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傷他,本尊讓這神靈島萬劫不複!
g,更新快,無彈窗,!

"起來吧."上座那位開口說道,還不待淺淺直起身子,聲音便又響了起來:"你們誰自廢武功?"

啥?淺淺以為自己幻聽了,掏了掏自己的耳朵.開口道:"真人剛剛說了什麼?"

"年紀輕輕的,耳朵還不好使了呢!"那真人嘴碎的嘟囔了一句,"本座問你們打算誰自廢武功?"

這下淺淺聽明白了,他是讓他們兩人中的一個自廢武功!開什麼玩笑!沒有靈力跟死人有什麼區別?這老頭兒,看上去挺和善,怎麼一上來就要人命呢!他們就是來求只靈獸解個蠱,還不至于要死人吧!

"真人想必不知,我們此番前來,只是想向真人討只靈獸,解蠱而已,如此小事,怎麼還波及廢武功了呢!"

"姑娘有所不知."那小童子開口道:"這神靈島雖是只救有緣人,但有個條件,便是要用一個人所有的靈力來換."

"用靈力換?"淺淺卻是笑了,開口道:"如果來的人恰好是個沒有靈力的人,那要怎麼辦?"

聞言,那小童子也笑了,"神靈島只救有緣人,這有緣人自然是肯定有靈力的,且一定是高階以上."

"換句話說擁有高階以上的靈力的人才有可能跟神靈島有緣,不到高階就肯定沒有緣了?"

"正是!"那小童子點頭稱是.

淺淺撇撇嘴,腹誹道:好嘛,反正神靈島是你家的,誰有緣誰無緣都是你說了算.

"敢問真人,除了用靈力換,還有別的方法嗎?"淺淺不死心的問道.

聞言那真人眼睛微眯,瞧了瞧百里燁,開口道:"此人中的乃是斷腸蠱,且不是第一寄體."說著那真人更是仔細的瞧了瞧百里燁,眸中一抹震驚劃過,且說道:"此人筋骨奇特,血液更是少有,怕是母蠱都難以將其子蠱引出啊!"說著又看向慕容淺淺,"再者若是你有母蠱,又何須來找本座?換與不換你們且自己斟酌."

聞言,淺淺看向百里燁.當初她武功被廢,是冷月曜幫她恢複的,如今用這一身的靈力換他一命,也是應該的.

"百里燁."淺淺抬眸看向百里燁的墨眸,"不,冷月曜.謝謝你一直一來幫我,從救我性命到助我修複筋脈,我從未對你道過謝,謝謝你!"淺淺眸中滿是深情,手卻再百里燁的身後慢慢聚集靈力,打算將百里燁用靈力鎖起來.因為她知道,百里燁是絕對不會讓她用自己的靈力換他的命的.

百里燁似乎對淺淺知道他的身份並不覺得驚訝,只是笑著看著她.

"百里燁!你做什麼!放開我!"淺淺帶著一絲驚慌大聲的嚷道.原來,百里燁在淺淺出手之前先她一步用靈力困住了她.

"真人,既然是救爺的性命,自然是該用爺的靈力去換."百里燁依舊帶著笑意看著上座的護島真人.

"不可以!"淺淺一邊試圖用靈力沖破百里燁設的屏障,一邊對著百里燁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這件事?所以你昨晚才…才…"淺淺說到此處不禁潸然淚下.他一定是知道神靈島的這條規矩,昨晚才如此反常與她溫存一夜.他也早就做好了這番打算,打算自己一個人抗下所有…

"娘子,你這是做什麼?不過是一點靈力罷了,沒了可以再修習,為夫可不想看見你哭成個大花臉,嘖嘖嘖…太丑了!"百里燁一副吊兒郎當欠揍的表情看著淺淺.

若是平常,淺淺你定會一拳錘過去外加一頓臭罵,可今天,她無論如何也生不起氣來.滿滿的都是心疼.他說的何其容易?一點靈力而已.他可是天階的靈力啊!誰都知道修煉到天階是多麼難得,有些人一輩子都達不到.他也是受了常人難受的罪才煉天階,如今功力散盡,再要煉到天階,只怕…

"少俠倒是好膽識,如此氣度倒是世間罕有,倒不如留下隨本座修習仙道,不但可以解了身上的蠱毒,還可以不用廢靈力,如何?"真人似乎對百里燁散盡修為也覺得甚是可惜.

"哈哈!"百里燁卻是笑了,看著淺淺開口道:"老頭兒,你沒看見爺有如此嬌妻,若是就在這跟你修了道,讓我家娘子獨守空房嗎?"說完還不忘朝淺淺拋了一個媚眼.

淺淺嘴角一抽,閉上眸子,開口道:"百里燁,答應他!"這個百里燁是不是傻?如果他答應這真人,就不用自廢靈力了.

"你若是靈力散盡還如何與這女子並肩?哈哈!難道讓她保護你不成?那真人接著開口道:"倒不如跟本座修道成仙.人間七情六欲,皆是過眼云煙.修成正果才是根本."

淺淺厭惡的看了一眼那真人,這老頭兒真不是個東西!就算百里燁武功盡失,她也願意保護他一輩子!這老頭兒把這話拿出來譏諷百里燁,為了收徒弟簡直不擇手段,喪心病狂啊!

聞言,百里燁眸色暗了暗,移步至淺淺跟前,隔著屏障看著她,唇角微彎,啟生道:"我靈力散盡,自然不配與你並肩,以後讓歐陽景天好好照顧你,我自會遠遠的祝福你們."說完百里燁閉上眸子,不再看淺淺,這聲音聽起來蕭條的讓人感傷.

"百里燁,你在胡說什麼!"淺淺幾乎是哭著吼出來的.

"呵呵~"百里燁突然笑出聲,然後豁然睜開眼睛,墨色的眸子滿是柔情."這話爺是永遠都不會說的!沒有靈力了又怎樣?爺想要保護的人,就是拼了性命也不需要讓人染指!慕容淺淺,給爺聽好了,你這輩子只能是爺的女人,生生世世都是爺的女人.若是敢背叛爺,爺定當將那人挫骨揚灰!"這聲音字字珠璣,鏗鏘有力響徹整個大殿!

淺淺留著眼淚唇角卻洋溢著幸福的笑,眸中是滿滿的滿足,這才是百里燁,這才是冷月曜!

百里燁說完,看向上座的護島真人,冷魅的聲音透著無邊的涼意,"老頭兒,要如何做,你說吧."

真人歎了口氣,似是對沒有留下百里燁覺得甚是可惜,對那童子使了個眼色.

那童子便從衣袖里掏出一顆藥丸遞給百里燁,道:"公子吞服此藥丸後,便會昏睡,十二個時辰後,靈力自然散盡.不會有痛苦的."

"尼瑪!你們還挺人道的啊!"淺淺譏諷的說道.散人靈力還裝的一副為人著想的樣子,一群綠茶婊!

百里燁倒沒多言,直接就拿起那粒藥丸,抬手准備放進嘴里.

這時淺淺不知哪里來的洪荒之力竟然沖破了百里燁設的屏障,素手一揮藥丸便到了她的手中,不給百里燁任何反應的機會,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勢,一把塞進嘴里,咽了下去!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靜止了,空氣凝固在空中,百里燁甚至忘記了呼吸.

"淺淺!"百里燁回頭看向慕容淺淺,眸中滿是震驚,身形一晃到了慕容淺淺的身側,一把接住她搖搖欲墜的身子.

"這下輪到你保護我了…"淺淺睡眼迷蒙的看著百里燁,"好困啊…"淺淺的聲音越來越弱,說完直接昏睡了過去.

"淺淺!淺淺不要睡!淺淺!"百里燁推搡了幾下淺淺卻是沒有半點反應.百里燁抬頭看向上座,眸子一片猩紅,整個人如同鬼魅,這氣勢讓上座的真人為之一振.

霎時間整個大殿死一般的寂靜,接著狂風乍起,以百里燁為中心,刮起一陣颶風,強勁的罡風將大殿的陳設全都卷了了起來,甚至連小仙童也被卷上了空中.吹的真人以手遮面睜不開眼睛.

百里燁抱著淺淺現在大殿中央,"敢傷她,本尊讓這神靈島萬劫不複!"鬼魅般的聲音在大殿的上空炸響.颶風扔在持續,百里燁如天神降臨,周身散發出金色的光,刺目而耀眼.

"這…這…這是神階之境?"真人不敢置信的瞪大眸子.凡人靈力達到天階高段已是封頂,這人…這人竟然突破了天階升至神階?!這是他從未見過的,如此這般,此人已經可以成仙了.可這眼下他是要將這神靈島夷為平地不成?

"住手!百里燁少爺住手…啊!"綠蘿從後面沖出來,試圖阻止百里燁,卻是被強大的靈力震飛.

星云一躍而起,接住綠蘿,退到後面,擰眉看著百里燁.他和綠蘿其實一直躲在內殿,靜觀其變看著慕容淺淺和百里燁的一舉一動.

"哥,怎麼辦?快阻止他呀!"綠蘿急紅了眼,哭喪著說道.

"眼下他這副樣子,除了小姐,誰勸的的住!"星云歎道:"小姐…小姐?對了!"星云一下躍到真人的身側,朝著百里燁吼道:"百里燁,你冷靜點!慕容淺淺只是睡著了,她沒死爺沒有被廢靈力!你聽著,她好好的,沒事!!百里燁!!"星云這一喊是用靈力與百里燁相拼,待喊完一口鮮血噴出,便單膝跪在了地上.

颶風戛然而止,所有的陳設"砰""砰"的一件件從半空中掉落在地上.那小童子"吧唧"一下摔在地上,連忙爬起來躲到真人的身後,眸中的恐懼一覽無遺,這人實在太可怕了,以後見著一定要躲著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