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親
g,更新快,無彈窗,!

"……不過啥?快說!姑奶奶我耐心有限!"她發現這個百里燁真是很會挑起她的怒火,上輩子八成是仇人!

"想要玉也行,你來給爺當一個月的下人,爺就考慮把那破玩意兒給你."

"七天!"慕容淺淺討價還價道,萬一她拿到'藍色淚滴’卻回不去,豈不是要白白讓他欺負一個月?絕對不行!

"二十天!"

"不,十天!"

"半個月."

"不,十五天!"

"好,成交!"

"……"慕容淺淺頓時一噎,她是不是算錯了?她能反悔嗎?

"呶,你要的古玉"百里燁說話間已經將古玉遞給慕容淺淺.

正在懊惱自己嘴快的慕容淺淺,看到古玉頓時把自己的蠢拋到了九霄云外了.一把從百里燁的手中搶過古玉,寶貝似的塞進的懷里.

"少爺,國師大人來了,老爺讓您去前廳見客."銀子氣喘籲籲的跑進來,看見慕容淺淺的時候表情一愣,瞬間就明白姥爺剛才為何氣呼呼的走了.哎喲,我的爺啊,您可真不省心喲.

"爺沒空,不去!"百里燁懶洋洋的靠在椅子上,一副打死都不動的樣子.

"哈哈,二公子真是灑脫的很啊."伴著魅惑的笑聲,一抹妖豔的紅便初現在門口.

"慕容小姐也在,失禮了."蕭逸軒看見慕容淺淺後禮貌的笑了笑.

"國師大人不是更灑脫?爺這個破院子就跟國師家的茅房一樣,一天跑八趟."

"少爺……"百里燁的這話讓銀子渾身一哆嗦,雖然說國師大人從昨兒個到今天確實沒少往他們府里跑,但是少爺這話說的太難聽,對方可是國師大人啊,得罪不起.

"二公子說笑了,實在是本國師對'藍色淚滴’心儀已久,不知二公子可否願意割愛,本國師願出三倍的價錢."

這下慕容淺淺不淡定了,緊張兮兮的看著百里燁,三倍的價錢?百里燁這個貪財的,一顆葡萄都要她五十兩,蕭逸軒這一張嘴,還有她什麼事?

"國師大人,真是不巧,剛才二公子已經答應將'藍色淚滴’借給小女子觀賞兩日,國師大人還是過兩日再來吧."淺淺見百里燁一直不開口,生怕他被錢沖昏頭腦袋一熱忘了他們的約定,所以率先替他說了.

"哦?那看來本國師來晚了一步,那本國師兩日後再來便是."蕭逸軒噙著妖魅的笑看了一眼慕容淺淺.

"那本國師告辭了."對著百里燁說完,轉身離開了..

慕容淺淺卻是覺得蕭逸軒的眼神里好像藏了什麼,他一個國師怎麼會對'藍色淚滴’感興趣.算了,管她的,反正她拿到古玉穿越回去以後,誰還管他那麼多.

黑漆漆的夜里,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從慕容府的別院里傳來.

就見慕容淺淺兩手捧著'海之淚’,仰望星空,嘴里還不停的碎碎念道:"天靈靈地靈靈,你是我的小精靈.我摯愛的寶貝啊,快帶我去吧!麼麼噠~"說完,眼睛一閉,嘴巴一撅,就朝著手中的古玉親了下去.

接著是死一般的沉寂,一秒,兩秒,三秒……然而並沒有什麼變化.

她又換了好幾個奇葩姿勢,不停的重複著類似的話,而然一切……並沒有什麼卵用.

"噗哧!"牆頭上傳來一聲嗤笑.

"誰?"慕容淺淺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是誰在放屁?"

下一秒,一個墨綠色的身影飄然而至.

"嘖嘖嘖,說話真是粗俗!"

"粗俗?你高雅,有本事你別放屁啊!"慕容淺淺瞥了一眼來人,開口揶揄道.

"……"百里燁摸了摸鼻子,開口道:"爺以為你拿那古玉有什麼重要的事,原來就是為了這奇怪的舉動?"

"奇怪的舉動?你懂個屁!"慕容淺淺白了一眼百里燁,心情很是郁悶,本以為拿到古玉她就能回去,可是沒有用啊,是不是哪里弄錯了?

"對了,這里最高的地方在哪?"她是從頂樓摔下來的,也許再摔一次她就能穿回去呢.

"城南的望月樓,怎麼相約爺一同去賞月?"百里燁眯著丹鳳眼掃過慕容淺淺的胸部.

"信不信我戳瞎你的眼,帶路!"慕容淺淺說著伸出兩個指頭朝著百里燁的眼睛戳過去.

百里燁輕輕躲過,撇了撇嘴,轉身往望月樓的方向走了.

"這就是最高的地方?"慕容淺淺看著眼前六層高跟塔一樣的建築,嫌棄的撇撇嘴.

"這是城里最高的地方了,咋滴?你想上天啊?"

"罷了,湊合著試試吧."話落慕容淺淺就往樓上走去.

"怎麼樣?這地方不錯吧?美人兒,跟爺……慕容淺淺!"百里燁一驚,看著縱身從樓上跳下去的慕容淺淺,輕點腳尖也跟著飛了出去,伸手一把攔住慕容淺淺的腰,穩穩的落在地上.

"慕容淺淺,你瘋了是不是!找最高的地方就是為了從上面跳下來?你真的傻還是蠢的無可救藥?為了一個公尊睿就來跳樓,你值得嗎?大不了爺娶你!"百里燁心有余悸的噼里啪啦一頓訓斥.

啥?為了公孫睿?這小子以為自己是要為情自殺?還真是腦洞大開啊.不過事實證明,她還是沒有穿回去.

"喏,還給你,走吧,回去吧."慕容淺淺不禁有些失望.把手中的古玉還給百里燁,反正回不去,留著也沒用.

昏暗的宮殿中,一雙幽綠色的眸子一閃一閃,如同餓狼一般.這雙眸子的主人就是魔界的大祭司封吉.

"王,您此次回來有何吩咐."大祭司封吉對著王座上的人畢恭畢敬的問道.

"去查查慕容淺淺這個女人的底細."冰冷的聲音自王座傳來.

"是,我的王!"

轉眼便過了一個月,慕容府上上下下都在忙活慕容嫣的婚事.慕容淺淺落的清閑,起初因為回不去沮喪了幾天,後來想起香姑留給她的秘籍,最近便迷上,有空沒空都在修煉.

而百里燁那晚好像真的被她給嚇到了,說好了去給他當半個月的下人,而那厮竟然都沒有來找她麻煩.

"小姐,大事!出大事了!"小桃慌慌張張的跑進來,好像撿到兩個大元寶,兩眼興奮的泛著精光.

"小姐,百里二公子和歐陽家主來咱們府里里!"

百里燁和歐陽景天?這兩個熱怎麼會同時來?

"他們來做什麼?"

"小姐,他們是來提親的喲"小桃邊說邊笑的一臉神秘.

"提親?慕容嫣還是慕容巧巧?"

"是小姐你!"小桃無語的看著慕容淺淺.

"你說啥?!"慕容淺淺一拍桌子噌的站起來,瞪著一雙美眸看著小桃.

"是真的,我剛剛進去送茶的時候,剛好聽歐陽家主說對小姐你仰慕已久,想要娶小姐為妻呢?"小桃一臉的興奮拍著手道:"真是太好了,小姐總算是守得云開見月明了,歐陽家主可比公孫公子強多了,小姐嫁過去就是家主夫人,比三小姐威風多了!"

慕容淺淺擰眉思忖著,完全沒有把小桃的話聽進去.百里燁來提親還說的過去,怎麼說那天晚上他好像說過'大不了他娶她’之類的話,而且這貨任性妄為慣了.

但是歐陽景天怎麼會?她門並不相熟,頂多就是聚雅閣那天見過一面,何以要娶她?

"小姐?小姐!你是不是高興傻了?"小桃見慕容淺淺沒有反應,伸手在她面前了晃.

"去!你才傻!那慕容……我爹是怎麼說的?"這事一定有蹊蹺,她一定要弄明白.

"這個……我沒聽見,我聽見有人跟小姐提親,一高興就跑過來."小桃吐了吐舌頭道.

"去打聽一下."

"瞧把小姐急的,我這就去!"小桃一臉曖昧的說完就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第二日,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三個妙齡少女邊走邊笑,好不開心.

"嫂子,你看,那不是慕容淺淺和歐陽景天嗎?"公孫憶柳開口說道.

被她叫'嫂子’的自然就是慕容嫣,而另一個就是慕容巧巧.

"哼,那個賤丫頭,聽說歐陽景天和百里燁都來府里向她提親了,也不知道這傻子走了什麼狗屎運."慕容巧巧鄙夷的目光看向慕容淺淺的方向.

"什麼?燁哥哥竟然去提親了?我怎麼不知道?不行!我要去找燁哥哥問個清楚!"公孫憶柳拔腿就往百里府的方向跑.

"急什麼?那不是百里燁嗎?"慕容巧巧一把拽住她,看向不遠處.

果然,一身白衣的百里燁邁著八字步正往慕容淺淺的方向走.

"歐陽家主,只能是巧,在這都能碰見."百里燁這話雖然是對著歐陽景天說的,眼睛卻是一直看著慕容淺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