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遇百里燁
g,更新快,無彈窗,!

邊爬還邊哭喪道:"爺的小心肝兒,爺的小寶貝.你們等著爺,爺來了!"眼看就要到門口了,慕容淺淺'砰’的一聲將船艙門給關上了.零食徹底脫離了白虎的視線.

白虎隔著船艙門又哭又嚎的,活脫脫的像死了爹娘,水手們聽著這比無比淒慘的聲音,個個眼角抽了抽,聽過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慕容家主這麼惜命的貓為了點心竟然能不要命啊!

淺淺聽著這嚎啕大哭的聲音,解氣的拍了拍手.對著船上的人大喊道:"大家不要謊,這不過是一般的風浪,挺過去就好了!不要慌!"安撫人心是相當有必要的.然而似乎並沒有什麼卵用.

大家依然很慌張,淺淺一臉黑線的看著歐陽景天,"你帶的這是些什麼人?這就怕成這樣了!"還有經驗呢,我呸!

淺淺這麼一問,歐陽景天覺得很是沒有面子.本來就因為暴風雨不怎麼好看的臉色,很難看了,簡直跟現在的天氣有的一拼,朝著水手船員們呵斥道:"都給我穩住!這點風浪算什麼!只要我們…"

"嘩!"然而老天似乎格外不給他面子,一個大浪拍過來,將歐陽景天的話淹沒在海水里.接著又是一個巨浪,這艘船晃的更厲害了,有幾個水手直接掉進了海里.

巨浪一個接著一個,一個大浪拍過來,淺淺一個重心不穩,一頭栽向海里.

"我靠!"淺淺低咒道,這樣的局面她的靈力根本來不及使出來,要看就要一頭栽進海里了.

此時一個水手一把將她拽了回來.淺淺回眸看了一眼那水手,很平凡的一張臉,但那眼神卻是有些別樣的光芒,一點都不像一個普通水手.

淺淺還來不及道謝,就聽船長喊道:"糟了!前面有岩礁!大家扶好!現在我們只能權利一搏了!"

淺淺順著海面望過去,前面果然有很多的岩礁,很是密集,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觸礁,天氣好的時候也就罷了,偏偏是這等惡劣的天氣,怕是凶多吉少了!

淺淺抬眼看了一下遠處,只一眼,眼神便亮了起來!

是船!不,應該是一艘巨輪!正行駛在淺淺他們的後頭,漸漸像他們逼近.夾板上站著一個人.一襲白衣輕揚,傲然的立于風雨之中,那張臉,鬼斧神工般俊美無儔--百里燁!不應該是冷月曜!雖然兩艘船隔的還有幾分遠,但淺淺一眼便認出了那人.驚訝于百里燁的突然出現,又無比的欣喜,百里燁的出現,就如同阿波羅太陽神臨世,讓所有人看見了生的希望.

"船長,減慢速度,讓那艘船靠上來!"淺淺突然大聲喊道:"大家注意!一會兒那艘船靠近,大家直接越上那艘船,只有一瞬的時間,大家要把握好時機!"看樣子,這艘船是過不去這些礁石了,與其沉船,他們都尸沉大海,不如拼死一搏!

淺淺這話一出,場面頓時混亂了.有幾個怕死的開始呼天搶地的哀嚎.

"大家冷靜點!現在這樣,我們根本就過不了前面這是礁石,慕容家主說的不錯,按她說的做我們還有一線生機!"歐陽景天堅定且信任的眼神看了眼慕容淺淺.

淺淺沖他點點頭,突然想起船艙里還有一只,于是迅速沖過去打開船艙,船艙打開的一瞬間,一道黑影'唰’的一下竄了出來.奔著地上的零食就去了,然而因為船搖晃的厲害,好多零食都掉進了海里.只剩下一包桂花糕,那黑影撲向那桂花糕,黑色的爪子一撈抱進懷里.白虎臉上瞬間漾出一抹欣喜,然而只一秒,那表情便僵住了,因為在雨水和海水的雙重洗刷下.那包桂花糕早已經泡成了渣.

"哇!嗚…爺的命怎麼這麼苦啊!!"白虎開始干嚎起來,聲音簡直響徹天地,甚至蓋過了風浪聲.嚎了半天,可能是渴了,不知道又從哪掏出來一個果子.'吭哧’咬了一口,吧唧了兩下嘴,然後接著嚎,它這一攪和,那這個剛剛還呼天搶地哀嚎的人突然不想哭了.因為跟它比起來,他們簡直都不好意思哭了,為了塊糕點都能哭的跟死爹死媽一樣,讓他們這些人還怎麼哭?

淺淺無語看著白虎,突然眸色一緊,嘴角開始抽搐.這貨掉顏色了!大概是因為著急,用墨汁給自己塗成了黑色,這會讓雨水這麼一沖刷,竟然褪色了.淺淺趕緊將自己身上的蓑衣脫下來,一下蓋在白虎的身上,抱起來就塞給了星云.

因為有些混亂幾乎沒有人注意船板上的那點墨跡,加上雨水的沖刷,墨跡很快便沒有了.只是歐陽景天擰眉,目光深邃的看著被抱走的白虎,只因他的目光一直都追隨著淺淺,所以自然逃不過他的眼睛.

後面的船越來越近,淺淺向與船上之人對望了一眼,達成了默契,猛然跳起來躍到百里燁的船上,歐陽景天緊隨其後,接著是綠蘿和抱著白虎的星云,然後是一眾水手,吳風墊後.只一瞬間的功夫,所有人便躍上百里燁的船.

無比同時,百里燁燦烈如陰鷙的雄鷹,一躍而上大海的上空,如驟然上升的一縷驕陽,離得這

他躍入長空之後,驟然出手.掌中渾厚的靈力將他的船用靈力包裹,形成一道防護罩,又如同一個網兜將船提了起來,踏著歐陽景天的船身躍向空中,然後穩穩的落在那片礁石另一邊的海面上.

與此同時,"轟!"的一聲,歐陽景天的船撞擊在礁石之上瞬間被浪擊得粉碎!

落于另一艘船上的人震驚過後是劫後余生的喜歡,歡欣鼓舞的互相擁抱著.也驚歎于慕容淺淺與百里燁竟配合得這般好,一邊穩著船,一邊棄船拖延,用那一瞬的時間,當機立斷的度過那片礁石,最終一舉兩得,兩邊船上人的性命,全保住了,就只毀了一條船而已!當真是默契啊!

"你怎麼會在這?"

"你怎麼在這兒?"

淺淺和百里燁同時問道,淺淺挑眉看著他,這貨不是回天孤城了嗎?這是唱的哪出?

百里燁則是掃了一眼不遠處,又看了看星云懷里的白虎,墨色的眸子染上一絲冷意.

"百里燁,你還真是陰魂不散!"歐陽景天沒好氣的看著百里燁.

"歐陽家主,你這是要忘恩負義?爺可是救了你的命的!"百里燁嘚瑟的看著歐陽景天,

這話倒是說的歐陽景天無言以對,確實,如果沒有百里燁,估計他們這會不是在冰冷的海里漂著就是坐在礁石上吹冷風.

"是啊!百里公子出現的可真是時候啊!如果沒有百里二公子,估計咱們都去見閻王嘍!"歐陽景天帶來的那個船長開口道.

淺淺卻是別樣的眼神看著百里燁,來的是時候不假,可是這未免也太巧了,可別說他是知道她要出海,特意從天孤城又奔過來的.時間上根本就來不及,除非這貨根本就沒回天孤城,而是直接出海了!難道…這想法讓淺淺不禁一怔,他是怕她擔心,所以自己出海尋神靈島解蠱嗎?

"淺淺,你沒事吧?"歐陽景天見慕容淺淺臉色不對開口關心道.

"啊?哦,沒事!可能是淋了雨,又吹了海風頭有點疼,我去船艙里歇歇."淺淺說罷往船艙走去,又扭頭對星云道:"把我的'貓’也抱進來!"那個'貓’字淺淺說的是咬牙切齒,有些事在這'貓’開口之前,她必須先封上它的嘴!

"歐陽家主在看什麼?"百里燁挑眉看著歐陽景天.

"沒什麼,只是奇怪淺淺怎麼突然養貓了."歐陽景天看著星云的背影說道.

"哦,是爺送與娘子的,爺怕爺不在的時候我家娘子寂寞,所以特意送了只貓陪伴她,省的有些蒼蠅整天嗡嗡嗡的圍著我家娘子轉悠."百里燁噙著魅惑人心的笑,開口道.

歐陽景天臉色頓時難看起來,蒼蠅?不就是在說他?他是蒼蠅難道他百里燁就不是了?

"不知道百里公子送的是何眼色的貓呢?"方才船上的那一幕讓歐陽景天甚是費解.

聞言百里燁瞪著眸子一臉驚奇的看著歐陽景天,驚呼道:"原來歐陽家主你有眼疾?天哪!你真是隱藏的太深了!"

歐陽景天的嘴角一抽,想起那貓的舉動,他突然對'貓是百里燁送的’這句話深信不疑了,有其主必有其貓!都這麼的……讓他一時竟找不到詞來形容他們.撇了一眼百里燁後,無語的也回船艙呆著了.

淺淺看著身上白一塊黑一塊的白虎,突然很想笑,這樣子還真像只大熊貓.

"你瞅啥?".白虎氣鼓鼓的看著慕容淺淺,如果不是她,它的零食也不會沒有了!那可是他半個月的口糧啊!想著,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

"瞅你咋滴!"淺淺也回瞪回去,這時候絕對不能退讓,要讓這貨知道她的厲害,才不會跟百里燁胡說八道.

"是不是爺太帥了,你想要以身相許?"白虎一臉自戀的說著,邊說還邊自以為帥氣的撩了一下額前的一撮毛,這一撩,將爪子上的墨汁抹了半邊臉.

"噗哧!"淺淺一個沒忍住,笑出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