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妞,你想多了
g,更新快,無彈窗,!

"還有比五百萬兩更高的價格嗎?"管事的話將眾人的視線重新拉回到台上.

"如果沒有,這柄寶劍就是歐陽家主的了."管事頓了頓朝著歐陽景天點頭示意道.

"下面是今天的最後一件珍寶."隨著管事的話語,一個伙計舉著托盤上來了,這次卻是沒有蓋紅綢,人們一眼便可以看見托盤上的東西.

慕容淺淺正襟危坐,待看清盤子里的東西後,袖中握拳的手不自覺的緊了緊,那盤子上的東西正是她的玉石項鏈.這聚雅閣果然跟那個小偷有瓜葛!

"這條項鏈,諸位有目共睹,晶瑩剔透的藍色,天然的淚滴型,因此被叫做海之淚."管事的介紹道.

"天哪,太美了!這就是傳說中的'海之淚’?"

"我要是能擁有它該多好!"

"這就是傳說中伏羲大帝的妻子所幻化的靈玉嗎?"

台下此起彼伏的歎息聲讓慕容淺淺不禁皺眉.這項鏈上的玉石原來叫"海之淚"?似乎來曆還不簡單.不管怎麼樣,她一定要想辦法拿回來.

"沒錯,這就是傳說中伏羲大帝的妻子所幻化的靈玉."管事的悠悠說道.

"傳聞千年前妖界侵占人類的世界,想一統大陸.伏羲大帝帶領一眾英雄抵禦妖界的入侵.妖物自知不是伏羲大帝的對手,遂擼劫其妻子作為要挾.伏羲大帝的妻子不忍百姓受苦,更不忍看到丈夫為難,于是拉著妖物同歸于盡.死前最後一滴淚落在一塊石頭上,而這塊石頭奇跡般的化作了淚滴狀.伏羲大帝將妻子葬在了她生前最喜歡的海邊,無意中石頭掉落海里,又奇跡般的成了晶瑩剔透的藍色,伏羲大帝相信這定是他妻子的靈魂所幻化.所以這塊玉石伏羲大帝從不離身,死後也一同陪葬了."管事頓了頓接著說道

"傳聞這塊玉石能逢凶化吉,給人帶來好運.並且有著不為人知的強大力量.它的底價是十萬兩黃金.各位有中意它的現在可以叫價了."

這個淒美的故事倒是讓慕容淺淺感動.只是這管事最後的話卻是讓她嘴角抽了抽,什麼能逢凶化吉?帶來好運?想想她得到這塊玉以後得遭遇,是帶來厄運還差不多吧?

不過不管好運厄運,拿回這玉石她才能找回她的命運.可是問題是……她沒有金子,這可咋整!

掃了一眼在座的人,慕容淺淺輕輕歎了口氣.她這才發現,這麼多人里她竟然找不出一個可以幫她的.唯一的一個小桃,還跟她一樣,口袋比臉還乾淨的,指望不上.

"呃…那個……百里燁,你可不可以借我點錢?"無奈之下,她只能盡可能的擠出一絲'天真無邪'的笑容,厚著臉皮跟身旁的百里燁開口,好歹他剛剛也算幫過她,說不定還能再幫一次.

"小姐!"小桃驚呼,她不明白為何她家小姐要跟百里燁借錢,夫人明明就有留下好多嫁妝,小姐根本就不缺銀子啊,不過轉而一想,那些嫁妝都讓現在的夫人霸占了,有和沒有其實都是一樣的吧.

慕容淺淺也是根本沒搭理小桃,只是一心指望百里燁能借錢給她.

百里燁好看的丹鳳眼瞅了慕容淺淺半晌,唇角微勾,輕輕的從唇畔蹦出兩個字:"不借!"

慕容淺淺那'天真'的笑容瞬間僵在臉上,然後一點點消失.

她是真的不能理解百里燁的思維,她可是在心里想了無數條感人至深的借錢理由等著忽悠他,這貨可好,竟然問都不問直接就拒絕!

只這一會兒功夫,就已經叫到了一百五十萬兩.看樣子,似乎不會有人再出價了,慕容淺淺一咬牙,沖著百里燁說道:"我想要這塊玉,可是我沒帶錢,你借我,我回頭還你!"至于能不能還的上,姑且再說,大不了她'不回頭'就是了!

百里燁噙著探究的眼神看了眼慕容淺淺.緩緩舉起手,開口道:"二百萬兩."

"二少爺!"這下百里燁身後的銀子不淡定了.二少爺是瘋了嗎?百里家有家訓,超過五十萬兩都要家主同意方可支出,二少爺就這麼大大咧咧的拿出去了?雖說是借出去的,可是萬一收不回來……不管收不收的回來,他這頓板子是挨定了啊,想想家主那恐怖的臉色,他不禁哆嗦了一下.

"還有比二百萬兩更高的嗎?沒有的話,這塊'海之淚’就是百里二公子的了.諸位,今日的拍賣到此結束,請諸位買主到後台交錢領取珍寶,我們三個月後再會!"隨著管事的話落,現場又是一片嘩然,紛紛議論百里燁不務正業,花二百兩買一塊沒有實用價值的古玉.

銀子更是一臉如喪考妣的表情,他覺得自己現在已經一只腳邁進棺材里了,回去家主一定會打死他的!

相比銀子的悲催,慕容淺淺心里可是樂開了花.只要能拿回項鏈就好,其他的跟她沒多大關系.

剛一散場,公孫憶柳就提著裙子一路小跑,奔著百里燁就過來了.臉上還帶著女兒家的嬌羞之態,含情脈脈的看著百里燁.

"燁哥哥,那'海之淚’是要……"

"跟你沒關系."冷颼颼的聲音截斷了公孫憶柳的話.

"什麼?"公孫憶柳一臉懵逼的看著百里燁,仿佛自己聽錯了一般.跟她沒關系?難道他買下那塊玉,不是為了送給她的?他們可是青梅竹馬長大的,燁哥哥的母親可是她的姑母啊,雖然沒有明說,但是兩家人都有意讓他們親上加親的.

沒等公孫憶柳反應過來,百里燁就自顧自的越過她走了出去.

"謝謝你啊,真是不好意思,害你得罪了公孫小姐."慕容淺淺伸出一只手,等著百里燁將項鏈給她,並且一臉歉意加感激的看著百里燁.

百里燁挑眉看了慕容淺淺半天,一雙幽亮的眸子帶著點點戲謔.

"傻妞,你……想多了."說完,將手中的項鏈一把揣進懷里,轉身走了…

慕容淺淺保持著接玉的姿勢,呆愣的站在原地.不是她請他幫忙買下那塊玉嗎?他就這麼走了?

"百里燁!"慕容淺淺回過神咆哮道.

"慕容小姐!"慕容淺淺抬腳想去追,卻是被歐陽景天叫住了.

慕容淺淺擰眉看著從聚雅閣出來的歐陽景天.不明白他叫她做什麼,心之所向再看看百里燁,哪里還有人影…

"在下看慕容小姐好像甚是喜歡這把古劍,在下不才,借花獻佛就送給慕容小姐吧."歐陽景天噙著溫和的笑,將古劍遞給慕容淺淺.

送給她?這個歐陽景天葫蘆里賣的什麼藥?難道他們之前就相熟?以她的名聲不可能吧.還是他知道些什麼?

"謝謝歐陽家主的好意,無功不受祿,這份禮物太貴重,我不能收.況且……我也不會武功,怕是會辱沒了這寶劍."笑話!五百萬兩黃金,她如果這麼明目張膽的收了,估計明天就鬧得滿城風雨了,指不定還有人說她水性楊花勾搭歐陽景天呢.

"既然如此,在下就不勉強慕容小姐了.告辭了."歐陽景天依舊笑的如暖陽一般,絲毫沒有因為好意被拒而面帶不悅,轉身優雅的離開了.

慕容淺淺看著歐陽景天的背影,越發的搞不懂了.突然覺得脊背發涼,慕容淺淺看了看四周,為何她總覺得有一雙眼睛在盯著她,是不懷好意的那種.

"喲,這不是慕容家的傻小姐嗎?"陰陽怪氣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公孫憶柳一臉尖酸刻薄的瞪著慕容淺淺.用膝蓋想也知道她這般定是因為百里燁了.若是平常,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也就不搭理她了,可誰讓她是百里燁的親戚呢,她正有氣沒地兒撒,她倒是自己送上門開

"喲,這不是公孫家庶出的二小姐嗎?"慕容淺淺嘴角一扯,開口回道.

"你!呵,庶出的也好,嫡出的也罷,好歹啊,我沒有被退過親,我要是被退了親,早就去死了.哪還有臉出門見人啊.說起這個,我還真是佩服慕容大小姐的勇氣呢."

"勇氣這東西,的確不是人人都有的.退親也總好過有人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啊.根本就沒人提親,又哪輪得到被退親啊?對不?小桃.不過……公孫小姐有句話倒是說對了,虧著你沒有去死,所以現在才有臉到處去'賤人’啊!"

"慕容淺淺,你!"公孫憶柳的臉色唰的一下就紅了,明顯的惱羞成怒.她竟然諷刺她和燁哥哥!

"我怎麼了?我好的很呢!謝謝公孫家庶出的二小姐關心.天也不早了,小桃,咱們走!別在這跟傻子計較,不然別人會分不清咱們誰是傻子."慕容淺淺優雅的轉身抬腳就走了.

之前的她無一技傍身,在這個內息靈力橫行的地方,她無能的就像只螻蟻,隨時都會被人輕而易舉的弄死.

現在,她不能說自己武功多麼了得,但至少她可以自保,那就不該做個任人拿捏的軟柿子了.她現在要做的就是想辦法將項鏈拿回來.

"小姐,你好厲害啊!你沒看到公孫二小姐那臉色,難看的像…像…"小桃像了半天也沒找到合適的形容詞.

"像吃了蒼蠅."

"對對對!就是像吃了蒼蠅的樣子."

"下次再讓你見見她吃翔的臉色"

"小姐,什麼翔啊?好吃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