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神靈島
g,更新快,無彈窗,!

"什麼事這麼好笑?說出來讓為夫也高興高興?"風流不羈的聲音自淺淺背後響起.

百里燁噙著痞子半的笑意走進來,目光掃過白虎時樣子很是嫌棄.皺眉道:"真髒!"

白虎小臉垮了臉,嘴巴一癟,委屈吧啦的看著百里燁,一副要張嘴告狀的表情.

淺淺瞬間就笑不出來,臉色僵了僵,在白虎開口之前,一把拽起它,說道:"對對對,看你髒死了,趕緊去洗洗!"說著就往門外跑.

"你四不四傻?洗了不就露餡了?"白虎在淺淺懷里鄙夷的看著她.

淺淺步子一頓,是她太著急了,竟把這茬給忘了.趕緊張嘴補救道:"你懂個屁!我是要把你洗乾淨了再塗上顏色!"

話落,不給白虎再開口的機會,一把按住它的頭就往夾板上沖,這時候雨停了,只是還有些些風.

"五個布丁,你不准跟冷月曜胡說八道!"淺淺出了船艙直接開口說道.

白虎眼珠子轉了轉,伸出兩只爪子道:"二十個!"

淺淺嘴角一抽,這貨倒是會趁火打劫,"十個!"討價管家總是要的嘛!

白虎嘴巴一撇,抬著下巴道:"十五個!就十五個!"

"成交!"淺淺開口道,如果白虎真要二十個,她也會給,如此一來,少給了五個,何樂而不為?

商定好了,淺淺就要給白虎的毛色處理一下,正想要,一個水手引起了她的注意,正是那個在船沿救了她的水手,她朝那水手走過去.那水手此時也發現了她,現在原地靜靜的看她.

淺淺走過去,講懷里的白虎一把推到那水手的懷里,淺笑著開口道:"麻煩你給它的毛都剃了吧."

啥?!白虎震驚的看著慕容淺淺,這個女人瘋了!主銀,你的女人瘋了!要謀殺你的愛寵啦!!!!

"全剃了?!"那水手也是一臉的怔愣.

"對,全剃了!一根不剩!"

"不行啊!朱雀,你不能聽她的,爺不能沒有毛啊!"白虎炸了毛一般的抓著那水手的衣袖說道.

這話一出,那水手臉瞬間僵了,埋怨的看著白虎,真是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這麼輕易就將她暴露了.

"果然是你,朱雀."淺淺輕笑著開口,眼里一抹了然.這水手救她的時候,她就看著這水手的手,白滑細膩,分明就是一只女人的手.她就開始懷疑這水手的身份,直到她看見百里燁,她才斷定,這個水手就是朱雀.

"你早就知道是我?"她為了不讓人認出來,特意至了三張人皮面具,一張給了青龍,另一張給了剛才躲起來的玄武.沒想到慕容淺淺這麼快就認出他們了,那他們該怎麼解釋?

"從你救我的時候開始."她自然不能戳破百里燁的身份,所以對于他們的出現,她也不想多問."這里人多眼雜,給這家伙處理一下啊."畢竟是冷月曜的寵物,能認出它的人肯定不少,其中就包括歐陽景天.

接下來的兩日倒是風平浪靜,只是百里燁和歐陽景天卻是彼此看不順眼,動不動就互掐.

"淺淺,你嘗嘗這魚,剛剛考好,趁熱."歐陽景天將看好的魚遞到淺淺面前,柔聲說道.

一道黑影一閃而過,魚便到了白虎的口中.

"好吃!"白虎吧唧著嘴邊吃邊說道.

淺淺無語的看著白虎,又看了眼百里燁,百里燁正愜意的躺在太師椅上吹著海風曬太陽,旁邊還擺了一盤葡萄.淺淺咋舌,這貨還真是會享受,明明是來給他解蠱的,這貨卻弄的跟出來度假似的.

歐陽景天盯著白虎,恨不能將它瞪出個窟窿來,這貓也不知是怎麼回事,似乎總跟他作對,這麼一想眼神便看向百里燁.

"百里燁,管管你的貓!"歐陽景天朝百里燁吼道.這貓就是他送給淺淺的,一定是受了他的教唆才處處于他作對!

百里燁睜開墨色的眸子,掃了一眼吃的正香的白虎,唇角微勾,魅惑的聲線道:"干的不錯!"

"你!"歐陽景天一時竟不知還說什麼了!

得到誇獎的白虎,心花怒放的一路竄到百里燁的腿邊,還順道又摸走了歐陽景天的一條魚,真的跟貓兒一般趴在甲板,等著百里燁的撫摸.

"百里燁,你如果再教唆這貓搗亂,休怪我手下不留情!"歐陽景天對于白虎和百里燁一樣的深惡痛絕!

百里燁伸出修長的手指輕輕抓了抓白虎的脖頸處,似是自言自語道:"乖兒,咱們不聽王八念經!"

"百里燁!"歐陽景天將手中的魚一扔,執起劍沖著百里燁的方向走去.

淺淺搖搖頭,對于這兩個每天都要互掐個幾次的人覺得甚是頭疼.干脆起身向船沿走去,吹吹海風,讓他們互懟吧.總歸是出不了人命的.

淺淺在船沿站了很久,直到綠蘿拿了件衣衫給她披上.淺淺突然眼睛一亮,指著遠處疑惑道:"那是海市蜃樓嗎?"

綠蘿一臉懵懂的看著淺淺手指的方向,"什麼是海市蜃樓?"

"就是蜃景,是一種因為光的折射和全反射而形成的自然現象,是地球上物體反射的光經大氣折射而形成的虛像."淺淺道.

"光的折射?"綠蘿更是一頭霧水.

"呃…就是你看!"淺淺指著遠處一座若隱若現的島嶼,問道:"那座島是不是虛幻的啊?"

綠蘿擰眉看著,眸中一抹疑色,開口道:"什麼島?綠蘿沒看見啊?小姐該不會眼花了吧?"

"我眼花了?"淺淺看著那若隱若現的島嶼也開始懷疑自己了,使勁的揉了揉眼睛,可是那島嶼依舊在啊!"你沒看見那有座島嶼?"淺淺不信的問著.

"綠蘿只看見前面是一望無際的海面."綠蘿很是認真回道.

"去把百里燁和歐陽家主叫來."淺淺吩咐道.

綠蘿奇怪的看了眼淺淺,點頭去了.

綠蘿這一叫,豈止是百里燁和歐陽景天,呼啦啦來了一片.

"淺淺,出了什麼事?"歐陽景天看著慕容淺淺一直看著遠處,疑惑的開口問道.

"你們看見了嗎?"淺淺邊說邊回頭,一回頭嚇了一大跳,這整條船上的人幾乎都圍過來了.

"看什麼?"歐陽景天向遠處的海面看了看,又看著淺淺,仿佛不明白她在說什麼.

"你也沒看見?"淺淺美眸瞪大,又看向百里燁.

百里燁朝遠處看了許久,雙眸微眯,啟聲道:"你要上去?"

這話讓淺淺眸子一亮,興奮的看著百里燁,"你看的到?"

百里燁挑眉,沒有說話.

"那是真的嗎?不是虛幻?"淺淺問著百里燁.如果小白在就好了,可以請教它,可惜它去閉關修煉了,自從家主選拔後,小白突然說要去修煉,等修煉好後,會回來找她,這會兒還不知道藏在哪個狐狸洞里呢.

"是."百里燁僅一個字便肯定了淺淺的想法.

淺淺心頭一道靈光閃過,這會不會就是神靈島,如果是,她必定是要上島的.

淺淺跟百里燁都心知肚明,沒有說破.倒是歐陽景天有點懵逼,不知道這兩個人打的什麼啞謎,這樣的認知,讓他很不舒服.

船漸漸靠近,淺淺准備飛身上島.卻被歐陽景天一把拉住.

"淺淺,你瘋了?這樣跳下去會沒命的!"歐陽景天看不見那島嶼,只當淺淺是要跳海.

而另一邊,青龍也拉住百里燁,小聲道:"讓屬下隨尊主去吧!"顯然青龍也是看見了那島嶼的.

百里燁看了一眼淺淺,他是想只帶著青龍一同前去,但依慕容淺淺的性子,就算不帶她,她也會偷偷跟上去…

就當百里燁打算三人上島的時候,島嶼前突然出現幾個大字:只准二人上島,違者死!

淺淺和百里燁對視了一眼,最後青龍只得留下.

淺淺和百里燁一躍便消失在空中,船上的人都驚訝的看著,怎麼就突然消失?歐陽景天更是恨的牙癢癢!為何他什麼都看不見!

與此同時,還有兩個人,也趁著無人注意消失在了船上.

淺淺和百里燁腳剛一落地,便從四面八方射出無數的劍雨.淺淺欲用靈力,卻發現根本就使不出來.

"靠!"淺淺低咒道:"這島真邪門,竟然使不出靈力!"

百里燁聞言試了試,也是根本無用.

淺淺准備拉著百里燁躲起來,避過這劍雨.

"別動!"百里燁卻是一把拉住淺淺.

劍眉微蹙,墨眸掃了一眼,冷魅的聲音開口道:"站在這里別動,就不會被箭傷到."淺淺看著眼前的百里燁,這氣勢,這說話的語氣,加上張面具就是冷月曜!淺淺按百里燁說的,站著未動,果然所有的箭看著雜亂無章,也都只是擦著他們的身側過去,並未傷到他們分毫.

整整一刻鍾,箭雨才停下來.淺淺看著地上密密麻麻的箭,根本都沒地方落腳.還好她聽了百里燁的話,不然這時候她就該變成篩子了.

"這怕是為了檢驗咱們是不是兩個人上島,若是有第三個人,必死無疑!"淺淺咋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