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讓白虎那種"豬"還怎麼活?
g,更新快,無彈窗,!

"香姑!"淺淺看著那紫色衣衫憔悴不堪的女子叫道.

"香姑,你這是怎麼了?怎麼憔悴成這樣?"淺淺依稀記得上次見到她的情形,雖然沒看見容貌,但好歹精氣神十足,給人的感覺也甚是年輕,可年前這女子,如果不是她的聲音,她是萬萬認不出來的,感覺好像一下老了二十歲一般.不過今天可真是奇了,都是老熟人啊!先是玉陽真人,再是香姑…

而床1上的女子看見淺淺後整個人都愣了,瞬間紅了眼眶,兩行清淚就那麼毫無征兆的掉了下來.

"你別哭啊!"淺淺看著香姑掉眼淚來瞬間有些不知所措,求救般的看著百里燁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們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說著淺淺看向這屋里的另外兩人.

"丫頭,這可是你的親娘."玉陽真人開口道.

親娘?藍芷茜?淺淺看看藍芷茜又看看百里燁,似是希望從他那得到確信的答案.

百里燁微微點了點頭.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淺淺這下徹底懵逼了.一個是百里燁的師父,一個是百里燁的干娘,這個干娘還是她那個已經死掉的母親藍芷茜,這個信息量有點大,請恕她腦容量不足.

"淺淺,是娘對不起你啊!"藍芷茜哭著道:"當年你還不過兩歲,燁兒的娘與我是閨中好友,那日她帶著燁兒來府中玩,燁兒甚是喜歡你,就帶你到院中玩耍,燁兒的娘身子不好,午時過後便覺頭痛,說要帶燁兒回府,我便讓她在房中休息,我親自去尋你們.可誰知…"說到這藍芷茜恨恨的咬牙道:"誰知慕容傲醉酒回來,獸性大發竟然強1暴燁兒的娘親,我不忍你們見到比汙穢的場景,便讓下人帶你們離去.我進屋阻止那畜生!誰知慕容傲見事情被撞破,為了掩人耳目,竟然要殺人滅口,我拼死阻攔,奈何敵不過他,身受重傷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看著她斷氣.慕容傲將我的靈力封住,囚禁起來,對外聲稱我病重.我本萬念俱灰,可是想起燁兒他娘的死,我便恨!更放心不下你和燁兒.于是我讓我的丫頭冒死傳信給師兄,求他前來相助."說到這藍芷茜看著百里燁心疼道:"慕容傲那個畜生竟然連剛滿七歲的燁兒都不放過,將他鎖在屋子里欲放火燒死他!我找到他的時候,他奄奄一息,身上被燒的幾乎沒有一存完好的肌膚."藍芷茜已是泣不成聲,"娘身受重傷,又帶著燁兒一路逃命.雖然有師兄相護,但慕容傲也是暗中派人追殺,那種時候,娘著實不忍心讓你跟著我吃苦…可不想姐姐她竟如此待你…"

聽到這淺淺算是明白了,就是慕容傲獸性大發殺了百里燁的娘,軟禁藍芷茜,打算斬草除根殺了百里燁,誰知道讓藍芷茜抱著被燒焦的百里燁了,沒法就對外遠程藍芷茜病重無救死了.藍芷茜走投無路就跑去找玉陽真人,認了百里燁當干兒子,又讓百里燁認玉陽真人做師父,學武功去殺慕容傲.明白了…這下捋順了.

"原來是這樣,所以……你是做了整容手術?"淺淺伸出手捏著百里燁的臉仔細打量道:"難怪這臉這麼妖孽,敢情是動刀子了,真是造孽啊!"

對于淺淺這跳戲的節奏,藍芷茜和玉陽真人紛紛表示不能接受.

"淺淺?師兄,你快看看這孩子是怎麼了?"藍芷茜著急道.怎麼胡言亂語的,該不會是受不住打擊失心瘋了吧?

"淺淺,我給你把把脈如何?"玉陽真人上前一步道,這孩子八成是瘋了,連燁兒的臉都敢捏,就燁兒那陰晴不定的性子,旁人別說碰他了,就是靠他近點都能嚇死,誰還敢捏他的臉?也不怕被拍死!

"啊?"淺淺這才反應過來,忙擺手尷尬的笑道:"沒事沒事,我好的狠!"

聞言藍芷茜才稍稍安心些.淚眼婆娑的看著淺淺,嘴唇顫抖了半天,終是開口道:"淺淺,是娘對不起你,你可能原諒娘?"

這話問出口,淺淺卻是沉默了,其實與她而言,這一切她仿佛是聽了一個別人的故事,與她沒有半點感覺,真的談不上原不原諒.不過若是真的慕容淺淺在這,她可會原諒她?應該會吧.藍芷茜是迫于無奈才拋下淺淺,雖是一直沒有相認,但也沒有不管淺淺,還是會經常去看她.至少如果她是慕容淺淺,她會原諒藍芷茜…

見淺淺不說話,玉陽真人倒是急了,開口道:"淺淺,你可知道你娘為何蒼老成這樣!憔悴成這副樣子嗎?"

"師兄!"藍芷茜打斷他,不想讓他再說下去,一切都是她心甘情願的.

"師妹!這時候了,你還要隱瞞,不說出來,淺淺如何會知道你這個做娘的有多愛她!"玉陽真人略有些激動.

藍芷茜聞言沒有再做聲,只是掩面暗自垂淚.

"淺淺,你娘之所以會變成這樣,是因為她把畢生的靈力都傳給你了!這事你娘本來不打算告訴你,但是老夫實在是不吐不快!你娘雖然將你留在慕容家,可你知道她當初身負重傷,昏迷之際口口聲聲喊的都是你的名字.這一病就是七年!她雖然沒有在你身邊陪你長大,可是你看看,從你兩歲到十歲的衣服這應有盡有!全你娘她一針一線自己縫制的!每一針都是一滴血淚啊!"玉陽真人說著移步到衣櫥,'啪’的一下將衣櫥的門打開,里面滿滿的都是孩童的衣服,大大小小不同款式不同季節塞了滿滿的一櫥.

"直到你十歲那年,你娘的身子終于調理的差不多了,她一刻都不想耽擱,立馬跑去看你!這些年,你娘的眼淚幾乎都流干了,你為何就不能原諒她?叫她一聲娘?"玉陽真人說的眼眶泛紅的看著淺淺.

淺淺看著哭成淚人的藍芷茜,在眼眶里打轉半天的眼淚終是流了下來.就算她不是真的慕容淺淺,她也被這母愛感動,今天她就替慕容淺淺做回主,人了這娘親,更何況,她現在就是慕容淺淺!

"娘!"淺淺哭著走到床前,跪在地上,看著藍芷茜.

"淺淺!娘的好女兒!"藍芷茜抱著淺淺,臉上是淚是笑是幸福.

---------------偶素華麗麗滴分割線---------------

森冷的大殿里,搖曳的火把照的牆上的妖魔的浮雕格外的瘆人.

大祭司封吉手拿權杖,佝僂的身軀低垂著頭,蒼老的聲音道:"王,既然已經知道神器的下落,為何還不出手?"

"啪!"王座之上的人,一掌狠狠的拍在扶手上,那扶手應聲而裂.

"隴南皇那個沒用的老匹夫!"魔性嗜血的聲音響徹整個大殿!"你帶幾個妖物去給他提個醒!"

"是!"枯木般的手指握了握手中的權杖,封吉便消失在殿內.

淺淺自藍芷茜那出來,一路上便一直在盯著百里燁的臉看.

"淺淺,你再這麼看下去,我會忍不住在這就要了你."冷魅的聲音帶了一絲隱忍.

要了她?淺淺思忖了幾秒後,瞬間反應過來百里燁指的是那啥,一張小臉兒一下就紅透了,趕緊收回視線,四處的瞟著.

"那個…你的臉是誰給你做的?"淺淺一邊看著自己的鞋子一邊輕聲問道.說實話,這刀子動的真好,這麼一張完美的臉,放在醫美發達的現代都未必能做出來.看的她心癢癢的也想去動幾刀子了.雖說她這張臉也堪稱是美女,但錦上添花也是不錯滴.

百里燁擰眉看著淺淺,似是不明白她這話的意思.

"那個,你當初不是被火燒傷了嗎?那你的臉是怎麼恢複的?"

聞言百里燁唇角微微上揚,開口道:"當初我是被燒傷了,但所幸臉沒有被燒傷."他終于明白為什麼淺淺今天捏他的臉了."淺淺是對我這張臉不滿意麼?"百里燁玩味的看著淺淺說道.

淺淺撇撇嘴,嘟囔道:"要是你這張臉都不滿意,別人還有法活嗎?老天真是不公平,給你一張這麼妖孽的臉就算了,還給你那麼聰明的腦袋,驚人的武學天賦,好事都讓你一個人占盡,你讓白虎那種'豬’怎麼活?"

此時蹲在廚房偷吃的白虎打了一個噴嚏,揉了揉鼻子道:"哪個挨千刀的又再說爺的壞話!"

百里燁似笑非笑的看著慕容淺淺,她的低語他自然聽的一清二楚,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覺得不錯麼?那他就好好留著吧.其實他自己對這張臉並不看中,不過既然她喜歡,那他以後該適當注意保養一下了.可不能成為歐陽景天那樣的老男人.(話說,其實百里燁今年二十五歲了,而歐陽景天二十九歲,在他看來只要是比他大的都可以統稱為老男人,不過這個稱呼,目前看來,只有歐陽景天有!)

"對了,你還會替你娘報仇嗎?"淺淺抬眸看著百里燁,這個問題是他們必須面對的.畢竟慕容傲是她的爹,她爹殺了他娘,要說他們應該是仇人.可是…

聞言,百里燁的臉色顯得凝重起來,回看著淺淺,墨色的眸子映出淺淺認真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