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腸蠱
g,更新快,無彈窗,!

"呵呵,是嗎?你就不怕我殺了你,再去救小桃?"淺淺挑眉看著公孫睿.

公孫睿卻是不怒反笑道:"你覺得你殺了我,再就那丫頭,還來的急嗎?"

"公孫睿,誰給你的自信,覺得我會用自己的命換一個丫頭的命呢?"淺淺像看傻子一樣的看著公孫睿.

這下公孫睿卻是笑不出來了,暗自懊惱道:是啊,誰會為了一個卑賤的下人不要自己的命啊?換成是他,他也不會啊!

"別人或許不會,可是你慕容淺淺一定會!"公孫憶柳從門口進來,臉上帶著篤定的笑容.

"何以見得?"淺淺雖然笑的無所謂,可是心里卻有一絲心慌.

"無所謂嗎?呵呵…"公孫憶柳細長的手指把玩著自己的一撮頭發輕笑著,忽而抬眸,含著一絲殺氣冷聲道:"把那丫頭給我殺了!"

"慢著!"靠!你奶奶個熊!淺淺暗自低咒道.這個公孫憶柳真他娘不是個玩意兒,竟然要挾她!不靠譜的小白,用著它了它去不在!不知道跑哪去野了!

"我們兄妹可沒有那麼多時間跟你耗著,選一樣吧?公孫睿開口說道.

"你們直接殺了我就行了,何必這麼麻煩?"淺淺撇了一眼盤子中的東西,要她死直接殺了她不是更快?繞這麼大一圈,真是脫褲子放屁!

"殺了你?哈哈哈哈…"公孫憶柳好像聽了什麼好笑的事情,大笑起來.然後狠厲的眼神看著慕容淺淺,"殺了你豈不是太便宜你了?我要折磨你,一點一點的折磨死你!"

變態!這是淺淺對公孫憶柳的唯一解釋.

"慕容巧巧是不是你殺的?"淺淺看著公孫憶柳,這麼變態的人,很有可能是她做的.

"我跟巧巧無冤無仇,我殺她做什麼?倒是你!慕容淺淺,是你殺了巧巧,對她奪走歐陽景天懷恨在心,所以殺了她,是不是!"提起慕容巧巧,公孫憶柳對她的恨又多了一分,"慕容淺淺,你就是個害人精!你奪走了燁哥哥,害死了巧巧,我一定會讓你不得好死!把藥喝了,把藥喝了!"

淺淺看著公孫憶柳幾近癲狂的樣子,深深的覺得,瘋子是一種可怕的存在!她如果現在出去就小桃,肯定是來不及的.可如果她不喝,小桃也活不了.她現在有點後悔自己來了!該死的小白!這會也不知道回來找她!

淺淺看著盤子中的毒藥,"要死也得讓我死個明白吧?這都是啥呀?"

"這一碗是蝕心草,會一點一點融化掉你的心,讓你慢慢的死去.這一顆是斷腸蠱,你吃了,身體里就會有一條蟲子,只要我吹奏手中的笛子,它就會一點一點的啃噬你的內髒,直到沒有東西可以啃,它就會咬破你的肌膚,從你身體里爬出來."公孫憶柳說著,好像看到了慕容淺淺慘死的樣子,一副賞心悅目的神情.

"嘔…"淺淺都快惡心吐了.想了想,拿起斷腸蠱,這個雖然受折磨的時間長,但只要她不吹奏笛子,她就沒事.好歹能多撐一會兒,說不定朱雀有辦法救她.

"你們怎麼保證我吃了它,你們就會放了小桃!"

"我公孫睿向來說話算話!"公孫睿說著還洋洋自得起來.

淺淺撇撇嘴,你都卑鄙到劫持人質要挾人了,你還很自豪啊!

沒辦法,淺淺只得拿起斷腸蠱一口咽了下去.

"現在可以放了小桃了吧!"淺淺的臉色很是難看,不知道是因為吃了斷腸蠱難受還是厭惡這對兄妹.

"呵呵,不著急,都吃了斷腸蠱了,就不想嘗嘗這蠱毒發滋味嗎?"公孫憶柳笑的的陰險,從袖口里拿出笛子.竟然真的吹奏起來.

"靠!"淺淺低咒道.一股鑽心的痛開始在身體里蔓延,淺淺死死的咬著牙,額頭瞬間沁出汗珠,整個人蜷縮在地上,貝齒咬破了嘴唇,痛的臉色煞白,卻仍是沒有叫出聲.

而另一邊,一陣白色的颶風席卷了京城的大街小巷,強勁的罡風吹的路人睜不開眼睛,這正是疾馳而來的正是百里燁.他去找慕容淺淺,房里沒人,便警覺不妙,在牆角發現了字條,這個笨女人!竟然自己一個人去送死!寒冷的冬夜,百里燁卻是一頭的汗,不知是因為走的太急還是心里太急…

"百里二公子這麼急匆匆的是要去哪啊?"磁性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便湧出一大批黑衣人,將百里燁團團圍住.

百里燁此時哪里還有平日的吊兒郎當,看著為首的黑衣人,一身冷冽的戾氣,讓整個巷子都彌漫著鋪天蓋地的寒意.

原本嚴冬的酷寒就讓人瑟縮,百里燁的霸凌氣息更是讓這群黑衣人瞳孔微縮,甚至還有一絲緊張.

與此同時腳下的地面突然開始晃動,讓他們心顫,好似下一秒地面就會崩裂,他們就會從這裂縫中掉下那萬丈深淵一般!突然有些後悔過來,誰都知道百里燁可是打敗了百里鉉的人,他們這是來送死嗎?

"螻蟻鼠輩,也敢在爺的面前放肆?"如地獄修羅般的冷嗤在空中炸響,讓他們的心髒狠狠的瑟縮了一下.

說話間,墨瞳已染上嗜血的寒芒,似波濤洶湧的大海,能掀起狂風巨浪將人吞噬,令人驚恐膽顫.白色的氣流開始擴散,瞬間彌漫整條街道.

那群黑衣人互相對視了一眼,手中的劍也開始拿不穩!尤其是為首的黑衣人,劍眉深蹙,似是沒想到百里燁的靈力竟比他想象的還要強大!

思忖間,便對上了百里燁眸.

正是這一對視,讓他清楚的看見了百里燁眼神里毫不掩飾鄙夷!他頓時一噎,心中怒火中燒!百里燁只不過是個小妾的兒子,而他,是百里家的嫡出長子!百里家現在的家主!百里燁有什麼資格這麼看他?還敢說他是螻蟻鼠輩?!

這麼想著,怒不可解的黑衣人首領,禦劍而起,所經之處罡風陣陣.直沖百里燁而去!

百里燁墨眸微寒,抬手一揚,強大的靈力瞬間聚集,換化成一把白色的長劍,避過對方的罡風,迎上黑衣人首領的長劍,兩劍相碰撞,靈力在半空中較量,迸發出一波強勁的玄氣,狠狠的砸在街道的牆上,那牆壁轟然倒塌.

百里燁站在原地未動,他的長劍卻是再次朝黑衣人首領襲來,黑衣人首領眸色一緊,再次執劍迎上.對峙間,百里燁的內息越來越強,黑衣人首領緊緊握住手中的長劍,卻是半分都不肯退卻.僵持間額頭沁出數滴冷汗.空氣都似被這強大的靈力撞擊出層層褶皺,一圈圈的蕩漾開來,領周圍的人都不敢輕舉妄動.

而慕容淺淺此時蜷縮在地上,汗水已經浸透了她的衣衫.而公孫憶柳和公孫睿則冷笑著在一旁欣賞著淺淺此時的樣子.

"你們兄妹二人還真是大膽啊!"妖魅性感的聲音自一側響起.

窗口處不知何時坐了一名紅衣男子,一條修長的腿支在窗台上,另一條垂在下面隨意的晃著,兩束墨色的長發散落的肩頭,如血般的紅衣隨風輕擺,雪百的肌膚細弱凝脂,一雙璀璨的眸子似黑寶石般晶瑩閃耀,朱紅的唇畔掛著一抹妖嬈的笑容,朦朧的月色下,美得讓人心醉,此人正是蕭逸軒.

"國師大人!"公孫睿和公孫憶柳心里一驚,蕭逸軒怎麼會找過來?

公孫憶柳的笛子一停,淺淺的痛處得以減少,卻是虛脫的昏死了過去.

"該死!"蕭逸軒陡然移至淺淺跟前一把將她抱起,蹙眉看著公孫睿兄妹二人,眸中的殺意一覽無遺.

"國師大人!"公孫睿先一步出聲,"國師大人怕是誤會了,我兄妹二人趕過來時,慕容淺淺已經這樣了.舍妹剛剛是在為慕容淺淺療傷."

公孫睿低頭道,他敢斷定蕭逸軒定是剛到不久,不然不會讓憶柳這麼折磨慕容淺淺,他也沒證據證明是他們做的.

聞言蕭逸軒也跟他們多費口舌,自然會有人收拾他們."本國師如果是你們,會先去給自己選好墳頭."話落,人已經帶著淺淺離開了.這麼厚顏無恥的人,多看一眼還真是怕閃瞎了他24k狗眼.

公孫睿和公孫憶柳心里一緊,互相對視了一眼.不明白蕭逸軒這話的意思.

而另一邊,百里燁還在不斷加深的靈力,黑衣人首領額頭不斷的冒出冷汗,心里驚歎百里燁的靈力竟然如此身後,他已經吸取了兩個高階高手的靈力,百里燁竟然還能與自己打成平手……

然而下一秒百里燁就用實力告訴他,他想的太樂觀了!

百里燁邪肆的一笑,再一次抬手!墨眸中盛滿盛怒,強大的靈力從指間散出,再次灌注到劍氣上.

"砰"的一聲,黑衣人首領沒能頂住,被打飛數丈,險險落地,剛一站住,卻是一口鮮血吐出,癱倒在地.他沒想到百里燁的靈力竟然已達到天階,眸中瞬間盛滿驚恐!百里燁你隱藏的太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