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傲的反對
g,更新快,無彈窗,!

"對!好好好!"隴南皇也趕緊跟著鼓掌,他對蕭逸軒是十分的推崇,他的話,他自然要附和."梁大人還愣著做什麼!"

裁判官梁大人接收到皇上的旨意,慌不迭時的爬上擂台,整了整衣衫道:"我宣布,慕容家獲勝的是慕容淺淺,將繼認…"

"慢著!"慕容傲突然起身阻止.對著隴南皇拱手道:"皇上,微臣覺得此事不妥."

"哦?有何不妥?"不止隴南皇,所有人都看著慕容傲.大家都在傳慕容淺淺是許配給百里燁的,如果慕容淺淺做了家主,那這慕容家可就是百里家的囊中之物了.

公孫博和公孫睿都噙著一副看好戲的表情看著慕容傲,無論他怎麼做,對他們公孫家都沒有壞處.只要公孫睿娶了慕容嫣就行了.

淺淺只是淡淡的看著慕容傲,對于他的出面阻止早在她額度意料之中,只是她倒是好奇他有什麼理由.

"皇上,淺淺雖是微臣之女,可是此女前幾個月已被微臣廢去了武功,,如今卻突然有此等深厚的靈力,實在匪夷所思."慕容傲這話一出,引來在場的人一片嘩然和贊同之聲.

"傲兒!"慕容老夫人滿臉不贊同,就算他不想讓淺淺做這個家主,也不該在此場合如此說話,淺淺武功被廢,要是有人深究起來,不是要把淺淺失真一世拿到台面上來說?如此一來,淺淺她還如何做人?

慕容傲根本沒有理會慕容老夫人,在他看來,慕容淺淺能有今日的靈力著實可疑,況且還有靈狐一事,淺淺實在太可疑了!如果這女兒的心向著他也就罷了,可如今…他就算讓嫣兒做這個家主,也不會讓她來做!

"哦?竟有此事?"隴南皇倒是對這事略有耳聞,只是當時他對慕容淺淺的聽聞都是不好的,也只當然是慕容家的家事,沒有理會.沒想到今日這慕容淺淺竟然拔得頭籌."國師,這事你怎麼看?"這麼棘手的問題還是讓國師來解決吧.

"慕容家主還真是下的去那個手啊!虎毒不食子,慕容家主當真是心狠呢!"蕭逸軒笑的畜生無害的看著慕容傲.轉而看向慕容淺淺賤兮兮的說道::"如此如花似玉的女子,想想當日被慕容家主折磨的筋脈寸斷,真真兒的是心疼人啊!"

"是啊!虎毒不食子,慕容傲太狠了."

"這麼個嬌滴滴的大美人,被這麼的那麼殘,唉!造孽啊!"

……

被蕭逸軒這麼一說,話題完全跑偏了,沒有人再去在意慕容淺淺是怎麼在短短的時間習的如此高深的靈力.全都把重點放在了慕容傲心狠手辣的問題上了.

淺淺好笑的看著蕭逸軒偷偷的對她眨眼睛,這貨八成是承了冷月曜的情才幫她打圓場的.

而慕容傲此刻的臉陰沉的能下下雨來.咬著牙開口道:"皇上,還有一事,事關天孤城冷月曜.臣懷疑于臣的不孝女慕容淺淺有關.所以臣不能大意,請皇上容稟."

"哦?慕容愛卿快說!"隴南皇向來顧忌天孤城的勢力,一聽與冷月曜有關,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啟稟皇上,臣當日以烈焰掌重創冷月曜.只有臣親自培育的赤雪蓮方可化解.可是這赤雪蓮竟然被盜走,臣苦苦追查未果,便覺此事蹊蹺.這赤雪蓮別說一般人,就是天孤城的聖使青龍也未必拿的走.怎麼就能悄無聲息的被盜走呢?所以臣覺得定是有內鬼."慕容傲說著眼神看向慕容淺淺.

這眼神似是一把利刃要將淺淺凌遲一般.淺淺心中苦笑,如身在冰窖一般.她知道慕容傲接下來會說什麼,雖然那是他對她下此狠手,可是她並未怨他.但是今日他竟然如此這般要置她與死地,這個人不配做一個父親!

歐陽景天也隱隱覺得不安,突然想起那是救走青龍的人,那身形…那靈力…那說話的方式…他猛然看向淺淺,心中如波濤洶湧的大海,整顆心提到了胸口.

歐陽景天看的出來,當日在場的其他人更是想的道,紛紛將探究的目光看向了慕容淺淺.

"慕容愛卿這是何意?"隴南皇自然也猜到了一二,但是他自己是不方便說的.

"皇上,當日青龍來躲赤雪蓮未果,被人救走,那人身形與慕容淺淺極其相似.而且臣養殖赤雪蓮的地方極其寒冷,是九尾靈狐養息的好地方,臣不才,得到一只靈狐,將其放在那養傷,熟知赤雪蓮被盜,這靈狐也沒有了蹤影.今日見到淺淺的這只靈狐,正是臣的那只.只怕是淺淺與冷月曜暗中勾結盜走了赤雪蓮.臣有罪!養了這麼一個不孝女,臣有罪啊!"慕容傲說著竟羞愧難當的跪下了.

這話說的已經給淺淺定了罪名,她就是那個盜走赤雪蓮,勾結天孤城,企圖謀逆造反的亂臣賊子.應該人人得而誅之!

于是吃瓜群眾們紛紛開始指責慕容淺淺,禍國殃民,離經叛道,論罪當誅!

"哈哈,慕容家主這個故事講的真是精彩,我聽著都快信以為真了."吊兒郎當的聲音突然響起,不大不小,卻讓所有人聽的清清楚楚.

百里燁眸光如星,噙著顛倒眾生的笑看著慕容傲.

慕容傲卻是心里一緊,這眸中透著無盡的寒意,即使他久經戰場也莫名的讓他心里有些發顫.

百里燁的話一出,現場頓時安靜了下來.這若是從前,沒人會在意百里燁,可是現在不同了,這可是打敗了百里鉉的百里燁啊!是自動放棄了百里家主的百里燁啊!是不是家主更勝家主的百里燁啊!尤其是小姐姑娘們,更是崇拜的眼神盯著他,生怕聽漏了他說的每一個字.

"百里燁,你這話什麼意思?"公孫睿開口道.對于慕容淺淺對他的陷害他是耿耿于懷,這會有機會可以除掉她,他開心都來不及,怎會允許有人替她開脫?

百里燁看都沒有看他一眼,全當沒聽見.只是自顧自的吃著葡萄喝著茶.如此不把人放在眼里的舉動,讓公孫睿十分的沒有面子,氣氛簡直尷尬到了極點!

就在公孫睿羞憤難當,恨不能將百里燁碎尸萬段然後找個地縫兒鑽進去的時候,百里燁開口說話了.

"這種費口舌的事,我覺得國師大人更適合回答."這賤嗖嗖的聲音,卻引來少女們一陣愛慕的眼神.

而被點名的國師大人,笑的一臉妖魅,絲毫不在意,還真的張嘴說了.

"第一,慕容家主說當時救走青龍的是慕容大小姐,那請問有證據嗎?誰看到慕容大小姐的臉了?

第二,慕容家主說是慕容小姐盜走的赤雪蓮,同樣的問題,證據何在?難道就單憑這只九尾靈狐嗎?天下又豈止這一只九尾靈狐.

第三,慕容家主說慕容大小姐勾結天孤城,證據呢?所謂捉賊拿髒捉奸拿雙,這都是慕容家主的猜測,僅憑猜測就要定慕容大小姐的罪,是不是太過牽強了?慕容家主還真是狠心,難道慕容大小姐不是慕容家主的女兒嗎?"

"大師大人這是什麼話?淺淺自然是我們慕容家的嫡出大小姐!"慕容老夫人第一個站起來反駁,滿臉的不高興.

"老夫人息怒,只是本國師沒有見過有親爹這麼對待親生女兒的."蕭逸軒這話說的一臉的同情.

引得吃瓜群眾們看著淺淺的眼神也變得同情起來.少女們更是眼含淚光,國師大人真是太有正義感太善良了.看看百里燁,再看看國師大人,一個痞氣十足,俊美無儔;一個妖嬈魅惑,熱情似火.天哪!該選誰?好糾結啊!

"這…微臣是沒有確鑿的證據,但淺淺能從一個廢人變成如今這樣,難道就不可疑嗎?"慕容傲拿不出證據,但是也不想就這麼讓慕容淺淺做上家主的位置.

"這只能說是我因禍得福,如果沒有父親當日的廢武斷筋,淺淺也不會有今日的成就.淺淺還要感謝父親呢."慕容淺淺這話說的不怒不怨,真誠卻不矯情.把'以德報怨’這個成語發揮了個十成十.引得吃瓜群眾一頓誇贊:慕容大小姐真是個孝女啊!

然而話雖如此,可自古帝王皆多疑.就算沒有確切的證據證明慕容淺淺跟天孤城有關系,但這個猜忌入了皇上的耳朵,就不可沒當做沒聽過.隴南皇看著慕容淺淺,深思良久,開口道:"慕容家主繼承人的人選先放一放,還是暫由…"

隴南皇的話還沒說完,一道黑影突然從天而降,直接落在了隴南皇的面前.四目相對,

隴南皇頓時懵逼了,看著眼前突然冒出來的黑衣人,不知道該躲還是該跑,腦子斷路身體更是僵硬,就那麼愣愣的坐在那.

"護…護駕!"只有嘴巴本能的說出了心里最直接的想法.

這一聲吼,把黑衣人也叫醒了,直接躍到隴南皇的身後,將劍直接架在了隴南皇的脖子上.

"皇上!"太監總管德福大驚,想上去救駕卻是已經來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