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退婚
g,更新快,無彈窗,!

"你強詞奪理!明明是你跑出去私會男人還要扯上我!我只不過是收到一張紙條讓我去後門而已!"慕容巧巧生怕自己也背上個和男人私會的罪名,一著急就把什麼都說了.

"紙條?你說有人給你紙條讓你去後門?"慕容老夫人到底是老于世故,聽慕容巧巧這麼一說便知事有蹊蹺.

"嗯,那夜我已經睡下了,突然聽到門外有響聲就起身出去查看,剛一開門就發現門上貼著一張紙條."慕容巧巧見事情瞞不住了,就如實的說了,反正也跟她也沒多大關系,她頂多也就是出去看了個熱鬧而已.

"那你可有看見給你送紙條的人長什麼樣子?"老夫人大抵是明白了,這事一定是有人故意想陷害淺淺,她絕不能讓人欺負了淺淺.

"這個倒沒有,我出去的時候連個人影都沒看見."慕容巧巧搖頭道.

"我看這事有蹊蹺,一定是有人要往淺淺身上潑髒水!"老夫人說著眼睛看向蘇映荷,接著又打量起藍芷雪來.

"是啊,看來這事是另有隱情的."蘇映荷趕緊接了老夫人的話應道.她也聽了個大概,這名門望族的女人,有哪個是簡單的,更何況她還是當家主母,怕是有人看不得淺淺這丫頭能嫁給景兒,背地里使壞呢.這麼想著蘇映荷便將眼神看向了藍芷雪.

藍芷雪心里咯噔一下,瞧她們這眼神,該不會懷疑是她做的吧?

"哎喲,就算咱們知道是有人要陷害淺淺這丫頭,可是外人不知道啊!現在外面可是傳的沸沸揚揚的了."藍芷雪為了撇清嫌疑只得順著老夫人的意思說,可她也不能便宜了慕容淺淺啊!想了想接著道:"我看為了制止外面的謠言,還是找個嬤嬤來給淺淺檢查一下吧."

這話讓淺淺覺得就像是癩蛤蟆跳在腳背上,不咬人卻惡心人!給她檢查?顧名思義就是看看她還是不是處子之身.莫說她現在不是了,就算是,她也不會讓人給她查,這對她來說是一種侮辱!更何況藍芷雪哪里會那麼好心,怕是早就買通了那檢查的嬤嬤,就算她是處子,也會被說成不是.

老夫人詢問的眼神看向淺淺.其實她是贊同藍芷雪的說法,檢查一下,一來可以讓謠言不攻自破,二來也可以讓歐陽家放心.可是萬一淺淺她已經…

"不必了,我已非完璧之身."淺淺淡淡的說道,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她剛剛不承認,只不過是為了讓慕容巧巧說出她所知道的.現在目的達到了,她也無需掩飾,反正這事紙包不住火.只是…淺淺愧疚的眼神看向了慕容老夫人.

慕容老夫人眸中盛滿了不敢置信,呆愣了半晌後一把握住淺淺的手,心疼道:"淺淺啊,我可憐的孫女,怎麼會這樣?淺淺啊,你的命太苦了,是我老婆子不中用,沒有保護好你啊!"

淺淺看著滿面淚痕的老夫人,心里五味雜陳,感動,溫暖,羞愧,氣氛,難過,一時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安慰她.

"哎喲,天哪!這可如何是好?淺淺啊,你這孩子真不知道檢點!讓歐陽夫人見笑了."反應過來的藍芷雪趕緊開口補刀,心里痛快的不得了.藍芷茜你沒想到你女兒會有今天吧,你當初對我的傷害現在全都報應在你女兒身上了!哈哈!

這話讓慕容老夫人從悲痛中清醒了一分,看向蘇映荷,眼里抱有一絲希冀的開口:"侄媳婦,你看淺淺和景天的婚事?"

蘇映荷猶豫了半晌終是開口道:"老夫人,雖說我是挺喜歡淺淺這孩子的,可是如今…老夫人,對不住了,這門親事還是算了吧."蘇映荷想了想了又開口道:"我看巧巧這丫頭也不錯,不知可否許配人家?"這慕容淺淺是不行了,但慕容家卻是個不錯的聯姻對象,如今慕容傲又立了功,皇上定會嘉獎,景兒若是得慕容傲的幫襯,他們歐陽家也能站的更穩些.其實她更中意慕容嫣,可惜她已經許配給了公孫家.

"沒有沒有,我們巧巧啊年齡小,還沒許配人家呢."藍芷雪趕緊應聲,如果巧巧能嫁給歐陽景天,那她這兩個女兒一個是公孫家的當家主母,一個是歐陽家的當家主母,那她可是臉上有光了啊.

"那…不如就將巧巧許配給景兒吧,不知道慕容老夫人的意思?"蘇映荷邊說邊看向老夫人.

這話一出,藍芷雪的眼神立馬迸發出神采,連慕容巧巧那張小臉也羞的通紅.

"映荷啊,你!你這樣是不是太過分了!"老夫人氣憤的看著蘇映荷,她當面悔了淺淺的婚事不說.這會竟然還要讓歐陽景天娶巧巧,這不是明擺著欺辱淺淺嗎?

"老夫人,話不能這麼說.這親事是慕容家和歐陽家的,景兒娶誰都是慕容家的女兒啊."蘇映荷笑著開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她些厚顏無恥了些,可為了歐陽家為了景兒,她只能硬著頭皮說了.

"是啊,娘,歐陽夫人這話在理,巧巧和淺淺都是慕容家的女兒,您可要一碗水端平啊."藍芷雪開口幫腔,老夫人偏向淺淺誰都看的出來,這就是突破口.

這話說的老夫人臉上有些掛不住,她一直以來是更疼愛淺淺一些,這會讓藍芷雪這麼一說,她突然覺得有點愧疚,雖然藍芷雪她看不上,可畢竟孫兒孫女們是無辜的.

"奶奶,沒關系的,我看五妹和歐陽家主也是天作之合.我願意退婚."淺淺反手握著老夫人,淺笑道.她嫁不嫁其實真的無所謂,只不過是從這搬到另一個地方.何況她現在出了這種事,如果真的嫁給歐陽景天,對他也不公平.而且她留在這更方便找出幕後主使.

"淺淺,我的淺淺啊!命苦的孩子.這以後可怎麼是好啊!"老夫人眼淚婆娑的扶著淺淺的手.

"我看要不淺淺就給景兒做個妾吧.跟巧巧一同過去,姐妹倆也好有個幫襯."蘇映荷接著開口.景兒對這丫頭可是上了心的,她私自來退婚景兒定會不悅,如果討去做了偏方,對景兒也有個交代.

妾?淺淺像看笑話一樣的看著蘇映荷.她慕容淺淺還會去給人做妾?開什麼玩笑!

"不必了,我不想做什麼妾室…"

"你不想做妾還想做其不成!"門外一聲呵斥,帶著滔天的怒意.就見慕容傲從外面走進來,臉上陰云密布,顯然氣的不輕.

送走了蘇映荷,慕容府的前廳死一般的沉寂,到處都彌漫著硝煙的味道.

"管家,請家法!"慕容傲冷冷的看著站在大廳中央的淺淺.

"傲兒!"老夫人擰眉看著慕容兒,淺淺受了這麼大的委屈,他不趕緊追查凶手,竟然要對淺淺動用家法.這家法哪里是人受得了的啊!

慕容家的家法堪比酷刑,用帶著刺的鞭子沾鹽水抽打.因為他們是習武世家,為了預防受罰者在受刑時做功抵抗,會提前封住他們的靈力,受刑著輕則皮開肉綻鮮血淋漓,慘不忍睹,重則當場斃命.

"母親,淺淺與人私相授受,如此敗壞家風,怎可放任?讓他人恥笑了我慕容家門風堪比青樓嗎?"慕容傲的臉拉的老長,心里郁悶至極,本來重創冷月曜,他是大功一件,可是放走了青龍卻是在他的府上發生的,那幾個老東西全把罪責推到他的身上,還被告知赤雪蓮被盜了,害得皇上不但沒嘉獎他還數落了他一頓,如今家里又出了這等事,外面傳的難聽至極!越想越憋氣,冷聲道:"誰也別給這孽畜求情!今天一定要打死她!"

現在一旁藍芷雪看戲般的站在那,嘴角上揚著一抹得意洋洋額度笑.慕容巧巧更是差點沒拍手叫好.

"傲兒,這事怎麼能怪淺淺?她才是受害的那一個啊.這事定是有人陷害淺淺,今日巧巧說了,有人給她傳消息,那人定是陷害淺淺人."

聞言慕容傲看向慕容巧巧.慕容巧巧觸及慕容傲的眼神,心里一顫,張嘴便要說'是這樣的.’卻被藍芷雪輕輕拽了一下衣袖,巧巧瞬間會意,張嘴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老夫人一怔,沒想到這時候巧巧會不承認."巧巧…"

"夠了!母親,淺淺自小就被你寵壞了,爬牆上樹,出去偷搶豪奪,毫無禮數!如今做出這等見不得人的事,也不足為奇!今日我若是不好好教訓這個孽障,枉為一家之主!"慕容傲青筋爆突,臉色陰沉的可怕.

老夫人還想說什麼,卻見淺淺對她搖頭.示意她不要再說了.

"慕容家主,你只記得你是一家之主,你可還記得你是一個父親嗎?"淺淺冷冷的看著慕容傲,眼神里盡是嘲諷."子不教不知過,淺淺這樣,難道身為父親的您,沒有責任嗎?"她不知道以前的慕容淺淺什麼樣,就算真的如慕容傲所言那麼不堪,難道不是他這個做爹的沒教好嗎?何況從她成為慕容淺淺開始,見到了各種欺辱慕容淺淺的人,淺淺就是在這種任人欺凌的日子里長大,而她的父親卻視而不見,也正是他的視而不見讓淺淺早早送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