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只有氣節的"豬"
g,更新快,無彈窗,!

"呃…"白虎似是受不住打擊,白眼一翻,往慕容淺淺懷里一倒,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

主人說跟它個很重要的任務,它還喜滋滋的高興了半天,結果是讓它看著這個小妖精,如果歐陽景天接近她,就搗亂,就像主人報告!它才不要和這個喪門星一起呢!本來它都已經偷偷跟著主人上船了,結果還是被發現了,主人就把它送過來了.悲催的是除了它是明著讓慕容淺淺摧殘,青龍和朱雀都是暗中跟著的,我的天吶~爺怎麼那麼悲催啊!!

淺淺有些無語的看著這一人一寵,冷月曜為啥要讓白虎跟著她?該不會是為了監督她吧?如果是這樣,她出海的事不是就瞞不住了?以冷月曜的性子,他一定不會讓她出海.可是如果拒絕收留白虎,他也一定會起疑心.

白虎瞄了瞄淺淺,見她正盯著自己,又瞅了瞅銀子,見他也看著它,下意識地把自己手里的包袱,往懷里一藏,一雙琥珀色的眼睛,防備地看看著這兩個人,這是它一聽說要跟著慕容淺淺,怕挨餓,特意收拾的只夠吃半個月的零食,可千萬不能讓這些人搶走.

它這樣子一出,淺淺嘴角一抽,登時也不看它了.其實她也不是在看它,只是想事情出了神,而銀子是處于石化階段,腦子不清醒,根本沒在看誰,只是恰好看的是白虎的方向罷了.

冷月曜盯著淺淺看了好一會兒,突然身形一晃,人便到了淺淺的眼前,墨眸如炬,魔魅的聲線伴著曖昧的氣息在淺淺耳畔響起,"你若敢接近歐陽景天,本尊就把你衣服扒光,三天讓你下不了床!"

淺淺一怔,抬眸便對上一雙戲謔卻霸道的眸子,想起那兩個吻,臉色唰的一下就紅了,她本來還想著自己離開後讓歐陽景天幫忙照顧一下慕容家和奶奶,這下怕是不用了,冷月曜絕對是個言出必行的人!

冷月曜盯著淺淺看了半天後,似很是滿意她的反應,開口道:"等我回來."轉身一躍人便消失.

"主人~~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淺淺嘴角抽搐著看著白虎不知道從哪掏出來的破布和針線在那一邊縫一邊依依不舍的看著冷月曜消失的身影,也虧著冷月曜走遠了,要不聽見這詩非得回來拍死這貨不行!

銀子則是張著嘴半天沒合上,天孤城的尊主果然是神人啊!連只寵物都會背詩還會縫衣服!!

"銀子啊,百里燁沒事的過一陣就回來了,你就安心住在這等他回來就行了."末了淺淺轉身看著銀子說道,最好就是讓他那也別去,老實在這呆著.

隔日,星云便告訴她船准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可是白虎就跟個攝像頭似的天天盯著她,連上茅廁都跟著,最可氣的是,這貨還拿著個小本子記著,連她跟家丁說的話都幾下來,只要是雄性動物,它就跟掃描機似的將人家從頭查到腳.這要是出海它還不得跟冷月曜打小報告啊!

"白虎,你夠了!你跟狗皮膏藥似的天天粘著我,你是要做什麼?"淺淺虎著臉等著白虎吼道.

白虎斜著眼瞅著她,咬了一口點心道:"主銀索啦,讓爺看(kān)著你,爺就看(kan)著你!"

淺淺無語的看著白虎,覺得心好累!撇了一眼白虎吃的點心,這貨就是個吃貨,都胖成個球了,還吃!

"小姐,歐陽家主來了."這時小桃進來稟報道.

"淺淺,你可是要出海?"小桃腳進來稟報,歐陽景天後腳就跟進來了,一進門奔著淺淺就去了.

白虎一見歐陽景天,眼睛'唰’的一下就亮了,聽見'出海’兩個字,更是激動的趕緊拿出紙筆在它那本已經記得密密麻麻的小本子上'唰唰唰’的奮筆疾書著:主人,慕容淺淺水性楊花,勾引多個家丁,還要跟歐陽景天一起出海,一定是要去私奔……

淺淺瞟了一眼里屋一臉興奮的白虎,頓時覺得頭都大了,這個歐陽景天來的還真特麼的是時候,這下想瞞都瞞不住了.

"淺淺?"歐陽景天見淺淺一臉的難色,溫潤的聲音接著道:"怎麼臉色這麼難看?可是病了?"

白虎一聽,'唰唰唰’的繼續寫道:慕容淺淺身體不適,好像是懷了歐陽景天的孩子.

淺淺見白虎寫的那麼嗨,不用看也知道它寫了啥,頓時覺得冷月曜當初就該一巴掌拍死這個禍害!她還要不要活了?

"沒事沒事,我沒事!你沒事就趕緊回去吧!"淺淺趕緊開口打發歐陽景天走,生怕歐陽景天再說下去,在白虎的"幫助下"她會憑白再冒出個五六歲的孩子來…

歐陽景天好不容易見著淺淺,哪里會這麼輕易的離開.關切的開口道:"你可是要出海?"

"你如何知道的?"淺淺挑眉看著他,他不會也派人監視他吧.冷月曜好歹是明著派白虎監視她,她知道也就算了.可如果是暗中監視…呵呵

聞言,歐陽景天臉上閃過一絲尷尬,他確實派人暗中監視著慕容家,一是怕她再發生像上次一樣的事,而是怕百里燁來騷擾她.

"我也是擔心你的安全…"

"不勞歐陽家主費心,沒事還請回去吧."淺淺冷聲下著逐客令.

歐陽景天為難的看著她,輕聲喚道:"淺淺…"

"小桃,送客!"她卻是沒有心思再跟他在這廢話,趕緊打發走,她還要處理白虎那個大麻煩!

歐陽景天見慕容淺淺似乎真的生氣了,自知多說無益,只得先離開.

歐陽景天走後,淺淺就進了里屋,眼含精光的看著白虎,而白虎此刻正喜滋滋的吃著它帶來的糕點.見淺淺盯著它的點心看,忙一把塞進嘴里,拍了拍兩只爪子,滿嘴噴渣地說道:"沒了,都讓爺吃了."

淺淺突然眼睛一亮,朗聲道:"哎呀,皇上好像賞賜了我好多進貢的點心,太美味了,突然想吃了呢."淺淺說完抬腳就走.

白虎一聽,眼睛都冒綠光了'噌’的一下跳淺淺面前,咧著嘴道:"爺要吃!爺也要吃!"

"要吃可以,你要答應我一件事!"淺淺唇角一勾笑道.

"你說你說!"白虎巴不得馬上就有點心吃,點頭如搗蒜的看著淺淺.

"你把那本小冊子給我,並且不准把我要出海的事告訴冷月曜."淺淺一看有門兒,一本正經的說道.

白虎聞言,眼珠子'滴溜一轉’,看了看自己握著的小本子,然後抬頭道:"爺是有氣節的,不會為了一點兒點心就被收買的!"

"除了點心還有進貢的葡萄喲!"淺淺繼續利誘道!

"不要!我們天孤城比這好的多的是!爺要去給主人寫信了!"白虎說完拍著翅膀飛走了!

淺淺一臉黑線的現在原地,靠!還是只有氣節的"豬"!她還就不信這個邪了!

淺淺讓小桃准備了雞蛋牛奶白糖等材料,她要做雞蛋布丁,對于白虎這種吃貨,只能用美食誘惑,布丁這東西,古代是沒有的.

淺淺做好布丁,故意叫來綠蘿星云和小桃,在院子里挑了離白虎最近的地方擺上,一人一個,邊吃邊吆喝好吃.

白虎聽到聲音後,果然忍不住趴在窗口看,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口水直接就流出來了,撲棱著翅膀在他們上方盤旋,一臉向往的盯著那一個個黃橙橙的布丁,"你們在吃什麼?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這叫布丁,小姐做的,可好吃了呢!"小桃說著往嘴里塞了一口.

"是啊是啊!我還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呢!哥,你說是吧?"綠蘿捅了捅星云說道.

"嗯,是很好吃!"星云跟著附和道,說實話,確實很好吃,只要是她做的…

白虎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著急道:"吃!爺要吃!爺也要吃!"說著便沖著桌上的一個布丁沖過去.卻是被淺淺給拿開了,白虎跟看殺父仇人似的瞪著淺淺,"爺要吃布丁!"

淺淺唇角微微一勾,將布丁在白虎面前晃了晃,開口道:"想吃可以,先答應我的條件!"

這話一出,白虎猶豫了.

"快吃快吃!吃完我再去拿,我們把布丁都吃了,一個都別留!"淺淺見白虎猶豫,大聲吆喝道.綠蘿他們也是配合,淺淺這麼一說都開始狼吞虎咽的吃起來,一是配合,二是因為確實好吃.

"爺要吃!給爺留著!"白虎立馬急了,轉頭瞪著淺淺道:"好吧,爺答應了!但是你不能告訴主人!還要天天給爺做布丁吃!"

"成交!"淺淺說著伸出手,意思是'把冊子交出來’.

白虎心不甘情不願,一拿三退的將冊子交給淺淺,然後一把搶過布丁,生怕沒有它吃的,'吧唧吧唧’兩口就吃完了.舔了舔嘴唇後,眼巴巴的瞅著小桃手里的布丁.

小桃趕緊將布丁藏到身後,綠蘿見狀也跟小桃一個動作星云干脆學著白虎兩三口吃完了.白虎那希冀的老虎臉一垮,哭喪著臉道:"一個個的真摳門兒!"

而淺淺看著那本滿滿的鬼畫符般的冊子,嘴角止不住的抽搐,這尼瑪誰看得懂它畫了些什麼?就是拿給冷月曜,他能認出一個字來,她都佩服它!還害她為了這本冊子廢了半天的勁兒.

"爺還要吃!"白虎將臉湊到淺淺面前說道

"吃你妹!"淺淺將小冊子往白虎臉上一甩,轉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