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人意料的慕容嫣
g,更新快,無彈窗,!

淺淺對著藍芷雪微笑點頭,算是打招呼.就算之前又再多的恩怨,就算真的慕容淺淺因她而死,她廢了兩個兒子又失去一個女兒,也夠了.

藍芷雪先是一愣,沒想到淺淺會跟她打招呼,反應過來後,也對著淺淺一笑,大概也算是一笑泯恩仇了吧.

"這麼重要的日子,我在府里哪能坐的住呀."老夫人笑著回道,她也看出淺淺和藍芷雪之前的微妙變化,其實她也不是真的厭惡藍芷雪,只因著從前藍芷雪總是虧待淺淺,所以才對她不滿,如今看到這兩人一笑解千愁,她打從心底里高興啊!

"母親,您來了!"慕容傲看見老夫人也帶著兄弟幾人過來招呼.

"嗯."慕容老夫人笑著道.慕容老夫人有三子兩女,慕容傲是老大,也是最出色的一脈.難得能看見慕容家的人如此齊全,她心里自然歡喜.

"霖兒呢?"老夫人問到.

"霖兒已經在台上了."慕容傲回道,心里滿是驕傲.前幾日他看了慕容霖練功,雖然靈力不夠強大,但當上慕容家主還是綽綽有余的.

"好好好!"老夫人笑的合不攏嘴."燁兒也在這啊!"回頭老夫人就看見了坐在椅子上的百里燁.

"老夫人!"百里燁站起身對著老夫人行了一個禮.雖然平時吊兒郎當的沒個正形,但面對老夫人卻是難得的沉穩有禮貌.

"哎,坐吧!來,淺淺啊,你坐奶奶身邊."老夫人拉著淺淺坐了下來.

台上,選拔賽已經開始了.慕容霖很輕松的擊敗了所有上台的對手.所有慕容家年輕一輩中,出來慕容白和慕容謙沒有來,就只有慕容嫣和慕容淺淺沒有上台了.

"爹爹,我想上去試試."慕容嫣突然站起身對著慕容傲說道.

"嫣兒!"藍芷雪一臉的不贊同,她一個快要出閣的姑娘,上去做什麼?雖然規定說男女都可以參加,可是真正上去的小姐寥寥無幾,她馬上就要做公孫家的媳婦,上去比武實在不妥.

慕容傲看了看台上,方才開口道:"無妨,只要是慕容家的子孫都可以參加,嫣兒你就上去試試吧."

慕容傲早就衡量過以慕容嫣的靈力對慕容霖是造不成威脅的,所以才如此放心的讓她上去.

淺淺倒是不這麼看,她雖然對慕容嫣了解不多,但平時也看的出來慕容嫣是個沉穩的性子,這會兒主動要求參加選拔,只怕是勢在必得吧.

"三哥,得罪了."台上慕容嫣對著慕容霖打招呼.

"三妹,請."慕容霖和慕容琪只是大慕容嫣幾個月而已.

開始慕容霖和慕容嫣也只是比劃比劃,互相試試水,幾招下來慕容嫣突然變了節奏,以比剛才快三倍的速度移動,讓人不僅產生幻覺,好似有四個慕容嫣在同時移動.

慕容霖站在台上盯著慕容嫣的動作,好似沒反應過來,又好似在尋找破綻.

突然慕容嫣騰空而起,消失在空中.

"嘶!"台下一片倒吸氣的聲音.

"好快的速度!"公孫睿一聲感歎,臉上滿是心喜,似乎對慕容嫣滿意到無可挑剔.

慕容傲卻是眉心緊蹙,不知道是在擔心慕容霖還是對慕容嫣的出其不意表示震驚.其實它還真的沒想到慕容嫣竟然能將劍法與靈力結合的如此巧妙.

而台上,慕容霖抬頭看著天空正在尋找著慕容嫣的位置.

突然慕容嫣的身影出現在半空,露出一抹勢在必得笑意,劍在此時脫離她的手心,朝著慕容霖落下,與此同時,這劍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分為八…竟化為劍雨朝慕容霖射過來!甚至面積覆蓋了整個擂台.

慕容霖看著這劍雨,雖然知道這些件只是幻影,可是卻確確實實的有殺傷力.感歎慕容嫣靈力之高的同時,也在思索著破解之道.這密密麻麻的劍雨,他用靈力化作防護罩也是撐不了多久的,而不用防護罩他必定受傷.唯一能全身而退的方法表示離開擂台,不過這也就意味

著他輸了.

大姐,我也只能幫你到這了.慕容霖朝慕容淺淺看了一眼,准備離開擂台.他之所以在擂台上守了這麼久,是為了幫慕容淺淺打頭陣,最後再輸給她,也算是報了她就慕容琪的恩.可如今他技不如人,只能到此為止了.

慕容淺淺接收到慕容霖的眼神,心頭一震,他…

"能做的,我哥都做了,接下來能不能當上家主,就看你自己了,大姐!"慕容琪的聲音突然在耳畔響起.

果然,淺淺眸中一抹了然,如她所料,不過這樣也好,畢竟慕容霖的靈力在她之下,真與他對峙,刀劍無眼,也是不好的.

"哥!"慕容琪的叫驚聲拉回淺淺的思緒.

就見原本該下台的慕容霖此時還定定的站在台上.表情似乎有些掙紮.

"嫣兒,快住手!"慕容傲不禁也著急起來,對著慕容嫣吼道.這慕容家只有慕容霖這個兒子還能成點氣候,如果連慕容霖都沒了,他們慕容家就完了!

慕容嫣更是慌了,她只是想將慕容霖逼下擂台,所以故意放慢了速度,給慕容霖逃走的機會,可是他怎麼沒逃?她現在想收也收不住了啊!

老夫人更是急得'噌’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想去救慕容霖.卻是有人快她一步先上了擂台.

"淺淺!"老夫人看清台上的人後,險些暈倒.淺淺已經沒了靈力這不是上去送死嗎?她這是要一下失去一雙孫兒孫女嗎?

說時遲那時快,淺淺上了擂台只一瞬間就設了防護罩,強大的靈力像堅不可摧的盾牌將兩人包裹起來.劍雨打在防護罩上瞬間便消失了.

淺淺擰眉看著慕容霖,清冷的聲音道:"為何不下台?"

慕容霖也想下去啊,可是…,張嘴回道:"我也想下擂台啊,可是這腿不知為何不聽使喚了,像定在這上面一樣啊!"

淺淺嘴角一抽,撇了他一眼道:"你直接說你腿軟走不動道兒了不就好了!"

"才不是!"慕容霖解釋道:"堂堂七尺男兒怎麼會這麼慫?"

"好好好!你不慫!趕緊下去吧昂,慕容琪還等著你呢!"說話的功夫,劍雨已經結束,慕容嫣也重新站在了台上.那看著慕容淺淺的表情說不出是吃驚還是害怕.

而整個練武場也是死一般的寂靜,所有人都保持著下巴脫臼的表情怔怔的看著台上,似乎都忘了呼吸.

直到慕容霖從台上走下來,大家才回過神.

"快看快看!那是不是慕容淺淺?是不是我看錯了啊?"

"那是慕容家的大小姐?"

"天哪!這…這是怎麼回事啊?"

"我是不是眼花了?"

吃瓜群眾們已經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慕容淺淺?"公孫睿似是呢喃的看著台上,然後眸中閃過一絲銳光,慕容淺淺,隱藏的可是夠深的!

歐陽景天眸中亦是震驚,更多的卻是欣喜.淺淺她不但沒有成為廢人,而且看起來靈力似乎更勝從前.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老夫人有種劫後余生的喜悅,更多的是對于慕容淺淺的震驚.

慕容傲更是死死的盯著台上,沒有從震驚中醒過來.怎麼會?怎麼可能?明明是他親手廢了她的靈力,斷了她的筋脈,這不可能!

只有百里燁沒事人一樣的摳著手指甲,一副'我是大爺’的表情.

"米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啊?米不震驚麼?"慕容霖捅了捅百里燁,小聲問道.

"你呢,最好離小爺遠點.小爺向來不近男色."百里燁一邊摳著指甲一邊嫌棄的說道.

慕容霖頓時一噎,他好像有點明白為什麼別人都震驚,百里燁卻沒有反應了.因為他根本就不正常!

"你家主子今兒出門是不是沒吃藥?"慕容霖見百里燁不好溝通,轉而對著銀子開口道.

"嗯~沒吃."銀子想了想很認真的回道.

慕容霖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點了點頭."難怪…"

"那你吃了嗎?"冷不丁的百里燁抬眸看向慕容霖,唇角掛著一抹絢爛的笑容.

慕容霖本就跟著師父在山里長大,除了慕容琪,他接觸的女人也不多,好看的女人更是少之又少.現在看著這笑的比女人還要美上幾倍的百里燁,居然有種心神蕩漾的感覺.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道:"吃了,吃了."

"哥!"慕容琪狠狠的掐了他一把,他哪有吃什麼藥?瞎說啥呢?

這一掐把慕容霖掐醒了,剛要反口就聽磁性的聲音響了起來.

"你果然有病!"

噗…慕容霖覺得自己被噎的想吐血,人心險惡,不知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連漂亮的男人都有毒!他想回深山老林找師父了,嗚哇…

"你…怎麼會?"台上,慕容嫣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開口問道.

淺淺只是淡淡一笑,開口道:"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不可能,卻偏偏發生了."比如她穿越到這成了慕容淺淺.

慕容嫣看著慕容淺淺深思良久,美眸微眯,開口道:"你也想坐這家主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