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淺淺的反擊
g,更新快,無彈窗,!

"有何不可?"淺淺站在擂台中央,清冷的猶如冬日的梅,淡然的看著慕容嫣.

"那咱們就各憑本事吧!"慕容嫣高冷的眼神看向淺淺.

"這是什麼情況呀?難道這姐妹倆是要一決高下嗎?"

"難道慕容家要由女人來做家主了?"

"哎哎哎,我賭慕容嫣會贏."

"我看未必,剛剛這慕容大小姐的靈力也不淺不是?"

"就是,我賭慕容大小姐贏!"

"這不管誰贏,慕容家都是女人當家了.你說,這要是慕容嫣贏了,做了家主,慕容家豈不是改姓公孫了?這要是慕容淺淺贏了,這慕容家將來就姓百里啦!"

"可不是咋滴!"

吃瓜群眾們本著'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原則八卦著.

就連坐在上首的隴南皇也是看的饒有興味,話說女女撕逼他在後宮見多了,真正的靈力對決他還沒看過.這兩個國色天香的美人兒,要是納入後宮……嘿嘿!

而身為慕容家主的慕容傲,聽著這些話,此刻臉黑的能下下雨來,兩眼死死的盯著擂台上的兩個人.如果眼睛能殺人,他恨不能千刀萬剮了這兩個女兒!

台下議論紛紛,台上兩人卻是絲毫沒受到干擾!

"快看!慕容嫣又跳起來了!"有人突然出聲喊道.

就見台上慕容嫣再一次騰空而起,消失在空中.

淺淺唇角揚起一抹嘲諷的弧度,又用這一招嗎?淺淺微微抬頭,素手微揚,白色的靈力瞬間在掌間聚集,形成一顆耀眼的白球,對著天空扔了出去.

"砰!"伴著一聲巨響靈力在空中炸開,接著便是慕容嫣的墜地聲和一聲痛苦的呢喃.

"天哪!這是什麼武功?我從來沒有見過!"

"是啊,我也沒有見過!"

"她竟然這麼輕而易舉的就破了慕容嫣的劍靈陣法!"

"慕容大小姐真人不露相啊!"

"沒想到這麼多年竟是深藏不露啊!"

"可不是,我看慕容家主非她莫屬了!"

"淺淺這用的是什麼功法?"老夫人看著慕容傲,這功法她從未見過,不是慕容家的武功,也不是芷茜留下來的秘籍.她是從哪學的?

"兒子也未見過."慕容傲也是從未見過此等武功,疑惑之余也深深的震驚,沒想到淺淺年紀輕輕竟有此等修為.

"你不是我的對手,還是不要做無謂的犧牲了."淺淺對著趴在地上的慕容嫣說道.她其實並不想傷她,所以只用了五成的靈力.

"哼!做夢!"慕容嫣冷哼一聲,從地上爬起來.眸中閃耀著怒火,"慕容淺淺,比賽現在才開始!"

淺淺擰眉看著她,隱約覺得哪里有些不對.

小白:有魔性!

淺淺:魔性?怎麼可能?

小白:是從她身上透出來的!

慕容嫣?她有魔性?!

"快看!那是什麼?"台下的官員指著慕容嫣嚷道.

就見慕容嫣的周身散發著耀眼的紫光,接著一只通體發著紫色光芒的鳥從慕容嫣的體內分離出來,盤旋在慕容嫣的上方.

"比翼鳥!"公孫睿眸中閃過一絲欣喜.比翼鳥是靈獸,只有高階靈力的強者才能收複.沒想到他未來的妻子竟然還有如此之高的靈力.如果慕容嫣贏了,那慕容家豈不是他公孫睿的囊中之物?

歐陽景天的臉上已沒有了他慣有的招牌笑容,取而代之的是擔憂.這比翼鳥他也只是聽說過,無從見過.只是比翼鳥為何只有一只?

慕容傲眸中閃過一絲精光,嫣兒的靈力竟然已到高階嗎?假以時日會不會突然開了俠骨?那她的潛力可是無可估量!如此一來,由她來做慕容家主倒也未嘗不可,只是于公孫睿的婚事,只能就此作罷,他怎會讓慕容府改姓公孫呢!

淺淺:這是什麼東西?

小白:比翼鳥,是靈獸.可是它卻透著魔性!

淺淺:剛剛的魔性就是它發出來的嗎?可它不是靈獸嗎?

小白:是這樣沒錯,但這只不同,它已經被魔化了.比翼鳥是兩只連體鳥,只有兩只同時活著才是靈獸,如果一只死了,另一只也會跟著死去.可如果沒死那就會墜入魔獸.所以你要小心!

淺淺:是你要小心!

小白:啥?

淺淺:你去應戰!

小白:憑啥!

淺淺:人家都派寵物出來了,你讓我去跟個動物打架?我還要不要我這張臉了?

小白:你沒有的東西何必去奢求!

"比翼鳥,攻!"伴著慕容嫣的一聲大呵,就見那冒著紫光的比翼鳥,突然蜷縮成一團,像個巨大的火球,這火焰不似平常的火,而是一個巨大的帶電火球,刺眼的光芒讓人睜不開眼,正以極快的速度沖向淺淺.

而正走神的一人一寵完全沒有防備,回過神來只能呆呆的現在原地看著巨大的火球砸向自己.

"淺淺,快閃開!"慕容老夫人站起來大叫道.

"完了完了,慕容大姐這次必死無疑了!"

"慕容嫣這一招太狠了!"台下的人都緊張的站了起來.

"笨蛋!"就連百里燁也不例外,劍眉深鎖,眼中是毫不掩飾的擔憂.

"吧嗒"然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那巨大的混球就在離淺淺半米的地方突然結冰凍住直接掉在了地上.

接著是一片沉寂,仿佛這冰凍住的不止是化成火球的比翼鳥,還有所有人的思維.吃瓜群眾都怔怔的站在原地,好似不能接受著戲劇性的轉變.

這跟他們預期的不一樣啊!不是應該慕容淺淺被火球砸死,然後他們感慨可惜紅顏薄命嗎?怎麼這場面是這個樣子滴呢?

慕容淺淺好好的的現在原地,慕容嫣虛脫的一樣跪在地上?搞事情啊!

"看!那雪球動力!"慕容琪反應過來指著那冰封的大球嚷道.

這一聲喚醒了所有人的思緒,不僅將目光都集中在了那雪球之上.

"不,那不是雪球!"慕容霖擰眉說道.

就見從大雪球慢慢的蠕動,漸漸的跟冰球分離,然後那雪球突然一抖,竟然變成一只狐狸.

"九尾靈狐!"慕容傲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來.這靈狐分明就是他抓的那只,自從赤雪蓮被盜,它就不見了,原以為是被冷月曜的人抓走了,怎麼會在這?想著,深邃的目光看向慕容淺淺,難道…

"九尾靈狐?這可是最高級的靈寵啊!"

"這麼說它是慕容淺淺的靈寵?"

"天哪!我一定是在做夢!"

吃瓜群眾又是一陣感慨,隴南皇看著慕容淺淺的眸中更是多了一份興趣.

而台上,小白豎起九條尾巴,昂首挺胸的邁著步子,毫不避諱的接受吃瓜群眾目光的洗禮,一副很是享受的樣子,下巴抬的高高,那架勢活脫脫的比隴南皇還像皇上.

"切!小人得志!"淺淺現在一旁嘴角一撇,不屑的嘟囔道.

小白眼神一轉瞪向淺淺:你還敢說!

淺淺:瞪什麼瞪?如果不是我在千鈞一發之際將你扔出去,你會有現在的風光?

小白:我呸!你個不仗義的東西!還好勞資本領高強,不然還不被那玩意燒死!

剛剛就在火球要砸向他們的時候,淺淺將小白從身體里揪出來扔出去了,並非淺淺真的想讓小白去死,而是她們心意相通,她知道小白有那個能力制服比翼鳥.

淺淺將目光看向慕容嫣,沒有了比翼鳥的慕容嫣,此時頹廢的坐在地上,雙眼無神.淺淺輕輕的搖了搖頭,走過去扶起她.

"你沒事吧?"

"我…"慕容嫣站起來,看著淺淺,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淺淺淡淡的一笑道:"不用說了,我明白,你是被這魔化的比翼鳥控制了思緒,我想這並不是你的本意."在淺淺心里,還記著當時慕容嫣對她的施以援手.所以,她並不想難為慕容嫣.

"啊!"

"天哪!"眾人突然驚呼.

"大姐!小心啊!"與此同時,慕容霖也出聲叫道.

那被冰封比翼鳥,突然沖破了封印.咆哮著飛起來,朝著慕容嫣和慕容淺淺噴出一道火焰.

"找死!"淺淺神色一凜,眸中透出一股霸氣,衣袖一揮,一股靈力如寒梅怒放迎上比翼鳥噴出的火焰,滔天的寒意瞬間將火焰熄滅,只一瞬間這靈力幻化成一朵盛開的寒梅將比翼鳥再一次凍住.

淺淺擰眉看著那被凍成冰塊掉在地上的比翼鳥,似是嫌棄一般,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她突然將冰塊拋向空中,然後拿起慕容嫣的一躍而上.

"鷹擊長空!"劍高高的舉過頭頂,一個漂亮的轉身.

'嘩啦啦’滿天的冰塊如冰雹般落下.

"她…她…把比翼鳥碎尸了?"

"好像是這樣的."

隴南皇不確定的問完身後的太監總管,然後狠狠的咽了一口吐沫,瞬間打消了納慕容淺淺為妃的念頭,招她入宮太特麼危險了,容易死無全尸啊!

"好!漂亮!"蕭逸軒突然出聲喝彩.

接著便是雷鳴般的掌聲,開玩笑!國師大人都鼓掌了,他們能不表示嗎?雖然他們也不明白為啥要鼓掌,但這個馬屁必須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