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丫的不是人格分裂吧
g,更新快,無彈窗,!

"你想我報仇嗎?"百里燁不答反問.

"報仇,你喜歡就去報,不過冤冤相報何時了,殺來殺去不會很累嗎?報仇不一定要殺了對方的."其實對于他報不報仇對于她來說真的沒差,慕容傲只是占著她爹的頭銜,根本就沒有父母之情,確切的說,慕容傲厭惡她,而她也有點記恨慕容傲.所以慕容傲的死活她是不在乎的.可是對于慕容老夫人淺淺還是不能不顧及,老夫人也說過若是有一天慕容傲有難,她一定要保他一命,她也答應了.

"你真的這麼想?"百里燁墨眸如輝的看著淺淺,似要透過她的眼睛,看清這話的真假.

"比真金還要真!"

"哈哈…"百里燁突然開懷一笑,道:"你可知我為何要讓你坐上那家主之位?"

淺淺思忖了一會兒道:"我估摸著一是讓我爬上高位,如此一來我便不會被人輕易欺辱.二來,讓我坐那慕容家主之位,慕容傲怕是寢食難安,心里恨的牙癢癢.既怕我知道真相將來對他不利,又怕這些年他對我不管不問,我會報複于他,可偏偏他又沒能耐將我如何.你就是喜歡看他恨我入骨又干不掉我的樣子吧."

百里燁邪魅的一笑,起聲道:"不錯!不虧是本尊看上的女人,有悟性!"

"切!這種時候還不忘給自己臉上貼金!臭不要臉的!"淺淺白了他一眼,眸中突然閃過一抹靈光,看著百里燁端詳道:"百里燁和冷月曜,性子差那麼多,到底哪個是真正的你啊?"這貨該不會是雙重性格吧?她記得自己以前看過一部電視劇,名字叫《雙面伊人》,

里面的女主角就是人格分裂,挺驚悚的…

"其實…這兩個都是我的性格."百里燁頓了頓,帶著一點憂傷的說道:"其實冷月曜是我師父的另一個徒弟,也是我的大師兄.可是有一次,他為了救我被殺了.從此以後,他會偶爾出現在我身體里."百里燁頗為認真的說著.

真的是人格分裂啊!天哪!淺淺張著嘴,半天沒反應過來.

"那你是喜歡冷月曜還是喜歡百里燁?"

這問題讓淺淺一時語塞,如果他們是一個人,那沒問題啊,她喜歡誰都行啊?可是這是兩個人,那她喜歡的是誰呢?百里燁?還是冷月曜?

百里燁看著淺淺那苦惱的樣子,唇角高高的揚起,輕輕彈了淺淺的腦門兒道:"你還真信啊!哈哈…"

淺淺頓時臉就黑了,虎著一張臉看著冷月曜道:"你丫的騙我!能不能少點套路,多點真誠啊!你妹!"

"我沒妹妹!"冷月曜淡淡的說道.

"…"淺淺頓時覺得有些無語,"好吧,你贏了."淺淺頓了頓突然看著冷月曜,正色道:"你是喜歡我還是喜歡慕容淺淺?"

"這有區別嗎?"百里燁挑眉道:"你不就是慕容淺淺?"

"那如果我不是慕容淺淺呢?"

百里燁眉心微蹙,冷魅的聲音道:"我是有想過你不是慕容淺淺,畢竟你無論從反應武功還是想法,都與傳說中的慕容淺淺差別太大.可是你確實是慕容淺淺."

淺淺唇角輕扯,看著百里燁道:"你身體里都可以住著兩個人了,難道我就不行嗎?"

百里燁聞言眸色一緊,他不過是笑言,可是她…

"就算你不是慕容淺淺又如何?不是更好!"百里燁突然開口道.

不是更好?也許吧,她不是慕容淺淺,他便可以不必顧及她與慕容傲的父女之情去報仇了.

"淺淺,不管你之前如何,現在有我在你身邊,你可願意信我,讓我保護你,將你自己完全的托付于我?"百里燁此時臉上是淺淺從未見過的深情.

她從來到這個異世,便是孤身一人.習慣了自己面對,自己扛著,自己堅強,突然有個人蹦出來求你讓她信他,依靠他,她還真有點受寵若驚和不習慣.

淺淺沉吟了良久,終是點頭道:"我會朝著那個方向去努力的!"

第二日,是天孤城一月一次集市,大街小巷的熱鬧不凡.

淺淺拽著冷月曜站在酒樓下的一處空地,瞧著熱鬧的街道,心里美滋滋的.這是來獨孤城後第一次出來逛街,感覺新鮮的同時,昨天冷月曜的話也讓她心里甜甜的,來這以後第一次有了安全感.也許她真的可以把所有的問題都交給他來處理,自己只要依靠他就好了.

樓上的一根柱子不知為何突然倒了下來,直直的往冷月曜的頭上砸去.

"小心!"淺淺想都沒想猛的推開了冷月曜.

"轟!"那根柱子擦淺淺的肩膀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主人!"白虎趕緊上前查看!

"哼!"冷月曜撇了一眼慕容淺淺,黑著一張臉甩袖走了.

白虎摸著頭,有點搞不清楚狀況,尊主這是生氣了?不是也沒砸著誰嗎?

"慕容家主,你沒事吧?"青龍上前看著慕容淺淺問道.

"沒事."淺淺看著冷月曜的背影,小嘴一癟,說道:"哎呀,我犯錯了."她昨天才答應過他,要依靠他,讓他照顧自己的,現在…

"怎麼了?"白虎更加不明白了,湊過來一臉的好奇.

"我剛才不應該推他."淺淺有些懊惱.

"呃…為什麼?"白虎有點懵逼了,不推開主人,難道要砸死他啊?

"因為他自己會跑啊!"淺淺白了一眼白虎,抬腳去追冷月曜了.

白虎一臉懵逼的看著他們跑遠,請寬恕他剛做人,腦容量不足,實在不懂這倆人在干什麼.

"傻了吧?"青龍拍了拍白虎的肩膀.一臉理解的說道:"這不在你的理解范疇,別太為難自己了."說完神秘的一笑,跟著那兩人的步伐追了上去.

"嘿!我這個暴脾氣!青龍!你這是歧視!你別跑!"白虎指著青龍的背影吼道.

"男女之愛,太費腦子了,不是你能理解的,你就操心自己的吃喝拉撒睡就行了昂."低醇的聲音擦著白虎的耳畔響起.

"玄武!你個不學好的!你就跟著青龍有樣學樣吧!"白虎咬牙切齒發看著經過他身邊走遠的玄武吆喝道.

轉而冷著臉看著一旁的朱雀,似是等著她說出什麼更惡毒的話,因為朱雀是他們當中嘴巴最毒的.

"我厚道,就不說你了.說了…你也聽不懂."朱雀淺淺一笑,抬腳走了.

"……"白虎一臉的生無可戀,還特麼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你別生氣就嘛!我只是一時忘記了,還沒習慣而已."淺淺跟在冷月曜的後面,邊走邊說道:"打小我就一個人,所有事情都是自己一個人扛的,娘不在身邊,雖然有個爹,可是形同虛設,奶奶有心護我,可是多半也是有照顧不到的地方.我習慣了,一下子很難改變嘛.你就別生氣啦!"淺淺拽著冷月曜的衣袖道.其實慕容淺淺跟現代的沐小雅的處境真的挺像的.她在現代父母雙亡,跟爺爺相依為命,很小就自力更生了.所以說起來也特別順嘴.

冷月曜停下來,墨眸看著她,但身上冷冽的氣息明顯少了,臉色也緩和了很多.

淺淺一看有門兒,只要再加點猛料,一定可以.于是上前一步,一把挽住冷月曜的胳膊,眨巴著兩只大眼睛,一邊晃著冷血的胳膊,一邊一臉無辜的嗲聲嗲氣的道:"小燁燁~小曜曜~人家下次會注意的,不要生氣了嘛!麼麼噠~"

這樣的舉動若是一般嬌小可人的柔弱女子做起來效果會很好.可偏偏慕容淺淺堂堂慕容家家主,見過她打架的人都知道她的強悍,現在做出這種表情委實讓人覺得有點惡心!

所以青龍等人個個表情都是驚訝里透著幾分反胃.慕容家主是瘋了嗎?這畫風實在是跟她不搭啊!

冷月曜見此,濃眉也是蹙了起來,伸手揉了揉眉心,似乎有點接受不了這樣的慕容淺淺,又矛盾的覺得挺受用.

"下不為例!"冷魅的聲音出口,便往前走,步子明顯較之前慢了很多,也沒有要抽回被淺淺抱在懷里的那條胳膊的意思,仔細看,還能看出那嘴角微微上揚的弧度.

"完了完了完了!"白虎現在原地,一臉的深受打擊,"主人這輩子是栽在慕容淺淺這個小妖精的手里了."那眼神就好像自己養大的兒子跟媳婦跑了不要他這個娘了似的.

"既然知道你還敢胡說八道!小心尊主罰你不許吃飯!"玄武戳了戳白虎的胸口說道.

白虎臉一垮,哼唧道:"小白菜啊~地里黃啊~主人他呀,不要我啦~~"

他們一行人剛回到府中,就有暗衛來找玄武,在玄武耳邊耳語了幾句,便退了下去.

玄武走過來看了看冷月曜,又看了看慕容淺淺.

"我先回房了."淺淺開口說道.玄武是負責情報信息收集的,想來一定是有要事要跟冷月曜說,她這時候不走,倒是不識趣了.

"慕容家主且慢!"玄武開口道:"此事也與慕容家主有關,不妨一起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