪在地上的人是刑部侍郎張恒.

"本宮覺得那百里燁像是知道什麼不除掉他本宮難以安寢,你且派人盯著他,有機會就除掉,絕不能讓他毀了浚兒的前程."

"是!娘娘放心."

淺淺再醒來已又是日上三竿.躺在床1上連動都懶得動一下了.過了今日便是整整三日,她干脆就應了百里燁那混球的話,三天不下床好了,反正現在有心無力.

"公主您起了嗎?奴婢進來了."

"進來吧."淺淺穿上件衣服躺在床1上.

"公主,奴婢該死!奴婢沒有伺候好公主!請公主責罰!"那宮女一進來就跪在地上低頭道.

"這是怎麼了?"淺淺挑眉看著她.

"奴婢…奴婢也不知道怎麼了,昨兒來給公主送飯,可是不知道怎麼就睡著了,這…醒來已是今日午時了.奴婢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求公主開恩!"那宮女跪在地上幾乎要哭出聲來.

淺淺嘴角抽了抽,百里燁,你真是造孽啊!瞧給人家姑娘嚇得!唉!

"起來吧,這事不怪你."淺淺溫聲道:"去給我准備的吃的吧."

"是!奴婢這就去!"那宮女忙爬起來抹了兩把眼淚,欣喜的跑出門去.這公主真是太好了,都不治她的罪.

淺淺自始至終就在床1上躺著沒起來過.期間隴南皇派德福來傳過話,讓她去禦書房.歐陽景天來過,軒轅浚來過.淺淺通通以身體欠佳為由拒見,這一躺就是兩日.

"尊主,羅刹盟已經收編到咱們天孤了,除了玉羅刹,其他發幾個管事的,一聽得罪了咱們天孤城個個嚇得求爺爺告奶奶,表示再也不敢了,並願意從此聽尊主差遣."青龍稟告著處理羅刹盟的結果.

"嗯?"冷月曜眉毛微挑看著青龍.

青龍一噎,開口道:"讓玉羅刹跑了."唉,本打算避重就輕的稟報過去就算了,看來這頓鞭子是逃不過了.

"下去吧,將天孤城的事交代好,過幾天你們隨本尊一起去."

"是!尊主…那鞭子?"

"先記賬!"

"謝尊主!"青龍邊說邊偷瞄著冷月曜,"尊主似乎心情不錯啊?"

"嗯?"冷魅的聲音自百里燁的鼻子哼出來.

"呃…屬下馬上去處理天孤城的事!"青說完麻溜的跑了.

淺淺在床1上一躺便是四日,比百里燁說的還多了一日,說上心里把百里燁祖宗十八代全問候了一遍!從床1上下來,揉著自己躺的有些僵硬的身體在房間里走來走去.

"還是那麼蠢!"一道女聲自房頂傳來.

"誰!出來!"淺淺抬手便對著聲源揮出一掌,白色的靈力將房頂打出一個窟窿.

接著一白衣女子從房頂嗯破洞跳下來.看著淺淺,笑的無比狐媚.

這女子中等個頭,黑發及腰,高挺的鼻梁,櫻桃小嘴,,一雙丹鳳眼透著絲絲嫵媚,妖嬈而神秘.

淺淺擰眉看著這白衣女子,印象當中她愛你不認識此人,但這氣息卻覺得異常熟悉.

"你是誰?"淺淺冷聲道.

"嘖嘖嘖.這才幾天不見,你這小丫頭竟然連老娘都不認識了?"那女子也就十六七的模樣,一口一個小丫頭的叫著淺淺,好似自己多大似的.

這語氣……怎麼這麼像她?

"你識的我?"淺淺繡眉微挑,狐疑的看著那女子.

"識的,你化成灰老娘都識的."白衣女子笑看著淺淺.

這女子好生奇怪,難不成又是慕容淺淺之前惹下的債?之前是男人,這會竟然連女人都找上門開了.

"你不就是慕容淺淺麼?老娘找的就是你,什麼男人女人的?別給老娘亂扣帽子."那白衣女子說著朝淺淺眨眨眼.

"你…你是小白!"淺淺不敢置信的瞪大眸子,一臉的不敢置信.只有小白跟她心意相通知道她的想法,因為她們之間是有血盟的!

"你怎麼成這樣了?"淺淺打量著化作人形的小白,說實話,她倒是挺喜歡小白現在這副樣子的.

"還不是白虎那個滾蛋!它說自己馬上就要化作人形了,老娘哪能輸給他,自然是拼了老命修煉啦!要不豈不是丟了我九尾狐一族的臉面?"小白一臉的憤憤不平.

"那你可是比白虎慢了一步他前些日子就已經化作人形了."淺淺輕笑道.

"切!老娘是因為路上救了一個女人,所以耽擱了幾天.要不然,老娘早就修煉成人了."

"好好好!就你厲害成了吧?"

"你怎麼跑這來了?我看…你靈力增進了不止一兩點啊?咦?綠蘿那小丫頭和星云呢?"

"唉…說來話長,我慢慢跟你說…"

……

一晃又是四日,明日便是出發的日子,淺淺一早便以回府收拾行囊處理家務為由跟隴南皇辭行回了慕容家.

"大姐,上次跟你說的事,你同意麼?"一回府慕容琪就軟磨硬泡的跟在淺淺後頭,死活要跟著淺淺一起去,只因她不在府里的這兩日那王夫人竟然帶著王一鳴一同上門提親,慕容琪見了王一鳴那叫一個反胃,天天做惡夢!想想要嫁給這樣的人,太恐怖了!

淺淺看了她一眼,開口道:"帶上你我是沒問題,只怕你哥不同意."她雖是一家之主,但也要尊重旁人的意見.

"琪兒跟著大姐,我自然是放心的,若是大姐同意,我帶上我吧."說曹操曹操到,正說著,慕容霖便進來了.

"你也要去?"淺淺看著他,沉吟了半晌開口道:"你不能去."

"為何?"慕容霖蹙眉看著淺淺.

"若是我們都走了,這府里怎麼辦?總該有個人留下."

淺淺這話一出,慕容霖神色凝重起來,是啊,他們都走了,這慕容家就又是慕容傲的了,總要有個人留下,哪怕不能做主,也至少可以監視慕容傲的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