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妹啊,你可算回來了
g,更新快,無彈窗,!

淺淺這才注意到那兩個女孩,十六七歲,差不多的年紀.一個

身著淡粉衣裙,長及曳地,細腰以云帶約束,更顯出不盈一握,發間一支七寶珊瑚簪,映得面若芙蓉,面容豔麗無比,只是一雙眸子透著高傲.另一個,一身黃色衣裙,一張鵝蛋臉,膚光勝雪,雙目猶似一泓清水,兩頰暈紅,周身透著一股青春活潑的氣息,,竟是一個絕色麗人.

這兩個真是王一鳴的妹妹?怎滴差別如此之大?不管哪一個都不像跟他是一個娘肚子里出來的.

"淺淺姐姐,我見過你在家主選拔那天的比賽,真是讓人歎為觀止,我可是崇拜死你了呢!帶著一股靈動之氣的黃衣小姐說道.

"妹妹過獎,我也只是僥幸而已."淺淺笑著應道.這女孩看起來倒是天真爛漫的很.

"淺淺快別謙虛,當真是為咱們女子爭氣呢!巾幗不讓須眉!"那大夫人在旁邊奉承著,說完還悄悄拽了拽旁邊的粉衣小姐,道:"我們馨兒也是對淺淺佩服的不行呢."

聞言淺淺看了看那略顯高傲的女子,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若說這是佩服她的表情,那可真就稀奇了.

王馨兒撇了一眼淺淺,開口道:"姐姐的能耐妹妹可是早有耳聞呢,這大街小巷的可是都是都在傳頌姐姐的風流事跡,姐姐能有如此氣魄和心態,到真真兒的是讓妹妹佩服呢."這不陰不陽的嘲諷加上輕蔑的眼神.誰都看的出王馨兒在擠兌淺淺.

老夫人本來笑盈盈的臉當即冷了下來,王夫人也是一臉的尷尬,沒想到這丫頭會說些讓慕容淺淺下不來台的話.

"你這丫頭,讓你平日里多讀些書你不聽!看看,現在連句話都不會說了吧,亂用詞!"大夫人開口訓斥王馨兒,轉頭看著淺淺,笑的一臉歉意道:"淺淺啊,你可別生氣,馨兒啊,沒讀過幾年書,她其實是想說你的英勇事跡的.老夫人慕容夫人,淺淺,你們可別往心里去啊,馨兒這丫頭有口無心的."

"大夫人嚴重了,我依然不會與馨兒小姐計較.不過依我看,馨兒小姐倒是頗具膽識,很有天分,假以時日在這上面定然會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比我出名."不是故意的?瞎子都看的出來這個王馨兒是成心的!

"噗哧!"慕容琪笑出聲來,這種事還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再勝怕是要勝到青樓去了.

王馨兒聞言臉上有些掛不住,正打算反唇相譏,卻是被大夫人攔了話:"哎呀,這個天色也不早了,我們在這叨擾多時了,淺淺剛回來,該好好歇歇才是.老夫人,慕容夫人,我們就先告辭了."說著話,王夫人又狠狠的瞪了王馨兒一眼,這孩子還真是不懂事!這慕容淺淺今非昔比.如今是慕容家主,更是皇上跟前的紅人,是他們能得罪的起的?只怕熱惱了人家,人家在皇上面前告一狀,將你滿門抄斬,到時侯一大家子都被連累了!

"去吧,老身也乏了."慕容老夫人揮揮手道.顯然也讓那王馨兒攪了興致.

王夫人聞言拉著王馨兒就走了,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她!

雖是惹了些不痛快,但淺淺也算是給老夫人請過安了,說了隴南皇召她入宮,老夫人雖是想念的緊但也不敢耽擱,便放了淺淺入宮,囑咐莫要誤了皇上的大事.

"王尚書的這這些家眷來做什麼?她們如何你了?讓你急得向我求救."淺淺似笑非笑的看著慕容琪.

慕容琪的小臉唰的一下就紅了,別別扭扭的說道:"她們是來提親的."

"哦?提的是誰啊?"淺淺打趣道.她猜的果然不錯.

"就是王尚書家的那個大公子."

"王一鳴?"淺淺嘴角抽了抽,看了看慕容琪,"那你覺得如何?"

"哎呀,我對那人根本就沒印象,哪里有什麼如何嗎?"慕容琪急得直跺腳.

"別急,這事又沒定下來,左右還沒成不是?"淺淺頓了頓,又道:"就只提了你?沒提別人?"

"倒是還提到我哥了."慕容嫣道:"我不習慣那個王馨兒,眼睛放在頭頂上,還如此說大姐.才不要她做我嫂子呢!"

"這倒是."淺淺點頭道:"不過我看另外那個小姐倒是不錯,無論樣貌和性格都配的上三弟."

"大姐是說王靈兒?我倒是也挺喜歡她,就是不知道,我哥中意不!"慕容嫣說著,臉色突然一變,哀求的語氣道:"大姐,這次你出門替皇上辦事把我也帶上吧?我不要留在府中!他們會把我嫁出去的!"

"嗯…我考慮一下."

"大姐!好大姐!"

……

說話間便到了前廳,慕容傲和德福正坐在上座,喝茶聊天,但德福明顯心不在焉,眼睛時不時的瞟一下門口.百里燁和歐陽景天坐在一旁大眼瞪小眼暗暗較勁,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百里燁身後還站著銀子,許是很久沒看見百里燁了,正殷勤的給他垂著肩.

"哎喲,公主你可出來了,咱們快回宮吧,皇上該等急了."德福一看見淺淺"噌"的一下人就從凳子上竄到了門前.

"讓德公公久等了.咱們現在就走."淺淺頷首道,轉了個身又出了前廳.

她這一出門,百里燁和歐陽景天自然坐不住,起來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

德福一瞧,這可如何是好?這慕容淺淺進了宮,想必皇上定會留她住幾日,這跟著兩個男人一起住在後宮,又是這麼兩個養眼的美男子,尤其是這個百里燁,先不說他那張他看了都神魂顛倒的臉,就是這風流和混賬都是遠近聞名的,後宮里眾多嬪妃,這萬一出點事,怕是會牽連到他.可是不讓他們去吧,他們一個是四大世家之一的歐陽家主,一個不是家主勝似家主揚言要弄死他的百里燁.哪一個他也惹不起啊!

"德公公,您怎麼不走了?"淺淺疑惑的看著德福.

"這…這皇上只召了公主入宮,歐陽家主和百里二少爺…"德福為難的看著淺淺,這壞人還是由慕容淺淺來做的好.

聞言百里燁沒吭聲,也看不出來在想什麼.歐陽景天見百里燁不吭聲,他也不吭聲,反正是打定了主意,百里燁去他就跟著去,百里燁不去他也就不去了,總歸是不能再給機會讓淺淺和他單獨相處了.

"如此,你們二人就不要去了."淺淺開口道.

"好,你路上小心!銀子,咱們走,回房!"出奇的百里燁答應的甚是痛快,說完背著手,邁著方步還真的走了.

歐陽景天見百里燁不去,心也是放了一半了,但是怕他走了,百里燁再偷偷跟去,便開口道:"在下正要回府,一同走吧."從慕容府到皇宮的確是經過歐陽府.

這個德福便放心了,歡歡喜喜的帶著淺淺入宮了.

禦書房,淺淺剛剛彎腰,請安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被從龍椅上飛奔過來的隴南皇扶起來了.

"皇妹啊!你可算是回來了."那激動之情溢于言表.

"呃…不知道皇上找臣進宮所謂何事?"淺淺眼角微微一抽,這皇上用不用這麼激動?

"哦!是這樣"隴南皇也覺得有點失態,于是洋裝深沉了下,說道:"也沒有什麼大事,只是朕許久未見皇妹,甚是掛念,所以找皇妹來宮中一敘."

"臣謝皇上抬愛,皇上如今也見到臣了,臣剛回來,府中還有事沒處理,無事的話,臣先告退了."淺淺忍著一巴掌拍死他的沖動說道.你妹啊!勞資日夜趕路快累死了,造不?還沒進家門就被你家的太監堵在門口,回家凳子還沒坐熱,就催命似的把勞資拖進宮.以為有啥大事,勞資刀都帶來了,你就告訴我想見見我?

"皇妹且慢,既然來了就住幾日再走嘛!朕已經命人為皇妹將鳳翔殿收拾乾淨了,慕容府有慕容愛卿在,不會有問題的."皇上出言挽留.

說道這,慕容淺淺算是明白了,狗屁的想念,本來她也不信,鳳翔殿是緊靠皇帝寢宮的宮殿,這無非就是想讓她來保護他嘛!說的還如此冠冕堂皇,真不愧是靠動嘴皮活著的皇帝.

罷了,身為臣子,保護他也是應該的,而且不用回去面對她那個名義上的爹,也是有好處的.

"臣遵旨!"

"好好!!哈哈!小德子,快!備宴!朕要好好款待皇妹!"隴南皇喜出望外的說道.如此過來他便能睡個好覺了!

"奴才…這就去!"德福一遍哽咽的說著一邊望外退.

淺淺看著他老淚縱橫的樣子,頗為無語,至于這麼感動嗎?

她哪里知道,德福那流的是激動眼淚,天啊!神啊!大爺啊!今晚終于可以睡覺了!嗚嗚嗚……

傍晚,淺淺懶懶的躺在床1上,德福就來了.說是晚宴要開始了,請她過去.她便叫了個宮女給她梳妝.

"這晚宴都有誰啊?"她生來就不喜熱鬧,人多她就覺得煩躁.

"回公主的話,這次宮宴有幾位娘娘皇子和公主和王爺,還有四大世家的幾位家主和老家主."宮女恭敬的回道.

淺淺看了看鏡子中的自己,深深的覺得自己以前真是對不起這張臉,原來她還可以這麼美,平日里她不喜歡也懶得花時間打扮自己.今日這張臉經這宮女的手化了個淡妝,她倒是挺喜歡的,這個發型也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