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之吻
g,更新快,無彈窗,!

"沒想到公孫睿是這種人,以前還真是看走眼了."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哎呀,可憐了這慕容家的兩位小姐了."

……

公孫睿此時被噎的臉色脹紅,恨不能將慕容淺淺和王一鳴生生的撕碎了!

"胡鬧什麼!淺淺你還不起來?"這麼大的動靜想慕容傲想不過來都不行,老遠就看見淺淺趴在地上,他其實根本就不想理慕容淺淺的死活,奈何這麼多人看著,口口聲聲的說著慕容淺淺被欺負的如何可憐,若是他這個家主不出面.怕是真讓人笑話他無能了.

慕容霖和慕容琪跟在慕容傲的身後也一起過來了.起初他們怕淺淺真的挨欺負,想著過來一探究竟,奈何慕容傲攔著,後來想想慕容淺淺的功夫,怕也不會吃虧.于是就跟著一起過來看熱鬧了.

慕容傲都過來了,她若是還不起來,定然會落人口舌,所以淺淺忍住笑,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努力擠出幾點眼淚,委屈的像個小媳婦般看著慕容傲.

"嫣兒,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慕容傲厭惡的看了眼慕容淺淺,除了惹是生非他這個女兒沒有半點能幫到他的.

"爹爹,我想可能是一場誤會罷了."慕容嫣其實也是一頭霧水,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總歸不要再然後事情擴大就對了.

"誤會,這哪里有什麼誤會?就是公孫睿金屋藏嬌,又欺負了慕容大小姐."王一鳴唯恐天下不亂的說著.

"王!一!鳴!"公孫睿的咬牙切齒的恨不得將他撕碎了.

"你別瞪我,光天化日的,還有慕容家主在,你難不成還想殺人滅口?"王一鳴是有點怕了,公孫睿的樣子實在太慎人了.

"皇上駕到!"一道略顯尖銳的聲音將眾人的目光集中在了練武場的門口.在場的所有人齊刷刷的跪了下來.

淺淺本事不想跪的,可大家都跪了,她不跪不是顯得太突兀了麼?跪在地上她的眼睛也沒閑著.

練武場門口浩浩蕩蕩的進來一波人,為首的人四十歲的年紀,一身明黃色的長袍,繡著滄海龍騰的圖案,袍角那洶湧的金色波濤下,衣袖被風帶著高高飄起,飛揚的長眉微挑,褐色的瞳仁閃爍著和煦的光彩,俊朗的臉龐輝映著晨曦,帶著天子的威儀和與身俱來的高貴,整個人散發出一種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氣,這人正是隴南皇.身後跟著妖魅無雙似女非男的蕭逸軒.不知是錯覺還巧合,淺淺總覺得蕭逸軒帶著看好戲的眼神朝她這瞟.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伴著眾人的朝拜,隴南皇已經登上看台,坐在了龍椅之上.

"眾卿平身!"朗潤的聲音出自隴南皇之口.

"今日是四大世家家主選拔的日子.四大世家千百年來效忠我隴南王朝,除妖斬魔,捍衛我百姓的安危,更是湧現出一批又一批的青年才俊.國不可一日無君,家不可一日無主,所以今日選拔家主,今日家主之選不分男女,還望各位能全力以赴,拿出自己的真本事!也請眾卿家一同來做個見證."隴南皇噼里啪啦的說著一堆有的沒的.淺淺跟小白聊的火熱是一句都沒沒聽進去,只聽見最後一句:"下面就從百里家開始吧.百里愛卿?"隴南皇說著看向百里胤.

"臣遵旨!"百里胤雖然有時候跟百里燁一樣不著調,但在正事上還是很謹慎的.

百里胤雖然是百里家主,但只有兩個夫人,一個是百里鉉的母親,一個是百里燁的母親,因此,百里胤的子女不多,只有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但百里胤還有三個兄弟,所以百里一族人數也是不少的.

"你家老爺子好像在找你."淺淺捅了捅身旁的百里燁,悄聲說道.

"找就找唄,找一會兒又死不了人."百里燁拿起一顆葡萄塞進嘴里,一臉的滿不在乎.

身後的銀子一臉便秘色,我的爺啊!您好歹是百里家的子孫啊,跑慕容家的地盤紮根兒是不是不太好啊?他要不要招手讓家主看見他們呢?他是跟家主招手呢?還是跟家主招手呢?還是跟家主招手呢?果然招手是有用的,瞧!家主不是朝他們走過來了嗎?

"小兔崽子,跑這貓著做什麼?讓老子好找."百里家主直奔著百里燁就過來了.

"有人給你通風報信,你還能多費勁?"百里燁滿不在乎的說著.他身後的銀子可是臉色一僵,自己把主子出賣了,想想一會兒回去頂著夜壺罰跪的慘象他就覺得膝蓋一疼.

聞言百里胤臉上閃過一絲尷尬,開口道:"走,跟老子回去!"

"不要."

"啥?小兔崽子,你要造反啊?"

"坐哪不是坐啊?做這我還能改姓慕容不成?"

"你小子干的出來!"百里胤撇了撇嘴說道.

"噗哧!"淺淺忍不住笑了出來.越看越覺得這對父子真是奇葩,這對話的方式怕也只有他們家了,說實話她還真是羨慕呢.

"丫頭,你笑什麼?"百里胤扭頭瞪著淺淺.

"老頭兒,你別這樣看著你未來的兒媳婦,容易讓人誤會."百里燁撇了一眼百里家主吊兒郎當的說道.

"誤會啥?"百里胤雖然不太贊同百里燁和慕容淺淺的婚紗,可兒子喜歡,他也沒辦法.況且淺淺這個丫頭倒也沒有什麼壞心思.

"說你為老不尊!"

"我打死你個小兔崽子!"就知道這小子嘴里吐不出象牙來!

"百里兄,這是做什麼?"慕容傲笑著開口,百里胤過來了,他哪有不過來招呼一下的道理.

"慕容賢弟.我家這小子看來是賴在你家不走了."百里胤收起剛才的頑童范兒,立馬變得像個大家長,但言語里不難聽出他對百里燁的喜愛.

"哈哈,百里兄嚴重了.燁世侄也就是貪玩,無妨!"百里胤對百里燁的縱容他也是略有耳聞,雖然百里燁不成器,但好歹的寵.兩頭他都不能得罪,指不定以後還有用得著這小子的地方.

"唉!你說我咋就養了這麼個不成器的玩應兒呢!"百里胤恨鐵不成剛的撇了一眼百里燁.

"欸!百里兄這是什麼話?這不是有鉉世侄嗎?有子如此,夫複何求啊?"慕容傲說著,百里鉉又贏了一個回合,照這局勢,下任家主非他莫屬.

"你不參加嗎?"淺淺好奇的看著百里燁.

"淺淺休的胡言!"慕容傲開口呵斥.誰不知道百里燁是只會吃喝玩樂的廢物,如果沒有百里胤在背後撐腰,根本活不到今天.

"無妨!這個小兔崽子,我費盡了口舌,唾沫星子都快說干了,這小子就是不上去!"百里家主無奈道:"要是淺淺丫頭能說動這混球,老夫我還要謝謝她呢."

"這…"慕容傲有些無語,這百里胤心真大,也不怕百里燁上去被人打死!

"你想讓我上嗎?"百里燁這話是對著淺淺問的,依然掛著痞里痞氣的笑,卻多了一絲認真.

淺淺看著百里燁一時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只是隨口一問.對于百里燁,他就像個謎,她知道百里燁應該不簡單,至于他有多少能耐她還真是不知道.如果百里燁一直隱藏自己的實力,制造無能的假象是為了過舒心的日子,那如果她鼓勵他上去,萬一行了,這灑脫的日子是不是就要結束了?會給他引來無盡的麻煩.萬一輸了,只會讓他再一次被人恥笑.哪一種對百里燁來說都不好.淺淺現在有些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多嘴問那一句了.

可是看看百里家主那滿懷期望的眼神,她又不好說自己不想讓百里燁上去."我只是隨口問問,你不用這麼認真的."淺淺將臉湊過去,嘴巴都快貼到百里燁的耳朵了,實在不是她想靠的這麼近,只因旁邊站著兩大高手,想偷聽太容易了.

而不知是有意還是無心,百里燁好死不死的這時候將臉轉了過來,只一瞬間,兩人就鼻碰鼻,唇貼唇,四目相對,仿佛時間在這一刻停住了一般.

淺淺整個人都怔住了,這突如其來的一吻讓她大腦停止運轉,甚至都忘了推開他.而百里燁短暫的慌神之後,眸中燃起一絲戲謔,張嘴輕輕咬了一下淺淺.

淺淺這才反應過來,一把推開百里燁,用手捂著唇,反複的用手背摩擦.

事發突然,又無聲無息,所以看見的人並不多.只是百里胤和慕容傲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顯得有些尷尬,趕緊別開眼,很有默契的聊起天來,假裝沒看見.

"甜甜的,滑滑的,口感不錯."淺淺就賣力的擦著嘴唇,冷不丁的就聽見這麼一句.

杏眸警告的眼神瞪向百里燁:你再胡說八道,信不信我打的你老子都不認識你!!

百里燁一臉痞痞的笑,流里流氣的說道:"我這是在誇你,沒聽出來嗎?"

誇她?她怎麼聽著他像是在吃果凍呢!

"欠廢話!把嘴閉上!要不就跟你爹回去!"

"對啊,跟我回去吧."百里胤突然開口,這也就證明了,他們的話,他聽的一清二楚.

淺淺尷尬的把眼睛閉上,太特麼丟人了.

小白:你咋了?心跳這麼快.

淺淺:我想死!

小白:好的,要棺材麼?

淺淺:……-.-||

他們這邊小動作不斷,那邊百里鉉已經打敗百里家所有的參加選拔的人,除了沒有上場的百里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