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父,此言差矣
g,更新快,無彈窗,!

"有何不可?"隴南皇簡直就不想再搭理他們了,好不容易找到個冷月曜都害怕的人保護他,他哪還有心思聽他們嗶嗶?但是這兩個是四大世家現任家主,不聽也要聽啊!

"皇上,慕容淺淺身份可疑,還是查清楚後再議吧."慕容傲將隴南皇之前的話拿出來說道.

這畢竟是自己之前說過的話,所謂金口玉言,他身為皇上,出爾反爾總歸是打自己的臉,求救的眼神看向蕭逸軒.

"皇上,慕容淺淺救駕有功."蕭逸軒笑著提醒道.

"慕容愛卿多慮了!"隴南皇得到蕭逸軒的提點立馬有了說辭,開口道:"慕容淺淺救駕有功.況且,這冷月曜口口聲聲的要殺了她,如果慕容淺淺真的跟天孤城勾結,為何還要殺她呢?"

"皇上,這很有可能是個陰謀!如果冷月曜要殺慕容淺淺,大可以直接動手,何須如此大費周章?"公孫睿開口說道.

"放肆!"隴南皇猛的一拍桌子,"公孫睿你是在質疑朕嗎?"笑話!冷月曜為什麼不親自來?為什麼要大費周章?那只鳥都說了!冷月曜忌憚慕容淺淺!他害怕!別說一個慕容家主了,慕容淺淺現在在他心里那就是神!

"聖上息怒,臣不敢!"公孫睿趕緊跪下道.

"聖上息怒!"隴南皇這一拍桌子,嘩啦啦跪了一地的官員.

"此事已定,慕容淺淺即可成為慕容家主!"

淺淺無語的看著隴南皇,這智商,她真為隴南國的未來捉急啊!

陰森的宮殿中,黑衣人跪在地上.

"王,屬下失職,未能殺死慕容淺淺嫁禍給天孤城."聲音輕微的顫抖著,深深的低著頭.

"沒完成任務,你還敢回來!"森冷的聲音透著無邊的寒意自王座之上傳來.

黑衣人頓時頭皮發麻,頂著強大的魔息硬著頭皮道:"王,當時四大世家的家住都在,高手云集,屬下實在是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下手,屬下…"

"砰!"那黑衣人話還沒說完,便被一陣強大的玄力震飛,重重的摔在地上.

"王…噗!"黑衣人一口鮮血嘔出,趴在地上,手撫著胸口,抬頭看著王座之上的人.

"憑你也能殺了慕容淺淺?蠢貨!差點毀了本王的計劃!"無邊的怒意充斥著整個大殿.他本來是想讓刺客冒充天孤城的人刺殺慕容淺淺,讓慕容淺淺可以洗脫和天孤城的關系,沒想到這個蠢貨竟然去劫持隴南皇,險些壞了大事.

"王,總算有驚無險.這次就饒了他吧."蒼老而又沙啞的聲音自一側響起,封吉手握權杖,枯木色的斗篷遮住了大半個身軀.

"滾!"長袖一揮,妖王坐回王座.

那黑衣人聞言如獲大赦般,踉蹌著爬起來退了下去.

"王,姚媚已做好准備,隨時待命."

"嗯.很好!"

……

慕容府的前廳里,密密麻麻的站了一屋子的人,個個低著頭,死一般的沉寂,外面豔陽高照,而府里卻是陰云密布,而這低氣壓的來源則是坐在前廳上首位置的慕容傲.原因就是他們慕容家最傻,最沒用,最不可能的大小姐慕容淺淺竟然成了慕容家主.

而這站了一屋子的不是別人,正是慕容家的下人.個個站的猶如囚犯,低著頭,無精打采,大氣都不敢出,生怕自己成為炮灰.

他們實在是搞不明白,怎麼好好的大小姐就成了家主了?這可是四大世家出的第一位女家主啊!他們之前那麼對待大小姐,現在大小姐做家主了,還指不定怎麼折騰他們呢.他們簽的賣身契可都是死契,生是慕容家的人,死是慕容家的鬼.如果知道有一天大小姐會做家主,當初就應該對她好一點.現在想著都有種掐死自己的沖動!

而現在一旁的管家更是汗如雨下,心里直打鼓,當初可是他取了家法給老爺打大小姐的,這可怎麼是好啊?

"傲兒,你來宣布吧."慕容老婦人坐在另一側的上首看著慕容傲開口說道.而慕容嫣因為受驚過度已經回房歇著了.

"哼!"慕容傲看了慕容淺淺一眼,冷哼一聲沒有開口說話.

"唉!"老夫人為難的看了慕容傲一眼歎了口氣,也沒有再說話.對于淺淺做慕容家主,她驚訝之余也是高興的,這是這父女間的隔閡實在讓她憂心啊.

"今日把大家召集過來主要有三件事宣布."淺淺上前開口說道,既然慕容傲不說,她就自己來說.現在她是家主,該她擔的責任該做的是該說的話她自然要親力親為.

"第一,從今天起由我來接任家主."這話一出,下人們頭又低了一分,集體瑟縮了一下.慕容傲更是心里咯噔一下,滿心的不甘.

"第二,,這府里的事情還是由夫人打理."淺淺說著眼神看向藍芷雪.雖然之前藍芷雪對她並不好,但她不否認這府里藍芷雪打理的井井有條.

藍芷雪聞言一怔,她沒想到淺淺做了家主,不但沒難為她,反而還讓她來處理家務.眼里瞬間蓄滿淚水,再怎麼說淺淺也是她的外甥女,她之前…唉!藍芷雪沒有說話,只是將頭深深的低了下去.

"第三,新人新氣象,以前的事既往不咎.所有人的工錢一律漲三成,希望大家能和睦相處,把慕容家照顧好."

這話一出所有人'唰’的一下抬起頭,目光灼灼的看著慕容淺淺,瞬間覺得整個世界都美好了.他們沒聽錯吧?既往不咎就算了,還漲工錢?有這麼好的事?大家互相對望了幾眼,眸中都是幸福啊!

"家主萬歲!家主萬歲!"下人們集體高呼,淺淺現在在他們心中那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呀.

"喲,好熱鬧呀!"門口傳來一道痞氣十足的聲音.

淺淺前腳剛回府,百里燁後腳就跟著進來了.

"這是百里二公子啊!"

"是啊!聽說他打敗了百里鉉啊!"

"奇怪啊,他怎麼不做百里家主啊!"

"你說他來找我們大小姐做什麼?"

"什麼大小姐,現在是家主!"

下人們現在旁邊竊竊私語著,看著百里燁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什麼稀有物種.

"你來做什麼?"淺淺有些無語的看著百里燁,突然覺得這貨最近頗為奇怪,總粘著她,好像狗皮膏藥.

"看來我家娘子呀!"百里燁笑的妖孽,似真似假的說著.

"百里燁,你再胡說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淺淺有些氣惱,他們之間哪里來的感情?哪里來的感情…這話讓淺淺突然有點卡殼,沒有感情麼?她怎麼覺得有點亂…

"娘子,你想拋棄為夫麼?咱們可是都有夫妻之實了!"百里燁這話說的頗為傷感,再加上他那幽怨的小眼神,活脫脫的就是一個棄夫形象.

"嘶…"下人們一陣倒吸氣,這個信息量有點大啊!他們是聽說家主那啥了的,可是不知道那人竟然是百里燁啊!

淺淺的臉色瞬間就僵了,這貨絕對是故意的!他們根本就沒什麼好不好!這下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

"百里燁,你休得胡言!"門口又響起一道溫潤中夾雜著氣憤的聲音.

完了!!火星撞地球了!這是淺淺看清來人後的第一反應.此人正是歐陽景天.

歐陽景天對淺淺是一往情深,奈何母親反對,只能作罷.這次淺淺一舉多得慕容家主一位,讓母親松了口,所以他急匆匆的趕來,可一進門就聽到百里燁的話,讓他想起那日之事,頓時覺得胸口一滯,他絕不允許百里燁再來破壞他和淺淺.

"歐陽景天,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裝什麼大尾巴狼啊!"百里燁滿臉鄙夷的看著歐陽景天.

"原來歐陽家主也知道這事啊!"

"哎喲,他們的關系可真亂呀!"

"你不想活了啊!說這麼大聲!"下人們又開始議論紛紛,他們覺得今天真是他們這輩子過得最刺激的一天,感覺自己知道了這輩子全部的秘密了.

"你!百里燁你真不要臉!"歐陽景天覺得自己的修養已經被百里燁的無恥逼到極限!

"哎喲喂,這可真有意思了,這全天下誰不知道我百里燁不要臉,還用你來說嘛?要臉干啥?還要費勁的天天洗."百里燁說的無比自豪.

"……"下人們全都驚訝于百里燁的奇葩思想.銀子更是一臉的生無可戀,全天下把'不要臉’當做誇獎還無比自豪的大概就只有他們家二少爺了吧.

淺淺也是頗為無語,這人真是…無恥的水平已經達到一定境界了.

"咳咳!"一陣咳嗽從下人們的身後響起.被人無視的慕容傲忍了半天終于坐不住了.他才剛回卸任,就被人如此忽視他是多沒有存在感!

這聲咳嗽引起了百里燁和歐陽景天的注意,紛紛側目.下人們趕緊側身分兩排站好,讓出一條道來.

"慕容世伯,老夫人."歐陽景天自知失禮,趕緊禮貌的請安問好.

"歐陽賢侄和百里賢侄,這是所謂何時啊?"慕容傲開口問道,這語氣儼然就是一個一家之主.

"岳父,此言差矣!"百里燁一臉的不贊同.

這話一出,慕容傲神色一怔,淺淺更是眼珠子差點瞪出來,'岳父’是什麼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