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燁,你能不能要點臉
g,更新快,無彈窗,!

"啊?"隴南皇這麼一問,給淺淺問懵了,想想她剛才的那句話,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要弑君呢!都怪該死的百里燁!

"皇上,我家娘子是問,不知道那三件寶器具體在什麼位置?"百里燁笑的一臉欠揍的看著著慕容淺淺說道.

"這事具體還是由國師來跟幾位愛卿詳述吧."隴南皇當然聽到了淺淺說了什麼,但現在正是用人之際,聽到了也要裝作沒聽到.

"各位好啊!"風流妖魅的聲音響起,蕭逸軒一身紅衣飄然而至.經過百里燁身旁時還驚訝的看了一眼,似乎是沒想到百里燁竟然會出現在這大殿之上.

"沒想到素來不喜參與這沉重話題的百里二公子也來了,本國師還真是榮幸啊!哈哈!"蕭逸軒一雙桃花眼微微眯起,看著百里燁笑的魅惑十足.

淺淺撇了撇嘴,腹誹道:裝!正能裝!就不信你不知道百里燁就是冷月曜!之前還跟她做戲,裝不認識!找機會一定要好好整整這個蕭逸軒!

"國師大人還是說正事吧."歐陽景天就聽不得跟百里燁有關的話,覺得特!別!煩!

蕭逸軒尷尬的一笑,開口道:"既然歐陽家主如此著急,那本國師就言歸正傳了."蕭逸軒緩了緩接著說道:"三件寶器分別落在這宣禦大陸三個不同的方位,因為是寶器,推測出具體位置十分耗神,本國師盡了全力,目前也只推測出其中一件的方位,是在宣禦大陸的西北方,具體的位置著實難測,不過若是寶器靈力自然極強,倒是奔著靈力強的地方去就是了."

"西北方?那可是極寒之地啊!"公孫博擰眉道:"西北方常年積雪,乃是冰封地帶,寸草不生,更是無人言居住,若是不知道具體位置豈不是大海撈針?怕是要花很長的時間去搜尋了."

公孫博這話說完沒人接話,你這不是廢話嗎?那麼好找還用找他們去?隨便找個阿貓阿狗去就得了唄.

"不知國師大人可知是三件寶器中的哪一件?"百里胤開口問道,寶器不同,作用和性質就不同,知道是哪一件寶器,他們也好有個應對的准備.

"唉!本國師耗費了太多的靈力,也沒能得知是哪一件寶器."蕭逸軒說著還頭疼的撫了撫額,表示自己真的盡力了.

淺淺無語的看著他,自己靈力不夠沒能力就承認唄,裝什麼裝?就這演技,不去演戲都浪費,奧斯卡都欠他一個小金人!

"此事關系到我隴南國的興亡安危.就勞煩諸位了."隴南皇最後總結性的發言.

"皇上,小兒和百里家主都身體不適,可否晚些時日再出發?"公孫博這時候開口說道.

公孫博不愧是老奸巨猾,自己的兒子重傷想要休息些時日,怕惹皇帝不滿,就拉上百里鉉一起.這真是把'有難同當,有福他享’的精神發揮的出神入化啊!這就是"公孫Style"!

隴南皇微微皺了皺眉,似是不贊同公孫博的話,他可是著急的狠恨不能立馬將三件寶器都取回來,天天抱著睡覺.于是開口道:"這…"

"皇上,公孫家主言之有理,此番前去路途遙遠,跋山涉水,怕也是一路荊棘,確實需要養精蓄銳修養好,才能全力以赴.而且臣也需些時日准備."淺淺打斷了隴南皇的話,讓她現在去,她是沒問題,可是這一去不知道要多久,怕是有人等不起……

"既然皇妹都這麼說了,那就休息兩個月再出發吧."隴南皇是不想答應啊,可是他的'護身符’都開口了,他想反對也要考慮慕容淺淺發面子啊,萬一給她惹毛了,她不管他了,冷月曜就沒有顧忌了,他就危險了.再萬一慕容淺淺投靠了冷月曜,那他就死死無救了哇!

"臣遵旨!"幾人齊聲道.公孫博倒是呀然慕容淺淺竟然會幫著他說話.但想了想,她即將是百里家的媳婦,估計也是為了百里鉉,如此一來也就沒多想,目的達到了就行了.

回去的路上淺淺就心事重重,冷月曜體內的蠱毒就是個定時炸彈,失蹤的公孫憶柳就是不安定因素,萬一他們去找寶器的這段時間冷月曜蠱毒發作了,該怎麼辦?想著淺淺便憂心的看了一眼百里燁.

"娘子,你總是偷偷看為夫,是不是想親親?來嘛~"百里燁帶著一臉的壞笑嘟起嘴朝淺淺湊過去.

淺淺看了看一臉尷尬的公孫博和裝作沒看見而若無其事的百里胤,嘴角猛的抽了抽.

"百里燁,你能不能要點臉?"歐陽景天一把推開湊近淺淺的百里燁,臉上滿是憤怒.

百里燁一把拉過淺淺,占有欲十足的看著歐陽景天,很是認真的開口道:"爺要娘子,不要臉!"

然後挑釁的看著歐陽景天,"你就是嫉妒爺有娘子,你沒有!"

淺淺看著百里燁這認真的臉和孩子氣的語言突然想笑,如果歐陽景天知道站在他眼前跟他像孩子一樣斗嘴的百里燁就是讓隴南皇嚇得差點尿褲子的冷月曜,估計眼珠子都能掉下來.

而歐陽景天卻是絲毫不肯退讓,一改往日的溫和,冷著臉看著百里燁,"娘子?百里燁,淺淺還沒跟你成親,你這麼死皮賴臉的跟著我們,就不怕別人恥笑?"

"你堂堂歐陽家主都不怕了,我一個無名小卒怕啥?"誰知百里燁滿不在乎的說著.

這話讓歐陽景天頓時一噎,確實,他是一家之主卻跑去慕容府給淺淺當打手,而百里燁早已聲名狼藉,他確實不怕.

"我們很快就要去尋寶器,到時候你不會也要跟著去吧?"

"爺為何不去?娘子去哪也就去哪!"百里燁說著往淺淺的身側靠了靠,十足的一個老婆奴架勢.

歐陽景天是越看越生氣,甚至忘了自己的身份開口道:"你去干什麼?惹是生非嗎?哼!我們可沒有時間幫你處理爛攤子,你去只會給淺淺添麻煩!"

"歐陽家主,這小子是生性貪玩,可也不像歐陽家主說的如此不堪吧!"百里胤第一個不樂意了,他這護犢子的個性,他的兒子他罵的打的,卻容不得別人說他兒子半點不是!

淺淺的臉色也難看了起來,歐陽景天的話戳中了她的痛點,給人添麻的哪里是百里燁?她才是添麻煩的那一個,如果沒有百里燁,現在受蠱毒折磨的就是她了,她不能讓百里燁再跟著她去冒險.這麼想著淺淺扔下幾人抬腳就走,邊走邊冷聲道:"百里燁不會跟我們一起去!"

淺淺這麼一說,歐陽景天先是一愣,然後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抬腳去追慕容淺淺了.百里胤對于淺淺的舉動甚是憂心,拍了拍百里燁的肩膀往百里家去了,公孫博也不可能傻站著也走了,只剩下百里燁目光深邃的看著慕容淺淺遠去背影,墨眸閃過一瞬的複雜…

"尊主,您真的要跟慕容小姐去尋那寶器?"青龍臉上滿是不贊同,朱雀說過,誘發蠱毒不僅僅只有笛子,外界和身體的刺激都有可能引發蠱毒.西北那極寒之地,非常人能忍,外界的刺激很有可能引發蠱毒,尊主實在不宜冒這個險.

"玄武准備船只."冷魅的聲音響起.

"是!"玄武沒有遲疑,尊主這是要出發去尋那神靈島了.

"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留下."墨瞳看向青龍道.

"尊主!"青龍有些不贊同,尊主去出海如何能不帶他,他知道尊主讓他留下是為了保護慕容大小姐,可是尊主他…

"讓屬下隨尊主一同去吧."朱雀從外面進來說道.

"不必了,你也留下.玄武隨我去."寡淡的聲音透著濃濃的涼意.

"嘎嘎!爺也要去!"白虎晃著圓滾滾的身子跑進來,湊在冷月曜的腿邊狗腿的蹭著.

"你就算了吧,尊主不需要帶著飯桶出門."玄武瞅著白虎那跟吹氣球般鼓起來發身子說道.

"狺狺…玄武你信不信爺咬死你!"白虎瞪著圓溜溜的眼珠子,呲牙咧嘴道.

"你留下,有更重要的任務."魔魅的聲音再次響起.

啥?白虎一聽頓時樂了,得意洋洋的瞅著玄武,瞧見沒?爺的任務比你們都重要!

淺淺一回到慕容家直接就奔著老夫人的院子去了,老夫人活了大半輩子,知道的定然比她多,也許奶奶知道如何解蠱毒.

"斷腸蠱?"老夫人眸中一抹震驚看著淺淺,"淺淺,你可是中了斷腸蠱?"

"沒有,奶奶,我只是在一本書上看過,書上只介紹了一點,我甚是好奇,所以來向奶奶請教."淺淺哪里會說是冷月曜中了蠱毒,說了,怕是知道也不會告訴她了.

老夫人點了點頭,歎了口氣道:"如此惡毒的蠱術,不知道也就罷了.知道如何解蠱也是好的,防患于未然."老夫人頓了頓,接著道:"這斷腸蠱奶奶也是聽你爺爺提過,能解蠱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找到母蠱.若是情非得已,還有一種解蠱的辦法就是用他人的心頭血將其引出,但同時這蠱蟲也就如了那人的心脈,這可是以命換命的方法,不是萬不得已,不要用!"

"這辦法只能用一次嗎?"淺淺開口問到.

聞言,老夫人卻是笑了,拍著淺淺的手道:"你還真是奶奶的孫女,這問題當年奶奶也問過你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