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暴風雨
g,更新快,無彈窗,!

"我們怎麼辦?"暗處朱雀向青龍使了個眼色問道.

"不動聲色的跟著唄."青龍第一次覺得慕容淺淺的做法到他心坎兒里了.他一直都跟在尊主身邊沒離開過,就算尊主做百里燁的時候,他也是在暗處跟著.可這次尊主只帶了玄武出海,他怎麼放心的下?

青龍這想法與朱雀不謀而合,朱雀同樣擔心冷月曜,也第一次覺得慕容淺淺也是對尊主有心的,能為尊主涉險也算不枉尊主對她的一片心.

眼前是一望無際的大海,已是春天,海風還帶著絲絲的涼意,海邊停靠著兩艘船.一艘大的,一艘小的.單看小的,有船艙,有甲板,有風帆,廟雖小也是五髒俱全.不過正所謂'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和旁邊的大船一比,這就是一艘小破船,而大的就是'鐵達尼號’啊!

"你這是准備了兩艘船讓我挑不成?"淺淺挑眉看著星云.這次出海,她只帶了星云綠蘿,另外還有白虎.為了穩住銀子,她把小桃留下了一來是看著銀子,免得他跑回百里家胡說八道.二來,出海著實危險,小桃沒靈力,她也不想她冒險.

"沒有啊!我只准備了一艘啊!"星云也是奇怪了,摸著後腦勺半天沒看明白.

"爺喜歡那艘大的,那艘大的才配的上爺這樣尊貴的身份!"白虎一邊吃力的拖著它那個塞滿零食的大包袱,一邊努力的那艘大船的方向蠕動.

"那不是我們的船,我們的船是這艘!"星云朝著白虎吆喝著,指了指那艘小船.

白虎鄙夷的眼神看著星云道:"沒用的東西!你就找這麼艘船?爺要坐這艘!"白虎說著伸出瓜子指了指那艘豪華的大船.

"淺淺!"一道溫潤的聲音響起,就見歐陽景天掛著獨有的笑,帶著幾個船夫打扮的人走了過來.

淺淺眸中閃過一抹了然,不用問也知道那艘'豪華巨輪’一定是歐陽景天的.

"歐陽家主這是來送行的嗎?多謝,請回?"淺淺笑著做了個請回的姿勢.她一點都不希望歐陽景天跟著,尤其還是有白虎在的時候,咦?白虎這貨去哪了?淺淺眨巴著眼睛看著剛剛還站著白虎現在去空空如也的沙灘.

歐陽景天聽了這話,笑容瞬間僵住,卻是依舊溫和的說道:"淺淺,我並非是要監視你,而是我怕你再有危險.也好有人及時通知我.我可以趕去幫你."

淺淺沒有吭聲,也許歐陽景天是真的出于好意,但是被人監視還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確實不舒服.他該不會知道冷月曜跟她的事吧?應該不會,冷月曜是誰?不可能被發現.他也一定知道歐陽景天派人監視他,他卻不告訴她!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已經將人撤回來了,你就不要再氣我了."歐陽景天見慕容淺淺不說話,接著說道,語氣甚至帶了絲懇求.

"慕容家主!我們家主真的是因為關心你才派人去保護你的.你可不能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吶!"歐陽景天的侍衛吳風開口道.

"吳風!"卻是引來歐陽景天的一聲呵斥.

吳風趕緊低頭退了回去.

"淺淺,我夜觀星象發現今日將會有暴風雨,你自己出海,我實在不放心,讓我陪你一起去吧."他知道,慕容淺淺決定事幾乎是不會改變的,那麼他只能陪著她.

"既然如此危險,歐陽家主還是不要去的好."淺淺回絕道.並非是她無情,她也明白歐陽景天對她的情,可是她不能回應他的情,那就干脆不要給他希望的好.

歐陽景天聞言眸色果然暗了下去,還是開口道:"這兩日會有暴風雨,你可能應對?"

這話倒是真把淺淺問住了,別說在古代,就是在科技發達現代她也沒有航海的經曆啊,更別說碰上暴風雨的天氣了.淺淺回頭看了一眼星云和綠蘿,眼神示意道:你們行嗎?

兩人一起搖了搖頭.

淺淺埋怨的看了一眼星云,真是'嘴上沒毛辦事不牢!’你就不會找幾個船夫啊!

星云則是委屈的撇了撇嘴,是你說保密的嘛!

淺淺:保密?撇了一眼歐陽景天,你這也叫保密?!

星云趕緊低下頭,不敢再看淺淺.

見此歐陽景天的心情倒是好了不少,開口道:"我帶了幾位有經驗的水手.就讓我帶他們隨你一起去吧?"

沒辦法啊,誰讓自己沒有水手船員呢,淺淺只得答應跟歐陽景天同行了.誰知一上船,就竄出來一只'怪物’!這個身子都是黑色的,一雙琥珀的眼睛,體型圓的跟個氣球似的,還"喵喵"的往淺淺懷里挑.

淺淺本能的一巴掌就給這'怪物’拍出去了.

那黑球在空中劃了一個弧度後,穩穩的被拍在了甲板上.黑球爬起來癟了癟嘴,一副要哭的表情.

淺淺嘴角抽了抽,這體型是--白虎,敢情剛才是偷偷跑船上偽裝來了.

"淺淺,你沒事吧?"歐陽景天上前查看著淺淺問道.然後扭頭冷斥道:"哪里來的野貓!還不趕緊帶下去!"

"等一下!"淺淺趕緊出聲阻止道."這是我的貓!"

"你的貓?"歐陽景天疑惑的看著淺淺.

"對對對,是我們家小姐的貓!"綠蘿趕緊幫腔道.

"那怎麼會…?"一巴掌拍那麼遠?歐陽景天挑眉看著淺淺.

"呃…一定是這貓偷偷跟來又突然竄出來,我們家小姐沒認出來.對吧?小姐."

"對對對,沒事了,沒事了!"淺淺尷尬的笑著看著白虎.

哼!白虎一撇嘴,一臉的不高興.一定要跟主人告狀!

這事就算過去了,船也起航了,青天綠海,風平浪靜,一點都沒有異常,這大概就是暴風雨前的平靜吧.

也不知道那家伙現在怎麼樣了?淺淺坐在甲板上,眺望著遠方,想著冷月曜現在在做什麼?

"小姐,是不是在想他呀?"綠蘿不懷好意的捅了捅淺淺,這個'他’自然是指冷月曜.

淺淺收回視線,轉身挑眉看著綠蘿,心虛道:"你是第一天認識我嗎?什麼時候見我想過男人?哈哈……"說完,淺淺邁著八字步,尷尬的笑著往船艙走.

綠蘿嘴角微彎,卻沒說破.

"淺淺,你看,這里好多魚!"歐陽景天突然出聲招手道.

淺淺一聽有魚,兩眼放光的奔著歐陽景天就去了.

"慕容淺淺出海以後,和歐陽景天高興的放聲大笑,興奮的仿佛把自己嫁出去了一般."接著就聽見白虎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哈……"淺淺那快樂的小步伐瞬間就邁不動了,笑聲戛然而止,僵硬的轉身看著那在小本本上奮筆疾書的白虎.她怎麼忘了還有這麼個小奸細在船上.

淺淺瞪向白虎,無聲道:不是說好了不告訴冷月曜嗎?

白虎回瞪回去:你也不守信用沒有給爺做布丁啊!

淺淺瞬間一噎,尷尬的笑道:"啊哈哈…我怎麼突然這麼累呢,那個…歐陽家主,我不看魚了,你自己看吧,我要回船艙躺會."

說完淺淺怨念的瞪著白虎回船艙,她一定要想個辦法治治這只'豬’!

因為歐陽景天帶來的都是掌舵的高手,從船長到水手,卻是熟悉水性的高手,加上天氣清朗,所以一直都是一方風順的.

第二日清晨,淺淺才剛剛睡醒,穿戴好了之後打算出船艙.

"砰!"的一聲,整個船都重重地晃動了一下,站在船沿的人,直接就被撞飛了出去,幸好有高強武功的同伴,立即拉了回來!

淺淺繡眉微蹙,迅速跑出船艙.此刻天空陰云密布,周圍是狂風巨浪.讓整條船都劇烈的晃動著.果然去歐陽景天所說,暴風雨來了.

"家主,怎麼辦?這風浪太大了!您還是和慕容家主進到船艙里去吧.這船晃的太厲害了.會有危險的!"船長朝著歐陽景天合吆喝道.碰上這麼大的風浪,即使是身經百戰的老水手心里也是有些發慌的.

"嗯,有道理!爺要趕緊進去躲一躲,不能把爺刮跑了!"白虎死命的抱著自己的一堆零食,搖晃著往船艙里爬.

淺淺嘴角抽了抽,腹誹道:就你胖成那樣,就算他們都刮跑了,你也會穩如泰山的呆在原地,太胖了,刮不動,台風都表示它們盡力了…

那些與暴風雨搏斗的水手們聽到這話,齊齊的嘴角一抽.,這貓真的是慕容家主的嗎?怎麼這般貪生怕死?估摸著慕容家主也英勇不到哪去.

"看什麼看?爺是一個柔弱的寶寶,經不起風吹日曬,主人是會心疼寶寶的."白虎似有心電感應一般,朝著那群水手說道.

淺淺實在看不下去,沖過去一腳將白虎踹進船艙,你快進去躲著吧,別在這給勞資丟人現眼了!早知道你現在是勞資的寵物!

而被踹的白虎,像滾皮球一般,一路滾進船艙,零食卻是散落了一地.白虎揉著自己的屁股,怨念的剜了一眼淺淺,往自己懷里一瞟,頓時大叫出聲:"爺的零食呢?"

瞪著圓溜溜的大眼珠子往艙門外一瞅,滿地的零食啊!白虎頓時就跟死了孩子一般四肢爪子並用往艙門外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