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月曜的真面目
g,更新快,無彈窗,!

白虎一見玄武攔著不讓它進屋,臉色頓時就難看了.用爪子抹了一把心酸的眼淚,扯著嗓門咋呼道:"憑什麼不讓爺進去?爺就要進去!你不讓爺進去,是不是想一個人霸占主人,沒有門兒!門兒都沒有!讓爺進去!就進去!"

白虎說著拼命的掙紮著往屋里鑽.

淺淺聽著屋外的動靜,眼角抽了抽,這逗比又開始作死了.

玄武一把拎起白虎,警告道:"少在這胡說八道!慕容大小姐在里面,小心尊主聽見了收拾你!"

不說這個還好,一聽說慕容淺淺在里面,白虎更是炸毛了,聲音越發大了.

"那個小妖精在里面?不行!爺要進去解救主人!不能讓她再害主人了,我滴主人哎!命怎麼這麼苦啊?碰上這麼個害人的小妖精喲!!"

玄武聽它這嚎的這麼大聲,眼角抽了抽,抬起手一掌劈在白虎的脖頸處.

"小玄子…你敢…暗算爺…你…"話還沒說完,白虎就暈過去了.

"慕容大小姐,食材備好了,在廚房呢,我帶白虎先離開了."玄武隔著門對著里面說道.

淺淺聽著走遠的腳步聲,輕輕笑了笑,將目光又放在了床1上之人的身上.一步步超床邊走去.

"對了,尊主什麼時候夢醒啊?"一邊准備食材的青龍開口問道.

"快了吧."朱雀看了看天,接著道:"應該差不多了."

"那咱們抓緊點時間,估計慕容大小姐一會兒該過來了."青龍催促道.

"砰…"重物落地的聲音

"白虎,你這是做什麼?"青龍看著臉著地的白虎,憋著笑問道.

白虎從地上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一臉幽怨的看著青龍道:"老大,玄武欺負爺,他不讓爺見主人!你快揍他!揍他!"白虎一邊比劃著爪子一邊說著.

青龍詢問的眼神看向玄武.

"慕容大小姐在屋里."玄武一個眼神,青龍和朱雀便都明白了.如果放白虎進去,壞了尊主的好事,他們這些人一個都跑不了!

"也不知道尊主什麼時候才要跟慕容大小姐表明身份啊!"青龍一邊砍柴一邊說道,想想都有點小激動.

"嘩啦…"水桶掉在地上的聲音.

青龍和朱雀看著呆愣愣的玄武,不明所以的對視了一眼.

"小玄子,你手抽筋啦!"坐在一旁啃點心的白虎含糊不清的說道.

呆滯了半天的青龍,哆哆嗦嗦的看著他們顫抖的聲音道:"如果我說我忘了給尊主帶上面具,會怎麼樣?"天啊!殺了他吧,他早晨給尊主擦洗的時候,忘了給尊主戴上面具了…

青龍白虎和朱雀集體愣了一下,然後狠狠的咽了口唾沫道:"你會死的很慘!"

玄武:"……"完了完了,他該怎麼辦?尊主會不會掐死他?

"慕容…大小姐!"青龍和朱雀有點結巴看著玄武的背後,同時出聲道.

玄武條件反射的轉頭,看見慕容淺淺後,像見鬼般向後彈跳了一大步,然後激動的看著她.

"你…干什麼?"淺淺看著玄武如此激動的樣子問道.

"慕…慕容大小姐,你…怎麼會在這里?"玄武有些口吃的問著,她這會兒不是應該在尊主的房間里嗎?而且已經發現了尊主的真實身份,想到著他就悲催的想哭……

"我來給冷月曜煲湯啊!"淺淺若無其事的說道:"哦,我剛進屋就想起了,不如先過來煲湯,煲好湯再過去看他,他醒了就可以直接喝了嘛."

"這麼說沒看見…"玄武激動的差點跳起來!

"看見什麼?"淺淺美眸瞪大,疑惑的看著玄武.

"沒…沒什麼!"玄武擺擺手,然後飛奔著往冷月曜的房間跑,他要趕緊去給尊主把面具戴上!真是老天保佑啊!

淺淺看著他跑遠的身影,一臉的莫名其妙.心里卻是驚濤駭浪般,久久難以平息.沒看見?怎麼可能沒看見?她又不瞎!

一刻鍾前…

當她一步步的往床邊走去,心里想著冷月曜為她做的一切事情.想著一會兒等他醒了,她該如何對他說.然而…當她看清床1上之人的時候,腦袋里所有想的事情,一下子仿佛都被吹跑了.她怔愣的看著床1上的人.

如刀刻般恰到好處的臉盤,面如冠玉,薄唇微抿微微向上翹起,形成一條完美的弧度,只是有點蒼白.高挺的鼻梁之上,一對濃密的睫毛如兩把蒲扇,微微閉著的雙眸,劍眉橫掃,自帶英氣,好一張翩若驚鴻的臉---百里燁!

淺淺看著這張帥到人神共憤的臉,狠狠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是她眼花了嗎?她急步走到床邊,將臉湊到百里燁的面前,伸出手狠狠的捏了百里燁的臉.

我靠!這手感--還不賴!滑不溜丟的,好有彈性!淺淺捏著捏著竟然有點愛不釋手,直到百里燁微微顫了顫睫毛,淺淺松開爪子一下就彈開了,慌不迭時的就奔出了冷月曜的房間.

冷月曜就是百里燁,百里燁就是冷月曜!我滴天!好詭異喔~她感覺自己在做夢!

百里燁,冷月曜!哼哼!敢耍她?騙她的她團團轉是嗎?走著瞧!

"加一罐鹽,加五勺醋……"淺淺一邊做著黑暗料理,一邊嘟囔著.

淺淺端著煲好的湯到了冷月曜門口的時候,正巧碰上玄武灰頭土臉的出來.

"玄武,你這是怎麼了?"淺淺奇怪的看著他.

"沒事."玄武心情低落,倍感委屈的說著.他剛才進去給尊主戴面具,結果好巧不巧發尊主就醒了,摸著自己的臉,非說是他掐的.冤枉啊!給他十個膽子也不敢去掐尊主的臉啊!

結果尊主根本就不聽他解釋,直接就罰他去清理馬廄了,嗚嗚…好心酸…

"你醒了?"淺淺端著湯進來,看著已經戴好面具端正的坐在床邊的冷月曜.真的很難想象這個多說一個字就跟要他命似的大冰山跟沒個正形吊兒郎當的百里燁是一個人!開玩笑,誰會相信啊?可事實的確事同一個人.

冷月曜沒有吭聲,只是看著她手中的盤子.

"感覺好點了嗎?為了感謝你,這是我特意給你煲的湯,你快嘗嘗吧."哼!小樣兒!讓你耍我,今兒非齁死你!她可是把整罐鹽都倒進去了!

"湯!好香啊!"白虎聞著香味就飄了進來,滴流圓的眼睛眼巴巴的瞅著淺淺手中的湯.這湯雖然味道無法入口,但奇怪的是聞著卻是飄香四溢.

白虎聞著這香味,口水就往下流,一個沒忍住,就拍著翅膀往盤子上飛,一陣強大的氣流就沖著白虎就砸了過來,就見白虎繞著淺淺轉了一圈直接就被摔出了門外.同時伴著薄涼的聲音:"滾出去!再敢進來,本尊就將你烤了加菜!"

話落,房門'砰’的一聲關上了.

這玄氣一下將白虎扔到了天上,在空中畫了一個完美的弧度後,落在了門外的地上.

淺淺光聽這動靜就知道白虎一定摔的很慘,而且是臉先著地,心里暗暗叫好.活該!剛才還罵她是小妖精來著,就該一巴掌拍死才好!

白虎在地上掙紮了兩下,將腦袋從坑里拔出,一咕嚕爬起來,滿是哀怨的眼神看著那緊閉的房門,嘴角一癟,眼里頓時蓄滿淚水,活脫脫就是一個遭丈夫拋棄的怨婦.

聽到動靜折回來的玄武嘴角抽搐的看著白虎,伸出兩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又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意思是,你要是敢在這一哭二鬧三上吊,尊主真的會將你烤了加菜.

白虎看著玄武的警告,聳動著圓滾滾的身子抽泣幾下,"哇……哇……爺失寵了!爺不活了!爺去吃點心撐死自己!"嚎啕大哭著滾向了遠方.

淺淺聽著白虎這如喪考妣的哭聲,嘴角猛的抽了抽,抬頭看向冷月曜,卻見冷月曜正含著絲絲冷意看著自己.

淺淺頓時瑟縮了一下,她怎麼忘了他現在可是冷月曜啊!天孤城的尊主!陰晴不定的神經病!

看他這眼神就知道這貨在生氣,淺淺不自覺的一陣心虛.又看了看手中湯,完了!這要是給他喝了,報複不成說不定會被他整死.

"呵呵,那個湯涼了!我再去熱熱!"這麼想著,淺淺拔腿就往外跑!

沒跑兩步,一陣強大的靈力繞過她的腰枝,連人帶湯便直接穩穩的到了冷月曜的懷里.

冷月曜墨色的冷眸,掃了一眼懷中的人,雖然沒有開口說話,但看到那碗湯時眸中的冷意確實少了許多.伸手直接端起那碗湯…

"等一下!"淺淺想都沒想,一把抓住冷月曜的胳膊,她覺不對不能讓他把湯喝了,不然她就倒黴了!!

墨色的眸子看著慕容淺淺,眸中帶著點點疑惑.

"那個…謝謝你救了我,你身上的蠱毒…"淺淺說著眸中竟有一絲愧疚,如果不是因為她,他也不會中蠱毒.

"你是在關心我?"冷魅的話語從寡薄的唇畔溢出,墨色的眸染上一絲暖意,如耀眼的星辰.

淺淺頓時一噎,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關心嗎?是的!她不可能在他為她做了這麼多事後,還對他的心意無動于衷.

"嗯."淺淺幾不可聞的聲音應道.連她自己都有點聽不清.

可他卻聽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