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贅慕容家
g,更新快,無彈窗,!

冷月曜抬眸,眼中有一絲不解,好似不明白淺淺話中的意思.

淺淺對天翻了個白眼,有些不耐煩道:"你咋還不走?"

"本尊為何要走?冷月曜忽然湊近,銀色的面具在淺淺年前放大.

四目相對,淺淺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你是不是長得很丑?"

冷不丁的這麼一句話,倒是把冷月曜問懵了,看著淺淺半天沒說話.

圖"那個…對不起,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淺淺回過神突然發現竟然把一直藏在心里的話問出來了,局促不安的看著冷月曜,生怕說了他的傷心事,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哈哈哈哈…"冷月曜突然朗聲大笑,似是淺淺這窘迫的樣子取悅了他.

淺淺先是一怔,然後狠狠的剜了一眼冷月曜,神經病啊!

第二日一早.淺淺還沒起床,小桃就風風火火的闖了進來.

"你作死啊?一驚一乍的,沒看小姐還沒起呢嗎?小心小姐起來收拾你!"綠蘿用手指戳了一下小桃的頭,准備把她拉出去.

小桃吐了吐舌頭,她家小姐有起床氣,睡不醒容易發火.這麼一想就乖乖的跟著綠蘿又退出去.

"什麼事啊?"慵懶的聲音自幔帳內傳出來.

"小姐.百里二公子又來了!"小桃一見淺淺醒了,一個健步沖過去,滿臉的興奮.

"他怎麼又來了!"淺淺不耐煩的扒開幔帳就對上小桃興奮的小姐.

"你那麼興奮做什麼?"淺淺狐疑的看著小桃.

"小姐,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小桃笑的一臉神秘.

……

淺淺嘴角抽搐的看著一院子的東西,十幾個大箱子,大到櫃子桌子,小到衣服鞋子,甚至連枕頭被褥都有.

"百里燁,你…這是要做什麼?搬家啊!"

"答對了,哈哈,小爺從今天開始搬過來跟娘子一起住了,開心不?"百里燁咬了一口蘋果,嘎嘣脆.

"麻煩你把'不’字放前頭,謝謝!"開心不?她不開心好不好?

"哦,那就是開心!"百里燁說著朝著慕容淺淺眨了眼睛.

淺淺:-.-#"百里燁.你搬過來,你爹他知道嗎?"

百里燁撇撇嘴,雙手一攤.一副'你猜啊’的表情.

"銀子,你們家老爺知道這事嗎?"不知道最好,讓百里胤來把這瘋子帶回去.

這麼一問,銀子立馬沮喪著臉道:"知道!而且我們老爺絕對支持我們少爺入贅慕容家."

'霹靂咔嚓!’淺淺覺得一道閃電擊中了她,將她雷了個外焦里嫩!

"入贅?!"什麼鬼?所有人都一副'我聽錯了’的表情看著銀子.

銀子撇撇嘴,幽怨的道:"沒錯,我們少爺要嫁給慕容家主,入贅慕容府,這都是嫁妝."少爺入贅就入贅好了嘛!為啥要把他當嫁妝一塊帶過來呢!他還想就在百里府跟小紅在一起呢!

而且老家主也是,竟然想都不想就答應了!這樣斷子絕孫把兒子娶媳婦的爹給他來一打好不好?

"瘋了瘋了!這個世界太瘋狂了!"淺淺一副'我在做夢’的表情又滾回房間睡覺去了,希望一覺醒來,這貨沒來過…

是夜,公孫睿的房間…

"慕容淺淺,我要你不得好死!"公孫憶柳眼睛猩紅,手里死死攥著一張紙條,地上一片狼藉,地上跪著的丫鬟,額頭正流著血,卻是一聲都不敢吭,深深的垂著頭,大氣都不敢喘這是剛剛有人送來的.她今天去百里府怎麼都找不到百里燁,,細問下才知道百里燁竟然搬去了去慕容府!為了娶慕容淺淺他竟然要入贅!姑丈是瘋了嗎?為什麼!她不甘心!她一定要慕容淺淺消失!就在她發脾氣的時候,有人送來一張紙條.上面只寫了兩個字:小桃!

公孫憶柳唇角一抹冷笑,哼!慕容淺淺,你死了就沒人再跟我爭燁哥哥了!

"哥!我要慕容淺淺死!你一定要幫我!"公孫憶柳自知不是慕容淺淺的對手,她第一個想到的幫手便是公孫睿!

"公孫憶柳,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公孫睿像看瘋子一樣的看著公孫憶柳.慕容淺淺現在是慕容家主,那一身的靈力何其了得,想殺她談何容易?更別說皇上還對她贊譽有加,一副誰要動她就誅誰九族的架勢,真是活見鬼了!

"哥!我不能讓慕容淺淺那個賤人嫁給燁哥哥,你幫幫我!"

公孫睿聞言,雙眸微眯,危險的看著她,冷聲道:"公孫憶柳,我警告你!不要去動慕容淺淺,莫說你不是她的對手,就算你打的過她,你以為歐陽景天,百里燁和慕容家會放過你?"歐陽景天對慕容淺淺那是誰都看的出來,歐陽家他們惹不起,百里燁已經不是那個只會吃喝玩樂的廢物,他的靈力連百里鉉都敗的如此慘烈,自己更是不敵.以前,慕容家或許不會把慕容淺淺的死活當回事,可如今她是一家之主,就另當別論了.所以慕容淺淺動不得.

"大哥!你怎如此膽小!難怪慕容淺淺如此欺辱與你!"公孫憶柳恨鐵不成鋼的看著他.

"你什麼意思?"公孫睿明顯生氣了.

"你以為那是王一鳴為何幫著慕容淺淺,你當真以為那是誤會嗎?"公孫憶柳將當日之事娓娓道來.她其實當時也在場,只是沒有站出來.當然,她有她自己的如意算盤.

"慕容淺淺!"公孫睿手指攥的'嘎巴’響,心里一股怒火無處宣泄,她慕容淺淺竟當他是猴耍著玩嗎?!

"大哥以為想讓慕容淺淺死的只有我們嗎?"公孫憶柳冷笑道:"慕容傲會好心將家主的位置就這麼讓給慕容淺淺嗎?"

公孫睿心神一緊,"你的意思是?"

……

一早,淺淺便差小桃去買梁記的桃花糕,是慕容老夫人最愛吃的點心.可是直到天黑,都沒見小桃回來.

"綠蘿!"淺淺總覺得有點心神不甯.

"小姐?"綠蘿聽到聲音進來.

"小桃回來了嗎?"

"沒看見啊!"綠蘿也忽然想起從中午小桃出門好像就沒見過她.

淺淺看了看天色,開口道:"找幾個人出去找找,這麼晚了,別出什麼事."

"哎,我這就去!"綠蘿說著就跑了出去,叫上星云和朱雀一起去找了.

"誰!"淺淺手中握著一顆石子,外面用一張紙包著.

只見上面一行清秀的字跡:想救小桃,城東十里外,一個人來,否則就給小桃收尸!

淺淺將紙條緊緊的攥在手里,起身便往城東郊外而去.

淺淺出了城東,一路疾馳而去.不管是真是假,小桃是她的朋友,是她的人,她有責任保證小桃的安全.

簡陋的木屋里,充斥著一股黴味,淺淺掃了一眼卻是連小桃的人影都沒看見.她的第一反應便是--上當了.

轉身想出去,門卻在此時突然關上了.

"想走,完了!慕容淺淺,今日你有命來無命回!"冷峻的聲音自頭頂響起,接著一蒙面人一躍而下,負手立于淺淺面前.

淺淺掃了眼前之人一眼,淡淡的道:"公孫睿,你以為用小褲1衩蒙著臉,我就認不出你了?"

真搞笑,古人都以為自己蒙著半張臉別人就認不出他了?有本事你學冷月曜,把整張臉找面具糊上,就露一張嘴放外面呀,那在她就認不出來了.

而公孫睿聞言,臉色一僵,驚訝的看著慕容淺淺:"你認得出來是我?"

淺淺白眼一翻,無語道:"你就捂著一張嘴,我想不認識你都行啊!"這智商還學人綁架,也真是醉了.

聞言公孫睿伸手一抹,不禁一臉尷尬,他剛才嫌捂著太悶,便將面罩拉下來,誰知慕容淺淺突然出現,他一時著急忘了拉上去了.

"小桃呢?把人交出來!"淺淺冷著一張臉看著公孫睿.

"想見小桃可以,先接受一下考驗!來人!"

考驗?淺淺有些懵逼了,怎麼搞得好像她是來娶親的一樣,這個公孫睿搞什麼鬼?

正想著,門外進來一個黑衣人,手里捧著一個托盤,上面有兩樣東西,一碗藥還有一粒藥丸.

"厲害了我的哥,這是要毒死我嗎?"淺淺瞪著美眸看著公孫睿.

公孫睿有一瞬的怔愣,第一次看見要死了還這麼興奮的人.

"想見小桃就把這個喝了."公孫睿瞟了一眼托盤上的那碗藥.

"這是啥?產地哪?有使用說明書嗎?三無產品我吃的!"淺淺擺出一副'我也是有脾氣’的樣子!

這一問,把公孫睿問懵了,他第一次聽說喝毒藥還要問產地的,使用說明書是個啥玩意兒?

"這是斷腸蠱……產自…由不得你不喝!不喝小桃就得死!"公孫睿氣急敗壞的說道!他真是瘋了!竟然真的回答這個女人的問題!

"你是不是傻?你讓我喝我就喝,那就是我傻!"淺淺略帶鄙夷的看著公孫睿.

"呵呵…不喝?"公孫睿冷笑了一聲,拍了拍手.

然後兩個黑衣人將綁著的小桃帶了上來,嘴里還塞了一塊布.

"慕容淺淺,別耍花招,你永遠沒有架在她脖子上的刀快.帶下去!"

話雖如此說,公孫睿還是忌憚慕容淺淺,所以趕緊讓人將小桃帶下去.

"你乖乖將藥喝了,那丫頭便沒事."

"呵呵,是嗎?你就不怕我殺了你,再去救小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