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作就不會死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才大著膽子,開口道:"標題是……"說話之間,尊主大人便已經起身了.青龍嚇得一個哆嗦,沒敢再往下說.

俊美堪比神魔的墨眸陰鷙得令人膽顫……

"接著說!"他威嚴霸凜的聲,響徹整間屋子.渾身散發的冷意能將人瞬間冰封,就是旁邊的玄武,,表情也很有幾分古怪,心里想著這慕容淺淺也太大膽了,平時不講尊主放在眼里就罷了,這簡直都是在誹謗尊主了!

這會兒竟然還在全城面前如此大張旗鼓的說尊主是斷袖,這慕容淺淺簡直是作死啊.

而青龍光聽著這三個字,就覺得一陣蓋頂的魔威,鋪天蓋地地對著自己的臉砸了下來,令他覺得膝蓋都疼了一下,差點忍不住跪下去.

以至于懵然了幾秒,才反應過來尊主是讓他講文章的內容.于是,趕緊道:"一方霸主冷月曜為何不近女色?天孤城尊主為何沒有子嗣?紅衣妖孽男子為何依偎在懷?這背後到底隱藏著怎樣不為人知的秘密?唯一看透真相的是,八卦周刊為您呈現的'今日頭條’,來扒一扒尊主冷月曜的斷臂情!"

說完這句話之後,青龍趕緊低下頭,接著道:"欲知詳情,請看下期'八卦周刊’!"

一句話接下來之後,便感覺到一陣森冷的眸光,掃到了自己的臉上.

他一顫,當即意識到什麼,咽了一下口水.趕緊滾到一邊去不吭聲了……

"尊主是否要屬下幫您把慕容大小姐抓回來?"玄武立即拱手,對著冷月曜問了一句.慕容淺淺如此作死,尊主一定不會放過她的.

冷月曜微微垂眸,魔瞳掃向他,冷醇磁性的聲線迫人,陰測測地問道:"你說呢?"

這下把玄武都嚇得抖了一下,他還真的是從來沒聽見過尊主這樣說話的語調.趕緊彎腰,開口道:"屬下多言了!"這話的意思是不用抓了.

說完這話,他立即後退了一步.同時在心里狠狠的為慕容淺淺捏了一把汗.尊主為何不近女色?紅衣妖嬈男子為何依偎在懷?!這紅衣男子應該是國師蕭逸軒吧?這話普天之下,怕也只有作死的慕容大小姐敢說了.

屋內內一片冷肅,令人大氣都不敢出,安靜得可怕.

在這萬籟俱靜的時候,房門突然開了,接著進來一個毛絨絨圓鼓鼓的肚子,然後邁進來一條小短腿.伴著白虎略帶沙啞的聲音:"蕭逸軒這個妖孽的點心真是太好吃,爺都想了.回來拿點過去,饞死爺了.慕容淺淺這個殺千刀的想餓死爺,沒那麼容易!"

青龍玄武二人同情的看著半個身子剛進來的白虎.好死不死的提起蕭逸軒和慕容淺淺,這不是火上澆油嗎?

情緒原本就非常惡劣的尊主大人,在聽見這句話後,陰鷙的目光,就落到了白虎的身上.

"咚!"的一聲響.

青龍等人捂住了眼睛.

"滾回去!"伴著冷魅霸凌的聲音,白虎被玄氣震飛上天了.

半空中一臉懵逼的白虎,反應過來後,伸出爪子朝著別苑的方向哀怨的叫道:"爺的點心啊!爺還會回來的!"

是夜,慕容府的後院,一道白影酷似閃電,一閃而過.星云眉峰一蹙提氣便去追.

'啪!’一條紅色的鞭子攔住他的去路.

"朱雀!你做什麼?"星云有些不解的看著攔住他去路的朱雀.

"不許去!"朱雀冷聲道,剛剛的人影是尊主沒錯.他來定是有事找慕容淺淺.

"可是小姐她…"

"她安全的很,不用你操心!"這話朱雀其實說的有些心虛,沒把周刊傳回去之前,慕容淺淺確實很安全,只是現在…

星云也不是個傻子,既然朱雀這麼說了,他也猜到了七八分,便不再去追,而是一屁股坐在了房頂上.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旁邊傳來沙啞的聲音.

就見一團肉球仰望明月,爪子拿著酒杯,一臉的惆悵:"唉!自從慕容淺淺那個小妖精出現就獨得主人恩寵,也不知道勸主人雨露均沾.害得爺都沒有零食吃了."說著拿起一塊鳳梨酥塞進了嘴里.

星云眼神看向朱雀:你們天孤城的寵物都這麼奇怪嗎?

朱雀則是倍感丟臉的將頭轉向一邊,恨不能將白虎從房頂踹下去.

小白:起來!有人!

淺淺:還用你說?早發現了!這叫以靜制動!

小白:呸!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被人用靈力鎖住了,要不然你早就爬起來.

淺淺:知道還廢什麼話?

屋內淺淺早就睡下了,當她意識到有人靠近時,身體竟然動不了了.可見來人靈力至少是天階初段.

房間內赫然多了一個身影,白色的衣袍,淺淺看著冷月曜的這身衣服,怎麼看怎麼眼熟,好像在哪見到過.

"你倒是淡定."魔魅磁性的聲音陡然響起.

淺淺白了他一眼,悠悠的說道:"三更半夜除了你還有別人閑的蛋疼有門不走非要爬人家的窗戶嗎?"

這話一出,冷月曜銀色面具下的臉閃過一絲尷尬.何時起,他冷月曜竟然要三更半夜偷偷摸摸的天窗戶了?似乎自己都不敢相信.

"你就不問問本尊來所為何事?"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蟲,我哪知道啊?"淺淺眸中閃過一絲心虛,這貨八成是為了周刊的報道來的.別人只知道《八卦周刊》的老板是"雅公子",卻沒人見過她的真面目.但她知道是就算瞞過天下人,也瞞不過他.她也沒打算瞞.先不說朱雀面上是他派來保護自己實則是監視自己的.就是他那網羅天下的消息網,就沒有事情能逃出他的掌握.

"需要本尊提醒一下嗎?"思忖間,冷月曜不知何時已經到了她的身側.

"本尊為何不近女色?本尊為何沒有子嗣?紅衣妖孽男子為何依偎在本尊懷中?本尊倒是想知道為何?"魔魅而陰測測的聲音清新的傳到淺淺的耳朵里,她似乎都能聽到磨牙的聲音.

"你想知道就等著看下期的《八卦周刊》啊!"淺淺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嘴硬道.

小白:好強的殺氣,你是不是傻?這時候還嘴硬!

"嗯?"墨瞳微閃,強大的靈力瞬間席卷淺淺的周身.讓體內的小白受不住靈力的壓迫從淺淺體內分離出來.

淺淺看著小白,突然意識到自己跟冷月曜的差距不是一星半點.他竟然輕而易舉的就能察覺出小白的錯在,還將它從她身體里趕出來.她現在又被他牽制,如果小白走了,她就真是死死無救了.求救般的眼神看向小白.

"滾!"森冷魔魅的聲音讓小白渾身一顫,看向淺淺.

好漢不吃眼前虧.小白給了淺淺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後,從窗戶逃走了.

它竟然逃走了…逃走了…淺淺美眸瞪大,看著消失的小白,這個沒義氣的就這麼跑了?她現在大有一種被拋棄的怨婦感.

"本尊該如何懲罰你呢?"魅惑而薄涼的氣息噴灑在淺淺的臉上,大手突然撫上了她的胸口.

"我靠!流氓啊!"淺淺一驚,大吼道.

薄唇微勾,啟齒道:"本尊只是用實踐在告訴淺淺答案,怎配得上'流氓’二字?"話落,淺淺的便覺胸口一涼.低頭一看,不禁臉色都白了.她的中衣被褪掉了大半.

抬眸看向冷月曜,墨眸中透著戲謔和怒意.

完了,玩大了,這貨是真的生氣了.淺淺後知後覺的在心里腹誹.

"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趕緊開口認錯.真是不作不就不會死啊!

"喔?淺淺何錯之有?"冷魅的聲音剛落,淺淺的中衣便應聲而落.

我靠!這貨說一句花脫她一件衣服,要死啊!

"嗯?"冷月曜眸中帶著疑惑看著淺淺胸前白色的兩只碗狀的東西.

"這是何物?"說著修長的玉指便想將其扯下一看究竟.

"別動!"淺淺閉上雙眸,使出吃奶的力氣大吼道.

不知是冷月曜被吼住了,還是另有原因,竟然可真的將手停在半空中沒有動.

"這是暗器!還好你沒動.不然小命不保啊!"淺淺為了阻止冷月曜的侵略,胡說八道起來.狗屁的暗器!這就是她學著現代的設計做的內衣.如果真被扯了,不就被看光光了!

"暗器?"墨眸凝視著淺淺胸前的內衣,似有一絲不解.

淺淺被盯的有些發毛,被人這麼盯著胸口瞧,換誰都不淡定好嗎?

"嗯啊!這不僅是暗器,還是護具.它可以保護女子不受人侵犯.而且里面藏有暗器,只要有人碰它必死無疑!是女子防身必備武器,殺人于無形之中.欸?你怎麼了?"淺淺看著冷月曜突然起身,心里暗喜,是被唬到了嗎?

"這是你研造出來的?"冷月曜背對著她,聲音依舊薄涼.

"是啊,我可是花了不少心思."雖然沒有她胡謅的那些功能,可確單是做這內衣也實花了她不少心思.不過能唬住他就好.

……

"人呢?"淺淺回神時冷月曜已經不見了,"神神叨叨的,神經病啊!"

冷月曜從淺淺房內出來,眸中竟帶著一起愧疚,是因為那次?因為湖中的那次,所以有了防備的心思?

冷月曜早已知曉他受傷那夜,那女子就好慕容淺淺.看她的樣子似沒放在心上,原來終是傷了她的.

而淺淺卻不知冷月曜已經想太多,還在洋洋自得自己的機智,並在心里唾棄小白的不講義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