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的百里燁
g,更新快,無彈窗,!

"百里鉉勝!百里家族還有要上台挑戰的嗎?"一個官員現在擂台中間吆喝道.

百里胤和慕容傲包括周圍的人都將目光放在了百里燁的身上.有期盼的,有嘲諷的,有看笑話的,更有摸不清狀況跟風看的.

而被人齊刷刷盯著看的百里燁,絲毫沒感覺有什麼不妥,一邊吃著葡萄,一邊看著慕容淺淺笑的流里流氣.

淺淺白了他一眼,啟聲道:"別在這傻笑了,上還是不上啊?都看著你呢!"

百里燁掃了一眼周圍的人,莞爾一笑,如炬的眸子閃過一絲狡黠.磁性的聲音道:"娘子想讓為夫上去嗎?"

淺淺無語的看著他,"能不能要點兒臉?別亂叫!再亂叫就把你扔上台,讓百里鉉揍你一頓!"

"哈哈!那恐怕要讓娘子失望了."百里燁掛著一臉痞痞的笑容.

"切!就知道你不敢上去,慫!"淺淺對于擠兌百里燁可是死毫不留情面,誰讓這貨也經常皮膚她呢.

"不,是他沒那個本事!"這冷魅磁性的聲音讓淺淺一怔,抬頭間,百里燁的座位早已空空如也.是錯覺嗎?剛剛的那個聲音…

淺淺看向擂台,百里燁已然立于台上,正側對著她.雪白的衣袍不染塵埃,陽光灑在他的身上,普通照著上了一層淡淡的金光,俊美絕倫的側顏,如雕刻棱角分明,一頭烏黑茂密的頭發被金冠高高挽起,劍眉下卻是細長的桃花眼,高挺的鼻子,寡薄的唇好看的抿著,這個人染發著清冷的氣息.

百里鉉看見百里燁後,有一瞬的怔愣,接著輕蔑的眼神看著百里燁,嘲諷道"二弟莫不是剛睡醒跑錯了地方?這里可不是鳳鳴樓(青樓),看熱鬧去下面坐著."

這嘲諷的話語引來下面一眾人的哄笑聲.

淺淺擰眉看著百里鉉,這人實在是欺負人,連自己的親弟弟都容不下,實在是心胸狹隘!

思忖間,百里胤不知何時坐到了百里燁的位子上,目光放在台上的兄弟二人身上,卻是開口對著淺淺說道:"丫頭,燁兒這小子命苦,嘴上不饒人,你可千萬別跟他一般見識.以後啊,多擔待著點."

命苦?淺淺看著台上吊兒郎當絲毫不在意百里鉉嘲諷的百里燁,他哪里命苦了?含著金湯匙出生,好吃好喝有人伺候著不說,還有這麼個恨不得把他寵上天的老爹.他如果命苦,她還用活嗎?開玩笑呢!

"這孩子五歲的時候跟他娘出門游玩,誰知一去就不見回來.後來我多方查詢,才知道,他們娘倆是遇上了歹人,她娘被一把火燒的尸骨無存,這孩子也跟著下落不明,我多年尋找都杳無音訊,都以為他已不在人世了."百里胤歎了口氣,接著道:"直到他十六歲那年突然出現在府里.燁兒跟他娘長得很像,一眼我便認定了這小兔崽子是我兒子."

聽著百里家主的話,淺淺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原來百里燁還有這麼一段身世,含著金鑰匙出生不假,可也不是享福的,說來百里家主也是對百里燁心里有愧吧,為了彌補他,才對他百般寵溺,也是因為對百里燁母親的愛吧,看這樣子,可能還有讓百里燁繼承家主位置的想法.難怪百里鉉難怪跟百里鉉的感情不好,想必百里鉉也是無法接受這個突然冒出來威脅他地位的弟弟吧.

"整整十一年,這孩子流落在外,好不容易回來,我能做的就是盡力補償他."百里胤感慨著,又道:"我也是偶然間發現這混小子的俠骨已開,問他在外面經曆了什麼,這孩子不是左右而言其他,就是打死都不說."

淺淺瞬間瞪大眸子看著百里胤,他剛剛說百里燁的俠骨開了?那…淺淺扭頭看向擂台,百里燁的俠骨已開,也就是說,他的靈力不一定會輸給百里鉉,甚至可能超過百里鉉,所以百里家主才讓百里燁參加的?

"丫頭,我看的出來燁兒對你不一樣,我老頭子這輩子沒求過什麼人,今日我請求你,以後多幫襯幫襯燁兒,對他寬容些."百里胤這話說的誠懇,沒有一點居高臨下的感覺,完全是作為一個父親的角度為兒女說話.

"百里家主您嚴重了,百里燁也是我的朋友,我自當盡我所能的幫他.您放心!"淺淺說的也是心里話.不說別的,單是百里燁幫過她,她也會記得這份恩.

"什麼朋友!小爺可是你未來的相公!"吊兒郎當的語氣突然在她身旁響起.

淺淺不可思議的看著站在她身旁的百里燁,什麼情況?這貨不是在上面打架嗎?怎麼這麼快就下來?

再看看台上趴著的百里鉉,淺淺有點懵逼了,這貨不會是贏了吧?她只顧著說話都還沒看呢,怎麼就打完了?再看看趴在那一動不動的百里鉉,不會被他打死了吧?

"你大哥他?"百里胤看著百里燁先是一陣欣喜,接著看看百里鉉,畢竟是自己的骨肉,憂心的開口問道.

"死不了!呶,不是自己爬起來了嗎?"百里燁自顧自的推開百里胤自己坐下.

果然,百里鉉以劍支撐著晃晃悠悠的站起來,嘴角掛著血跡看向他們.那眸中滿是驚恐和不敢置信.他就是做夢也沒有想到有一天會被廢物一樣的百里燁打倒.

"你回來做什麼?不是該留在台上繼續接受挑戰嗎?"淺淺好奇的看著他.

"哦,我輸了."百里燁無所謂的將葡萄塞進嘴里說道.

"啥?"

"小兔崽子你說啥?"

淺淺和百里胤同時開口質疑道.

輸了的完好無損的坐在這悠哉悠哉的吃葡萄,台上那個被打的豬頭一樣站不起來的人贏了?還真是毀三觀啊!

"你再說一遍!"百里家主仍然不信.

"我輸了,大哥最後一掌打過來,唉呀媽呀!那掌風太大,我扛不住被扇下來了!"百里燁兩手一攤,一副'我也很無辜’的表情.

"我打死你個小兔崽子!"百里胤抬起手就去朝著百里燁扇過去,百里燁哪里是會乖乖坐那被打的主兒,早就跳起來讓百里家主撲了個坑.

從百里燁下台,所有人的目光就聚集在他的身上,一雙雙的都閃著不敢置信的光芒,更是有幾家的小姐眼犯桃花,百里燁本來就長得妖孽,這會兒還大放異彩,雖然是輸了,可明眼人一看便知他是故意輸得,所以引得一群小姐花癡般的目光也很正常.尤其是公孫憶柳,更是激動的一邊使勁的攥著被她掐的已經發紫的丫鬟的手,一邊興奮的叫著:"我就說燁哥哥會贏的,我就說燁哥哥會贏的!"

"小兔崽子我回去再收拾你!"百里家主自然要顧及場合,尤其隴南皇還在場.

而此時台上的裁判官已經懵逼了,這到底怎麼判啊?說百里鉉贏了吧,瞧他被揍的跟豬頭一樣,他真張不開那個嘴.說百里燁贏了吧,他又被百里鉉打下去了,可是人家毫發無傷啊!心虛的瞄了一眼隴南皇:皇上,這可咋辦啊?

"百里家主,皇上有請!"這時候太監總管過來請百里胤,肯定是為了誰是家主一事.

百里胤走後,淺淺挑眉看著百里燁,"你是故意的吧?"淺淺這意思自然不是問他是故意輸得,而是他隱忍已久,為的就是要在這一天給百里鉉難看.

"哈哈,你想多了."百里燁哈哈一笑.

"不是嗎?"淺淺挑眉,是她想多了嗎?"那你這是為何?"

"小爺做事一向是看心情.今天心情好."

心情好就上去揍人家一頓?淺淺頓時有些無語.

"百里家主選拔賽告一段落,百里家的新家主是--百里鉉!"台上裁判官宣布著結果,可是台下卻是一片的唏噓聲,就連百里鉉自己也是臉色難看,顏面無光.雖然已經被揍的看不出啥臉色了,不過想想也知道好看不了,誰都知道他這個家主之位是百里燁讓給他的.

而接下歐陽家毫無懸念的依舊是歐陽景天繼任.至于公孫家,公孫睿不知道是剛剛被淺淺他們氣的還是本身就暴力,台上完全沒有手下留情的趨勢,愣是給公孫家的俊傑們打的個個鼻青臉腫,本著"不打吐血不停手"的原則,穩穩的坐上了公孫家主的位子.

"下面請慕容家參加選拔的公子小姐准備好."最後是慕容家的家主選拔了.

所有人都知道慕容白和慕容謙已形同廢人,慕容淺淺是個花瓶,慕容巧巧又死了,只剩個慕容嫣,一介女流難成大器.就當所有人都以為慕容傲這一脈氣數已盡的時候,慕容傲又宣布找回來失散多年的三公子和四小姐.只是沒人見過著兩個人,也不知是真是假.所以,一個個的都伸長了脖子等著一探究竟.

"奶奶,您怎麼過來了?"淺淺看著慕容老夫人出現驚喜開口問道.慕容老夫人身體不適,所以並未來,藍芷雪因此留在府中照顧.

藍芷雪因為接二連三的打擊,消瘦了許多也憔悴許多,身上那狠厲的氣息也因此減退了不少.看淺淺的目光也不似之前的那般厭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