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破壞星可走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百里燁聽了這話一臉玩味的看著慕容淺淺,開口道:"爺記得明明是某人先來求爺幫她買那什麼'藍色淚滴’的呀!"

"我呸!"淺淺啐了口,一把捏住百里燁的臉,說道:"那是誰先拿了我的項鏈不給我還拿去拍賣啊!"淺淺似是想到什麼一般,接著道:"你那麼有錢還把我的項鏈拿去賣?!自己賣了再買回來,有意思麼?"

百里燁將淺淺手拿下來,反握在手里,一邊摩挲一邊說道:"爺不缺錢,總歸是就是做口袋進右口袋出罷了."

左口袋進右口袋出?淺淺眸子一亮,一把將手抽回來,抬頭道:"聚雅閣"是你開的對吧?

百里燁看著淺淺眸中滿是笑意.

"好你個百里燁,從頭到尾都在算計我!"淺淺一巴掌拍過去,卻被百里燁抓住手腕,一下扯進懷里.

"你為何要殺慕容傲?"淺淺窩在百里燁的懷里,思忖了半天還是開口問道.

淺淺明顯感覺到百里燁有一瞬的僵硬.她記得百里燁說過,該說的時候他自然會說.

沉默良久,正在淺淺猶豫是不是該開口換個話題的時候,百里燁突然開口了.

"這次回去,我帶你去見一個人,由她來告訴你原因."

見一個人?和百里燁和慕容傲有關的人?

"好."淺淺點頭應道.

第二日一早,那小童子急匆匆就跑到護島真人面前,行了一禮,開口道:"師父,島上來了一個人,說是來找他們尊主個慕容家主的,怎麼處置?開機關嗎?"

護島真人聞言,一巴掌拍上小童子的腦門兒!氣急敗壞道:"開什麼機關?你是不是傻?收拾大殿還沒收拾夠啊?還不趕緊把機關關了!放他上來,趕緊把那兩個瘟神接走啊!"後面幾個字這真人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謝天謝地,終于有人來領這兩個瘟神了.

小童子捂著腦袋,弱弱的問道:"那…那要帶過來見師父嗎?"

"見什麼見?直接帶去見那兩個人!"護島真人揮了揮手說道.

"哦!"小童子應聲,轉身就要下山.

"慢著!"護島真人突然出聲,說道:"告訴那人,只要能把那兩人帶走,需要什麼都滿足他!去吧快去吧!"護島真人現在真的想給他們插上翅膀,能飛就別跑,趕緊有人!

"是!師父"

青龍站在山腳下正著急的來回踱著步子,時不時的向山上張旺.見小童子過來,趕緊上前道:"怎麼樣?"

小童子對著青龍行了一個禮說道:"公子,你要找的人正在這山上,請您隨我來."

聞言,青龍臉上出現一抹欣喜,隨即跟著小童子往山上而去.

在離那木屋一百米處,小童子突然停了下來,膽兒顫的撇了一眼那屋子,似是對那天被颶風卷上天還心有余悸.隨即開口道:"公子,您要找的人就在屋內.那位公子身上的蠱毒已經解了,請勿在島上逗留,速速離開吧.如果需要什麼幫助,可以告訴我.我會幫諸位准備."青龍奇怪的看了眼這小童子,瞧他這害怕的樣子,怎麼感覺那屋里不像是住了尊主和慕容淺淺,反而像住著兩只怪獸呢.青龍帶著疑惑道了聲謝便往木屋而去.他哪里知道,他們家尊主在這小童子眼里,比猛獸還可怕!

"尊主!"青龍在木屋外請安道.

此時淺淺因昨夜折騰的太過勞累還在睡著,百里燁穿戴整齊從屋里出來,對于青龍的出現並不感到驚訝.

"尊主,蠱毒可解了?"青龍關心道.

"嗯."百里燁淡淡的應了一聲,掃了一眼不遠處的小童子.

那小童子見百里燁看過來,渾身一個激靈,有種拔腿就想跑的沖動,奈何腿軟,只能站在原地打哆嗦.

"尊主准備合適回去?玄武他們可都是急壞了."青龍垂首道.

"明日."百里燁頓了頓接著道:"我帶她先回天孤城."

"可是船上那位…"歐陽景天可是眼巴巴的等著慕容家主回去,這要是見不到慕容淺淺怕是不會走.

"紙筆,另外備一艘船."

"是!"青龍自然明白百里燁的意思.尊主是想讓慕容家主寫一封信給歐陽景天,然後等他們走了,尊主再帶著慕容小姐另外乘船回天孤城.

"這位小仙童,請問可有文房四寶?"青龍走過去對著小童子開口問道.

"有有有,我這就去拿!"小童子聞言如獲大赦般轉身就要跑.

"等一下!"青龍叫住他,道:"可否再准備一艘船."

"你們是要走了嗎?"小童子眸中閃著希冀的光芒.

青龍疑惑的看著他,怎麼他們要走了他如此開懷?

"是,我們尊主明日便離開.可否勞駕童子備一艘船."

"這個,我先去問一下師父."小童子開口道,師父是說了,只要他們肯走,要啥都給他們,可是一艘船畢竟不是小物件,而且他們神靈島就一艘船,給了他們,他們自己用什麼?

"有勞仙童了."青龍說著施了一禮.

"那個尊主凶神惡煞的,沒想到屬下卻這麼有禮貌.都是美男子,差距咋這麼大捏?"小童子邊嘀咕著邊走遠了.

"師父,他們說明日便離開."小童子將筆墨紙硯送過去,便來請示護島真人船的事情.

"真的?"護島真人聞言,喜上眉梢的看著小童子.

"可是…他們說需要一艘船."小童子為難道.

"給給給!要什麼都給!"護島真人不耐煩道.

"可是師父,咱們島上只有一艘船啊!給了他們,咱們用什麼啊?"

"用什麼?用腦子啊!"護島跟人氣的胡子一翹一翹的."船沒有了,咱們可以再造一艘.這島要是沒了,你能給我再變出來一座嗎?"

"不能…"小童子嘴一癟道:"徒兒這就去准備!"

傍晚,青龍拿著慕容淺淺的親筆信回到船上,悄悄放在了歐陽景天的房門口.大體內容就是,她和百里燁先回去了,會在最近的客棧等他.歐陽景天見了信,確定是淺淺的筆跡後,迫不及待的動身往回趕.一是擔心慕容淺淺的安全,二是想到她跟百里燁呆在一起,他就很不得插上翅膀飛過去拆開那兩個人.

夜色籠罩了海空,大海隱在夜色里,天空中的星星格外耀眼,一團黑色的肉球從船上一躍而入,拍了幾下翅膀,融入了漆黑的海天中.

白虎幽怨的看了一眼船艙,咬牙道:"壞人!都不給爺吃飯,爺走了!爺真的走了!"

第二日,神靈島的海岸邊,站著一群人,朝著那漸漸遠去的船不停的揮手.

"師父,沒想到你這麼舍不得小姐他們."綠蘿紅著眼睛看著熱淚盈眶的護島真人說道.因為百里燁的破壞力實在太強,那大殿雖然不至于掀了屋頂,但里面確實跟廢墟一般,短時間怕是不能修好,所以她和星云只能留下來幫忙.

護島真人聞言,抹了一把心酸的眼淚,終于把這兩個破壞星送走了.他們這一趟折騰,讓他毀了一座大殿不說,還搭進去一顆仙丹一間木屋外加幾十只靈獸.那百里燁的靈力一下沖到神階,血的靈氣自然鮮有人極,他廢了幾十只靈獸,才找到那麼一只跟他靈氣差不多的.現在他們走了,讓他怎能不激動啊?

"你們兩個不孝徒!偷拿為師的仙丹,為師還沒跟你們計較呢!趕緊回去整修大殿!"護島仙人呵斥完轉身回去了,終于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綠蘿吐了吐舌頭,腹誹道:那些仙丹還不是你將人家散盡的靈力收集起來志成的?這些年的你也沒少拿這先仙丹出去賣啊!這仙丹說白了其實就是風行丹(不知道的親可以去百里燁的挑釁那一章了解下)

船上,淺淺暗自慶幸還好爺爺之前逼著她學習過書法,否則這會兒她不會寫毛筆字,還不讓百里燁給笑話死?

"在想什麼?"冷魅的聲音突然響起.

"沒什麼,只是覺得這一趟還真是因禍得福.讓你撿了那麼大的便宜."淺淺說的自然是他不但解了蠱毒靈力還升至神階.

而百里燁聽了這話倒是細細品味了一番,方才開口道:"娘子這是怪為夫還沒有迎娶你麼?"

淺淺白了他一眼,跟腦容量大的人聊天果然很費腦子.

船在海上漂泊幾日總算靠了岸,百里燁帶著淺淺一路奔回了天孤城.這是淺淺第二次來天孤城,卻是跟第一次大不相同.

一進城門,淺淺就傻眼了,眼前的街道熙熙攘攘的全是人,左右兩邊占滿了商販,什麼燒餅油條豆沙包,胭脂翡翠首飾盒,賣什麼的都有.街道左邊:米鋪藥鋪綢緞鋪,飯館酒館茶藝館;街道右邊:當鋪油鋪鐵匠鋪,青樓銀樓觀月樓.小販的叫賣聲,顧客的還價聲,行人的歡笑聲,鐵匠的打鐵聲.這哪里是她上次看見的樣子,這分明比天子腳下的京城還熱鬧!

"咱們是不是走錯地方了?"淺淺瞪著眸子呆愣愣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