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燁的挑釁
g,更新快,無彈窗,!

"百里燁!自古長幼有序,你別仗著父親寵你,你就不分尊卑!"百里鉉冷著一張臉呵斥道.

"哈哈,是又怎麼樣?這位子是你的?這上面可有刻著你的名字?你叫它可應你?"

"噗哧!"小桃一時沒忍住,笑出聲來.沒想到百里二少爺還如此無賴.

這一聲倒是引來百里鉉的側目,瞥了一眼慕容淺淺,冷哼道:"呵,當真是物以類聚."

這話倒是讓慕容淺淺對這個人的印象不好了,什麼叫物以類聚?他倒是會一語雙關,一來笑話了她不入流,二來擠兌了百里燁只會跟傻子一塊兒.

"那是自然,跟著本少爺,傻子都變聰明了."百里燁倒是來者不懼,黑的也能說成白的,還總是掛著一副氣死人不償命的笑.

"百里燁,你最好識相點!搞清楚以後這百里家誰說的算!"百里鉉顯然氣的不輕,已經開始撂狠話了.

"以後百里家的家主是誰本少爺尚且不知,但眼下絕對不是你!"百里燁聳聳肩,一副"很惋惜"的表情.

"你!"

"哈哈,好一個活在當下!二公子活的如此瀟灑,當真是讓本國師羨慕啊."一襲紅衣的蕭逸軒飄然而至.眸中噙著風流不羈的笑.

"彼此彼此."百里燁"唰"的一下打開折扇放在胸前,朝著蕭逸軒點頭致意.

"國師大人,舍弟不懂禮數,倒是讓國師大人見笑了."百里鉉趕緊拱手行禮.誰都知道蕭逸軒可是隴南皇面前的大紅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主兒,他一跺腳可是能讓隴南國震上一震,自然得小心說話.

"大公子嚴重了."蕭逸軒淡淡的回了一句,顯得並不怎麼熱絡,倒是對百里燁笑道:"二公子,改天本國師做東,邀二公子敘上一敘,暢談下人生如何?"

"好說,好說."百里燁輕搖扇子回道.

蕭逸軒這才看向慕容淺淺,點頭笑了笑,便轉身回到了自己的位子.

百里鉉見蕭逸軒如此看重百里燁,覺得事情不宜鬧大,也就沒有再開口為難,只是冷哼了一聲,便離開了.

慕容淺淺看著蕭逸軒的背影,又瞅了瞅在坐的這些公子小姐,尤其是身邊這位'二世祖’.男的豐神俊朗,女的花容月貌,這古代的基因真的這麼優良嗎?

"燁哥哥,你怎麼跟這個傻子坐在一起?"正想著,一聲嬌滴滴的聲音便在耳旁炸響.

"小姐,這是公孫家的三小姐,公孫憶柳."小桃怕慕容淺淺記性不好,悄悄的在背後提醒道.

公孫憶柳?公孫睿的妹妹?長得倒是標志,只是這性子怕也是個嬌縱的主兒.果然,她剛看過去,公孫憶柳就賞了她一個大大的衛白眼.得,自己又不招人待見了,她還是默默的當自己不存在吧.

"本公子跟誰坐在一起,跟你有關系嗎?"百里燁不冷不熱說道.

"可是,燁哥哥,就算要坐也應該是我坐在你旁邊啊!"公孫憶柳不依不饒的說道.

"哦?哈哈,這可新鮮了.誰規定我旁邊的位置就該是你的?公孫小姐,你的位置在那邊."百里燁挑了一下眉,看向不遠處公孫睿旁邊的位子.

這邊的響動早已引起公孫睿的注意.公孫憶柳的舉動自然也早已落在了公孫睿的眼里,因此公孫睿的臉色此刻並不好看.公孫憶柳看著自家哥哥不善的臉色,只能悻悻的往公孫家那邊走去.

"不要臉的狐媚子!"走到慕容淺淺身旁,卻是惡狠狠的剜了一眼慕容淺淺,小聲罵道.

呵呵,慕容淺淺心里冷笑,她到底是招誰惹誰了?平白無故招來這麼多白眼,她傻,她有錯嗎?莫名其妙!

"你倒是好脾氣."一旁的百里燁突然開口道,看著慕容淺淺的眼神里帶著一股探究.

"彼此彼此!"慕容淺淺淡淡的回道.她突然覺得在這個勢利的環境里,能出百里燁這麼一個浪蕩不羈,不受禮教束縛的公子哥,也算是個奇跡了.

"各位,各位!請安靜一下."中央的台子上一個三十歲左右,留著山羊的胡的管事開口說道:"很榮幸能請到隴南國的各位達官顯貴來我們聚雅閣.今天是我們聚雅閣三個月一次的聚寶盛會,此次一共有十件珍寶,價高者得.下面請看第一件珍寶!"

話落,就見一個伙計托著用紅綢蓋著的托盤,站到台中央.

"各位,這是今日第一件珍寶--風行丹"說話間,那管事將紅綢一揭,托盤上是一個四四方方的錦盒.錦盒里擺著一粒琥珀色的藥丸,周圍頓時一片嘩然.

"風行丹?!天哪,原來真的有這種東西!"

"我之前聽我太爺爺提過,這風行丹服用後等于增加了一甲子的靈力."

"我滴乖乖,這要命了,誰要是吃了這東西,那可是賺大發了."

……

"各位,靜一下,在座的諸位大部分都是習武之人,風行丹相信大家都聽過,這可是習武之人夢寐以求的聖品,吃一顆風行丹,等于吸收了一甲子的靈力."那管事的掃了一眼在座的諸人,接著道:"風行丹,起價一萬兩黃金,每次加價一千兩."

"一萬一千兩!"

"兩萬兩!"

"三萬兩!"

"五萬兩!"

……

一個接著一個的開始喊價,大部分都是一些習武之人.慕容淺淺的本意是來尋找項鏈的,對這些拍賣品不來也不抱什麼希望.可這卻讓她長了見識了,原來還有增加靈力的神藥.這個大陸當真是無奇不有.第一件拍賣品就這麼勁爆,不禁讓她開始期待後面的寶貝了.

"怎麼樣?鄉巴佬?長見識了吧?"百里燁時不時的就會冒出一句來損損慕容淺淺.

慕容淺淺的反應就是沒反應.她認為如果跟他斤斤計較,別人會分不清到底誰是痞子.

最後這顆風行丹由公孫睿,以一百萬兩黃金買下.慕容淺淺不禁咂舌,怪不得這聚雅閣邀請這些人來,卻不邀請她呢,原來這些人個個是金主啊!

接下來一件件的珍寶,雖然都是價值連城,卻是沒有她所想要的.不禁讓她有一絲失望.

"這第九件珍寶,乃是用當年伏羲大帝的鎧甲所制造的寶劍,因此這柄劍不但具有攻擊力,還具有防護力!進可攻退可守,起拍價一百萬兩."管事邊說邊展示著一把銀色的寶劍,劍鞘上是一條龍的圖騰,劍身更是輕巧,看起來很適合女人使用.

這不禁讓慕容淺淺兩眼放光,她現在習武,正愁沒有一件趁手的兵器,這劍看起來很合她的心意.只是……一百萬兩的起拍價,她連一萬兩都拿不出來……

"一百零一萬兩."

溫潤的聲音讓慕容淺淺看向歐陽景天,不知是巧合還是有意,歐陽景天此時也正看著慕容淺淺,然後報以和煦的一笑.

這一笑讓慕容淺淺微怔,莫名的她感覺這笑她似曾相識.

"一百二十萬兩."不羈的聲音把慕容淺淺拉回了現實,百里燁笑的一臉嘚瑟的舉手叫價道.

"一百三十萬兩."邪魅的聲音隨之響起,叫價的是蕭逸軒.

慕容淺淺這才發現,好像蕭逸軒還沒有買下什麼東西啊,身為國師,一定很有錢,不明白他為什麼沒有揮霍,反正又不是花他的錢,估計隴南皇都就給他報銷了.眼下叫價是因為喜歡這柄劍?

"一百五十萬兩."歐陽景天再次叫價.

"一百五十五萬兩."

"二百萬兩!"百里燁好像也來勁兒了,竟然一下叫價到二百萬兩.

"你喜歡這把劍?"慕容淺淺不禁好奇的問道.這可是她進來以後第一次主動開口.

"不喜歡."百里燁頭也沒回的應道.

不喜歡?那他叫價叫的這麼起勁?錢多了燒的?不過回想起來,好像百里燁什麼都沒買,卻是每次都在叫價,難道?

"我叫價,又不一定會買,叫著玩唄.反正這群人有的是銀子,本少爺幫他們花點,也算是積德行善了."果然,下一秒百里燁就痞痞的說道.

慕容淺淺不禁一臉黑線,這個人真是夠黑心的,自己不買就算了,還要哄抬價格,讓別人破費.

"二百五十萬兩!"蕭逸軒回頭朝百里燁妖魅的一笑.卻是引來周邊無數少女的吸氣聲.

慕容淺淺不禁咂舌,原來花癡不分年代的,哪都有啊!

"三百萬兩!"

"三百五十萬兩!"腹黑的百里燁再次叫到.

"五百萬兩!"

"嘶"

"啊"

周邊倒吸氣的聲音和驚歎聲,接著是一片嘩然.這目前是所有珍寶中叫價最高的.五百萬兩黃金啊!這可是天價!所有人的目光不禁都聚集在了叫出五百萬兩天價的歐陽景天身上.

而歐陽景天的目光卻是一直看著慕容淺淺.眾人也便順理成章的把視線轉移到了慕容淺淺的身上.

這齊刷刷看猴子般的目光,不禁讓淺淺有些尷尬.不明白這歐陽景天葫蘆里賣得什麼藥,好端端的看著她做什麼?讓她總覺得哪里怪怪的.