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也不嫁
g,更新快,無彈窗,!

"我與娘子已有婚約,也有了夫妻之實,岳父大人自然是該稱我為賢胥,奶奶,您說對嗎?"百里燁說著看向慕容老夫人,一口一個奶奶的叫著.

"這…"老夫人看看百里燁又看看慕容淺淺,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好.

"慕容世伯,小侄今日是來提親的."歐陽景天見百里燁如此不要臉,他干脆也直奔主題,省的被百里燁捷足先得.

"提親?賢侄是要向誰提親啊?"慕容傲心知肚明的問著,面上卻裝出一副疑惑的樣子.

"自然是向淺淺求親…"

"唉呀媽呀~歐陽家的尊主竟然要強娶有夫之婦啦!"歐陽景天還沒說完,百里燁就開始呼天搶地的吆喝道.

淺淺滿臉的黑線,她覺得《八卦周刊》沒請他去,真是她的損失,她應該考慮請百里燁去杜撰個小說啥的~這聯想能力,這無事生非發本事,絕對能火!

"百里燁,淺淺還沒嫁給你!你別得寸進尺!"歐陽景天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要是百里燁再多說一句,他一定會一拳錘死他!

"這事恐怕歐陽賢侄是找錯人了."慕容傲撇了一眼慕容淺淺冷聲道.

"此話怎講?婚姻自古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慕容世伯怎會做不了主?"歐陽景天只當這是慕容傲的推托之詞.他是絕對不會輕言放棄的.

"淺淺如今已是家主之身,老夫雖是她的父親,可惜現在人微言輕,怎能做的了當家人的主?豈不是笑話!"慕容傲這話說的酸不拉幾的,連藍芷雪都有點聽不下去了.她覺得淺淺能坐上家主的位子,是她憑實力得到的,怎麼這會老爺倒不高興了呢!

慕容霖和慕容琪本就對慕容傲怨恨,這會兒聽慕容傲說這話,更是打心眼兒里瞧不起他!鄙夷的眼神撇了他一眼,他說這話啥意思?難道還想讓大姐把家主的位子還給他不成?還是想著讓大姐當傀儡家主,他幕後操作?做夢!就算大姐肯,他們兄妹二人也不肯!

"嗯~岳父大人這話說的在理.娘子,你覺得咱們的婚事何時操辦比較好?"百里燁好似很是認真的品味了慕容傲的一番話,然後一副'你說的很有道理,你做不了主我就不找你了’的表情,直接越過慕容傲,開始問慕容淺淺了.

對于這一點,淺淺覺得百里燁更對她的胃口.什麼叫'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聽歐陽景天的語氣,好像只要慕容傲答應了,她慕容淺淺答不答應都要嫁給他一樣.

在這點上,百里燁倒是懂得征求她的意思,雖然這個征求的方向優點偏差-.-#但總歸思想是與她比較接近的.可能因為百里燁從來都灑脫放1蕩不羈,是別人眼中的異類.而她來自未來,思想模式也與這些人格格不入,這樣的兩個人更容易產生共鳴吧.

"噗!"慕容琪聽著百里燁的話沒忍住,笑出聲來,不知道他是真沒聽懂還是裝的,不過看著慕容傲吃癟,她覺得格外開心.

而慕容傲被百里燁這麼一攪和竟然被噎的說一時不知道該說啥了.眼巴巴的看著百里燁往淺淺眼前湊.又看到慕容琪偷笑,心里格外憋屈,朝著下人們吼道:"都杵在這兒干什麼?不用去干活啊!"

下人們撇撇嘴,好不容易碰上這麼精彩的戲,這就撈不著看了,這慕容老頭不做家主了還管他們,真是丑人多作怪!紛紛埋怨的看著慕容傲晃晃悠悠的下去了.

"哎呀,二位賢侄.淺淺的婚事怕是要容後再議了.慕容傲腆著臉開口道.慕容淺淺已經是家主了,已經是不可改變的事實,她不管嫁給誰,慕容家都會易主,他是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的!

"是啊,這事急不得."老夫人這會兒也想明白了,開口附和慕容傲.

"為何?"歐陽景天仍不死心他一定要得到一個答案!

"這是我的意思!你們先回去吧!"淺淺冷聲開口道.慕容傲的心思她清楚,她現在是慕容家主,身上也有她的責任.就算慕容傲不攔著,她也是不會答應的.

送走了百里燁和歐陽景天,老夫人便差人將淺淺請去了祠堂.

"奶奶."淺淺進門就看見老夫人跪在慕容家祖宗的排位前.

"淺淺,來!"老夫人招手讓淺淺過去.

老夫人此舉淺淺早在淺淺的意料之中,也知道老夫人叫她來的用意.所以很自覺的走過去跪下.

"慕容家列祖列宗在上,不肖子孫慕容淺淺給祖宗磕頭."還不待老夫人開口,淺淺自己就先磕了三個頭.

老夫人沒想到淺淺會如此主動,有一瞬的呆愣,直到淺淺磕完頭看著她,她才反應過來.

淺淺扶老夫人坐下.開口道:"奶奶今日找我過來是有事要問淺淺吧."

老夫人看著淺淺突然覺得有些陌生,這孩子性子變了不少,沉穩多了.可是…

"淺淺,你是個聰明的孩子.奶奶想問什麼,你應該知道."老夫人話雖如此說著,可眼神依舊慈愛.

"被廢了靈力後,我一度活在痛苦之中,後來……"淺淺自然知道老夫人想知道什麼,所以一五一十的都告訴了老夫人.

"這麼說是冷月曜救了你?"老夫人點點頭,並沒有太多的驚訝.從冷月曜當初對她手下留情的那一掌,她便知道冷月曜不是個歹人.

"嗯,赤雪蓮也是我偷的."淺淺並不想隱瞞.

老夫人點點頭,對這事也並不在意.冷月曜之所以會受了傲兒一掌,也是因為她.所以對于赤雪蓮一事,她並不怪淺淺.只是…

"淺淺,冷月曜為何要幫你?今日卻又要人殺你?他可是要殺你爹爹的!"老夫人突然覺得心底生出一絲恐懼,冷月曜怕是有什麼更大的陰謀吧.

淺淺聞言卻是笑了.

"奶奶當真覺得冷月曜要殺我?如果他真的要殺我,動動手指頭我的小命就交代了,還會派人如此大張旗鼓的吆喝麼?況且我坐上這個家主之位是他的意思."至于殺不殺慕容傲與她何干!

"什麼?!"老夫人眸色一緊,心里的不安越發強烈起來.

"淺淺,冷月曜這個人城府太深,我們都不了解他的真正目的.你切記不要再與他有牽扯了.你如今已經是慕容家家主,凡是都要以慕容家為重,明白嗎?"老夫人握著淺淺的手.眸中有一絲心疼,接著道:"不要怪奶奶心狠,難為你一個姑娘家.可是慕容家主這個位置,一旦坐上去,就有它的責任和使命,有得就有失,為此你必須放棄一些事情.淺淺…"

"奶奶,我懂!"淺淺打斷了老夫人的話.一抹了然的笑意,接著道:"我今生不會嫁人的!將來慕容家有了合適的人,我會將家主的位子傳與他.奶奶,放心吧!"

"淺淺…"老夫人不禁紅了眼眶.如今歐陽家百里家都想娶她,好不容易淺淺能有個好歸宿了,可是她卻…命苦的孩子.

"淺淺,奶奶還有一件事想求你."老夫人突然想到一件事,開口說道.

"奶奶,有事只管說,切勿說'求’,折煞淺淺了."

老夫人拍著淺淺的手,搖了搖頭.道:"淺淺,你爹爹雖然對你有所虧欠,可是他畢竟是你的親生父親.奶奶求你,如果有一天,我是說萬一哪天,你與他對立了,還請你千萬千萬幫他一把,保住他的命啊!"老夫人這話說的心驚膽戰,不知為何,她總覺得心里不安.

對于慕容傲,想殺他的人太多,她是不想答應,多行不義必自斃.可是老夫人說的也在理,他畢竟是淺淺的父親.想著淺淺點了點頭算是應了.保住慕容傲的性命,也算是對的起老夫人和真正的慕容淺淺了.

淺淺從老夫人那回來,就一個人靜靜的坐在桌前,燭光把整個房間照的昏暗.一絲異動湧現,淺淺沒有起身,只是淡然的說道:"門沒鎖,別爬窗戶."

下一秒,門便開了,一襲月色長袍的冷月曜便出現在門口,依舊的挺拔傲氣,只是嘴角隱隱的抽動,泄露了他此時的尷尬.

"你說的我做到了."淺淺抬頭看著冷月曜,"接下來,你打算做什麼?"

墨眸如炬,冷醇的聲線響起:"做好的慕容家主便可."

啥?就這樣?"你為何要殺慕容傲?"這個問題她一直都想問的.

冷月曜沉吟了半晌,就在淺淺以為他是不是沒有聽到,想再問一遍的時候,冷魅的聲音突然響起:"該告訴你的時候自然會告訴你."

淺淺突然有些生氣,你這也不肯說那也不想說,你來做什麼?

"你要嫁給誰?"薄涼的聲音毫無預警的響起.

這問題來的突然,淺淺一時竟沒反應過來,這思維也太跳躍了,他不會就是來問這個問題的吧?

"誰也不嫁!"淺淺反應過來後,十分干脆的回道.

原以為她說完,冷月曜會轉身離開,沒想到他竟然自己跑過來坐下來.

"你還真是拿自己不當外人啊!"淺淺挑眉看著冷月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