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叫禮尚往來
g,更新快,無彈窗,!

"王公子說笑了,這京城怕也就一家姓公孫了吧?"淺淺笑道.

"你說的是公孫家的誰?哪個公子?"王一鳴顯得有些緊張.

"正是公孫睿公孫公子."對不住了公孫睿,借你名號使使.

"公孫睿?他…要這個女子?"王一鳴挑眉看了一眼綠衣女子.有些不信道:"他不是跟慕容家的慕容嫣婚期將至嗎?還要這個女人做什麼?少誆勞資!"

"小的哪敢誆王公子啊?公孫公子是要個女慕容小姐成婚不假,這所有人都知道.可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啊!瞧這丫頭長得多水靈,討回去做個妾也是好的,畢竟公孫公子也是男人嘛.他可說了,誰要是跟他搶人就是跟他公孫睿為敵!"

說到這淺淺頓了頓湊上前,小聲的繼續說道:"公孫睿可是公孫家未來的家主,想想四大世家的地位,跟他結下梁子可不是什麼明智之舉.王公子應當明白."說著淺淺還特意懟了懟他.

"你這麼陷害公孫睿,他知道嗎?"小白有些無語的說道.

"正所謂'死道友不死貧道’嘛,誰讓這些人里只有公孫睿的身份地位和跟我的關系最適合被這個黑鍋呢."淺淺用心語回道.

小白:你這麼做,明天公孫睿那'朝秦暮楚’就會傳的滿天飛了.群眾八卦的力量絕不容小覷.

淺淺:那我只能愛莫能助了,再說他當初退婚的時候咋不想想我的名聲呢?這叫禮尚往來好嗎?

小白:你著就是赤果果的報複!

淺淺:你說是就是好嘍.(無所謂的聳聳肩)

王一鳴將淺淺的話琢磨了一番,有看了看那綠衣女孩,權衡之後,怒聲道:"回去告訴公孫睿,我尚書府也不是好欺負的,今日就當給公孫家主一個面子,並不是怕了他公孫睿!哼!咱們走!"話落,帶著他那幫鼻青臉腫的手下走了.

小白:你這不但'禮尚往來’了,還外加送了他一個仇家啊.

淺淺:多的就當利息好了.

"姑娘,你沒事吧?"淺淺看著那綠衣女孩問道.

"求公子救救我哥哥,我願為奴為婢伺候公子!"綠衣女孩'撲通’一聲跪下,對著淺淺乞求道.

她著一跪嚇的淺淺後退了一大步,緩過來後忙上前邊將女孩攙起來邊說道:"你這是做什麼?別動不動就給人下跪,就是你不求我,我也會救他的."

淺淺打量了一個病重的男子,擰眉問道:"你哥哥得的什麼病啊?多久了?"

"公子,我兄長並非生病,而是被打傷了,尋常大夫怕是不行……"女孩說著臉色黯然了幾分.

"帶上你哥跟我走!"淺淺幫忙扶起那男子,帶著女孩一路疾馳到了西郊的別苑.她哥哥不是一般的病痛,就算找百里燁,怕也只是有錢請好點的郎中.還是去找冷月曜靠譜點,畢竟有個朱雀.

到了門口淺淺突然有點猶豫了,上次看來,那個朱雀好像並不待見她.萬一本來可以給他們瞧病,她一出現她又不給瞧了呢?

"公子?"女孩看著站在門口愣神的淺淺小聲提醒道:"咱們不進去嗎?"

"死就死吧,走!"淺淺扶著那男子和女孩一同進去.

小白:瞧你一副要視死如歸的樣子,你到底是來救人的還是來送死的?

淺淺:你知道個屁!

"尊主,慕容大小姐來了."屋內青龍站在一旁說著:"還帶了一男一女"

"冷月曜,快出來!冷月曜,幫忙救人啦!"這邊青龍剛說完,那邊慕容淺淺就風風火火的帶著人就進來了.將人往榻上一擱,一屁股坐在榻邊喘著粗氣.

"撲克臉,你不會給我倒杯茶?這就是你們天古城的待客之道?"淺淺抱怨道.

'撲克臉?’是什麼?青龍站在一旁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雖然不明白'撲克臉’是啥意思,但他也不該問.因為從慕容大小姐進門的那一刻,這屋里的氣溫陡然降下去了,這說明尊主生氣了.至于原因……青龍不自覺的瞥了一眼床1上半死不活的男人,心道:兄弟自求多福吧.

小白:好強的靈力,那個戴面具的靈力至少是天階初段.這人是誰啊?

淺淺:天孤城的尊主冷月曜.大冰山,陰晴不定的神經病!

小白:難怪,這麼強的殺氣.

淺淺:殺氣?我咋沒感覺到呢?

小白:你遲鈍唄,你沒發現這屋里氣氛怪怪的,靜的有點可怕嗎?

淺淺這才反應過來,看向冷月曜,從她進門這貨就沒開口.

"冷月曜,你練石頭功呢?坐那一動不動的."

淺淺看了看榻上的男子.接著道:"他受了重傷,你找朱雀幫他瞧瞧唄."

墨眸掃了一眼床榻上的男子,唇角微勾,"青龍,扔出去."

"是!"青龍應聲走到榻前就要把那男子扔出去.

"別動!"淺淺一把推開青龍,那綠衣女孩也有些急了.

"你有沒有同情心啊?看不見這人快不行了嗎?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沒聽過啊?"淺淺沖到冷月曜年前吼道.

"沒聽過."薄唇微啟輕輕吐出三個字.

淺淺接下來的話被這三個字狠狠的堵在嗓子眼兒,險些被自己噎死.

"你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啊?"淺淺狠狠的剜了一眼冷月曜."人命關天,你就看著這麼一條鮮活的生命死在面前?"

"扔出去就好."

"啥?"淺淺沒聽明白冷月曜的話.

小白:他是說扔出去就不是死在他年前了.

淺淺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原來冷月曜這麼冷血!

"你救不救?"淺淺挑眉問道.

……

"你真的不救?"

……

"當真不救?"淺淺虎著臉看著冷月曜,顯然有些生氣了.

"青龍,扔出去!"魔魅的聲音再次在房間內炸響.

"不用!我們自己走!沒想到你是這樣的冷月曜!"淺淺轉身朝床榻走去.女孩也失望的走過去准備一起扶哥哥走.

突然淺淺一個轉身沖到冷月曜跟前,一把拽住冷月曜的袖子.

"小曜曜,你就讓朱雀來給他瞧瞧嘛!你最好了,麼麼噠~"淺淺一邊晃著冷月曜的衣袖,一邊嗲嗲的說著.

她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所有人都懵圈了,青龍依舊是那張撲克臉,只是眸中的震驚泄露了他此刻的不淡定,那綠衣女孩更是嘴巴張的能塞進一個雞蛋.似乎是沒想到,救她的英雄這麼沒有氣節就算了,竟然還是個短袖!

就連冷月曜,也有點僵硬的站在那.

小白:你是要惡心死我嗎?雞皮疙瘩掉一地啊!

淺淺:撿你的雞皮疙瘩,別說話!

"小曜曜,好不好嘛?"淺淺自動忽略他們的表情接著發嗲.

"本尊是什麼樣的冷月曜?"魔魅的聲音再次想起.

青龍身形一晃,覺得自己有些暈,他們尊主什麼時候這麼幼稚了?天啊!還我英明睿智的尊主啊!

"啊?這個嘛,你當然是睥睨天下文韜武略,英明神武,無所不能,心地善良,助人為樂的冷月曜啦!"淺淺笑的一臉狗腿的說著.

唇角微微上揚,形成迷人孤獨,磁魅的聲線再次響起:"給本尊一個救他的理由."

淺淺一愣,救人還需要理由嗎?

"因為你是這樣的冷月曜,所以你要救人."

"本尊不是."

"靠!玩我呢!"淺淺忍不住再次發飆!要不是不忍心看那女孩失望的眼神,他以為她會求他嗎?

"他的死活與本尊無關."冷魅的聲音道.

"說吧.怎麼樣才答應救人."

"答應本尊一個條件."

"說!"淺淺看了那女孩一樣,終是答應了.

"三個月後,本尊要你拿下慕容家主的位子."

淺淺抬眸看向冷月曜,映入眼簾的卻是張冰冷的面具.她不想摻和進他們的紛爭,為什麼還要拉她下水.

"我盡力!"



"我說盡力就一定會盡力,這還不行嗎?"淺淺不明白她都答應了,他怎麼還不叫朱雀來看病.

"你和他是什麼關系?"墨眸如輝,卻閃耀著危險的光芒.

"他們什麼關系都沒有,這是我哥哥,我們不認識的,是恩人救了我們!"綠衣趕緊替淺淺開口回答.看了這麼半天她多少看出點端倪,生怕淺淺說錯一句啥,冷月曜會要了她哥哥的小命,那就真的不是來救命,是來送命的了.

這麼想著她同情的看了一眼淺淺,難怪她進來的時候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原來是怎麼回事.

淺淺看著綠衣女孩誤會的眼神,一時也不知該如何解釋,值得垂頭喪氣的坐到一邊去.

朱雀給他看完病已近黃昏.期間淺淺問了女孩的姓名,她叫伊綠蘿,哥哥叫伊星云.

"朱雀姑娘,我哥哥他怎麼樣?"綠蘿關切的問著哥哥的病情.

"他中的是幽冥掌,掌上有毒,已入肺腑.不是那麼好醫治的."朱雀如實的說道.只是這幽冥掌是魔界的邪功,能與魔界扯上關系,這兩人怕是不簡單,她必須像尊主稟報.

"那他還有救嗎?"淺淺輕拍著綠蘿以示安慰,轉而開口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