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國公主
g,更新快,無彈窗,!

所有圍觀的人,眼神中都有一種敬畏.歐陽景天,堂堂的歐陽家主!百里燁,打敗了百里家主卻不要家主之位跑來入贅慕容府的百里二公子!這兩個神一般的人物來給他們家主做打手,他們慕容家太有面子了!

"我等謹遵家主之命!"這一次所有下人都跪下了.什麼慕容傲,跟著他沒出息,也沒見其余世家的人來馬首是瞻,看看咱們大小姐,還是跟著新家主有前途!

慕容傲臉色鐵青,嘴唇在不住的顫抖.看著慕容淺淺的眼神恨不能千刀萬剮了她!

"聖旨到!"大門口傳來一陣尖細的嗓音.太監總管德福手捧聖旨從大門進來.

"慕容家主,接旨吧."德福笑的一臉諂媚的說道.

淺淺還沒動,慕容傲就率先向前跨了一步,一撩袍子准備跪下接旨.

德福卻是一把攔住慕容傲,張嘴道:"喲,這可使不得,慕容老爺,這聖旨不是給您的,是給慕容大小姐的."

慕容傲站起身,一臉的尷尬,臉色也像踩了狗屎一般難看.

淺淺不慌不忙的走上前,淡然道:"慕容淺淺接旨."邊說邊跪了下去,緊跟著所有人都跪了下去,慕容傲剛才沒跪成,這會兒倒是圓了他下跪的夢了,跪的那叫一個直溜,上身筆直,一看就是經常接聖旨的.

但偏偏就有例外--百里燁,混在人群里,一屁股坐在銀子的小腿上,銀子小腿那個疼啊!只能學著慕容傲直溜溜的跪著,寶寶心里苦,少爺您造嗎?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慕容淺淺德才兼備,武藝超群,在家主選拔中技壓群雄,更令魑魅魍魎聞風喪膽,此乃巾幗英雄,實屬我隴南之大興!故封慕容淺淺為護國公主!欽此!"

淺淺聽著這聖旨嘴角抽了抽,魑魅魍魎,她沒猜錯的話指的是冷月曜吧?不知道他聽到自己的新稱謂--魑魅魍魎,心中作何感想?這麼想著她便撇了一眼百里燁.

這不看還好,一看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百里燁竟然坐著睡著了!根本就沒聽這什麼狗屁聖旨.

"淺淺!"見慕容淺淺一直沒接旨,歐陽景天小聲的提醒道.

"謝主隆恩!"淺淺回過神,趕緊接下了聖旨.什麼護國公主?就是隴南皇怕冷月曜怕的不行了,找她當擋箭牌唄!給個好聽的頭銜就是了,有本事真金白銀綾羅綢緞的多賞賜點啊!

"慕容家主,呸!瞧老奴這張嘴!"德福說著輕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趕緊改口道:"公主,皇上請您進宮,有要事相商."

"好的,公公請前面帶路吧."淺淺淡然一笑,開口道.

"公主不用准備一下?"德福看了看淺淺衣衫,白色沒有繡飾的衣裙,頭上只有兩根珠釵,准時太樸素.進宮面聖的,不管男女哪個不是光鮮亮麗,華衣美服的.

"不用了,不是有要事嗎?莫要讓皇上久等了."進宮而已,又不是選妃,她珠光寶氣,一頭的飾品,重不說,走路提溜咣當的響,她還怎麼打架?更何況,皇帝叫她去一准沒好事!她還有心思打扮?開玩笑!

"公主請!"德福點點頭,做了個請的姿勢說道.然後回身對著老夫人他們告辭.卻是一眼看見了歐陽景天,眼神一亮,笑著道:"歐陽家主也在,贖老奴眼拙,沒看見歐陽家主."

"德公公嚴重了."歐陽景天掛著一貫和煦的笑容回道.

"既然歐陽家主也在,那就隨老奴一起進宮吧.皇上有旨宣四大世家的家主進宮議事.估計這會兒宣旨的人已經到了歐陽府了."

"有勞德公公了,在下這就隨你入宮."歐陽景天看了一眼慕容淺淺後,開口說道.本來他就不放心淺淺一個人進宮,如此一來正好有個照應.

"對對付,一起進宮,也好有個照應."老夫人趕緊開口說道:"景天啊,淺淺是第一次進宮,你可要提點著點啊!"讓淺淺一個人入宮她還真是擔心,畢竟淺淺從小到大都沒進過皇宮.有歐陽景天陪著,她總算安心不少.

"老夫人放心,在下會照顧好淺淺的."歐陽景天保證道.

"你拿什麼照顧啊?先把你自己整好吧!"放1蕩不羈的聲音響起:"我家娘子自有小爺來照顧."百里燁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了淺淺的身旁開口說道.

"皇上召的是四大世家的家主,你是家主嗎?"歐陽景天一天百里燁要跟著,十分不爽的開口阻攔.

百里燁撇了一眼歐陽景天,扭頭一巴掌拍上德福的肩膀,開口道:"小爺要進宮."這語氣,儼然就是在說:勞資要進宮,你讓也得讓,不讓也得讓!

德福被他這麼一拍,拍懵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結結巴巴的開口道:"可…可以!"天啊!這百里二公子太嚇人了,赤1裸裸的威脅他啊!剛剛拍他肩膀的同時,他聽到百里燁是這麼說滴:爺要進宮,不讓的話就揍的你生活不能自理!

這百里燁誰不知道啊?出了名的胡作非為的主兒啊!瘋起來連自己都打,更何況是打他一個奴才,誰會管啊?人家可是把親哥哥都揍成豬頭的高手啊!他哪里惹得起?只能答應啊!

在百里燁的威脅之下,成功的跟著淺淺進宮了.

三個人跟著德福晃蕩在偌大的皇宮中.上好的白玉鋪造的地面閃耀著溫潤的光芒,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飛簷上鳳凰展翅欲飛,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牆板,筆直的路的盡頭是一個巨大的廣場,隨著玉石台階上去,便是皇上的宮殿.德福進去通報了一聲,便讓淺淺他們進去了.

一進門,淺淺便開始打量起來,只見寢殿內云頂檀木作梁,水晶玉璧為燈,珍珠為簾幕,范金為柱礎.六尺寬的沉香木闊床邊懸著鮫綃寶羅帳,帳上遍繡灑珠銀線海棠花,風起綃動,如墜云山幻海一般.榻上設著青玉抱香枕,鋪著軟紈蠶冰簟,疊著玉帶疊羅衾.殿中寶頂上懸著一顆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地鋪白玉,內嵌金珠,鑿地為蓮,朵朵成五莖蓮花的模樣,花瓣鮮活玲瓏,連花蕊也細膩可辨,赤足踏上也只覺溫潤,竟是以藍田暖玉鑿成,直如步步生玉蓮一般,繞是淺淺在電視中見過華麗的場景,但如此窮工極麗的宮殿她倒還是第一次見呢.跟電視劇里的皇宮完全不一樣.

他們進來的時候,大殿里站著公孫博和百里胤兩大世家的前家主,不用問淺淺也知道,一定是公孫睿被冷月曜揍的下不了床,所以讓他老子代他進宮.至于百里鉉,當初被百里燁揍的也不輕,想必是還沒好,所以讓百里胤代他來.她哪里知道,百里燁豈止揍了百里鉉一次,他現在是傷上加傷,連床都下不來了.

百里胤沒想到百里燁也會跟著來,這小子搬去慕容府也不知道有沒有把淺淺這丫頭拿下,想開口問問又覺得這場合似乎不合適,于是就朝百里燁眨眼睛.

可百里燁全當沒看見,站在淺淺身旁,眼睛瞟啊瞟啊,就是不看他.氣的百里胤胡子都快翹起來了!

"你們來了?"隴南皇從一側的屏風後走出來,臉上掛著和善的笑容,想必剛剛是在更衣.

"參見皇上!"淺淺三人給隴南皇見禮.三個人卻是只有歐陽景天跪了下去.

淺淺是沒有下跪的概念,所以和百里燁都是站著的,只是微微俯身權當行禮了,百里燁更誇張,只張嘴沒出聲不說,連手都沒抬一下.

歐陽景天只當淺淺第一次進宮不知道規矩,伸手拉了拉她的裙擺,示意她跪下.

"免了吧,特許皇妹以後不用行跪拜之禮."龍椅上,隴南皇突然開口說道.誰讓他指著慕容淺淺打冷月曜呢.給點甜頭也是應該的.

皇妹?!淺淺嘴角抽了抽,這隴南皇有四十多歲了吧,她才十七好不好,都可以當她爹了,還好意思叫她皇妹!

"怎麼?你還想讓他叫你愛妃不成?"吊兒郎當的聲音在淺淺耳畔響起,她的小動作百里燁看的一清二楚.

也是皇妹總比當妃子強!淺淺白了一眼百里燁,沒有吭聲.

"皇上找微臣等進宮不知所謂何事?"歐陽景天略顯尷尬的站起來說道,早知道他也不跪了.

"是這樣的,朕聽聞伏羲大帝大戰魔界時用了三件寶器,攝魂鈴,鎖靈塔和斬妖劍,平息魔界的入侵後.這三件寶器就不知所蹤了."隴南皇歎了口氣接著說道:"前些日子朕讓國師補算過,終于有了這三件寶器的下落,朕想請幾位愛卿去將寶器取回來.以免落入奸人之手,再起波瀾."

話雖這麼說,可在場的人心里都知道,他說的奸人無非就是指冷月曜.想著淺淺看好戲的眼神看向百里燁.真不明白隴南皇為何如此容不下冷月曜.

"爺知道自己風流倜儻,俊美迷人,娘子不用對為夫暗送秋波,回頭爺讓你看個夠!"百里燁湊在淺淺耳邊悄聲說著,曖昧的氣息噴灑在淺淺耳畔,引來心里一陣騷動,不禁紅了面頰.

"再胡說吧我就宰了你!"淺淺有些不知所措的脫口而出.

"皇妹說什麼?"隴南皇目光看向慕容淺淺開口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