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中木屋
g,更新快,無彈窗,!

躲過了箭雨,淺淺和百里燁便往島上走.原以為一上島就來了個下馬威,後面的路必定凶險萬分,所以兩人是打足了十二分精神.可是奇怪的是這一路出奇的順暢,除了剛開始的箭雨,後面沒碰到半分麻煩.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淺淺站在一座大殿外搖著頭道.

百里燁卻是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嘴角還掛著一絲笑意.

"你倒是心大,還笑的出來."淺淺撇了一眼百里燁,揶揄道.

"既來之則安之,順順利利的就上來了不是很好嗎?"百里燁一副撿到便宜的表情.

"就怕有命上來沒命下去啊!"淺淺歎了口氣道.

"兩位,里面請."一位仙童模樣的孩子出來引路.

"等一下!"淺淺叫道:"敢問這位仙童,這里可是神靈島?"還是先問清楚的好,免得走錯了地方,可就白忙活了.

"正是,二位與這島有緣才能上島.我家真人請二位先去休息,明日一早去大殿一敘."那仙童說著便在前面引路.

敢情這島還是有主兒的地方,還端架子要明天才肯見他們,真是好奇這"占山為王"的是何人?

九曲十八彎的一頓折騰,淺淺終于見著一座木屋,極其的簡樸,與剛才的大殿相比,簡直就是一個皇宮一個茅廁,這真人還真是會待客!

"二位,此處便是你們歇腳的地方,這里機關重重,二位切勿亂走動.明日一早,我會來領二位去見我家真人."那小童子交代完便走了.

小童子一走,便只剩下了百里燁和慕容淺淺.淺淺抬腳先進了木屋.屋內倒是書香氣十足,倒像是書房.房間當中放著一張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著各種書法帖,並數十方寶硯,各色筆筒,筆海內插的筆如樹林一般.那一邊設著斗大的一個汝窯花囊,插著滿滿的一囊水晶球兒的白菊.西牆上當中掛著一大幅米襄陽《煙雨圖》,左右掛著一副對聯,其詞云:煙霞閑骨格,泉石野生涯.案上設著大鼎.左邊紫檀架上放著一個大官窯的大盤,盤內盛著數十個嬌黃玲瓏大佛手.右邊洋漆架上懸著一個白玉比目磬,旁邊掛著小錘.臥榻是懸著蔥綠雙繡花卉草蟲紗帳的拔步床.給人的感覺是總體寬大細處密集,充滿著一股瀟灑風雅的書卷氣.

淺淺掃了一眼甚是滿意這陳設,但尷尬的是房間里只有一張床,而他們卻有兩個人.

"呃…你睡床1上吧."淺淺看了一眼百里燁說道.他身上有蠱毒,就讓著他吧.

"那是自然."百里燁絲毫沒有跟淺淺客套,直接就跳上了床.

淺淺嘴角一撇,你倒是謙讓謙讓也好啊!真是沒風度,我又不會真讓你睡地上!不欲再看百里燁,現在天還沒黑,她打算出去透透氣.誰知剛走一步,手便被人扯住,一把就拉上了床.

淺淺中心不穩,一下便壓在了百里燁的身上,四目相對,淺淺竟有一瞬的慌神,呆愣愣的看著百里燁.

"娘子竟如此心急麼?"百里燁墨眸閃耀如星辰,薄唇微微勾起一抹迷人的弧度,玩味的看著慕容淺淺.

這話讓淺淺略微清醒,推開百里燁坐了起來.臉頰燒的厲害,心里卻是腹誹道:都要死了還這麼不正經.也不知道明日是怎樣的一番情景,那真人好不好說話,這麼想著,悠悠的歎了口氣,戳了戳百里燁:"喂,你說那真人是不是個好相與的主兒啊?"

百里燁雙手放在頭下枕著,眼睛看著床頂,魔魅的聲音道:"你尋這神靈島是為何事?"

這話一出,淺淺整個身子一僵,她料到百里燁會有此一問,可真的問了,卻讓她不知該如何回答了.

"你怎麼突然問這個了.那你又來做什麼?"淺淺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便反問道.

"來解蠱毒."百里燁簡簡單單的四個字,道明了他的來由.

淺淺心里一突,沒想到百里燁會說真話.她要告訴他,她知道他就是冷月曜了嗎?

"我來此的目的與你一樣."淺淺說道.

百里燁像是早就料到一般,只是輕輕嗯了一聲.兩人皆是心照不宣.然後是良久的沉默,半晌後,淺淺覺得有些尷尬,開口道:"我出去…"

身體瞬間被束縛進一個有力的懷抱,未盡的語聲淹沒在滿是情意的吻里面.淺淺有些懵,想要推開百里燁,推搡了幾下,覺得根本就是在給他撓癢癢.百里燁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貪婪地攫取著屬于她的氣息,用力地探索過每一個角落.讓淺淺整個身子都顫了顫,這一瞬間的悸動,使彼此忘記了周圍的一切.

這一個掠奪卻又綿長的吻,"百里燁…"一吻作罷,淺淺開口.

"別說話!"百里燁打斷了淺淺的話,"淺淺,我愛你!"這聲音出自百里燁的吼間,卻淹沒在淺淺的嘴里,百里燁再一次吮吸著淺淺的芬芳.

淺淺臉色酡紅一片,他說他愛她?他是愛她那她愛他嗎?淺淺睜著的眸子緩緩閉上,雙手撫上百里燁的背,回應著百里燁的這一吻,她該是愛他的.

淺淺的回應,讓百里燁身子一顫,抱著淺淺雙雙倒在床1上,幔帳內,他們的臉靠的很近,他甚至可以看到她臉上細致的絨毛,聞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氣,呼吸變得灼熱,語言已是多余的東西,唇瓣慢慢貼合在一起,他情不自禁地顫了一下,看到她的眼里霧蒙蒙水潤潤的,臉上泛了紅潮,鼻尖滲出細小的汗珠,嘴唇微微張著,露出鮮嫩水潤的舌尖,清純夾雜著嫵媚,那惹人憐愛的樣子讓他情難自禁地低頭吻住她的唇瓣,繼而溫柔地繞住她的舌尖,她輕顫著承受他的吻,睫毛已不自覺地潮濕……

"師父,您非要這麼做不可嗎?"神靈島的一座偏殿里,跪著一男一女,苦苦哀求著上首一仙風道骨的老頭兒.

"為師念她就你性命,已是開恩對你關掉機關放他兩人上島一事不予計較.你二人切莫胡來!神靈島自有神靈島的規矩!"

"師父!"跪在地上的男子還欲求情.

"為師自有分寸,你二人切莫多言,下去吧!"這說話的仙風道骨的老頭兒正是神靈島的護島真人.而地上跪的正是星云和綠蘿二人.

二人站起身來,給真人行了一個禮便出來了.

"哥,怎麼辦?師父他老人家真是頑固不化!這點忙都不肯幫,小姐可是救過你的命的!咱們可要知恩圖報啊!"綠蘿撇了一眼屋里的護島真人頗有微詞.

他們兄妹二人,奉師命出島曆練,不想遇到了魔界的人,大戰了一場,星云因此受了重傷,行動不便,綠蘿只能一邊給星云渡靈氣,一邊想辦法救他,這次遇到了淺淺.

"切莫胡說!師父他老人家已是網開一面了,神靈島的規矩千年不變,你又不是不知道!"星云責怪的看了一眼綠蘿.

"那難道咱們就眼睜睜的看著,不幫幫小姐啊?"

"唉!到時候咱們只能在一旁看著,暗中幫她一把了."星云歎道.

第二日一早,淺淺朦朧的睜開眼睛,便覺得周身疼痛,像被車碾過一般,抬眼間,面前出現一張帥的人神共憤的臉,此時正笑意盈盈的看著她.

"醒了?"百里燁唇角微勾掛著醉人的笑看著淺淺.

淺淺腦袋迅速的轉了轉,想起昨夜的種種,小臉唰的一下就紅了.正局促不安的不知所措之時,門外便有了動靜.

"二位可起了?在下來帶二位去見我家真人."門外響起了小童子的聲音.

淺淺這下臉上紅的都能滴出血來了,將頭埋的很低.

"你也有害羞的時候."百里燁調笑的聲音道.

"仙童稍等片刻,我們馬上出去!"淺淺狠狠的瞪了百里燁一眼.朝著外面吆喝道.生怕他們不出聲,一會兒這小仙童再闖進來,他們現下可都沒穿衣服,在人家的地牌做出這等事,也確實怪難為情的.

淺淺三兩下穿好衣服,擦了把臉,就跟著那童子一路繞到大殿.

殿前,琉璃瓦玉白色的柱子,四方端坐,古樸古色,殿基石梯而上,中間拱出一個方石,九龍飛騰,十分精致.殿的橫梁上一個大大的太極圖案,門殿上橫匾黑底金字"玄天之道",門楣上有寫道"道氣長存",門聯左邊寫道"德非其所德愛上徳貫古今",右邊寫道"道非常道是乃大德參天地",正面木板刻有八仙過海圖案,窗欞上刻有萬福字,金蟾展翅,玉笛飄彩.

淺淺咋舌,這還是個得道高人.殿內淺淺一眼便看見高座之上那人,滿頭鶴發,花白的胡須,一身白色的衣衫,正端正的坐在上首,笑盈盈的看著他們.

淺淺心里一喜,這老頭看著如此和善,應該很好講話,同他要一只靈獸,他定然不會小氣的不給.

"見過真人!"這麼想著淺淺第一次這麼心甘情願的低頭向人行禮.還不忘戳戳百里燁讓他也行禮.

百里燁沒吭聲,只是照著行了一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