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救美
g,更新快,無彈窗,!

"我的傷都好了,你把我也帶上,我不想在這待了."小白一臉的委屈,待在這它好寂寞.

"可是我帶上你,回慕容府很容易會被人發現的.你難道還想回那個冰冷的地窖?"淺淺有些不贊同.

"這個好辦!"小白說著猛的竄進淺淺額度懷里,張嘴就咬了了淺淺一口.

淺淺大驚,一把把小白扔出去,攥著被咬的手指,控訴的眼神看著小白."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小東西,我好心救你.你居然咬我!"還好咬的不深,只是破了點皮,不讓她不就成了《農夫與蛇》里的農夫了麼?

"瞧你那點出息!窮緊張什麼呀?我願意做你的靈寵,那是你幾輩子修來的福氣!慕容傲想讓我做他的靈寵我都沒答應!"小白胸脯一挺,一副很自豪的的樣子.

"原來慕容傲抓你是為了讓你做他的靈寵啊."淺淺明了的點點頭.

"喂!重點是這個嗎?重點是我願意認你做主人!瞧你那不男不女的樣子,遇到我你應該覺得榮幸!"小白跳起來抗1議道.

"不男不女?明明是風流倜儻英俊瀟灑,一枝梨花壓海棠的小鮮肉好不好?"自從她的事傳遍京城後,她就成了名人,全都認識她,為了方便,她出門都是換男裝的,為此小桃每每看到她穿男裝都會臉紅.

"好歹我也是活了上千年了,喝的水比你尿的尿都多.你懂不懂的尊老?沒禮貌!"九尾靈狐傲嬌而又不滿的說道.

"噗!"淺淺忍不住笑出聲來,她怎麼聽著這話這麼別扭呢.接觸到九尾靈狐不滿的眼神後,趕緊謙卑的說到:"是是是,我榮幸,行了吧!可是做我的靈寵跟咬我有啥關系啊?"淺淺略顯埋怨的看著九尾靈狐.

"這叫'血盟’!連這都不知道,真懷疑你是不是四大世家的人."小白嫌棄的看著淺淺.

淺淺腹誹道:還真讓你說對了,我還真不是地地道道的慕容家人.

"不好意思啊,讓您老賤笑了.麻煩你老受累告訴我,啥叫'血盟’唄."淺淺一副好學寶寶的樣子,一臉求知欲的看著小白.

九尾靈狐看著淺淺這樣子似乎還挺受用,昂首挺胸的邁著步子,朗聲道:"怎麼說我也是活了上千年了,自然知道的多,看你這麼虔誠的求我的份上,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好了."

淺淺一臉黑線的看著小白像個教書先生似的在那搖頭晃腦,還大發慈悲的告訴她,她怎麼覺得這德行有點像百里燁呢,于是就很自然的把小白想象成百里燁的樣子.

"噗哧!"這麼想著淺淺竟然笑出聲來.

"嚴肅點!"小白的警告的眼神瞪著一眼淺淺.

"好好,我不笑!"淺淺憋著笑保證道.

"我看你是啥也不懂啊,我就來給你普及一下吧."小白開始了它的諄諄教導."靈力的修煉分為:初階,中階,高階,還有最厲害的天階.當修煉至中階時便可以與寵結血盟,使其認主.而寵也有高低之分,獸寵,靈寵和神寵."小白撇了淺淺一眼,接著道:"我看你嘛,現在勉強也就是高階初期.勉強可以高攀我這個靈寵."

"我去!還有這麼頓門道呢!真是活到老學到老啊!"淺淺不禁咋舌.

"別打岔!還沒說完呢!"一言不合就吼人的小白再次蔑視淺淺.

"您老繼續."我尊老不跟你一般見識.

"所謂'血盟’,就是在'寵’心甘情願的前提下,將主人的血滴在它臉上,也就是你們人類眉心的位置.這樣就行了."

"這麼簡單你廢話那麼多!"淺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擠出一滴血滴在了小白的臉上.

接著奇跡發生了,那滴血落在靈狐的臉上後突然消失不見了,好像透過皮毛滲入到它的身體里了.

然後從靈狐身上發出一陣刺眼的強光,讓淺淺睜不開眼睛.待強光消失了,淺淺定睛一看,不禁傻眼了.

"光沒了就算了,小白咋還沒了呢?"淺淺自言自語的到處搜尋小白的下落.

"不用找了.我在你身體里."中性的聲音突然從淺淺的身體里發出.

"哎呀媽呀!"淺淺嚇得大叫一聲,捂著自己的胸口.

"拜托,你別一副我要非禮你的樣子好不好?"小白無奈的說道."誰讓你不聽我把話說完,這麼著急作死的?嚇死你活該!"

淺淺撇撇嘴."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結了'血盟’之後,你的身體就是我的歸宿,當需要的時候你就召喚我出來就行了."

"這個好啊!方便!"

"所以你現在可以帶我回去了吧."

"那是當然,走著!"

淺淺一路往西郊的別苑走去,有些事她要找冷月曜問清楚.而去西郊就一定要先進城.

"那一堆人圍在那做什麼?"淺淺好奇的看著前面里三層外三層的圍著幾圈人竊竊私語指指點點的.

"從古至今人類就是喜歡看熱鬧不嫌事大."小白突然開口道.

"你懂啥?八卦是一種樂趣!"淺淺說著就往人堆里走了過去.

"你瞎湊啥熱鬧啊!小心惹火上身!"小白不贊同的提醒道.

"有熱鬧不看我神經病啊!"說著淺淺已經擠到到人群的最前頭了.

就見一個女孩大約十四五的年齡,跪在路邊,一身翠綠色的粗布麻衫,面容嬌好,不似一般的女子那麼弱弱嬌媚,濃眉大眼,水汪汪的眼睛,看起來樸實而大方.身旁躺著一個二十歲左右的男子,雙目禁閉,毫無血色,嘴巴干裂.一副病重的樣子.

而女子身前擺著一個牌子,寫著"賣身救兄"四個大字.

"真可憐啊!"

"是啊!這麼小的年紀就要賣身為奴."

"唉!窮人家孩子,有啥辦法?誰讓沒錢呢!"

"…"

周圍的人竊竊私語著,卻沒有一個人願意出手相助.

"人類就是這樣,只會嘴上功夫.說著一些與自己沒有任何關系的話,表現出自己富有同情心,心地善良.卻沒有一點實際行動."小白鄙夷的說著.

"呵呵…呵呵"淺淺尷尬的笑著.她也想幫他們,可是她沒錢啊!自己都每天咸菜稀粥了,哪里還有錢幫她救哥哥?

"你沒錢,別人有啊!"小白的聲音再次響起.

"你聽的到我的心聲?"淺淺試著用心語跟小白說話.

"當然,我可是已經與你心意想通了,所以你少說我壞話,我會聽到的!"小白警告道.

"切!不要臉,偷聽別人的隱私!"

"還說!"

淺淺立馬禁了聲,她是沒錢可是別人有啊.她腦海里立馬浮現出兩個名字.百里燁和冷月曜.

百里燁有錢,冷月曜有朱雀,而朱雀有醫術,她該去找誰呢?

"你先別想找誰了.你再磨嘰,這小丫頭就被人搶走了."小白打斷淺淺思緒.

淺淺回神,卻發現那綠衣小姑娘正在跟幾個小嘍啰打架.原來是王尚書家的長子王子鳴想強搶這丫頭,卻不幸看走眼,沒想到這丫頭是個練家子.

這邊一開打,那邊原本看熱鬧的人一哄而散,藏的藏,躲的躲,生怕惹火上身.淺淺不禁暗歎,世態炎涼啊!

"看見了吧?這就是人性!"小白說的越發的鄙夷.

"誰說的,也有熱心腸的好人,就像本小姐,不對本公子!看本公子來個英雄救美!"淺淺俏皮的眨了眨眼睛.瞅准時機,淺淺暗暗使出靈力推了一把小嘍啰,那個小嘍啰身子時空沖著那女孩就撲了上去.

綠衣女孩沒想到那小嘍啰會出其不意的撲過來,猝不及防眼看就要被壓在身下了.

這時淺淺挺身而出,一把將綠衣女孩拉入懷中,妥妥的來了個英雄救美.

兩人四目相對,淺淺一手摟著女孩的纖腰,一手又打倒一個嘍啰.

站穩後,淺淺松開手,勾唇一笑.那綠衣女孩瞬間紅了臉頰.

"臭不要臉的!"小白在淺淺體內鄙視道.

"你懂個屁!多美的畫面啊!這叫英雄救美好不好!"淺淺腹誹道.

"哪冒出來的不知死活的小白臉!信不信老子弄死你啊!"王一鳴氣勢洶洶的走過來,用鼻孔瞪著淺淺.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王尚書家的公子啊.久仰久仰!"淺淺拱手道.

"知道就好,看你小子白白淨淨的,也是個明白人,識相的給本公子讓開,否則有你的好果子吃."

"呵呵,那是!我這等無名小卒哪敢攔著王公子的好事啊?"淺淺笑著道.

王一鳴得意的瞅著她,"算你小子識相!"

"只是…"這還沒得意幾秒鍾,淺淺的聲音又響了起來"我也是奉命行事啊,要不我哪敢攔著王公子啊,還請王公子不要為難小人."

"你奉誰的命啊?讓他給老子滾出來!"王一鳴一聽,鼻子都快噴火了.

"回王公子的話,小的是奉公孫公子的命."

"公孫?哪個公孫?"王一鳴聽到公孫家,臉色變了變,似乎有些忌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