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g,更新快,無彈窗,!

"你就不怕她報複你?"百里燁好看的丹鳳眼一眯,高挑眉毛問道.

"她自找的"慕容淺淺冷冷的回道,然後厭惡的看了看自己的衣衫.

"嘖嘖嘖,真臭!"百里燁很是時宜的開口嫌棄道.

"還不是拜你所賜!"慕容淺淺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如果不是他非讓她刷這個破馬桶,她會這麼狼狽?

"被爺所賜,這是你的榮幸!"

慕容淺淺無語的看著百里燁那一臉自豪的表情,很有上去拍死的他的沖動.

"呵,真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啊!"

"好說好說……你去哪?"百里燁看著朝大門口走去的慕容淺淺突然問道.

"回去啊"她現在這副樣子,難不成讓臭烘烘的在這待一天?

"活還沒干完,哪也別想去!"百里燁拋下一句話,帶著銀子在慕容淺淺殺人般的眼神洗禮中大搖大擺的走了.

夜幕降臨,慕容淺淺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慕容府.

"呀,小姐,你這是怎麼了?怎麼……臭烘烘的."

"別提了,快給我打水洗澡,換身乾淨的衣服."慕容淺淺說話有氣無力.都是百里燁那個賤人,這一天不停地使喚她.

"可是小姐……".

慕容淺淺看著小桃欲言又止的樣子,心里便明白了七八分.

"喲,咱們慕容府的大小姐還真是貴人事忙呀,這早出晚歸的,哪里有個大小姐的樣子……天哪!臭死了!"藍芷雪伴著陰陽怪調的聲音從屋子里出來,看見慕容淺淺的時候還是吃了一驚.

"我說淺淺啊,你好歹是咱們慕容府的大小姐,怎麼穿成這個邋里邋遢的樣子,這怎麼配的上歐陽府主母的位置."

慕容淺淺和歐陽景天的婚事跟慕容嫣和公孫睿是同一天,而慕容淺淺又是嫁過去做當家主母,自然比慕容嫣風光,所以就有人心里不舒服,過來找茬來了.

"咱們慕容府淺淺不配做歐陽家的主母還有誰配?"慕容老夫人在幾個丫鬟的簇擁下進了慕容淺淺的院子.

"娘,您怎麼來了?"藍芷雪一見慕容老夫心里雖然不喜,但也只能強顏歡笑的奉承者,誰讓她是慕容傲的娘呢.

"你都來的,我老婆子為何來不得?"老夫人冷著一張臉看著藍芷雪,她就是見不得藍芷雪這副此人不吐骨頭的嘴臉,更容不得她欺負淺淺.

"娘,淺淺這不是要大婚了嗎?我好歹也是這府里的主母,不是想著替淺淺張羅張羅嗎?"

"淺淺的婚事自有老身張羅,就不用你操心了,沒事就趕緊離開吧!"自始至終慕容老夫人都沒有給過藍芷雪一個好臉色.

藍芷雪見老夫人在這自己也討不到什麼便宜,便帶著人氣沖沖的走了.

"奶奶."淺淺想上前去攙扶老夫人,但想起自己的現在的樣子,又頓住了步子.

"哈哈,你喲,還是這麼淘氣,瞧把自己弄得跟個小花貓似的,小桃,還不伺候小姐去洗洗?"老夫人倒是笑著開口,一臉的寵溺.

半個時辰後,慕容淺淺沐浴出來,老夫人已經靠在榻上睡著了.劉嫂想叫醒老夫人,卻是被淺淺攔住,示意他們都退下.

淺淺看著面色略顯蒼白的老夫人,似乎比她第一次見她要老了許多,憔悴了許多,她知道這與老夫人傳靈力給她有很大的關系,傷了元氣是很難恢複的.她甚至想過,老夫人是不是已經知道她不是真的慕容淺淺了?不然那晚在祠堂,老夫人為何說那番話?無論她知道還是不知道,老夫人的這份情她承了,以後老夫人就是她的親奶奶,她會像孝順爺爺一樣的孝順她.

"淺淺."老夫人略帶沙啞的聲音響起.

"奶奶,是不是吵醒您了?"慕容淺淺乖巧的扶起老夫人.

"沒有,淺淺啊,還有一個月就要大婚了,你喜歡景天那孩子嗎?"老夫人看著淺淺慈祥而認真的問道.

淺淺一愣,不明白老夫人何此一問.

"喜歡談不上,但也不討厭."畢竟她跟歐陽景天的接觸不多,談不上喜不喜歡.

"那你想嫁給他嗎?"

"奶奶,有話您就直說吧."

"淺淺啊,奶奶年紀大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慕容家還有你.景天那孩子奶奶看著他長大的,這孩子人品不錯.你能嫁給他,雖說對慕容家有利,但是如果你不想嫁,奶奶也不會強迫你."老夫人說著紅了眼眶.

慕容淺淺看著老夫人半晌,突然覺得什麼名門世家?都是些可憐蟲,婚姻只不過是保障地位和利益的籌碼.這些人中又幾對是因為愛而結合的?

"奶奶,我不嫁!"慕容淺淺突然生出一個想法,張嘴說了出來.

"不嫁?這是為何?淺淺,你剛剛不是說不討厭歐陽景天嗎?"老夫人擰眉看著她.

"是不討厭,可我也不喜歡!"淺淺這次說的決絕,她就是想看看,如果她說不想嫁,老夫人會怎樣選擇.

老夫人只是看了淺淺良久,歎了口氣道:"罷了,既然淺淺不想嫁,那明兒奶奶就與你爹爹說,將婚事退了吧."

說罷,老夫人緩緩起身,拖著疲憊的身子越過淺淺的身側往門外走去.

"奶奶,我嫁!"清冷的聲音從淺淺的口中說了出來.

老夫人怔怔的回頭,而後欣慰的一笑,開口道囑咐道:"過幾日我與你爹爹要去普陀山一趟,你自己在府里當心些."

"奶奶放心吧,我會注意的.".

接下來的幾天,歐陽景天來找過慕容淺淺幾次,可淺淺每天都早出晚歸,被百里燁整的有氣無力,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府里,往床1上一躺就去會周公了,根本就沒時間也沒精力搭理旁事.

這天一早,淺淺照例准備去百里府,剛一出大門就撞上了前來傳話的銀子,說是百里燁昨兒夜里惹怒了百里老爺子,被罰跪在祠堂反省五日,所以讓她這幾日不用去了.這可樂壞了慕容淺淺,她巴不得百里燁一輩子都有事!

好久都沒修煉靈力的淺淺正在打坐,,香姑自從上次給了她一本秘籍就再也沒來過了.而她修煉秘籍卻卡在了第三重,無論怎麼修煉,就是沖不破,有幾次差點走火入魔!

"小姐,歐陽公子來了."

"請歐陽公子進來吧."淺淺睜開眼睛對著門外說道.

"歐陽公子請!"

話音剛落門便被緩緩推開,歐陽景天今日穿了一件翡翠綠色長衫,面如冠玉,唇邊依舊洋溢著溫暖的笑意,整個人就像春日八九點鍾的太陽.

"歐陽公子有禮"淺淺禮貌的打招呼.

"淺淺,你我不日便要成婚,不必如此生分,叫我景天就好."

"嘿嘿,小姐,歐陽公子看你的眼神溫柔餓都能嫡出水來."小桃站在慕容淺淺的身邊小聲的偷笑道.

淺淺都懶得搭理小桃,只當沒聽見,只是坦然的看著歐陽景天笑了笑.

"我們不日便要大婚了,時間匆忙,而夫人她……"歐陽景天頓了頓,接著道:"我替淺淺准備了嫁衣,不知道喝合不合身,特意送過來讓你試試,不合適的地方可以改."

淺淺自然清楚歐陽景天口中的夫人指的是她的親娘藍芷茜.沒想到他靜海如此心細.

思忖間,隨行的小厮已經將嫁衣放在了桌子上,火紅的嫁衣疊的整整齊齊,金線繡的圖案格外醒目耀眼.

"聽說歐陽家主來了,怎麼不到前廳呢?我們姥爺不在家,真是怠慢了."門外傳來了藍芷雪的聲音.

慕容淺淺無語的撇了撇嘴,她就知道沒整死她,藍芷雪是不會甘心的,老夫人他們剛走她就開始蹦達了.

等她們進來,慕容淺淺才看清,不但藍芷雪來了,就連她的兩個寶貝女兒和公孫憶柳都來了,瞬間屋子里就擠滿了人,這里三層外三層的,不明所以的人還以為有人在這唱大戲呢.

"景天見過歐陽夫人."歐陽景天得體的對著藍芷雪施禮,畢竟是名義上的岳母,又禮貌的朝著慕容嫣等人頷首微笑.

這一系列的動作瀟灑又不失禮數,只看得慕容巧巧等人紅了雙頰,眼含秋波.

"淺淺,歐陽家主可是貴客,你不帶人家去前廳窩在你這個小房間里做什麼?孤男寡女的成何體統?真是有失體面!"藍芷雪冷著一張臉訓斥道說完還不忘狠狠的剜她一眼.

切,你有禮數?不請自來就算了,這架勢弄得自己跟青樓里老鴇似的,你可真體面!慕容淺淺在心里腹誹,卻是沒有開口說出來,只是垂著頭,全當沒聽見.

"夫人息怒,是在下唐突了,不怪淺淺."歐陽景天見慕容淺淺低著頭,以為她被藍芷雪罵的心里難過,于是趕緊開口替她辯解.

"歐陽家主,你不用替她開脫,她就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跟你有了婚約還去勾搭百里燁,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那個百里燁也不是個什麼好東西!"慕容巧巧一會兒惡狠狠的看著慕容淺淺,一會兒有含羞帶莫的看著歐陽景天,這變臉的速度都讓慕容淺淺懷疑她是不是學過川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