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神靈島
g,更新快,無彈窗,!

"不是不能進行第二次,但要第二次的心頭血比第一次的還要好,蠱蟲才會出來,否則,蠱毒會立刻發作."

果然跟朱雀說的一樣,淺淺的心一下就沉了下去,冷月曜已經是個極品妖孽了,比他的血還有靈氣的,怕是少之又少.就算有,人家憑啥用自己的性命換你的啊?又不是人人都是聖母瑪利亞.

"不過我倒是聽說,宣禦大陸的外海有一座神靈島,因為聚集了大量發靈氣,所以島上的猛獸都堪比高階靈力的人,它們的血液當是可以."

老夫人的這話讓淺淺的眸子頓時一亮,太好了,這樣冷月曜就有救了!

"奶奶,神靈島具體在哪?您去過嗎?"

"這也只是傳說,奶奶還沒見過有人找到過,也只是道聽途說罷了,"

"哦,奶奶也乏了吧,我就先回去了,改日再來看奶奶."說完淺淺便告辭回去了,雖然只是傳說,但總比沒有希望要好.

"大姐!"剛出院子,迎面就碰見了慕容嫣.看著淺淺的,慕容嫣的表情頗為不自在.

"你身體好些了嗎?"淺淺微笑道.自從上次家主選拔後,她就沒見過慕容嫣.

"好多了,大姐費心了."慕容嫣低頭道,自始至終都沒有抬頭看過淺淺.

淺淺卻是打量著慕容嫣,眸光閃了閃,開口道:"好好修養,我先走了."

"大姐!"沒走兩步,慕容嫣再次出聲叫住她.

淺淺回眸,淡然的看著慕容嫣.

慕容嫣現在原地,見淺淺看過來,又快速發低下頭,似是躊躇著,猶豫著,然後驀然抬眸看著淺淺,帶著一絲哽咽,啟聲道:"大姐,那日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了.鬼使神差的我就上了擂台.一定是那比翼鳥作祟.大姐,你是不是在怪我…"慕容嫣說著,又低下了頭,似是有眼淚滴下.

"我知道,我沒怪你.別多想,注意休息."淺淺溫聲說道,然後轉身往自己的院子走了.

是夜,搖曳的燭光下,淺淺翻閱著自己從書房里搬回來的一堆書,想從中查詢關于神靈島的線索.

"小姐,很晚了,歇息吧."綠蘿進來,將一杯參茶擱到淺淺面前的桌上.

"綠蘿,你有聽過神靈島嗎?"淺淺抬眸看著綠蘿,她和星云應該在去過的地方比較多,或許他們有聽過.

綠蘿聞言眸中一閃而過的驚愕,忙開口道:"沒,沒聽過.小姐怎麼會這麼問?"

淺淺輕扯嘴角,搖了搖頭道:"沒什麼,你先去睡吧.我再看會."

"那小姐早點休息,我先回房間了."綠蘿說完便轉身出去了.

淺淺看著綠蘿的背影,她總覺得今天的綠蘿有點奇怪.

綠蘿剛出去不久,門再一次被打開,淺淺抬眸撇了一眼門口的月白色身影,突然有點想笑.這貨白天是百里燁,晚上便是冷月曜,讓她覺得他有點像神話里被女巫施了魔法的人.不過他這麼換來換去的不嫌麻煩嗎?

相比淺淺的笑意,冷月曜的心情似乎不是那麼好.周身染發的慎人的冷意,看著淺淺眼神也是透著冷冽的氣息.

迫于強大氣息的壓迫,淺淺終于忍住了笑意,撇了撇嘴,正視著冷月曜,這貨八成是因為下午的事在生氣.

冷月曜就這麼站在門口看著淺淺一動沒動,就在淺淺以為冷月曜是不是睡著了的時候冷魅的聲音突然響起:"你…喜歡歐陽景天?"

淺淺一愣,這貨是因為下午的話誤會了吧.突然起了玩心,開口道:"是."然後好整以暇的看著他.M

空氣瞬間凝滯,駭人的氣息彌漫著整個房間,墨色的眸子陡然變冷,鋪天蓋地的冷意朝淺淺砸去.只一瞬間人便到了淺淺的眼前,隔著銀色的面具淺淺都能感受到冷月曜的怒氣.淺淺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結結巴巴道:"你…你要買干什麼?"

"干什麼?"魔魅的氣息噴灑道淺淺的臉上,薄唇微勾,便貼上了淺淺的櫻唇.

淺淺頓時懵了,瞪著美眸眨巴著眼睛看著冷月曜,久久沒有反應過來.

良久,冷月曜才將唇移開,駭人的氣息才稍稍減弱,似是有些意猶未盡的盯著淺淺的紅唇.

淺淺怔愣了良久,終于回過神來,看著冷月曜道:"流氓!"

"嗯?"冷月曜墨色的眸子微閃,挑眉看著淺淺,"這是還想要的意思?"邪魅的聲音帶著濃濃戲謔.話落,薄唇再一次覆上淺淺的櫻唇.

猝不及防的一吻,讓淺淺沒反應過來,呆愣片刻後,一把推開冷月曜,"臭不要臉的!"

"嗯?"冷月曜薄唇微抿,自虐的看著淺淺.

"夠了夠了,不想要了!"淺淺想起剛才的吻,趕緊擺手道.這個神經病,她要是再說他不要臉,估計他今天晚上都不能走,不給她嘴親腫了他是不會罷休的.

"女人聽著,本尊要離開一段時間,你老實呆著,若是敢跟歐陽景天靠近,本尊就殺了他!"

淺淺心虛的一笑,她好像不小心害了歐陽景天了,做人要厚道.改天一定要去慰問一下歐陽景天.

"你要去哪?"他現在的身體狀況,去哪她都不放心啊!

"天孤城有點事,需要本尊親自去處理一下."

淺淺點點頭,回天孤城也好,她可以沒有顧慮的去尋神靈島.反正有朱雀跟著他,應該不會有事的.

第二日一早淺就吩咐綠蘿和星云准備船,她要趕在去尋找三件神器之前幫冷月曜把蠱毒解決掉,無論成不成功,他都要試試.

"怎麼回事?小姐她怎麼突然要出海啊??該不會是知道什麼了吧?"綠蘿皺著眉頭,著急的不停的走來走去.

"應該不會吧,是不是你在小姐面前說什麼?"星云看著綠蘿說道:"你別轉了,轉的我頭都暈了!"

"我瘋了?怎麼會在小姐面前說這個!"綠蘿沒好氣的看了一眼星云.納悶道:"怎麼突然就出海了?小姐昨晚可是問了我神靈島的事."

"別慌,不管怎麼樣,這次出海一定是萬分凶險,我們一定要很緊小姐,保護好她."

"嗯!放心吧,拼上我這條命,也會保小姐安全的!"綠蘿信誓旦旦的說道.

淺淺正在為出海准備著,銀子就慌慌張張的跑進來,咋呼道:"不好了!不好了!我們爺丟了!"

進了屋直接就奔著淺淺沖過去了,'噗通’一聲跪下,聲淚並下道:"慕容家主啊!你可要舅救救我們家爺啊!我們家爺他丟了,丟了!您知道嗎!"

淺淺看著哭的如喪考妣的銀子,嘴角猛的抽了抽,頓時有點同情百里燁了,真是奇怪,作為冷月曜時,身旁有個愛作死的白虎,作為百里燁,身旁有個咋咋呼呼的銀子,真是不省心啊!

"慕容家主!我們爺丟了!"銀子見淺淺沒有反應,再一次哭訴道.

"知道了."淺淺淡淡的應道.八成是百里燁回天孤城沒告訴他,不過這銀子對百里燁倒也忠心.

知道了?這就完了?"您不派人去找找?"銀子瞪大眸子看著淺淺問道.

"不用了."找什麼找?你丟了他都丟不了!

"天哪!慕容家主真是太薄情了!"銀子一臉的怨念,枉費他們爺那麼在乎她,現在爺丟了,她竟然說知道了,也不派人找.這麼想著,銀子抹了一把心酸的眼淚,爬起來,轉身往外走,邊走邊嘀咕道:"回去告訴老家主,讓老家主派人找,女人果然不靠譜!"

"站住!"淺淺眼角抽了抽,可不能讓他回去告訴百里老爺子,看樣子百里胤還不知道百里燁就是冷月曜,如果告訴他百里燁丟了,以他對百里燁關心程度,還不把隴南國給翻過來!

"你家爺出遠門辦事去了,昨夜就跟我說過了.讓我通知你一聲,我一忙,給忘了."得了,先穩住他,等百里燁回來再說.

"真的?"聞言銀子轉悲為喜的看著淺淺.

"真的!"淺淺一副'我騙你就是王八’的表情看著銀子道.

"那我就放心了.小的先走了,就……我滴媽呀!"銀子突然驚叫著指著門口的方向.

淺淺擰眉看過去,就見那說昨晚要離開的冷月曜竟然現在她的門口,手里還拎著一個球,確切的說是一團毛茸茸的肉球--白虎.那表情極為不情願,兩只爪子還抱著自己的大包袱,一邊掙紮一邊大聲嚷嚷著:"爺不行啊,主人……不行啊!爺不能去,主人!爺怕死!爺真的不能去!爺會被那個喪門星克死的!爺拍死啊!怕死……"

哭喪了幾聲後,忽然伸出一只爪子摸到包袱里,抓出來一個果子,咬了一口.

淺淺嘴角抽搐的看著它,這特麼是哭的累了,吃口水果潤潤嗓子麼?

無語間,冷月曜人已到了眼前,將白虎往空中一拋,一個完美的弧度穩穩的落在淺淺懷里.

"你幫我照看它幾日."冷魅的聲音響起.

"哇…主人!你真的這麼狠心將自己的愛寵丟給這個喪門星嗎?你就不怕回來以後就再看不見你的愛寵了嗎?你會失去寶寶的."說完白虎'吭哧’又咬了一口果子.

墨眸掃了一眼白虎,魔魅的聲音道:"本尊甚是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