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冷月曜的斷背情
g,更新快,無彈窗,!

淺淺:要你多嘴!腹語間淺淺已經從窗口一躍而出,快步追了上去.只留下一瞬目瞪口的姑娘.

"百里摳摳!你買塊都隨隨便便二百萬兩金子.我現在不過是跟你借一百萬兩白銀?你都不借,又不是不還你,給你打借條就是了.你這麼摳你娘知道麼!"淺淺求也求了,哄也哄了,百里燁就是不啃聲.

沒有搭理淺淺的百里燁聞言突然停下來了.轉身看向慕容淺淺.

淺淺見百里燁停下來,心里燃起一絲希望,原來這貨吃硬不吃軟啊.可當她觸及到百里燁的眼神時,心里不禁一顫.這滿帶殺氣的眼神是她從未見過的.

小白:不好,有殺氣!

淺淺:屁話!這殺氣就在我前面…

銀子:完了!慕容大小姐你說啥不好?非要提起二夫人,好死不死的戳中少爺的禁忌!你就別琢磨借銀子了,快跑吧!

"百里燁,你沒事吧?"淺淺狠狠地咽了口塗抹問道.

"她不會知道了."良久,殺氣不見了,回答她的卻是百里燁無比落寞的聲音.那樣子看上去有些無助.

"百里燁…"淺淺看著百里燁一時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銀子.取一百兩給她!"百里燁頭也不回的走了.

淺淺定定看著他的背影,突然覺得也許現在他才是真的他,那個放1蕩不羈的百里燁不過是個假象.

而慕容府後院的某個偏方,綠蘿正在悉心照料著星云.

"這次真是要感謝慕容公子出手相救,如果沒有他,我這條命怕是交代了."星云說著看向綠蘿."我看著慕容公子一表人才,也是個可以托福終身的人,小妹,你對他?"

"哥!你瞎說什麼呢?"綠蘿臉紅了紅,眼神卻黯了一分,開口道:"你沒看出來她是個女的的嗎?"其實剛開始她卻是對她動了心,可是當去了別苑,她才發現她是個女兒身.當時她沒說破,說著她也自然沒有提.

"啊?原來她是女子!"星云眸中難掩的吃驚.

"怎麼?哥哥是動心思了?"這次換綠蘿打趣道.

"別胡說!毀了人家小姐的清譽!不管她是男是女,咱們都要好好報答人家.切不可忘恩負義!以後你就跟在小姐身邊保護.我就負責咱們院子的安全."星云一臉鄭重其事的說道.

"嗯!放心吧!我會保護好我未來嫂嫂的,嘻嘻!"

"你這丫頭,咳咳…"綠蘿的話又惹來星云一陣急咳.

離慕容嫣和慕容巧巧的大婚之日不過只剩五天,可這跟淺淺沒有什麼關系.所以第二日一大早,淺淺便帶著小桃和綠蘿出門看鋪子,直到傍晚才選了一個她們比較滿意的地角,雖然累,但三個人都挺開心的.

"咱們啊,這就叫累並快樂著!"淺淺邊走邊笑道.

"對啊,我也覺得比在府里帶著充實多了呢."小桃笑嘻嘻的說道.

"唉!真是可惜啊,這慕容府的五小姐怎麼就突然死了呢?"

"是啊.我今兒上午還看見她帶著丫頭出來挑首飾,說等三朝回門的時候戴."

"誒誒誒,我可聽說了,這五小姐好像跟人有染,所以才懸梁自盡的!我外甥的鄰居的偶女兒可在慕容府當差呢,她說的."



"小姐,他們說的是五小姐嗎?她…她她上吊了?我今天早晨還看見她帶著小萍高高興興的出門呢."小桃吃驚的都開始結巴了,捂著嘴半天不敢相信.

好端端的慕容巧巧怎麼會上吊?而且是還這麼突然.

"小姐,要我去查查嗎?"綠蘿開口問道,她武功不高,但卻有件看家本事,就是憑一點線索,哪怕是一根頭發都能追蹤這頭發的主人.

"嗯.你先去查看一下現場,不要被人發現了,有任何線索先回來告訴我.千萬要小心!"淺淺囑咐道.她總覺得真是沒那麼簡單,而且跟自己遭人暗算有關,她不是沒追查過,只是毫無頭緒,連廚房的廚娘都換了人,僅憑那件男人的衣服,根本無從查起.

綠蘿點點頭便離開了.

"哎,綠蘿!小姐綠蘿去哪了?你們在說什麼啊?為什麼我都聽不懂."小桃撇撇嘴,一副不高興的樣子.

"如果你一心想尋死還會出去逛街買東西,為以後做打算嗎?"

小桃聞言想了想,"如果是我,都要死了,哪還有心情逛街啊,肯定一個人多起來…呀所以說五小姐不是上吊死的?"小桃杏眸瞪大,好像發現了什麼驚天的大秘密.

"你呀,少咋咋呼呼的就好了!"淺淺刮了小桃的鼻子一下,嗔笑道.

慕容府里一片死寂,甚至連下人都看不見.淺淺直接就去了老夫人的院子.

"唉!"

剛到門口淺淺就聽到老夫人的歎氣聲.想來這慕容府如此不太平,老夫人也是操碎了心.

"淺淺過來了?"老夫人看見淺淺招手讓她過來.

"奶奶,五妹她?"

"唉!巧巧這丫頭也是想不開,怎麼做這等啥事呢!"老夫人說著抹起眼淚來.

"怎麼會呢?不是過幾日就要成婚了嗎?"

"巧巧這孩子也是命苦,出門不想遇到歹人,毀了清白.想不開就自盡了."老夫人傷心的看著淺淺,"淺淺啊,你說我們慕容家這是怎麼了?為何連連不順?你可要好好的,莫要再出事,奶奶經不起折騰了."

淺淺看著老夫人一下子好似老了二十歲的樣子,里百般不是滋味.

是夜,慕容府的後院.

"小姐,我去查看過慕容巧巧的尸體,從外表看不出端倪,卻是是上吊而亡,但是我在她房間發現了點點粉末,確定是蒙汗藥.而且房間的衣櫃有藏過人的痕跡."綠蘿稟報著她查探的結果.

"也就是說慕容巧巧有可能是被人下了蒙汗藥,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造成上吊自殺的假象."淺淺擰眉深思:"可如果真是這樣,那慕容巧巧的遺書又是怎麼回事?凶手的動力又是什麼?"

"對了,小姐,我還在衣櫥里發現了這個."綠蘿說著將一顆珍珠交給淺淺.

這顆珍珠一看就是上等貨,一般人家和下人是很難得到的.也就是說這人應該非富即貴.

"會不會是五小姐自己的啊?"小桃看著珍珠道:"這樣的珍珠五小姐有好多呢,都是皇上賞給咱們府的,可是夫人從來都沒給過小姐."

"這件事別聲張出去,咱們暗中調查."淺淺轉而看向小桃,"尤其是你,嘴上要有個把門的,知道嗎?"

小桃撇撇嘴,"知道啦,人家才不是大嘴巴!"

朱雀站在一旁並未吱聲,但卻驚歎慕容淺淺的洞悉力,也許她並不像自己想的那般無能.

慕容巧巧自殺一事,又成了轟動全城的大新聞,慕容府與歐陽府的聯姻算是告吹了.

而慕容嫣以親妹剛過世悲痛萬分,怕會不吉利的為由,將婚期無限期壓後了.這又成了人們茶余飯後的談資,紛紛贊慕容嫣重情義,手足情深,乃是有情有義的好女子.

轉眼兩個月過去了,淺淺的'八卦周刊’辦的是有模有樣,生意做的是風生水起.而且化名'雅公子’,做起了幕後老板.

天孤城的別苑內…

"尊主,慕容大小姐她……"青龍垂著頭站在冷月曜面前的不遠處,臉上帶著一點尷尬還帶著一點羞愧.

尊主派朱雀去保護慕容大小姐,順便收集點有用情報.可朱雀那死丫頭好死不死的竟然傳給她一份'八卦周刊’!不知道是不是被慕容淺淺給帶壞了戲弄他玩呢.他本打算將那破玩意兒直接給扔了的,可掃了那該死的一眼後他就沒忍住,只因為上面碩大的標題--,起初只是好奇和憤慨,竟然敢公然詆毀尊主的名聲.可是後來他竟然津津有味的看完了整個故事覺得意猶未盡,而且還沒有出手打死誹謗尊主的人,實在是心中有愧!

首座之上的冷月曜此刻正在調息.魔瞳睜開,眼神還未落到青龍身上,冷醇磁性感的聲音便直接響起:"她出事了?"

青龍支吾了半晌之後,開口道:"尊主,這倒不是……是朱雀有消息傳來."

"拿來."這一聲魔魅森冷.

"信…讓屬下給扔了."青龍說完忙低下頭.天哪!誰來救救他!他看完第一反應是怕尊主看見,所以他就直接將紙給燒了.可後來一想,尊主遲早會知道,若是有事不報,到時候他死的更慘,所以只能過來稟報,希望尊主知道了內容,別削死他才好.

扔了?玄武瞪大眼睛看向青龍,探究和擔憂的目光,這完全不像是老大會做出來的事啊.他吃錯藥了?

"內容?"魔魅的聲音再次響起.

"朱雀只傳來一份'八卦周刊’,頭條是…是…"青龍額頭上上豆大的汗珠滑落,狠狠的咽了口吐沫,猶豫著不知該不該說.

"嗯?"一聲輕哼.令青龍感到一陣魔威壓下,令他嚇得有幾分抬不起頭來,呼吸都凝滯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