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插曲
g,更新快,無彈窗,!

"瞧這百里家二公子,又出來惹是生非了."

"是啊,看看,看看,還挑釁百里家主真是造孽喲."

"可不是,聽說這慕容家的大小姐許給百里家的二公子了.這怎麼還和歐陽家牽扯不清啊?"

"四大世家的圈子可真亂!"

"你說話小心點!不要命了啊!"

他們兩人這麼僵持著,看熱鬧的可不淡定了,開始竊竊私語議論紛紛,就連慕容傲和百里胤都開始注意這邊.

這兩人一言不合就動手的架勢,讓淺淺十分頭疼.她可不想在這個時候把事情鬧大.扯了扯百里燁的袖子,悄聲道:"你夠了吧?做戲差不多就行了.反正你娶我也並非因為喜歡,沒必要搞得跟真的一樣吧?"

"誰說我不是認真的?"百里燁莞爾一笑,俊美無儔的臉加上迷死萬千女子的笑,讓淺淺整個人一怔.看著百里燁的眸子,半天沒有找到自己的聲音.黑色的眸子猶如黑色的漩渦要將她吸進去,又猶如漆黑夜空里最耀眼的那顆星.這樣的眸子她好像在別的地方也見到過…

"燁哥哥!"嬌滴滴的聲音打破了這弩拔劍張的氣氛,也讓淺淺的尷尬得到了緩解.

淺淺從來沒有像這一刻如此感謝公孫憶柳的出現.自從慕容巧巧死後,公孫憶柳也大病了一場,如今看來,是沒有什麼大礙了.

"燁哥哥,你真的要娶這個女人嗎?"公孫憶柳眼睛看著百里燁,滿滿的哀怨.

"當然."百里燁無所謂的回道.

"我不同意!"公孫憶柳櫻唇一撅,滿臉大寫的不滿.

"哦."

"燁哥哥,你不娶這個女人了?"公孫憶柳臉上突然有了神采,喜出望外的看著他.

就連歐陽景天的眼中也多了一絲希冀.

百里燁看著公孫憶柳良久,悠悠的開口道:"你同不同意關本小爺屁事?不同意你可以不來參加啊,本小爺也沒請你來不是."

"燁哥哥…"公孫憶柳眼里盡是委屈.

"喲,好生熱鬧啊!"公孫憶柳來了,自然少不了公孫睿.

公孫睿踱步過來,觸及淺淺的眼神時,眸中閃過一絲尷尬,而看向慕容嫣的眼神卻滿是柔情.

淺淺微微一笑,想必公孫睿是對慕容嫣相當滿意的.

"歐陽家主,選拔快開始了,還是早點就坐吧.不要跟不想干的人浪費時間了."公孫睿看著歐陽景天很是客氣的說道.

在他看來,歐陽景天一定會是歐陽家主,而百里燁,永遠不會是百里家主,一個小小的庶子沒有資格跟他們現在一起.

"公孫公子既然覺得這是浪費時間,又何必要過來湊熱鬧?"這話讓慕容淺淺很是不舒服,這明擺著就是看不起她和百里燁!看不起她無所謂,可是如此羞辱百里燁,她忍不了!好歹百里燁也幫過她,名義上也是她的未婚夫,她慕容淺淺的人還輪不到他來說三道四!

公孫睿聞言回過頭來,見是慕容淺淺明顯的一愣,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剛剛是你在說話!?"慕容淺淺向來膽小懦弱不聲不響,今天竟然敢站出來公然挑釁他,這是吃錯藥了?

淺淺淡然的一笑,坦蕩的眼神迎向公孫睿,清冷的聲音道:"公孫公子是聽力有問題麼?需要找郎中來看一下嗎?有病就得吃藥!"

"你!"公孫睿雙眼微眯,渾身散發著怒氣,這女人就是在罵他有病!

"好男不跟女斗!"

淺淺這時突然走到公孫睿的面前,以只有兩人能聽見聲音冷嘲道:"公孫睿你也算男人?頂多就是個牆頭草,風往哪吹你就往哪倒!"其實她也只不過是說出事實而已,想到他老子公孫博,她越發對公孫家的這對父子不齒,相比而言刁蠻任性的公孫憶柳都比他們要光明磊落.

公孫睿臉色鐵青,死死的握著拳頭,如果不是現在的場合不允許,他一定要一掌劈死這個女人!

"哼!"公孫睿狠狠發甩了一下衣袖,轉身就走,不想再跟這個女人多說一句話.

"哎喲!"淺淺叫了一聲,順勢就往地上一趟,聲音極其之大,引得眾人紛紛側目,那效果看起來就是公孫睿將她推倒的一般.

"小姐!你怎麼了?"小桃隔得遠,不明就里,奔過去蹲在淺淺身旁一臉的擔憂.

倒是公孫憶柳看著淺淺趴在地上的狼狽樣子,一臉的幸災樂禍,恨不能拍手替哥哥叫好.

歐陽景天看淺淺摔倒,伸出去扶她的手又默默的收了回來.因為在淺淺跌倒的瞬間他看見淺淺朝他眨眼睛.

而百里燁只是站在那沒有動,靜靜地看著,眼里的一抹笑意,說明他此時心情還不錯.

"銀子給爺沏杯茶來."說完吊兒郎當的跑到一側坐下了.

"用不用再給你抓把瓜子啊!"銀子看著自家主子看戲般的舉動,嘀咕道.

"嗯,建議不錯,再來一盤葡萄."百里燁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銀子一臉的黑線,我的爺!您的心可真大,未婚妻都被人欺負成那樣了,您還有心思把這當戲看呢!撇撇嘴,沒敢吱聲,麻溜去沏茶了,誰讓自己是下人呢.

"公孫公子,我知道你嫌棄我,看不上淺淺,可是婚你已經退了,淺淺自知配不上公孫公子,也不敢多加糾纏,難道這樣你還不能放過淺淺嗎?"淺淺趴在地上聲音不大不小剛好讓人都聽見,盡量讓自己顯得狼狽不堪,加上本來就長得漂亮,稍加上點表情就看起來楚楚可憐.

公孫睿看著慕容淺淺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他只不過是甩袖子轉身離開啊,根本就沒碰到她好吧?這個女人怎麼可以不按常理出牌?

"慕容淺淺,你別躺在地上裝可憐了!我哥不過是輕輕推了你一下,你至于嗎?"公孫憶柳憤憤不平的說著,就看不管慕容淺淺裝可憐!

淺淺聽著這話,不禁給公孫憶柳鼓掌叫好!這正義感爆棚,簡直就是神助攻啊!如此一來便坐實了公孫睿推她的事情,有什麼比自家親妹妹的話更可信的?

這話一出吃瓜群眾們不淡定了,紛紛指責公孫睿小人,恃強凌弱,欺負女人.

"憶柳!別胡說八道!我什麼時候推她了!"

公孫睿責怪的眼神瞪著公孫憶柳.

公孫憶柳瑟縮了一下,明白自己說錯話了,趕緊把嘴巴閉上,乖乖站在一旁,只可惜話已經說了,如果她在反口,只怕讓大家覺得他們公孫家敢做不敢當,就更不好了.

"公孫公子,我家小姐自小體弱,身子骨就不好.前些日子更是受了重傷,這剛剛痊愈,你就下此狠手,你于心何忍?你已經退了我們小姐的親事,讓我們小姐成為全城的笑話!我們小姐已經夠命苦了,你為何還不放過她?如此狠心?"一直膽小的小桃,不知道是受了淺淺熏陶還是真的替淺淺鳴不平,這次竟然當著所有人的面出聲指責公孫睿.

"這慕容小姐確實可憐啊."

"是啊,一個女子不容易啊!"

"這個公孫睿確實太過分了!"

小桃這頓指責,引來吃瓜群眾的一陣共鳴.

"你一個低三下四的丫頭,有什麼資格來指責我!"公孫睿簡直氣壞了,抬起來就要對小桃動手.

"我說公孫公子,你欺負一介女流就不怕在場的人笑話嗎?"王一鳴邁著方步昂首挺胸的走過來,臉上帶著略顯得意的笑.上次跟他搶女人的仇,他可記著呢,這好不容易有個落井下石的機會,他還不趕緊過來補幾腳?

而'被結梁子’的公孫睿此時還處于懵逼狀態.看著王一鳴過來,就開始解釋.

"原來是王公子,事情不是你看到的樣子.是慕容淺淺自己摔倒了,賴在在下身上,這個個丫頭還不分青紅皂白的數落我,如此無賴在下,這口氣怎忍得下?"

"公孫公子不必解釋,本公子十分相信公孫公子…"王一鳴一擺手,十分篤定的表情說道.

見有人相信自己,公孫睿心里一喜,心里王一鳴的形象瞬間高大起來.

"是能做出此等欺凌弱小之事的人."然後王一鳴這後半句一出口,在公孫睿心里的高大形象轟然倒塌.

還沒等公孫睿反應過來.王一鳴就一個健步沖到慕容嫣的眼前,諂媚的語氣開口:"慕容小姐,可真是委屈你了.還沒成親公孫睿就納了小妾了."

公孫睿這時候終于反應過來了,指著王一鳴一副要吃人的表情吼道:"王一鳴,你少血口噴人!"

王一鳴把頭一揚鼻孔對著公孫睿道:"我怎麼血口噴人了?前些日子你還派人當眾跟本…當眾強搶民女,好些人都看見了!就算不是帶回去當小妾,也是金屋藏嬌了!"

"強搶民女?!簡直一派胡言!"公孫睿覺得自己胸口氣血翻湧,簡直快氣死了!一個慕容淺淺還不夠,又跳出一個王一鳴,全都無事生非,氣炸了!

而淺淺此時還趴在地上,將臉埋在臂彎里,身子微微顫抖著,看起來像是在嗚咽:"真沒想到原來你是這樣的公孫睿!"天知道臂彎里的那張臉已經笑到快抽筋了.

而這句話更像是一個激起千層的石子,一時間吃瓜群眾炸開了鍋.

祝大家小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