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火兩重天
g,更新快,無彈窗,!

"參見國師大人!"眾人看清來人,紛紛行禮.

來人正是國師蕭逸軒.這人一出現便阻攔了眾人追逐的腳步.

"不知國師大人前來所為何事?"慕容傲客氣道.心下不禁打鼓,這蕭逸軒早不出現玩不出現,偏偏這時候初現,還真是巧!

"皇上聽聞慕容家主重創了天孤城的尊主,大喜,又聞慕容家主受了重傷,甚是憂心,特派本國師前來探望慕容家主,不知慕容家主可還好?"話落又掃了一眼眾人,接著妖魅的一笑,"殊不知諸位家主也在,真是巧了.皇上正找諸位進宮,有要事相商."

"有勞國師大人了,我等這就進宮面聖."幾人心里雖然對放走青龍心有不甘,可也不想得罪這位國師大人,于是紛紛告辭,往皇宮去了.

"放開!"青龍一把甩開白衣人的手,然後迅速掐住對方的脖子,冷冷的看著他.

"說!你是何人!有何目的!"

白衣人朝天翻了個白眼,示意對方將他的面具摘下.

青龍蹙眉伸手摘下面具,臉上閃過一起詫異,緩緩將手從對方的脖子上撤下來.

"你就是這麼對待你的救命恩人的?"清脆的嗓音已不複剛才的粗曠.此人正是慕容淺淺.本來她是沒有心思管青龍死活的,可是想到樹林里他好歹給自己帶過路,冷月曜也救過她的命,有恩還是要報的.

"誰讓你救了,多管閑事!"青龍臉色有些發青不知是氣的還是因為受傷.眼睛卻是瞟了一眼慕容淺淺的衣服,眸中閃過一絲疑惑.

"哎喲,還是我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了?"你都快被人給一掌拍死了,勞資救你還救出不是來了啊!

"哼!"青龍冷哼一聲,抬腳便要往慕容府走.赤雪蓮還沒到手,他是不會回去的!

"站住!你現在回去就是送死!"慕容淺淺攔住青龍,黛眉微簇.

"你打不過他們的,回去不但拿不到你想要的東西還枉送了性命!"

青龍好似沒聽見一般,繼續往前走.

"真不知道冷月曜是不是有病!收了你這麼個腦子不會轉彎的小弟."

"不許你侮辱尊主!"青龍怒對慕容淺淺,眸中滿是警告.雖然知道尊主對這個女人不一般,可是他不允許任何人對尊主不敬!

"沒想到你這個撲克臉對冷月曜還挺忠心的."慕容淺淺唇角輕扯,"你回去吧,你要的東西我會幫你拿到."

青龍沒有吱聲,只是審視了她半晌.開口道:"三天,三天的時間你拿不來,我青龍必將滅慕容府滿門!"話落抬腳便回去了.話雖然如此說,但不知為何他就是相信眼前這個女人真的能拿到赤雪蓮.

"切!閣下何不隨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啊?"慕容淺淺淺淺朝天翻了個白眼冷嗤道.

青龍步子微頓,卻是沒有回頭.

"不明白啊?意思就是你那麼能耐,咋不上天啊?"還滅她滿門,給他能耐的!哼!

青龍沒有吭聲,只是足尖輕輕一點,人便直沖云霄,不見了.

"靠!還真上天了!這古代都這麼逆天嗎?"慕容淺淺現在原地看著天空,好半天才把嘴巴合上.

"怎麼樣?赤雪蓮拿回來了?"白虎一見到青龍就沖上去問道,連朱雀也帶著希冀看著青龍.

青龍徑直越過白虎,'撲通’一聲跪在床前."屬下該死!沒有拿到赤雪蓮."青龍的頭垂的很低,聲音中透著自責.

"起來,本尊的命還用不著你來救."清冷的聲音自薄唇溢出,冷月曜沒有睜眼,也聽不出任何情緒.

"屬下該死!"青龍跪在那一動未動.

"自己下去領罰吧."

"是!"青龍這次沒有遲疑,很快起身下去了.他知道尊主罰的並非是他沒有拿回赤雪蓮,而是他的沖動!他沒有考慮周全就跑去慕容家,險些喪命,如果不是……對了,他是不是應該把慕容淺淺的事告訴尊主……還是以後再說吧.

"尊主!"青龍走後,又一翩翩少年少年出現在房中,這人正是四大護法之一的玄武.

"嗯."

"啟稟尊主,屬下已經連夜查詢過方圓五里之內,只在水潭中找到一身女子的衣物,並未找到那女子的蹤跡."玄武一邊說著一邊有些好奇的打量著冷月曜,尊主向來不近女色,更不會主動去探尋一位女,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來曆,竟讓讓尊主上心特意去追查.

走到門口的朱雀聽到'女子’二字時,拿著藥瓶的手微微一頓,表情也有一瞬的凝滯,瞟了一眼玄武,深吸了一口氣,去給冷月曜換藥了.

慕容淺淺坐在房中,腦子里像了一鍋冷粥,已經成了漿糊.她自己現在都還有個爛攤子沒收拾,又來一個冷月曜,別說她不知道赤雪蓮放在哪,就是知道了,那里機關重重,她也是拿不到的.她現在突然後悔逞能將找赤雪蓮的事攬上身了.不行,她一定要盡快找到赤雪蓮,給了冷月曜,還了他救命的恩情,這樣就跟他兩清了,然後再找出奪她清白的人和操控此事的幕後黑手!

幽深恐怖的宮殿里,大祭司封吉手握權杖,黑色的斗篷罩在頭上.

嗓啞的嗓音道:"王,上古法器已有消息,是否需要屬下前去取回?"

"不,本王另有安排,游戲越來越好玩了."冰冷的聲音如同地獄的修羅從大殿之上傳來.

是夜,一身黑衣的慕容淺淺.進了慕容傲的院子便躲到了假山後面,豎起耳朵聽著外面的動靜,待巡夜的家丁過去了,淺淺試探著走出假山,確定沒人後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她下午特意去老夫人那套出了赤雪蓮種植的地方在慕容傲的院子,可具體在哪卻也沒打探清楚,眼下只能四下找找,看看有無線索.沒走幾步就看見前面密密麻麻的一片桃花林,粉嫩的桃花開的正旺,堪比櫻花的浪漫,慕容淺淺不由自主的就移步過去.

剛置身桃林就頓感不妙,是暗器!看著從四面八方射過來的箭雨,她本能的就想往地上趴,剛做好了趴下的准備就看著莫名其妙的從地上冒出來的無數尖刀."我靠!"慕容淺淺低咒了一聲,這真是不給她留活路啊.千鈞一發之際淺淺躲到了桃樹後,等一邊的箭雨射過又躲到另一邊,這麼不停的換著地方,大約一刻鍾後,終于安靜了.淺淺一屁股坐在桃樹下,感覺自己快虛脫了,看著滿地能堆成山的箭,嘴角抽了抽.要不是她習武多年反應快,估計自己這時候已經被射成刺猬了.這麼想著不禁打了一個冷顫,趕緊起身離開了樹林,並且深深地體會道一句話,越是美得事物,越是有"毒"!

劫後余生的她也無心再逛了,再逛就怕把小命都逛丟了,邊走邊尋找著四下打探著,這已過了桃花盛開的季節,這個地方怎麼會有桃花?除非這里溫度四季如春.而赤雪蓮應當盛開在極冷的地方,那麼說這里是不可能有赤雪蓮了……突然腳下一空,眼看就要掉進陷阱里了,淺淺飛快的抬腳踩了一下洞口的壁沿,一躍跨過了陷阱.回頭看看那陷阱,一身冷汗就出來了,里面全是尖刀,這要是掉下去,她身上至少要紮上十幾個窟窿眼,她哪還有命在啊.這里應該沒有赤雪蓮了,而且機關已經觸發,很快就會被人發現,還好慕容傲今日進宮面聖了,不然這會早就趕過來了,她還是趕緊離開吧.

不對!淺淺邁出的步子頓了頓,如果這里沒有赤雪蓮,那設置這麼多陷阱做什麼?這里一定另有乾坤!

再回頭看那片桃花林,淺淺不僅冷笑,原來是這樣.眾多的桃花樹種竟然還隱藏了一顆梅花樹,同樣是粉色花,掩蓋了這顆梅樹,不仔細看根本看出來.梅花和桃花同時開放,這倒有意思了.

足尖輕點,淺淺越過桃林,在梅樹前落定,細細的打量著這棵梅樹.明顯的能感覺到這周圍的溫度比別的地方低,而且周圍的桃花也是稀稀落落.地上有許多梅花花瓣,卻只有聊聊幾片桃片.

淺淺試探著伸手拍了拍梅花的樹干,接著'轟隆轟隆’地面突然裂開一條縫隙,漸漸的縫隙越來越大,一條暗道出現在眼前.淺淺順著密道進去.

一股熱浪襲來,淺淺運氣靈氣,形成護罩將熱浪隔離,一路上一股股熱浪湧動,若非有靈氣護體,常人早就被熱浪灼燒致死.隨著地道的加深,熱浪漸漸沒了,接踵而來的是一團團寒氣.

唰唰刷!幾道冰劍朝著淺淺射來,卻被防護罩隔離碰上玄氣全都融化了,冰冷的氣息撲面而來,四周全是冰塊,地上也如同鏡面一般,這就是一個冰封的世界,好一個冰火兩重天.

淺淺突然頓住步子,看著前面一片火紅色,如同一團團火球在冰上燃燒,那景色堪稱壯觀.那就是--赤雪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