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家只有一個家主
g,更新快,無彈窗,!

青龍歎了口氣道:"最好是,如果她真的因此尋了去,只怕是有去無回.尊主是不可能讓她去的."

其實解蠱毒的辦法還有一個,就是宣禦大陸的外海域中有一座島,被稱作神靈島.傳聞此島靈氣濃郁,有很多高手沖破天階,羽化成仙.所以此島即使是一只獸寵也是極具靈氣的,連血液也是最好的.很多人慕名而去,卻都葬身魚腹,有去無回.可見凶險至極.尊主是萬不可讓慕容淺淺去的.尊主是打算過些日子親自去一趟.但這島也只是傳聞,極少有人見過,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存在.

淺淺剛回到慕容府就看見小桃站在門口.

"小姐,你可回來了,嚇死小桃了,嗚…"小桃一見淺淺就飛奔過去,哭的淚人一般.

"我沒事,你怎麼樣?有沒有受傷?"淺淺打量著小桃.

"我沒事,是歐陽家主就救我回來的."

歐陽景天?淺淺眉頭深鎖,他怎麼也摻和進來了?

"小桃,這是怎麼回事?"

小桃沉思了片刻說道:"小姐來了以後,他們就把我帶到一個涯邊,想將我推下去.這時候歐陽家主出現了,救下了我.我告訴他小姐我危險,他就急匆匆的走了.是歐陽家主將小姐就回來的嗎?"

"歐陽景天哪有那本事?"吊兒郎當的聲音在身後響起.百里燁晃蕩著就出現了.

淺淺朝天翻了個白眼,這貨不做演員真是虧了!動作真夠快的,這麼快就換好衣服了.

"不是歐陽家主麼?那難道是百里二少爺?"小桃呆萌的看著百里燁.

"百里燁你怎麼在這里?"門口歐陽景天走了進來,看見百里燁後一臉的不高興.

"淺淺,你沒事吧?"然後快步走向慕容淺淺,眼神是無比的關切.

"你瞎啊?我家娘子好端端的站在這,能有什麼事?"百里燁直接橫在淺淺和歐陽景天中間,阻止歐陽景天接近慕容淺淺.

"你在這做什麼?"歐陽景天不悅的看著百里燁質問道.

"我在這坐著,怎麼滴?"說著百里燁孩子氣的的一屁股坐在了銀子的腳上.

銀子沮喪著臉道:"爺,我給您拿把椅子去吧."

"不用,這樣挺好!"百里燁擺了擺手,挑釁的看著歐陽景天.

銀子無語的看著屁股穩穩落在他腳上的百里燁,嘴角撇了撇,您是舒服了,您有考慮過屁股的感受嗎?它舒服嗎?反正我的腳是不舒服.

"有病!"歐陽景天白了一眼百里燁,冷哼道.

"你有藥?沒有就別嘰歪!"百里燁馬上反擊道.

歐陽景天:"有病就得治!我又不是大夫,怎麼會有藥?"

百里燁:"你怎麼沒有藥?我跟你是一個病!"

歐陽景天:"我沒病!"

百里燁:"沒病你在這兒嘰歪個屁!"

……

淺淺看著這兩個人是眼角止不住的抽搐,這哪里是那個大冰山冷月曜啊?分明就是個大白癡!真不明白,百里燁吊兒郎當的也就算了,歐陽景天向來沉穩內斂,怎麼遇上百里燁就一下子'返老還童’的成孩子了呢?樂此不疲的跟百里燁抬杠.

"小桃,這件事你有沒有跟老夫人他們說?"淺淺懶得再看這兩個人拌嘴,轉而聞著小桃.

"小姐這可是生死攸關的事,小桃哪里敢瞞著啊!"

"綠蘿和星云呢?"

"他們知道小姐出事都自責死了,一刻都坐不住,出去找你了,到現在都沒回來!"

"走吧,先去老夫人那看看."既然都知道了,奶奶一定急壞了,先過去報個平安才好.

"傲兒啊,淺淺有消息了嗎?"老夫人哽咽的聲音在屋內響起.

"還沒有,淺淺靈力那麼高相信不會有事的."慕容傲寬慰著老夫人,語氣里卻是聽不出一絲關切.

"他們公孫家太過分了!老爺您可不能放任他們不管,如此欺辱淺淺,是欺負我們慕容家沒人了嗎?"藍芷雪的聲音跟著響起來,語氣里帶著憤怒.

"你一個婦道人家懂什麼?你有證據證明是公孫家做的?誰會承認?"慕容傲呵斥著藍芷雪."淺淺也是,整日胡作非為,到處惹是生非,樹敵太多,誰知道是誰找她麻煩!"他現在巴不得那個丫頭不要回來!

"老爺,淺淺雖然之前任性了一些,可她現在畢竟是家主.這事咱們不能這麼算了呀!"

"傲兒!你派去打探的人有回信了嗎?"

聽著慕容傲的傲的話,站在在門外的淺淺心里冷笑,派人打探她的下落?開什麼玩笑?慕容傲巴不得她死在外面,怎麼會派人找她?倒是藍芷雪,讓淺淺覺得她其實並非惡人.大概也是因情生恨,之前的慕容淺淺又與她針鋒相對,所以才會交惡吧.

"母親,不是我不肯派人去找淺淺,這事如果張揚出去,讓皇上知道了,讓兒子怎麼交待?"

"大姐,你回來了?太好了!"

"是啊!大姐平安無事就好!"慕容霖和慕容琪在門口碰見淺淺,滿臉的高興.

這一聲屋里的人自然是聽見了,老夫人和藍芷雪起身迎了出來,慕容傲臉色一僵,也跟著出來了.

"淺淺,奶奶的寶貝兒欸!回來就好回來就好!"老夫人看見淺淺瞬間紅了眼眶.

藍芷雪也是笑著看著淺淺,只有慕容傲黑著一張臉,很恨的看著慕容淺淺.

"讓奶奶擔心了,孫女真是不孝."淺淺上前扶著老夫人.

"回來奶奶就放心了.走,進屋!"老夫人拍著淺淺的手慈祥的笑著.

屋里,淺淺挨著老夫人坐著,慕容傲和藍芷茜坐在兩側.

"小桃!你身為奴才,是怎麼伺候主子的!還讓主子為你涉險,此等迫1害主子的奴才,我慕容府容不下!來人,拖出去亂棍打死!"慕容傲厲聲呵斥著小桃.

小桃'噗通’一聲跪下,一邊磕著頭一邊哭著求饒道:"老爺饒命啊!老爺饒命!"

這時進來兩個家丁拉起小桃准備拖出去.

"慢著!"淺淺冷聲阻止道.慕容傲這是見她回來有氣沒地方出,便撒在小桃身上.

"淺淺,此等坑害主子的丫頭,你還要留著做什麼?爹這是在幫你清理門戶!"慕容傲怒瞪著淺淺.

"多謝父親的好意,淺淺不需要."淺淺淡然而禮貌的回道.

"你不需要是你的事,但慕容家容不得這種奴才,拖下去!"

"老爺!小桃知錯了!求您放過小桃!老爺!"小桃一邊哭喊一邊拼命的掙紮著從家丁手里逃脫,一下匍匐在淺淺腳邊,拽著淺淺的衣角,哀求道:"小姐,您救救小桃吧,小桃再也不敢了!"

淺淺繡眉微微皺了皺,將小桃從地上拉起來.輕聲道:"沒事的,別怕!"

"下去吧!"淺淺對著兩個家丁吩咐道.

兩個家丁看了看慕容傲,又看了看慕容淺淺,一時竟不知道,該退還是該留.

"我這個家主說話沒用是嗎?來人!"淺淺聲音陡然轉冷,今日她若是不殺雞儆猴,怕是這個家里的人還分不清誰是家主了!

淺淺話落,又進來四個家丁.

"將他們兩個拖出去杖責二十!吩咐下去,以後我的話有敢違抗的,通通杖責!這就是慕容家的新家訓!"淺淺嚴聲厲色的說著.

可剛進來的家丁卻懵逼了,這到底該聽誰嗯啊?大小姐不在的這兩日,老爺可是說了,以後這個家還是聽他的,對大小姐的話可聽可不聽.現在是聽還是不聽啊?

見家丁們站著不動,慕容傲面上有一絲得意.開口道:"淺淺啊,這個家主你才剛剛接任,很多地方都還不懂,以後慢慢學."

淺淺淡淡的看了一眼慕容傲,開口道:"門口的人進來,將這六個人拖出去,每人杖責二十!"

"淺淺!"老夫人開口想要阻止.這些家丁明顯是聽慕容傲的,在這麼下去,淺淺怕是更沒有威信了.

"是!謹遵慕容家主的令!"門口突然響起兩道鏗鏘有力的聲音.接著百里燁和歐陽景天便進來了.

兩人進門一聲未吭,直接將屋里的六個家丁扔出去了.接著外面便是'噼里啪啦’一陣板子聲和哀嚎聲.

老夫人和慕容傲呆愣了片刻後也跟了出去,他們沒想到百里燁和歐陽景天會在這時候出現在慕容府,更沒想到他們會充當淺淺的打手!

淺淺自然也跟了出去,其實當她進門的時候,百里燁和歐陽景天就跟了上來,只不過他們靈力太高,隱藏的好,慕容傲沒有發現罷了.當四個家丁進來後,淺淺看見門口晃動的身影,編制但他們是想幫自己,所以就順水推舟承了他們的情.

這邊動靜如此之大,自然是引來了不少圍觀的吃瓜群眾.紛紛驚訝百里燁和歐陽家主竟然親自操刀,充當大小姐的仆人.這兩個人可都是風云人物,英傑中的佼佼者.如此一來,慕容淺淺的地位,在他們心中也瞬間水漲船高,蹭蹭的往上竄啊!

"從今天開始,慕容家只有一個家主,若是有人違抗我的命令,下場就如此棍!"淺淺冷聲說著,將百里燁手中的棍子拿過來,'啪’的一聲折成兩段,扔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