噓!別說話!
g,更新快,無彈窗,!

"辦法倒是有一個,不過十分凶險.需要有靈力身後之人將自己的心頭血渡到他的心頭.替換掉原來的毒血."朱雀看著淺淺,聽書人是她帶來的,她該不會又要讓尊主來做這些吧.雖然青龍警告過她.她也可以不對尊主有非分之想,但是凡是對尊主有威脅的人就是她的敵人.

"我來!"淺淺開口道:"我現在是高階,不知道可不可以?"

"你可想好了,這個過程不但痛苦,而且十分危險,稍有不慎,就會對你造成嚴重的內傷!"朱雀眸中多了一絲觸動,她沒有想到,她竟然要親自來,還是為了就一個不認識的人.

"公子?"綠蘿也是一驚,沒想到他們萍水相逢,他竟然願意以命相救.

"就這麼定了,救人要緊!"這一點淺淺倒是堅持.

……

"尊主,您是刻意為難慕容大小姐吧."青龍站在一旁問道.

冷月曜輕扣桌案,"若是不讓她吃點苦頭,這二人如何會心甘情願為她所用?"

"可是這兩個人的身份…"朱雀來稟報的時候他就派玄武去查了.

"讓朱雀跟在她身邊."薄涼的聲線交代著.

"是!"青龍應道,朱雀?尊主也是用心良苦啊!

房間里,淺淺臉色略顯蒼白,吃了朱雀給的補氣血的藥後,打算回府,不知道伊氏兄妹作何打算,打算去問問再走.

于是就有了下面的一幕:

"請公子手下我們兄妹二人.我們願為公子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綠蘿跪在地上,看著淺淺.

"不用了吧,我救你們也沒想讓你們報答啊!"淺淺上前扶起綠蘿道.

"請公子不要推辭,公子的救命之恩,我沒齒難忘.定當結草銜環."伊星云虛弱的開口.

小白:你就不要推辭了,他們兄妹二人的靈力都不弱,你不是還答應了冷月曜要做家主嗎?有他們幫你,事半功倍.

"好吧,可是我不能讓來曆不明的人就在身邊,你們能告訴我,你們來自哪里?為何他會受如此重的傷?"淺淺也是有顧慮的,所謂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有些事情她需要搞清楚.

'撲通!’話還沒說綠蘿又跪下了.

"公子,有些事情我們不能說.但是請公子相信,我們是真心想跟著公子報答公子是斷不會做傷害公子的事的!"有些事情他不知道才是安全的.

"既然如此,我便不勉強了."淺淺淡笑著看向伊星云:"還能有嗎?能走就跟我回府."

伊星云一愣,然後笑的憨厚道:"能!"

于是半個時辰後,淺淺有些無語的看著門口的這些人.綠蘿星云是她新收的手下,自然要帶著.小白是她的靈寵,住在她身體里,不想帶也要帶著.朱雀是冷月曜硬塞給她的,也好,朱雀醫術超群,星云還需要後期的治療,他們有個病痛也不怕了.帶著也是好的.可為毛這只圓嘟嘟肥的像豬一般的白虎也要跟著她回去?她只不過出了一趟門,才一天而已,竟然多了這麼多人!搞事情啊!

"你就不用了吧."淺淺看著白虎一臉嫌棄的說道:"你那麼會吃,我那窮的啥都沒有."

白虎將頭一揚,十分驕傲的道:"主人派也去看著你,也就去看著你!"雖然這個人物它不喜歡,不過主人答應給他五盒桂花糕作為獎勵,它就勉強答應吧.

商量無果,結婚一群人浩浩蕩蕩的跟著淺淺抹黑回去了.因為是晚上,有很少有人去後院.所以幾乎就沒人發現他們.

晚上淺淺思來想去,覺得這麼一群人跟著淺淺,讓她一時覺得自己肩上的擔子有些重了.她必須想辦法掙錢,要不然等著慕容府養活,他們肯定集體餓死了.想來想去她決定開一家八卦社.這還是今天的事啟發了她.群眾八卦的力量是不可忽視的,她決定訓練一票狗仔,潛伏到各個名人大人家收集資料,有專人每日彙總,然後印刷出版.奔著"娛樂八卦"的目的,一定會大火.

小白:想法是不錯.可是你有錢嗎?

淺淺:……百里燁

第二日一早,百里府門口,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影不停的向里面張望.

"慕容大小姐,要不小的進去幫您通報,您還是進去吧."門口的家丁一臉黑線的看著慕容淺淺,她都在這站了一個時辰了.只問二少爺在不在府內.二少爺在是在,還沒起呢.請她進去她不肯,但也不走,就站在這不停的張望,身為看門的家丁實在是看的他渾身不舒服啊!

"嗨!好巧啊,百里燁!"淺淺看著從府里出來的百里燁笑的花枝亂顫.

門口的家丁看神經病一樣的看著她.等了一個時辰,就為了跟他們二少爺來個巧遇?他們家二少爺真是有魅力,不禁一個個崇拜的眼神看向百里燁.

"找本少爺什麼事啊?"然而百里燁一句話就戳破了淺淺的巧遇.

淺淺笑的花枝亂顫的臉'唰’的一下就垮了.靠!你特麼知道勞資在等你,和墨跡這麼半天才出來!變態啊!

銀子心虛的小眼神撇了一眼淺淺,是他早晨不小心看見慕容大小姐在門口徘徊,才告訴少爺的.不過少爺不出來可不怪他啊!

"我是來找你借銀子的."淺淺板著一張說著.

銀子聞言好忙向前跨了一步,一臉為難的開口道:"慕容大小姐,雖然銀子也很想跟您去,可是我們少爺也需要我伺候啊!小的不能跟您去了."說道最後銀子簡直是一臉的忠臣模樣,自己都要為自己對主子的忠誠感動了.

淺淺先是一怔,然後微微歎了口氣,上去輕拍著銀子的肩膀,一臉可惜的說道:"雖然你的話讓我很是贊賞,不過你真的想多了."話落淺淺搖了搖頭.

"哎喲!"銀子捂著腦袋,一臉委屈的看著給了自己一記爆栗的百里燁.

"滾一邊去!給本少爺丟臉!"百里燁一臉嫌棄道.轉而看向慕容淺淺:"借銀子?本少爺就不缺銀子."

這麼說來借錢有望,淺淺笑的跟朵花似的,美眸閃著希冀的光芒看著百里燁.

"可是爺不借!"百里燁說完轉身就走.

我艹!一個個都消遣她玩呢!

小白:這個人好奇怪.

淺淺:他不是奇怪,他就是有病!腦子有病!

小白在心里白了淺淺一眼:不是那種奇怪,是他哪里怪怪的,只是我一時又不知道是哪里.

淺淺:你在說繞口令呢!

小白:你再不去追,人都走遠了.

"啊?百里燁!等等啊!"淺淺趕緊追了上去.

宣禦大陸最大的青樓里.女扮男裝的淺淺看著春風得意笑得一臉欠扁的百里燁,撇了撇嘴.什麼玩意兒嘛!走那麼急,原來是跑來逛青樓!鄙視!

"哎喲,這位小哥兒,眼生的很,嘖嘖嘖,瞧這長得真是俊,比起百里二少爺可是毫不遜色呢."這罵著,就有姑娘湊上來想挑逗淺淺.

小白:快讓這丫的滾開,這脂粉味嗆的我睜不開眼.

淺淺也是捂著鼻子咳了咳,看著那姑娘滿面的脂粉,這一笑粉都往下掉,百里燁這眼光真是沒誰了.

"百里燁!咦?人呢?"淺淺這才發現百里燁竟然一個人跑到床1上睡大覺去了.感情他叫一幫姑娘來就是為了看著他睡覺啊!

"哎喲,小公子!您甭管他.二爺啊,每次來都是這副樣子.我們只管玩我們的便是了."又一個姑娘湊上來說道.平時這百里燁來了就是睡覺,讓她們姐妹自個兒玩,無趣的很!這次好不容易有個如此俊俏的小公子,她可不能錯過嘍.

她這一說,'呼啦’一下,所有的姑娘都圍過來了.

"姑娘們,等一下!且聽在下一言."淺淺出聲說道,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很沒落.

"其實在下自幼家貧,父母雙亡,是奶奶含辛茹苦的將我養大成人.可是奶奶年歲大了,身體不好,我怎忍心讓她再操勞.于是我就到茶樓做工貼補家用."淺淺說到這頓了頓,看著姑娘們一個個贊賞的眼神心里偷笑著,只要你們不圍上來給你們講故事又何妨?

站在一旁的銀子,瞪大了眼睛瞅著慕容淺淺,好像從來不認識她一般.啥時候她父母雙亡了?慕容家主不是活的好好的麼?老夫人是年歲大了,也是老當益壯啊!慕容家啥時候窮的要讓小姐出去打雜補貼家用了?他咋不知道囁?

"公子的孝心真是讓奴家感動,來公子,喝杯酒,慢慢說."

淺淺點點頭接著道:"誰知一日突然來了一個惡霸,見在下生的俊俏,就有意戲之.在下誓死不從啊!誰知那惡霸竟然趁夜黑風高之時將我擼到府中!還好百里二少爺挺身而出救了在下.在下無以為報,就只能當小斯跟在身旁伺候他,全當報恩.所以,姑娘們.在下貧寒就不要在我身上浪費功夫了."

"公子…"

"噓!別出聲!"淺淺打斷了一個姑娘的話,接著道:"在下貧寒,姑娘們的好意在下只能心領了.我現在只想跟著百里二少爺報答他的救命之恩!"

"可是公子…"

"噓!別說話!"淺淺將手指放在唇邊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百里二公子就是在下的再生父母,在下一定要侍奉左右的!"淺淺一副慷慨激昂的模樣.

"可是小公子…"

"噓!你們聽!'噗通’'噗通’這顆為二公子跳動的心."

"可是公子,二爺他早就走了!"呼!終于把話說全了!

嘎?淺淺猛的朝床1上一看,哪里還有百里燁的蹤影.

"我勒個去!你們怎麼不早說?"

"是你不讓我們說啊!"

小白:你的再生父母都跑了,還不追!磨嘰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