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慕容淺淺自裁
g,更新快,無彈窗,!

"皇上!"下面的官員們也是緊張的叫道.

慕容傲等人沒想到守衛森嚴的練武場竟然能有人闖進了,他們沒有防備,但也不會放任這賊人亂來.

百里胤給了歐陽景天一個眼神,示意他吸引黑衣人的注意力,而他們想辦法救人.

"都給我站住!誰再敢上前一步,我就殺了他!"這黑衣人也不是個瞎子,只要有人稍稍一動,他便能洞悉.

"讓他們都別動,否則我殺了你!"黑衣人低頭對隴南皇道.清脆的聲音里透著嗜血的殺意.

"都別動!別動!"隴南皇趕緊出聲制止,生怕他們一個沖動,這刺客就會一劍結果了他.

"英雄,你要什麼盡管提,千萬不要傷著皇上啊."一旁的德福趕緊安撫說道.

淺淺看著那太監總管一副心急如焚的擔憂樣子,不禁想起自古皇帝身邊的太監大都是忠心的,這一點倒是說的不假.就是不知道他的臣子是否也這麼忠心,想著淺淺不禁朝台下額度人掃了一眼.

這不看不要緊,淺淺差點把眼珠子瞪出來.台下所有人都緊張兮兮的盯著龍椅上的皇上,只有百里燁還在悠哉悠哉的吃著葡萄,一副看好戲的表情,話說他從一開始就在不停的往嘴里塞葡萄,也不怕吃出糖尿病!

而百里燁似是有心電感應一般,薄唇微勾出一抹迷人的弧度,目光卓卓的看向淺淺.

淺淺頓時想起剛才的一吻,臉唰的一下就紅了,感覺整張臉都在燃燒,趕緊將臉轉向一

"哼,我們尊主說了,讓你們殺了慕容淺淺,不然就殺了這狗皇帝!"黑衣人說著劍身朝著隴南皇的脖子又逼近了幾分,明顯能看到脖子被劃出了一絲血痕.

這話一出,所有人的目光便集中在了慕容淺淺的身上.不是說慕容淺淺跟天孤城勾結嗎?這怎麼還派人來殺她?殺就殺吧,挾持皇上做什麼?

啥?尊主?冷月曜要殺她?淺淺頓時有點懵逼了,這刺客架著皇帝的脖子要挾別人來殺她?她為啥不自己直接動手?冷月曜要殺她還用的著這麼費勁?她怎麼有點想不明白了?

"你是天孤城的人?是冷月曜派你來的?"歐陽景天眸色微沉開口問道,同樣的問題他也想不明白.

"俠士,你要殺慕容淺淺你去殺好了,你挾持朕做什麼?"隴南皇這時候壯著膽子開口,他實在是覺得很冤枉啊!你殺慕容淺淺你去殺好了嘛,你挾持我做啥呀?你去挾持她勞資呀!再不行還有她奶奶啊!我跟她又沒啥關系!

"噗!咳咳…"現在旁邊的蕭逸軒一個沒忍住笑出聲來,然後發現不對,趕緊咳嗽了幾聲來掩飾尷尬,然後無比著急的對著黑衣人說道:"英雄,刀劍無眼,千萬不要傷到皇上啊!"

"別廢話!"刺客將劍又靠近了一分."讓你們殺就殺!我們尊主就喜歡看你們自相殘殺!"

……

眾人無語的看著黑衣人,他們尊主還真是任性呢,這種嗜好都有.不過話說他們該派誰去殺慕容淺淺呢?畢竟慕容淺淺的靈力強大,殺他們這些人對她來說,就像捏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這種問題還是交給四大世家好了.

淺淺頓時一臉黑線,這人一定不是冷月曜身邊的人,他身邊不會這種蠢貨的.

"慕容淺淺,你快自盡吧!難道你要看著皇上因你喪命嗎?"公孫睿這時候開口說道.

"是啊!慕容淺淺!難道你想連累聖上不成?"公孫憶柳這時候也出來幫腔,能除掉慕容淺淺是再好不過的事情,這樣燁哥哥就不用娶她了.

"不行!我們尊主說了!要你們跟慕容淺淺決斗!要自相殘殺!"黑衣人再次強調道.

我謝謝你們尊主全家!淺淺這時候很想大聲的喊一句!

"你掐著皇帝,要挾騷狐狸自盡!快點!"尖銳又沙啞的聲此時突兀的響了起來.白虎拍著翅膀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到了刺客身旁,用翅膀戳戳那刺客提醒道:"快點,先要挾騷狐狸自裁!敢毀爺的容,爺要你償命!"

這時候一直趴在地上打盹的小白不干了,'噌’的一下竄過去,瞪著半空中的白虎,呲牙咧嘴道:"你這個手下敗將,臭不要臉!自己打不過我,就找人幫忙,不要臉!"

"爺都被你毀容了,本來就沒有臉了!要臉干啥?還要洗!你趕緊自盡!要不然我讓他殺了皇帝!"

"有本事你自己來殺啊!自個兒沒能耐,就知道靠別人,難怪你主人不喜歡你!"小白開口是竟往白虎的痛處上戳啊!

"打就打!你以為爺怕你啊?吼!"白虎說著撲棱起翅膀就沖著小白沖了過去.

接著小白在前面跑,白虎在後面追,不停的繞著練武場跑圈.一會兒又換過來追.兩只靈寵你追我趕,還時不時的互相懟上幾句.

下面那些大臣個個兒看戲一般津津有味的,就差倒杯小酒嗑點瓜子了,完全忘了自家皇上小命此刻還攥在別人手里.

"夠了!"這一聲是那黑衣刺客喊的.聲音里帶著明顯無力.他劫持了隴南皇,並且說出了自己的要求,現在他們不是應該自相殘殺的殺了慕容淺淺,然後求他放了這個皇帝嗎?現在是什麼情況?動物世界嗎?這只傻不拉嘰鳥是哪里蹦出來的?還有那只狐狸的主人是缺心眼兒嗎?放自己的狐狸出來跟一只鳥打架!這群當官的還看的如此入迷,不是食君之祿擔君之憂嗎?他們怎麼一點都不擔心這個皇帝?

隴南皇此刻也是臉色鐵青,自己身為一國的皇帝,小命攥在別人手里已經很沒有面子了,這群臣子在他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竟然還有心思看兩只動物打架,他這個皇帝就當真這麼沒有存在感嗎?

刺客這一吼,頓時安靜了.白虎和小白也停了下來,怔怔的看著他.眾人的視線重新拉回到刺客的身上,

"快將慕容淺淺殺了!不然我殺了他!"那刺客又吼了一聲.

這一聲讓眾人的目光又放在了慕容淺淺的身上.淺淺掃了一眼現場的局勢.又看了看小白的位置.

淺淺:攻擊他,不要傷到皇上.

小白:不要!

淺淺:-.-||我幫你揍白虎.

小白:不干!

淺淺:我讓它給你道歉!

小白:不願意!

淺淺:-.-#我讓它伺候你三天!

小白:成交!

淺淺:……

小白猛的撲向那刺客,在他的手背狠狠的抓了一下,那刺客吃痛,劍掉在地上,猛的隴南皇推了出去,隴南皇一個中心不穩便從台階上滾了下去,頓時高台上亂作一團.

而那刺客趁亂遁地逃走了.

幸虧只有幾級台階,滾下去的隴南皇並無大礙,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那胡子一翹一翹的吼道:"追!給朕追!把隴南國給我翻過來也要把刺客搜出來!朕要將他千刀萬剮!"隴南皇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吆喝著,看樣子是氣的不輕.

經這麼一鬧騰,大家都人心惶惶.那些大臣此更是眼觀鼻鼻觀心,努力的制造著自己的不存在感.這時候他們這些做臣子的誰敢吱聲啊?看皇上氣的那個樣子,說話稍有不慎怕都會腦袋搬家.

"皇上,這是冷月曜的寵物!"慕容傲突然開口,在冷月曜刺殺他的時候他見過白虎.

這話一出所有人的目光便集中在了白虎的身上.

被點名白虎,從來沒有被這麼多人的目光洗禮過,此時突然有點緊張.不過這並不妨礙它臭美和良好的自我感覺.挺胸抬頭,連左臉頰少了一撮毛似乎都忘了,晃著小短腿,邁著方步,活脫脫像個檢閱士兵的將軍.

"白癡!"小白給出來很中肯的評價.

"來人!給朕將這只不知死活的鳥凌遲了!"隴南皇喘著粗氣就是一聲吼!

嘎?!這一吼把做白日夢的白虎吼醒了,撲騰了兩下翅膀飛到半空中.完了!光顧著嘚瑟了,主人交給它的任務,它還沒完成!回去會不會被紅燒了?憂傷的看了一眼慕容淺淺,在被人凌遲之前,它還是跑吧.

"主人說了!他最忌憚慕容淺淺!你們最好趕緊把她殺了,千萬不能讓她當慕容家主!"這話是在半空中響起的,話落時,白虎早已溜之大吉了.

這話再一次將眾人的目光放在淺淺身上.連冷月曜都忌憚想要除掉的人?這慕容淺淺是有多厲害?

除了百里燁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蕭逸軒早就知情外,所有人都是懷疑的眼神看著慕容淺淺.

而隴南皇經過剛才驚嚇,更是對冷月曜懼怕三分,一聽說冷月曜忌憚慕容淺淺,也不管是真是假,一下子淺淺在他心中的形象就高大了起來.

"慕容淺淺,巾幗英雄.在選拔賽中拔得頭籌,朕宣布,慕容淺淺將繼認慕容家主."隴南皇忙親自宣布道.

這口諭一下,幾家歡喜幾家愁啊!

"皇上萬萬不可啊!"慕容傲第一個反對!

"臣附議!"公孫博第二個.

而四大世家的另外兩位,歐陽景天出于對淺淺的感情,沒有說什麼.百里胤出于對未來兒媳的尊重,也一直保持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