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了,該來的總歸是要來的
g,更新快,無彈窗,!

"出什麼事了?瞧你慌慌張張的."淺淺責怪的看了一眼小桃.

"小姐…那個…"小桃偷偷瞟了淺淺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有事就說!別吞吞吐吐的!"淺淺自顧自的進組坐下.

"小姐,歐陽家的老夫人來了!"

"歐陽家的老夫人?"那不就是歐陽景天的娘?婚期將至按理說她該在操辦婚事,這時候她來做什麼?想起婚事,她不禁覺得頭疼,她現在已非完璧之身,真的嫁給歐陽景天只怕也是不好的.罷了,該來的總歸是要來的.

"對啊,所以老夫人讓您趕緊去前廳一趟."糟了,看來小姐對那些傳言還不知道,這可怎麼辦!小桃憂心的看了眼慕容淺淺,卻也不敢多說什麼.

"走吧."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說完淺淺起身往前廳去了.

"侄媳婦啊,這淺淺和景天的婚事咱們可是說好了的.這怎麼說反悔就要反悔呢."淺淺剛到前院就聽見慕容老夫人的聲音.

"老夫人啊,你也知道,我家姥爺過世的早,這歐陽家就我們孤兒寡母的.實在不容易.本想著能跟慕容家結親咱們互相有個照應.可誰知慕容大小姐她…她唉!"歐陽景天的母親,蘇映荷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哎喲,娘,也難怪歐陽夫人難以啟齒,淺淺那丫頭真不省心,就連我這個做娘的都不好意思說了."藍芷雪一邊拍著蘇映荷的手,一邊對著上座的慕容老夫人說著.

"這?到底出了何事?"老夫人也不是個糊塗的,一見這場面就知道定然有事.

"事到如今我也不好瞞替淺淺遮掩了.淺淺那丫頭在外面與人有染,哎喲,如此行為不檢點真是讓慕容府蒙羞啊!"

"是啊!老夫人.本來景天要娶淺淺那丫頭,我是不同意的.可是奈何景天鐵了心,我就景天這麼一個兒子,實在也就應了.可淺淺她…這讓我們景天的臉往哪擺啊?我們歐陽家還不被人笑掉大牙!"蘇映荷見藍芷雪幫腔趕緊開口應和.

"胡說八道!"老夫人猛的的拍了一下扶手,勃然大怒道:"哪些個碎嘴的奴才在背後如此詆毀我們淺淺!"

"這?老夫人,這事外面都傳的沸沸揚揚的全城沒有不知道的.這無風不起浪,不信你媽派人去打聽打聽."蘇映荷也不是個好欺負的主,這'碎嘴的奴才’可是連她都罵了.

"這事你也知道?"老夫人不可置信的看著藍芷雪問道.

"娘,這事兒媳知道,怕您擔心就沒告訴您.就是您和姥爺回府的那夜,我可是親眼看見淺淺衣衫不整的穿著男人的衣服從外面回來.哎喲,這深更半夜的如此樣子,定然是…是有人了."藍芷雪難得抓著機會,她是絕不會放過慕容淺淺的.

"啪!"老夫人狠狠一巴掌打在了藍芷雪的臉上.

"藍芷雪,你好歹是淺淺的姨母,竟然如此編排淺淺的不是,如果這是嫣兒和巧巧,你還會如此說嗎?"老夫人曆聲說道,手卻在不聽的顫抖.她其實在害怕,她怕這是真的,女子的清白是何等的重要,如果淺淺真的…該如何是好啊.

這一巴掌不止打愣了藍芷雪和蘇映荷,就連屋外的淺淺也是一驚.沒想到奶奶會護她至此!淺淺抬頭藍天,閉上眼睛,對不起奶奶,只怕要讓您失望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踏進了前廳.

"淺淺給奶奶請安,給歐陽夫人請安.給慕容夫人請安."淺淺沉穩大方的對著三人行李,然而對藍芷雪的稱呼卻是慕容夫人而不是母親,這是故意拉遠與藍芷雪的距離,也從側面正面了老夫人對藍芷雪的指控不是空穴來風.

歐陽夫人打量著淺淺,都說慕容家大小姐空有一張傾國傾城的臉可惜人傻不學無術,可這落落大方的樣子倒也不像,于是對淺淺倒也心聲了幾分喜歡.只是這稱呼…看來慕容夫人與這個大女兒關系的確不好.

"哎喲,淺淺啊,你這丫頭怎如此稱呼娘呢?讓人聽見還以為我這做母親的平日里虧待了你呢,真是讓歐陽夫人笑話了."藍芷雪咬碎了一口銀牙,明明1心里恨慕容淺淺恨得要死,卻還要笑著上前握著淺淺的手洋裝親熱,也真是難為她了.

"淺淺…"慕容老夫人憂心的看著淺淺,一時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奶奶."淺淺不動聲色的將手抽回來,笑著走到老夫人身邊站好.

"我看淺淺這孩子如此乖巧,怕是外面的風言風語也都是無稽之談.倒是我輕信了他人,差點啊毀了一樁好姻緣喲."歐陽夫人笑看著淺淺,這姑娘看著沉穩內斂,定能輔佐好景天,流言說她癡傻,今日一見便知是假的,怕是她失真的事也是假的.

這話一出,有人歡喜有人愁,喜得是慕容老夫人,愁的自然就是藍芷雪,她故意將慕容淺淺失身于人一事弄得滿城風雨,無非就是想毀了這莊婚事,可如今歐陽家竟然要視而不見如期舉行婚禮?!不行!她一定要想辦法阻止!

"孫女給奶奶請安,給娘請安,給歐陽夫人請安."正說著,慕容嫣跟慕容巧巧就進來了.

"你們兩個丫頭怎麼來了?"慕容老夫人笑著道.心里也是喜歡這兩個孫女的,雖然不及淺淺親厚,可畢竟是慕容家的子孫.

"這是嫣兒和巧巧吧,都長成大姑娘了,出落的亭亭玉立的,真是招人喜歡."歐陽夫人打量著兩人笑著說道,心里卻是暗暗的比較著這三個姑娘.

"歐陽夫人您過獎了,歐陽家主人中龍鳳,您才有福氣呢."慕容嫣笑著回道.

這話自然說進了蘇映荷的心里,不免對慕容嫣多看了幾眼,越發笑的歡喜.

"嫣兒可是許給了公孫睿?你們姐妹倆一天出嫁,真是好,老夫人這可是雙喜臨門啊!"蘇映荷說著看向老夫人身旁的淺淺,見她不說話只是現在一旁,心里不禁打鼓,難道是她看錯?這慕容淺淺為何一句話都不說?

"什麼?!歐陽夫人,慕容淺淺她…哦,我是說大姐她…她都那樣了,這親您還要結啊?"慕容巧巧第一個沉不住氣的說道.

"巧巧!休得胡說!"老夫人厲聲呵斥,這好不容易歐陽家收了退婚的要求,偏生的這丫頭又出來多事.

"我哪有胡說?她就是出去偷人了,我們都看見了,不信你問二姐!"慕容巧巧頗為不服氣的說道,憑啥好事都讓她慕容淺淺占了?她偏要破壞!

這話一出,幾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慕容嫣.

"這…這…那夜大姐確實穿著男人的衣服回來,可是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啊!"慕容嫣說著頗為抱歉的看著慕容淺淺.

淺淺看著她回以淡淡的一笑,示意她沒關系,反正她說的也是事情.更何況在她心里慕容嫣雖然算不上姐妹朋友,但也幫過她所以她對慕容嫣還是有些好感的.

"何止啊!二姐說的還是太委婉!慕…大姐那天不但只穿了一件男人的衣服,還衣衫不整發髻凌亂,連…連肚兜都沒有穿."慕容巧巧說著小臉兒通紅,畢竟她還是個未出閣的姑娘,說這話著實讓人害臊.

慕容巧巧的話不禁把眾人的目光拉到了慕容淺淺的身上,全都張著嘴巴難以置信的看著她,身為未出閣的女子,做出這等事這一輩子可就完了!

"淺淺,可有此事?"老夫人是不願相信的,可是連嫣兒都這麼說了,她…她…唉!

"的確,就如她們若說,我三更半夜穿著男人的衣衫回來的."淺淺說的云淡風輕,就這麼干脆的承認了.

再看看在場的人,這表情可是豐富極了,有吃驚的,如慕容老婦人和蘇映荷;有得意的,比如慕容巧巧;有怔愣的,比如慕容嫣;也有懷疑的,比如藍芷雪.她不相信慕容淺淺竟然毫不辯解就這麼干脆的承認了?!她怎麼覺得那麼不真實呢!

"哎喲!淺淺!你怎麼能做出這麼不知羞恥的事啊!"藍芷雪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這可是她自己承認的,那她就幫她毀的再徹底點,看她還拿什麼跟她的女兒爭!

"不知羞恥?我只是穿了一件男裝半夜回來而已,這頂多算是不妥,怎能算的上不知羞恥?慕容夫人這話是不是嚴重了?"淺淺冷笑道,她剛剛那麼說,只是為了觀察這些人的反應,幕後主使她一定要揪出來!

"你!那你說,你三更半夜只著一件男人的長衫,又衣衫不整的是去做什麼了?"慕容巧巧不依不饒的問著.

"我倒是好奇,這三更半夜的五妹和公孫二小姐在後門做什麼?"淺淺不答反問,這事跟一定慕容巧巧和公孫憶柳有關,但幕後主使怕不是這兩個人,如果真是她們,那她們也是蠢的可以.

"我…我們睡不著出去散步不行嗎?"慕容巧巧臉上稍顯慌張的回道.

"哦?那我也是睡不著出去走走不行嗎?"淺淺學著慕容巧巧的說辭淺笑著開口道:"如果我半夜出門就是不知羞恥,那五妹又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